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的道缘 / 待分类 / 道家典籍--道枢 ‖ 玄轴篇

0 0

   

道家典籍--道枢 ‖ 玄轴篇

2020-01-11  愚人的道缘

道家典籍--道枢 ‖ 玄轴篇

心劳神疲,与道背驰;冥心湛然,乃道之几。


至朴子曰:天之体其高明欤?天之性其玄虚欤?

天与我命,而秉以为性矣,必也冲以用之,无巧也,无拙也,无智也,无愚也,湛湛乎适於自然之场焉。

昔者,太源洞长告於方丈先生曰:噫!已入於无为矣,而其性未能湛湛乎,何哉?曰:尔好乐,宫商之声也。

以习蔽之矣,昆忱於斯者耶!夫人离朴为华,物诱於外,五欲六蔽以疵其洁,无以见於天元,则必濯其垢而后可也。

何以濯之耶?吾心者,法水也。

於是涤三昧焉,开六蔽焉,去五垢焉,汰其浊而见素矣。

夫能皓皓而不污,莫先於却事物之见。故知远察微者,聪明之见也,命之日伐性之斧;

务华矜荣者,声利之见也,命之日陷性之弃;

巧言令辞者,利口之见也,命之曰惑性之药;

奇谋诡策者,深机之见也,命之日败性之寇。

是何也?智深者伪生,识远者诈强。

夫界我以知者,本为知道者也;

赋我以识者,本为识性者也,岂期眩於外哉!

康伯子通古今之书,及闻道也,终日如愚。

潘洞见子锺离子,子锺离子示以物而不能名。

子锺离子曰:大矣哉!却见者也。

万物芸芸,各归其根,敷荣吐华,各丧其真,朝生夕陨,物孰兔乎?

吾当内自省焉。

吾亦物也。

於是探其本,集其灵,去有归无,返於真空。返於真空者,必先除其衅焉。

夫灼以华藻,惑以铿锵,滋以膏粱,袭以芬芯,示以好恶,习以嫉娼,役以金玉,悦以爵禄,媚以语言,诬以机谋,斯十衅也,不能除焉,则违性失道矣。

赤松子曰:欲去之者,先澄其源,而后可也。下愚者所禀昧昧焉,上智者为邪所蔽而与之同。何以扶那而发晦乎?必舍其暗塞而投於纯明之舍焉。

太上曰:多知博见,彼以为明,斯乃为暗者也。天与之性,何为而亡乎?道与之貌,何为而悴乎?七情之燎焚於五内,真元烬矣。夫能使其情俱为煨而熄焉,则冥冥寂寂,真乐至矣。

思真子学而未知道,急焉泣於瑶池之下。真君谓曰:尔之七情不为触而发,则入真慧矣。内心未纯则尚华,而亡其纯矣。古之至人,以性却性,以形忘形。

性,吾有也,不以性蔽性而入於昏;

形,吾有也,不以形丧形而入於华。

内而贵朴,如槁木焉。

故末茂者伤本,枝大者害干。

梵宫灵宇,梵八界,灵宇三千。

帝之都也。吾身亦有妙庭焉,慧日所烛,玄风所扇,夫何以致之欤?

惩忿窒欲,忍有所得,慈无所舍,此其端乎!


妙素子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器非性也,托器以入道者也。嗟夫!

乱乱无涯者,生死之流也。

吾能知夫尘劳之绿腐真而伐性,吾能绝焉。

对松宇以遣白日,调瑶琴以战素月,斯陆於道矣。

外思者,道之寇也。

纷丽挠乎虑,铿铿动乎情,坤牛挽之,河车运之,外奔而入,内驰而出,则性斯丧焉。

性也者,水也;

风薄之则乱其清矣。

吾视外境其如芥焉,则含元而登太一矣。


精思子曰:绮言者,语之疵也;

邪视者,鉴之疵也;

淫哇者,听之疵也;

躁动者,正之疵也;

狎侮者,议之疵也;

作狂者,念之疵也。

今夫驭气而游於舟廓者,其孰敢忽此耶?咎莫大於有见,恃识以开万端而求於胜也。

故意可以测古人之情,明可以灼圣贤之理。

顾有蔽也,莫能开之;

有惑也,莫能引之。

异径以为大路也,行潦以为沧瞑也。

吾以为慧,而离於慧益远矣,可不务去乎?

奔圣绝智,屏其良知,进乎不为之宰者,道之本也。

高陵子始未闻道,其书满家,既闻道,破鳜折续,窒其视,剖其识。

道非无也。

性非空也。

无则沉乎罔象矣,空则委於冥求矣。

希声无听也,空色无视也,无象无得也。至虚者有其空,真符者有其有,於是当先固其守焉,夫然后入於正。

不因人而舍,不见法而迁,此有守者也。

确然有作,卓然有入,故由有而适於无,从相而至於寂矣。

五空八识,不辨乎始终,而入无为者,殆未知无为之为自有欤!

