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夕归读 / 金战1 / 施云江

分享

   

施云江

2020-01-11  岚夕归读

货币要让人们普遍接受,事实上是需要有一个不同凡响的信用,并要扎实的落在一个众人认可的锚地上,才可以让货币的灵魂找到归宿。

关于“货币”,马克思认为,劳动产生价值>进而形成商品交换>交换中形成等价物>最后出现一般等价值=货币。意思是货币需依赖劳动财富形成锚地。

《奉贤与货币起源》一书显示,人类四大古文明中,西方三大古文明被中断了,所以,货币信用的历史源头只能从没有被中断的文明中去找了。

 


人类仅存的中国古文明研究显示,从6500年前地壳运动中崛起的上海最早海岸线沙冈上,有4100年前大禹政权派兵前来采集海贝为“币”的痕迹。

 


货币起源如同一股清泉涌进人类生存的田园,在部落和平融合中实现“创新和包容”的生存关系,货币最后是神奇的锁定了人类这一关系。

货币的自身演化从物物交换到海贝为币,到骨石铜铁仿贝币并存,再到铜铁金银币,后来有了金银纸币,今天已是金属币纸币和数字货币并存,它们一路朝着自身更便利、更高效方向演化。

人类货币的发展史显示,货币除了成为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效率工具外,自身的效率也是在不断的演化之中。重量越轻、使用越简便的效率会越高。

人类已一脚走进了数字化时代。但货币本质的属性决定了货币并不是由“数字”自己来自由定义的。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货币信用的基本属性是不变的,变的只是让货币应用找到更“便利”的形式而已。

由于货币具有与劳动财富关联的一般等价物的属性,其发行总量就大致要与人类的劳动财富总量相等。否则,就会引发社会的通货膨胀。

由于今日全球化,世界各国相互间的产业竞争关系,各国超发货币已成为竞争的手段和常态,让货币的竞争性超发和货币扛杆的自由生发成为全球金融社会的巨大风险。

尤其是隐性的金融衍生品无节制的货币创造,超大的杠杆作用给人类金融社会带来巨大的不确定,也带来货币关系的巨大不公平。

虚拟货币我们把它看作是一种流通过程中用杠杆超发的货币,也是一种透支未来和控制实体经济的货币。当下,西方经济中货币隐性大幅虚拟化让世界实体经济处于被奴役之中。

货币理论认为,主权信用适度透支未来、超发货币有利于当下经济的发展。但当下全球在西方货币巨大扛杆的创造下,货币出现了竞争性透支未来的巨大泡沫。

电子货币(也有称数字货币、虚拟货币)我们假设为是指一种非主权的,并用于专业功能的类似于“企业代价券”、“游戏币”等形式的代货币。目前全球已有数千种此类电子货币存在。

 


主权货币即法币数字化形式的存在,这只是把钱放在不同钱袋子里的意思。而不是说数字化对应基础货币投放的法币可以自由放大。

用区块链形式分布式账簿来保护,这只是货币电子化条件下的一种安全措施。而其中的金融也只是服务式的金融收益。绝对不是杠杆式的金融。

“代货币”其锚地通常是在法币之外特定信用范围内存在的货币。也有大型跨国集团拟建立跨主权的电子货币,而主权当局恐怕是难以接受。

这样,所有的货币甚至是虚拟币都是有信用锚地的。只是锚地定义的大小、形式及关系不同,并由此决定了这个币的现实能力。

今天全球有23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应了230多种货币,一国货币发行量通常是锚在国家主权所描述的需求关系上。这个币即主权币或法币。也是真正意义上对应万物的货币。

当下全球化贸易交换中,各国货币大部分是锚在与美元相关的汇率上。而无法挂在这个法币上的各种代货币,就成了一个区域或者特定行业的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