garyhyz / 扒皮西方伪史 / 伽利略案泄露惊天秘密,别再被利玛窦忽悠了

0 0

   

伽利略案泄露惊天秘密,别再被利玛窦忽悠了

2020-01-10  garyhyz

作者:业余民科

    编辑:和事老

         图片:来自网络

通说认为,《坤舆万国全图》作者是利玛窦。但是,伽利略案让这种说法露馅了……


假如这个大西瓜就是地球,《坤舆万国全图》就是把这个大西瓜给打上了经纬线……


坤舆万国全图

    提起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杰斐逊,那可是牛大了,不单纯这部著作名头响亮,人家杰斐逊还有别的猛料,他还出任过美国总统(第三任),也能加点分吧。

    今天网上遛弯,看到有人援引这位大牛的一段话,很是吃惊。这位大牛说,“伽利略由于地球是圆的而被送上宗教法庭受审判,政府硬说地球就像一块木板一样平,伽利略不得不宣誓放弃他的错误想法。”(《杰斐逊选集》,商务印书馆,2011年,p275)


    搜索了一下,另外的一种翻译大同小异,但表达上更清晰些,“伽利略由于断言地球是圆的而被送上宗教法庭受审判,政府硬说地球就像一块木板一样平,伽利略不得不宣誓放弃他的错误想法。”

    反正是伽利略被迫承认错误,放弃错误想法。那在当时,正确的认识是什么呢?就是被杰斐逊指称的政府硬说的“地球就像一块木板一样平”。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十分明确,当时,地球是圆的乃是异端邪说,正规的主流的认知是,地球是平的,就像一块木板一样平。


    伽利略,1564——1642年。他被审判的时间是1633年,至死晚景凄凉,没有改判。换言之,从1633到1642年,意大利官方一直认为,地球不是圆的是平的(主流学者也必同样认为。官方也不傻,要是主流学者都认为地球是圆的不是平的,官方不会那么坚持)。

    不知道伽利略还有像杰斐逊所说的因为断言地球是圆的而遭到迫害这么一段,是够孤陋寡闻的了;但是,这不影响感到“吃惊”的意义。感到“吃惊”是因为,在以前的印象里,当时的意大利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是应该“早就知道”“早就承认”“早就向外推广”地球是圆的这项“科学知识”的。怎么可能那么“落后”,还把人家主张地圆说的伽利略给迫害了呢。

我们的通说认为,意大利和欧洲那个时候非常先进,例如说那个到中国传教的利玛窦绘制了著名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给中国人带来了包括地球是圆的等等大量“科学知识”。如果,意大利像杰斐逊所言的,对持地圆说的人横加迫害,那么,意大利就没有多少科学可言,至少在地圆说上、地理学上应该是相当落后的、愚昧的。那么,又怎么可能有利玛窦向中国传授什么地球是圆的这项知识,又怎么可能《坤舆万国全图》是利玛窦所绘制的呢?

    利玛窦1552——1610年。他比伽利略大,大了一轮。单纯从年龄段看,他的知识应该比伽利略陈旧一些。再从实际的治学方向上看,在地理学方面,他和伽利略就更是没有办法比。伽利略是科学革命的先驱,偏重的是现在我们常说的自然科学。利玛窦是传教士,使命是传教,学习研究的是宗教,偏重的是社会科学。通俗说,利玛窦和伽利略的差异是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差异。这位利玛窦,1578年,离开意大利,到东方传教。是年,也就26岁(伽利略才14岁)。1582年,抵达澳门。1601年,到北京献图。1602年图刊出,名以《坤舆万国全图》。


