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俾斯麦 / 两汉三国 / 刘备在徐州为何众叛亲离,干得还不如陶谦...

0 0

   

刘备在徐州为何众叛亲离,干得还不如陶谦?|文史宴

2020-01-13  不沉俾斯麦

    徐州,绝对是刘备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痛。

    陶谦时代的徐州,户口百万、步骑十万、谷米丰赡,能与曹操争衡。而陶谦死刘备继,不到两年,强盛的徐州土崩瓦解,刘备一度穷途末路,遭徐州多方势力围堵,被逼到要吃人肉的地步。

    从援徐州,到领徐州,再到丢徐州,他究竟面对的是怎样的形势急转?《蜀书·先主传》直言极少,但通过多种资料,这段刘备的黑历史其实不难窥探。

    前任:文武双全的名将陶谦

    1

    首先,看刘备在徐州的前任,陶谦。

    《三国志》载,陶谦,子恭祖,丹杨人。注意《吴书》补记的三个背景:

    陶谦父亲,馀姚长(会稽下面的属县);故苍梧太守同县甘公把女儿许给陶谦;庐江太守张磐,是陶谦同郡前辈,“与谦父友”。

    可见陶谦的家族在丹杨有门第、有家世。

    履历上,陶谦先在本州(扬州)、本郡(丹杨郡)出道,“为诸生,仕州郡,举茂才、除卢令”,“拜尚书郎,除舒令”,不久画风一转,西方羌乱,“召拜谦扬武都尉,与嵩征羌,大破之。”有了武功,上升通道打开,成为幽州刺史,继续边地历练,等到黄巾起,被任命为徐州刺史,参与平定徐州黄巾。

    极被低估的陶谦

    陈寿对于陶谦在徐州的评价极污,《三国志·陶谦传》:

    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丰赡,流民多归之。而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琅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

    事实上,陶谦在徐州干得有声有色。武功方面,带来一批丹杨兵,又提拔泰山人臧霸、孙观,平定了徐州黄巾;文的方面,起用赵昱、王朗、陈登等徐州名士。

    同样是陈寿写的《三国志·陈登传》:

    是时,世荒民饥,州牧陶谦表登为典农校尉,乃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粳稻丰积。

    以上固然是陈登的业绩,难道就不是陶谦的功劳?而王朗,赵昱等名士都是跟随陶谦吃肉喝汤:

    时汉帝在长安,关东兵起,朗为谦治中,与别驾赵昱等说谦,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天子嘉其意,拜谦安东将军。以昱为广陵太守,朗会稽太守。

    但是,陶谦确实很有问题,“下邳阙宣自称天子,(陶)谦初与合从寇钞,后遂杀宣,并其众。”这说明,陶谦不反对抢劫(寇钞);正因为这一点,加上放纵丹杨兵,陶谦部下出现了不可控制的人物——丹杨兵头目笮融。

    “谦使督(笮融)广陵、彭城运漕,遂放纵擅杀,坐断三郡委输以自入。”随着阅历增长、经验加深,笮融逐渐成为汉末纵横徐、扬两州的著名暴徒、杀星。

    陶谦旗下另一个杀星,叫张闿。韦曜《吴书》说,曹操东迎曹嵩,“辎重百馀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於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逃到淮南袁术处后,张闿受袁术委派,前往陈国(豫州下的郡国)施计谋杀了陈王刘宠和陈相骆俊,直接导致这个人口过十万的大郡陷入动荡,被袁术收入囊中。

    徐州五名将之催命判官张闿

    臧霸、孙观、笮融、曹豹、张闿,是陶谦时代的能独挡一面的徐州五大名将。臧霸、孙观与武力值、智力值恐怖的张闿就不说了,笮融后来在江东与孙策相抗衡,曹豹先与刘备并列、后在下邳带领丹阳兵力挫张飞,都是有着惊人的战历。以上种种,都能显示出陶谦的识人用人水平。

    刘备入徐州、领徐州

    2

    初平三年的形势,《三国志·武帝纪》:

    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援於公孙瓒,瓒使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绍。太祖与绍会击,皆破之。

    发干位于曹操东郡的核心,陶谦进驻发干,几乎要从南到北穿过整个兖州,难度极高,上说不一定靠谱。但可以肯定,陶谦与曹操翻脸确是事实。初平四年夏,陶谦进取兖州,取“泰山华、费,略任城”,泰山郡与徐州相邻,劫杀曹嵩,或在此期间。