立我者,必自乎无我者也。

赛乎尘昧,疵乎物蔽,执乎我者,害道者也。

故物我俱忘而为一,一又灭之而入於无之域,豁而达,慧而通,身无相也,心无思也。

我性之率可以致道,执之而物不能夺,守之而外不能盗矣。

天与之形,物俱有形;

道与之性,物俱有性。

流形既远出性之庭,孰不有守耶?

有守小而失大者,有守外而弃内者,有守彼而丧我者,有守伪而背真者。

守有道乎?

守其我以大者也,固其内以真者也。

若不知守焉,则干正素真者至,其谁能御之哉?

圆序子曰:白之守玄者欤!

太上谓范子曰:五蠹亡矣,七情灭矣,汝知之乎?

范子曰:非炼磨者乎?

曰:炼无以守,则其外移矣;磨无以守,则其有倾矣,其惟守己而已。

颛蒙之子非性有殊也,惟其昧而不自觉欤。,既其觉也,神安魄定,入几微矣。

皇甫子曰:觉有五:或因其殃而觉欤,或因其疾而觉欤,或因其难而觉欤,或因其蒙而觉欤,或因其达而觉欤。

众流既分,其源则散;众情既出,其性则蔽。

是以其源不澄焉,六欲以滓之,三毒以荡之。

蔽源者,流也;乱性者,情也。

嗜欲者,风波也。

纷华逐欲而生,纯实从物而死,性之质凋而不朴矣,性之灵渍而不明矣;

根不宁而蒂不固矣。

湛乎一景,独守其源,众流昭彻而澄矣。

我性之肇亦与人同焉,所受之纯全而不剧,所葆之粹和而不较。

中有圆者,其性也欤。运而不穷,融而不凝。

穷则为蔽,凝则为止。

夫能明达洞彻者,粹美以挺内,和会以塞外,熙然如春无方,如神不散。

其阳不系於物,斯圆之效欤!

故得其性也,静以止之而不知其运,虚以极之而不知其反,其犹独阴之寂而不入其真耶!

玉惠子曰:六欲生而真灵缺,岂能圆乎?

三毒兴而冲和丧,岂能融乎?

圆融陨而夭关至矣。

物之性未尝殊也,小大所囿皆同焉,好恶所受皆均焉。

从其大小,由其好恶,则迷其本,远其宗,弃其源,失其祖矣。

自执其性,惊於六尘,舍於三彭,惟抉其昧,剖其愚,以明为宗,以清为性,识阴阳之所囿而同乎冲虚天元之性,则廓然之所宗矣。

消秽子曰:得一而清,越乎群宰之上,与化同游,与性同契者,适乎至真之祖者也。

赤松子曰:三明宅於中,六凿镭其外,吾不登乎异歧矣。

巫峡之子以响为宗而获鬼随焉,西波之子以因求其祖而得巫报焉,所见不可不慎乎!

无法之中有范焉,有围焉。

空以道范之,虚以化围之。

空非彼所谓之空也,虚非彼所谓之虚也。

不空其思,不思其空,斯可谓达也已矣。

夫以莒挈水者,犹求诸空者欤!

吾知所以裨补之,斯复其真性矣。

诚以无为无,则何以语道之大乎?

真修者绿类而应也,无所入,无所舍,而灵心见於外,於是真冲挺秀,奥理特达,天纯不驳,入於慧焉。

锺离子曰:其识通明,其名日慧;其灵盈固,其名曰圆。

得寂者,亡乎寂者也。

其善忘也欤,至幽至虚,可登乎亡矣。

其心如滞矿焉,物不能招矣,则入冥不杳,入恍不惚。

寥寥乎有见,默默乎有闻。

不见为见,不闻为闻,然后有见闻之实。

不晦予盖尝入乎冥冥,守乎寥寥,入寂之中而得寂之应者也。

九变之上,不可名也;

四游之前,不可形也;

能复於斯,其惟无而已。

以有为有,其失也实;

以无为无,其失也虚。

无之有者,真有也;

无之无者,真无也。

渊静之渊,渊而又渊;

洞玄之玄,玄而又玄。

兹犹其粗也。

夫见乎无无者,斯至乎道矣,其太素之始哉!

锺离子曰:无中以求无,孰知之耶?

夭粹而杂者,有以驳之矣;灵源而浊者,有以挠之矣。

惟旷兮若谷,应受不留;

澹兮若海,源委不已。

无诡於道,无戕其性,浩乎守其真,寂乎袭其气,精神会通,成於不化矣。

何以知其然也?

实者虚之应也,虚者实之乘也,相为之用,则各归於初,莫测其变焉。

夫玄览者可以涤吾之性,思而不空则殆殆於多知也,空而不思则罔罔乎无守也,其不亦达乎性命者欤!

是道也,道之全性之极也。

道家典籍--道枢 ‖ 玄轴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