    从伽利略案件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判断,利玛窦所离开的意大利,地球是平的仍是传统、主流、盛行观点,坚不可摧,牢不可破,谁敢质疑、触动就会碰的头破血流,甚至像布鲁诺那样被活活烧死。从意大利官方对新说的制裁看,当时的意大利相当血腥、野蛮和愚昧,属于未开化地区,和文明不沾边。就是利玛窦到了中国时(抵达澳门),那个观点仍是意大利的传统、主流、盛行观点。那么,他一个传教人士,并不专门学习更不专门研究科学(那时还没有科学,伽利略是科学革命的先驱),怎么会有超过当时主流学者的地理学知识,知道地球是圆的不是平的,而且把那个圆的地球给用世界地图的方式画出来了呢?这是不可能的。专业学者都做不到的事,就不是学者、连业余学者也算不上的利玛窦,怎么可能做得到?硬要让利玛窦去做,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利玛窦献图的时间是1601年。这边他在献图,1601年。那边,他的老家意大利,祖国意大利,还是30多年后的1633年,伽利略因持地圆说获罪被判刑!我们发挥一下想象力,假如利玛窦具有穿越本领,献图的同时出现在意大利,那么,就凭他胆敢宣扬地球是圆的异端邪说这个罪证,他是不是得受到比伽利略更加严厉的制裁?从1633年倒退回1601年,那时的宗教法庭也好,而杰斐逊所说的政府也罢,想必更其专制,更其野蛮,更不讲理,迫害起人来更理直气壮吧。


    宗教法庭、意大利政府迫害科学家,这肯定不好。但是客观而论,我们也要看到,宗教法庭、意大利政府专制独裁,这只是迫害得以实施的一个浅表原因,其深层原因还是在于学术本身,还是在于,伽利略的地圆说就没有过硬的证据支持。换言之,作为一种学术,伽利略的地圆说还相当幼稚,没有说服力,不能被证明,它只是一种假说,不,连假说都算不上,是异端邪说。假如,他有过硬的证据支持,那么,很多学者会支持他,宗教法庭、意大利政府也就不敢或者说不至于那么理直气壮地迫害他了。


    地圆说不见容于当时的意大利,地圆的世界地图却出自意大利人利玛窦之手,这是相当矛盾的事情。一方面,地圆说不见容于意大利,可知在意大利,就没有成熟的地理学认知,即令有一些零星的认知,对地球的认知,其正确性和全面性也绝不可能达到《坤舆万国全图》的水平。另一方面,地圆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却真实出现了,表明其时人们的地理学的知识已经十分丰厚、正确,已经相当成熟。这两个方面是无法合在一起的。试想,意大利真有像《坤舆万国全图》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正确、成熟的地理学知识,那么,意大利又怎么会不容地圆说?

    因此,认为利玛窦具备丰厚、正确地理学尤其是地圆说方面、世界地图方面知识,不过是那样认为的人们臆想。


    关于这点,从意大利对待伽利略的态度和明朝对待利玛窦的态度上完全可以看出端倪。在意大利,1633年的时候,伽利略因地圆说获罪被判刑;在明朝,1601年的时候,利玛窦“献图”,《坤舆万国全图》受到皇帝赏识,受到士大夫欢迎,被顺利刊行。

    在意大利,直至1633年,还在迫害地圆说持有者,还在视地圆说为异端邪说;在明朝,早在1601年,就赞赏《坤舆万国全图》,两相对比,反差是多么强烈,视觉效果是多么震撼。这么强烈的反差,说明什么?它说明,《坤舆万国全图》,这幅争议中留存的地图,就不是利玛窦所作;它一定是明朝人绘制,只是因为特殊的原因,托名利玛窦。


    更进一步,被今人认为是当时欧洲流行的那些世界地图,也一定是后世伪托的,当时他们尚画不出那么完善的地图。如果当时欧洲就流行那些著名世界地图,那么,作为顶尖发达国家的意大利,是不可能不接受那些地图知识的,是不可能拒不承认地球是圆的的,是不可能对伽利略进行那么严重的迫害的。

    那个时代的地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兆良先生的说法应该是契合真相的(有兴趣的朋友,可查阅李兆良先生科学网上的博客)。那些地图,原本一定是来自东方(主要是中国),来自郑和航海。因为对欧洲人而言,那些知识不具有实验性,只具有传说性,属于道听途说,所以,像意大利那样的国家,才会视其为无稽之谈,视其为异端邪说。勿使谬种流传,必欲除之而后快,才有官方的果断出手,对伽利略这样的地圆说持有者严厉打击,对其著作严加封查,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