    同年秋,曹操征徐州,公孙瓒所署青州刺史田楷,与同驻青州的私似署平原相刘备南援陶谦,刘备的徐州之路从此展开。

    曹操征徐州有两次,第一次主战场在彭城国与东海国,曹操攻下十余城,至彭城大战,陶谦方大败,“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陶谦退至州都郯县,曹操粮尽退兵。

    第二年(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春,曹操略地琅邪国和东海国,在郯东击破刘备与陶谦部将曹豹。由于根据地被人卖了,曹操不得不回去跟吕布抢兖州。没多久,陶谦病死,刘备领徐州。

    关于陶谦向刘备让徐州的说法,正史如《三国志·陶谦传》、《后汉书·陶谦传》都未提到,只是在《三国志·先主传》提到一句:“谦病笃,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谦死,竺率州人迎先主。”

    问题是,刘备当时被陶谦表举为豫州刺史,驻地小沛,位于豫州。如果陶谦决意要把徐州让给刘备,则按理当早作打算接人过来,而不是把刘备派驻在豫州。

    除麋竺外,参与迎刘备的另一大推手是下邳人陈登。

    湖海豪士陈元龙

    《三国志·先主传》记陈登语刘备:“今汉室陵迟,海内倾覆,立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上述对白并未提陶谦意愿,“欲屈使君抚临州事”暗指这或是以陈登为代表的众人意愿。

    汉末至西晋,动荡割据区域的州主继承,往往不由前任或朝廷意愿,纯由州中核心长吏和豪族把控,如益州刘焉也是死得很突然,“州大吏赵韪等贪璋温仁,共上(刘)璋为益州刺史。”

    全面动荡的开始

    3

    刘备初领徐州的时候,按陈登说法,“户口百万”、“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应该还是非常可观的。但事实是,刘备入主徐州后,许多地方出现了失控。

    东汉徐州分五大郡国,琅邪国在徐州北部,彭城国、东海国、下邳国在徐州中,广陵郡在徐州南部。

    徐州州郡形势

    《魏书·臧霸传》称:

    黄巾起,霸从陶谦击破之,拜骑都尉。(臧霸)遂收兵於徐州,与孙观、吴敦、尹礼等并聚众,霸为帅,屯於开阳。

    开阳,是东汉琅邪国的首府,且拒徐州州治郯不远。从臧霸任陶谦骑都尉,到聚众屯开阳自成一方势力中间,有明显的时间和事件断层,《三国志》没有交待臧霸是在什么时期、从谁的旗下独立。

    而从曹操第二次征徐州略地琅邪来看,琅邪国当时主要势力仍是陶谦与曹操两方,臧霸不可能在这一时期拿下琅邪的首府开阳。所以,琅邪的形势变化、或者说臧霸的反水,大概率发生在刘备领徐州后。

    徐州五名将之镇三山臧霸

    臧霸在琅邪的独立,严重影响到了刘备的青州盟友孔融:刘备领徐州后,即推荐孔融领青州刺史。孔融的根据地北海都昌,与刘备之间,隔着琅邪国。臧霸没反时,刘备能与孔融双方一时间能顺畅往来,但臧霸一截断琅邪就出事了。

    建安元年(公元196),孔融在北海遭到袁谭进攻弃城逃亡,在此过程中,未看到刘备对孔融的支持、孔融也没有选择投奔徐州,最终应许都的献帝之召,入朝担任将作大匠。

    徐州的南部的关键人物,是笮融和广陵太守赵昱。

    关于笮融的动向,《吴书·刘繇传》:“曹公攻陶谦,徐土骚动,融将男女万口,马三千匹,走广陵。”而《谢承后汉书》记作:“贼笮融从临淮见讨,迸入(广陵)郡界。”

    《三国志》称笮融是因为曹操征徐州震动而奔广陵;《谢承后汉书》则称笮融是受到攻击而转入广陵。从作者身份来看,陈寿是三国蜀末晋初的益州人;谢承是扬州会稽人,生活在孙权时代,曾任武陵太守,其姐又是孙权的谢夫人,无论是从时间还是地域,谢承都更有优势,能直接接触到不少因汉末动乱渡江的徐州名士。

