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2020-01-11  古稀老人赵   |  转藏
   

接《曹操七十二疑冢之落花青冢 浅析葬于此处的北朝王公

传说虎为“百兽之长”,能够吞食鬼魅,为了死者的安全,古人有以虎镇墓的习惯。

陵前放置石虎从汉时便有,北朝的陵前石虎不算稀罕,但也不是特别多的,所以当听说邺城附近有石虎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去寻了。

寻找邺城附近的石虎比想象中简单一些,只是它位于磁县某村中路边的一个大坑之中,很容易被错过。

为了不挡路,将车子停在了尽量宽阔的地方。

我和GG还有Q弟弟就站在路边望着刚才路过发现的下方隐匿在树林杂草中的石虎,难掩欢愉…

可因为眼前的路,我们实在是无从下脚。

问了远处已经率先下去探路的W少侠,他虽然找到了下去的路,但因为下方草长得太疯狂,要到达石虎还是不太容易。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附近传来一阵阵垃圾的味道,让人不太舒服…

默默地看着下方背对着我们而坐的石虎,正在纠结要不要下去的时候有个老奶奶在这里捡完垃圾,坐在边上找了雨水清洗,看到我们就主动打起了招呼。

于是询问一番。

老奶奶和我说了几句,口音问题没听懂全部,最后她给我指了个可以下去的地儿,说村里人都走这个位置…

但这地儿看上去虽然确实好像被人踩出了阶梯,可不仅长了草,还有垃圾…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咬咬牙,还是小心翼翼地从老奶奶说得位置下去了…

恼人的草划得小腿上好多红痕,裤子也染了不少泥点……

虽然有树荫,可8月的暑气太重,雨后竟还有些闷热未退,等我们走过去便已经满面滴水…

而最可怕的还是这里的蚊子…估计它们已经很久没有食物了…我明明喷了防蚊虫的水,但依然被蚊子围攻,拍个照胳膊上一下子落了快十只黑色蚊子,手赶不走,最后直接拍死在胳膊上好几只…回来小腿和胳膊上一堆包儿…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艰难的与自然界“战斗”……

可这一切都不及走近这只石虎的兴奋来得重要~

它就这样蹲在拉人的荒草丛里,张着嘴,望着天,呼啸着北朝的风雨,守望着北朝的天空,驱除着妖魔罔象~

来前,曾经看到过北齐名医徐之才的墓志出土于这个村子的北面,不知道这石虎是否也是这位名医的墓前之物呢?

这石虎面朝西方,在2016年11月被发现,早年间坑中有积水,偶尔干旱才会露出来,现在显然是水干了。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迫不及待地走近这只栏中的石虎。

它的样子与唐代的驺虞不同,可能是因为非帝王陵前的产物,所以姿态更显得温顺一些。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它的眼睛圆润灵活,充满睿智,灵巧的小耳朵耷在头的两侧,三角形的鼻子已经被剐去了一部分…

穿越了近1500年的时光,它也是老掉了一侧的大牙,憨态可掬。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从目前出土的墓志来看,该乡出土的名人虽然不少,但只有徐之才一人的墓志是明确在此村村北出土的。

而被封为西阳郡王的徐之才,葬仪想来也是依照王礼,规模不会太小,陵前之制也应该不会太低。

墓志中记载徐之才于“武平三年岁次壬辰六月辛未朔四日甲戌遘疾薨于清风里第,春秋六十八……其年十一月己亥朔廿二日庚申葬于邺城西北十里。”

对比此村与邺城遗址的位置,确实符合这个方向和距离,若是此村没有葬过其他的王公贵胄,想来这石虎和这个村庄便是那位聪辨强识,多才多艺,医术高超,却给人亦正亦邪之感的西阳郡王徐之才了。