    而从《谢承后汉书》看,笮融在下邳南部的临淮地区遭到讨伐,进入广陵地界,太守赵昱“将兵拒战,败绩见害。”笮融是在后有追讨,前有拒战的情况下进入广陵,大掠广陵之后渡江,这也从侧面反映,来自后方的势力令他极为顾忌。

    徐州五名将之花和尚笮融

    到底是因为曹操征徐州还是刘备领徐州,导致的笮融南走?陈寿方面提供的信息有些单薄,从《谢承后汉书》提供的信息看,基于刘备的可能性较大,否则同为徐州地方官员的赵昱,不可能对笮融“将兵拒战。”而且赵昱败战后遭到笮的惨酷报复,全家俱灭。

    笮融流窜广陵、前往江东的结果,导致徐州南部的广陵出现真空,袁术轻易进入,一度任命吴景为广陵太守,与刘备争夺徐州。

    张飞+丹杨兵+吕布+下邳陈氏

    刘备彻底崩盘

    4

    刘备与陶谦另一员大将曹豹以及丹杨兵的矛盾也后来激化。王粲《英雄记》:

    备留张飞守下邳,引兵与袁术战於淮阴石亭,更有胜负。陶谦故将曹豹在下邳,张飞欲杀之。豹众坚营自守,使人招吕布。布取下邳,张飞败走。

    《吕布传》后附注的《英雄记》进一步描述了细节:

    布水陆东下,军到下邳西四十里。备中郎将丹杨许耽夜遣司马章诳来诣布,言“张益德与下邳相曹豹共争,益德杀豹,城中大乱,不相信。丹杨兵有千人屯西白门城内,闻将军来东,大小踊跃,如复更生。将军兵向城西门,丹杨军便开门内将军矣'。布遂夜进,晨到城下。天明,丹杨兵悉开门内布兵。布于门上坐,步骑放火,大破益德兵,获备妻子军资及部曲将吏士家口。

    曹豹、丹杨兵与张飞的冲突显示,刘备在徐州几年,并没有把丹杨兵真正纳为己用,反而存在激烈矛盾。以中郎将许耽为代表的丹杨兵极度拥戴曹豹,曹豹被杀后宁可投向吕布让徐州换主人,丹杨兵闻吕布来,“大小踊跃,如复更生”。

    徐州五名将之小温侯曹豹

    在琅邪,“臧霸、孙观、吴敦、尹礼、昌豨各聚众。布之破刘备也,霸等悉从布。”

    刘备遭到吕布偷袭之际,以陈登为代表的徐州顶级豪门,也没有站到刘备一边,动乱后陈登一度留在吕布身边。

    下邳陈氏这类豪族,既是州中长吏,又是握有大量部曲的一方豪门,有着自己的利益输诉求。他们的核心利益,从陈登父子后续的行动也可窥一斑。陈登之父陈珪,在吕布夺取徐州后仍担任沛相,完全没受影响,名义上似乎附属吕布,但实际存有独立性,甚至开始策划直接与曹操交涉。

    《三国志·吕布传》:

    (陈)珪欲使子登诣太祖,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曹操见到陈登后,即增(陈)珪秩中二千石,拜(陈)登广陵太守。临别,太祖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阴合部众以为内应。

    从以上结果可见,获得地方官的正式任名、取得实权,才是陈登的追求。对比同一时期的益州,助刘璋上位的赵韪、庞羲都得到了回报,获得地方上的兵权和太守之位。而同样在徐州帮刘备上位的陈登则没有。

    善于识人、能得人心的刘备、和“湖海之士”的豪杰陈登,并没有因为让徐州事件结下深厚紧密的主从关系。最终,拥有沛国的陈珪、陈登父子先向吕布靠拢、继而把吕布卖给曹操,获得了更实际的利益。

    丢徐州发端于可疑的“让徐州”

    5

    陶谦时代的徐州,是一个本土豪门、丹杨兵、地方名士以及臧霸、孙观这类流民将领等多种势力的混和体,陶谦自身拥有极强的军力(丹杨兵)、威望、官途、战绩以及极强的整合能力,方能将上述势力整合在一起,勉强能与曹操抗衡。

    与陈寿对陶谦的差评相反,当时的徐州名士张昭,对陶谦有极高的评价,陶谦死后,张昭等写哀辞一篇,辞曰:

    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赖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宁。唯帝念绩,爵命以章,既牧且侯,启土溧阳。遂升上将,受号安东,将平世难,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丧覆失恃,民知困穷。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尽管张昭与陶谦不对路,但还是全面歌颂了陶谦一生。

    张昭亲陶谦而疏刘备

    相比陶谦,刘备当时的情况极为尴尬,入徐州时,“自有兵千馀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根本压服不了陶谦长久以来经营的丹杨兵集团以及北边的臧霸集团;而下邳的陈氏,不算沛国的陈珪势力,仅陈珪的堂兄弟陈瑀,在徐州的私人部曲就接近四千人左右,刘备没落后,陈瑀一度自己在广陵北部拉起了山头。

    从战绩看,刘备在徐州打的两场抗曹大战,尤其第二战在郯县东打的还是败仗。没有扎实战绩可以服人。

    资历上说,入徐州前,刘备仅是公孙瓒私署的领平原相,实际只是私署青州刺史田楷名下的陪臣。下邳陈氏则是与袁氏平起交游的汉朝三公门第,当时刺史郡守一大把。

    其实无论哪一条,当时的刘备都没法跟之前的陶谦相比。

    没见过世面的刘备还搞不定徐州

    理明白上述情况,再看下邳陈登父子后来在刘备、吕布、曹操之间的倒向与利益点,就不难发现,当初陈登等人迎立刘备为州主,绝对是别有用心。

    陈登当初跟刘备说,“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成五霸之业,下可以割地守境,书功於竹帛。”真等刘备落难时,陈登这十万步骑在哪里?

    另外,陶谦临终前所说的:“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是真是假没人知道,即使说了,从结果看也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反讽段子。

    刘备既无法压制北面的臧霸,也没有收拾好笮融南走扫荡广陵留下的残局,而在徐州集团核心,也没统合好陶谦旧将曹豹、丹杨兵和以陈登为代表的豪族,导致矛盾积聚,在与袁术大战的要命的时候爆发出来。

    众叛亲离之下,刘备举目无援,带着仅剩的一点兵力转战到广陵郡东北端的海西,情况极惨:“备军在广陵,饥饿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穷饿侵逼。”最后只能投降吕布,被吕布网开一面收留。

    黑历史背后:徐州的人心向背

    6

    刘备刚领徐州的时点上,基于徐州自身的实力来看,明显要好于同时期被吕布夺去兖州的曹操,以及刚刚渡江的孙策,但最终刘备没能借助徐州成就霸业,是受徐州的形势所限,也是受其自身实力、威望、手腕所限,无法像陶谦那样威服和统合徐州的各方势力。

    陶谦旧将与丹杨兵反抗、笮融席卷广陵、下邳陈氏离心、臧霸独立等内部因素,导致刘备在袁术、吕布面前迅速崩盘。

    作为对比,曹操在兖州遭吕布偷袭,仅剩三城的情况下,得到荀彧、程昱等人死撑、逐渐翻盘,而刘备在徐州则是墙倒众人推,很明显,跟刘备在徐州的举措有关。

    刘备在徐州期间做了那些动作?陈寿《三国志·先主传》等完全没有提唯一可见的就是王粲《英雄记》记载的“陶谦故将曹豹在下邳,张飞欲杀之。豹众坚营自守,使人招吕布。”“张益德与下邳相曹豹共争,益德杀豹,城中大乱。”

    对于这段堪比关羽失荆州的黑历史,《三国志·张飞传》完全就略去了张飞在徐州的信息。

    张飞失徐州,堪比关羽失荆州

    除了前期的下邳陈氏与东海麋氏外,刘备领徐州后也完全没得到其它徐州豪门和名士的支持,仔细整理汉末徐州士人的动向,能说明不少问题。

    彭城人张昭,陶谦死时尚在徐州,还能给陶谦写哀词,之后没有被刘备任用的记载,而是现身于江东。说明是在陶谦死后渡江。

    张纮字子纲,广陵人。。。避难江东。孙策创业,遂委质焉。张纮渡江,应是在笮融席卷广陵之后。

    徐奕字季才,(琅邪)东莞人也。避难江东,孙策礼命之。奕改姓名,微服还本郡。太祖为司空,辟为掾属。

    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避乱江东及东城,辞孙策、袁术之命,还本郡。等到陈登任广陵太守时,请陈矫为功曹。