说道这位北齐的名医徐之才,他祖上世居江表,本为南人,父侍南齐,位兰陵太守,以医术为江左所称。

徐之才本人不仅继承了高超的医术,自小也是神童级别的学霸人物。

梁豫章王萧综出镇江都时,他为其国左常侍,又转镇北主簿。

后来因为萧综认为自己是萧宝卷的儿子而非萧衍的儿子,借由战事出逃到了北魏。

当时徐之才退至吕梁,因桥断路绝,遂为魏统军石茂孙所止,入于北地。

才华横溢的人到哪里都会有人赏识,更何况是徐之才这种特别会说话的人。

所以入于北土的他历侍北魏、东魏、北齐三朝数帝,偶被排挤,却依旧被任用,也最终有所善终。

值得一提的,是他与北齐的建国密不可分。

当初高洋欲受魏禅,因杜弼所言的“关西是国家劲敌,若今受魏禅,恐其称义兵挟天子而东向,王将何以待之?”与母亲娄太后所言心有犹豫。

适时,正是徐之才以“今与王争天下者,彼意亦欲为帝,譬如逐兔满市,一人得之,众心皆定。今若先受魏禅,关西自应息心。纵欲屈强,止当逐我称帝。必宜知机先觉,无容后以学人。”之言劝其为便为人先,后又反复占卜,同高德政等人请高洋必宜五月应天顺人,接受魏禅。

最终高洋听从了他的建议,以五月受禅,得建大统。

高湛时期,徐之才多番救治君主,却因为和士开的争宠被调出京师,最终因为无法赶回,令高湛不治而亡…

《北齐书》中将他归为弄臣之列,从他阿谀奉承,曲尽卑狎,好剧谈谑语之类的记载也能窥见一些。

但比起和士开,他的妙手不限于棋盘上的邀宠乐趣,除了害人外尚可以真的起死回生;比起魏收,他只是嘴上戏谑不饶人,不会依仗着才华好恶笔杆子下书尽不实的《魏书》;比起祖珽,他虽治国能力不及,但眼心尚不盲,可洞穿天地经纬,谶语命数,没干出为一己私利,助敌国害死栋梁的事情…

司马光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在北齐的朝堂上,这样的“小人”真的不少,但单用“小人”来说这些人我却觉得又有些片面,毕竟人无完人,而这些人也非全干的伤天害理的事,很多时候是为了在北齐朝不保夕的朝堂求得生存,而且干的事里多少总有那么几件是造福的,何况徐之才这种医生,很多药方流传了千古…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我们绕石虎转着圈,不停挥打着蚊子,躲闪着脚下的草木。

石虎南侧身子的纹理有些模糊不清,但隐隐的痕迹还是可见当初的华美之色。

它嘴角的腮羽让我想起了南朝的神兽们,这相似之处不知道是否与墓主人是南人有关系?

再看它身上的纹理,脖子上的胡须,细节的地方与汉末南朝的那些石刻也有着几分相似之处,可整体形态,样子却又与那些完全不同。

它没有南朝神兽们矫健的身姿,苗条的身材,或许是北地的寒风造就了它们宽大勇猛的体格,胖墩墩的随意蹲坐姿态,但粗犷方正中却不失细部的圆润~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草木阻隔,我从南侧经西侧绕到了北面。

原来它北面的图案保留更为完整。

三道长羽向下,三道短羽向上,雕刻不似南朝那般规律,反倒更有野性和骨感。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蹲下身子,观察着它脚间未镂空的部分,好似有山峦起伏。

它的足虽然经历了岁月磨砺,但凹凸的质感仍可见锋利之势,那是属于北朝的锋芒。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从北侧绕到了它的身后,虽然脚下仍被荒草干扰,却总算可以落脚看看它的背影。

它的背上伤痕累累,还有荆棘攀援而上,让人忍不住心疼。

那落寞的感觉如它所处的时代一般,凌乱离散,躲不过血雨腥风,背井离乡的悲苦之运。

不论是徐之才还是当时从南土而来的其他人,或许穷其一生都无法回到南边去,而那些早些年因永嘉乱从北地漂流到南方的世家大族,也花了很久的时间,远望着北土而难归。

今年,我看过了南朝的石兽,见到了北朝的石虎,从它们的相同与不同,好像寻到了些时代分裂时的痕迹……

那痕迹淡淡,来得悄无声息,却因地域变化和时代背景深深烙印在石上…

追本溯源,是否都带着汉的影子呢?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喂了多时的蚊子,始终无法找到合适的下脚之处来拍摄这只石虎…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与它短暂的共处时光,好像隔世的北齐,仍停在繁华的尽头,不曾离去…

可眼前,只剩下了残破的石虎,默默驻守阡陌,等待着被草木掩埋的那一日…

北朝已逝,过眼如云…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河北邯郸」罕见的北朝石虎 守护着魏晋南北朝的一位名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