    徐宣字宝坚,广陵海西人也。避乱江东,又辞孙策之命,还本郡。与陈矫并为纲纪。

    上述徐州人,避难地全部是江东。其中几个特例:徐奕、陈矫、徐宣是在徐州或广陵初步稳定后又回徐州,响应曹操集团的任用。而此类行动反映:导致他们逃往江东的,并非曹操的两次东征徐州,那么就极可能是刘备、吕布领徐州期间的事。

    徐州虽然只有五个郡国,但本身的名门、名士极为繁盛,后来的江东孙权势力中,大批重臣如二张、诸葛瑾、步骘、鲁肃、吕岱、徐盛等都出自下邳、广陵、琅邪等徐州地区;

    而曹操控制徐州后,琅邪王氏、诸葛氏、下邳陈氏以及广陵二徐一陈均为曹氏所用。唯独刘备在徐州竹篮打水一场空,入蜀时除了麋氏兄弟和在荆州半路上车的诸葛亮兄弟,身边基本没有其它徐州人士的记载,由此或可略窥刘备领徐州时的人心向背。

    最后,结合正史多条资料,脑补一下《三国志·先主传》徐州部分(大司马按:此系宗渡兄自撰古文)

    曹公征徐州,徐州牧陶谦遣使告急於田楷,楷与先主俱救之。时先主自有兵千馀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既到,谦命大将曹豹以丹杨兵四千助先主,先主遂去楷归谦。谦表先主为豫州刺史,屯小沛。兴平二年,曹公再征徐州,先主与豹要之,大为曹公所破,时吕布袭兖州,曹公还。

    是年,陶谦死,徐州大吏陈登等发遣谦二子商、应,推先主领州事,时徐方尚有户口百万、步骑十万。时先主在豫州,辟颖川陈群为别驾,群说先主曰:'袁术尚强,今东,必与之争。吕布若袭将军之后,将军虽得徐州,事必无成。”先主不能用,遂领徐州,后大为术、布所破,恨不用群言。

    谦故将下邳相笮融督广陵、彭城运漕,放纵擅杀,坐断三郡委输以自入。先主意不能平,讨之于淮浦,融遂南奔广陵,杀太守赵昱,纵兵大略以渡江。

    先主用曹豹行下邳相,以麋竺等为偏将军,而登自以拥戴功,从先主求广陵太守不能得,遂与有隙。兴平二年,吕布为曹公所破,投徐州,先主以布屯小沛,登父沛相陈珪与布深相结托,共谋先主。

    建安元年,先主与袁术战于淮阴,留张飞与曹豹守下邳。飞与豹不相能,遂杀豹。然豹甚得丹杨兵之情,豹死,登与中郎将许耽谋,引丹杨兵迎吕布。布取下邳,张飞败走,先主妻子尽为所掳。

    先主闻之,引兵还,比至下邳,兵溃。收散卒东取广陵,与袁术战,又为术广陵太守吴景所破,转军海西,饥饿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穷饿侵逼,偏将军麋竺於是进妹於先主为夫人,奴客二千,金银货币以助军资;于时困匮,赖此复振。而吕布复追先主与东海,时陶谦故将臧霸、孙观、吴敦、尹礼、昌豨各聚众以应布,陈珪从兄瑀亦起兵于广陵,先主窘极,遂降于布。

    布令先主还州,付以下邳小沛之地,以求并势击术。时布具刺史车马童仆,发遣备妻子部曲家属於泗水上,祖道相乐。

    先主遣关羽守下邳,自还小沛,遂以钞略商旅、收合流散为事,复得兵万馀人。尔后布使人赍金欲诣河内买马,为先主兵所钞。布由是遣中郎将高顺、北地太守张辽等攻备。九月,遂破沛城,先主单身走投曹公,妻息大为布所获。此皆建安元年事也。

    初,先主迸窜广陵,乏食,颇掠人为食;民尽困甚,以至吏士大小自相啖咀。故大失徐土之望,广陵之人皆畏之如虎狼,继笮融乱后,由此渡江归孙氏者甚众,终无从先主者。至陈登临广陵及曹公定徐州,复有人北还。

    后先主杀车胄,再谋徐州,旋为曹公所破,以不得徐土之和,终不能再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