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魏晋风骨 / 魏晋男子天团出道1700多年,至今影响后世

0 0

   

魏晋男子天团出道1700多年,至今影响后世

2020-01-13  八面楚风

说起隐士,你最先想到的是谁?陶渊明、诸葛亮、鬼谷子……还有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

魏晋时期,野心勃勃的司马昭夺取了曹魏的政权,迫害读书人,导致官场黑暗,民不聊生。

乱世中,士人宁愿隐居山野也不愿为官,他们整日嗜酒如痴,弹琴奏乐,聚会清谈。

社会越不自由,他们越追求自由,竹林七贤就是其中代表。

《国家宝藏 ·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任诞》: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

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这个魏晋男团不仅自身实力优秀,还有很多著名的粉丝。

画圣顾恺之为他们作过画,诗仙李白为他们写过诗,连王公贵族也对他们情有独钟,将他们的画像制作成为陵墓内的砖画,足以可见爱得多么深沉。

1960年4月,南京西善桥发掘出了一座帝王陵墓,南京博物院的考古工作者发现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南京博物馆藏

从左至右依次为嵇康、阮籍、山涛、王戎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南京博物馆藏

从左至右依次为荣启期、阮咸、刘伶、向秀

两幅砖画分布在墓室的南北两壁,每幅画并非刻在一块完整的砖石上,而是由近300枚砖块拼嵌而成。

每一幅都有2.4米长,它是目前所发现的同类砖画中规格最大、内涵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一件。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拓片

砖画上,竹林七贤在树下或饮酒作乐,或随性抚琴,或弹奏阮乐。

为了使得砖画结构对称,画师还绘制了春秋时期的著名隐士荣启期,这位长者与后辈们一起其乐融融,相携畅饮。

隐士荣启期

《世说新语》中记录了这些魏晋名士的风流典故, 1700多年名士的故事读来仍令人动容。而技艺高超的工匠们打造的砖画,则刻画出栩栩如生的竹林七贤。

让我们重回魏晋时期,看看这些名士们的传奇。

No.1

魏晋第一美男嵇康

嵇康是竹林七贤的颜值担当,一个人不论拥有高颜值还是才华,绝对是人生赢家,而他二者兼备。

同为竹林七贤之一的老大哥山涛说:“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如孤松般傲然独立,喝醉也如玉山倾倒,在山涛心中,这些美好的自然事物才能配得上嵇康。

抚琴的嵇康

李白的《襄阳歌》曰: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就是来源于此。

嵇康又帅又高,“身长七尺八寸”,一米八九左右,妥妥的男神身高。《世说新语》里说,见过嵇康的人,都要叹一句: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

放到现在,就是电影界的周润发,歌唱界的王力宏吧!

据说,有一次嵇康在山中游玩,遇见一个晚归的樵夫,对方倒头便拜,还说:“惊扰神仙了!”原来被嵇康的模样惊到了,以为他是神仙。

《国家宝藏》袁弘饰演嵇康

既有才华,又长得好看,很多人愿意去结交他。沛王曹林相中了他,要他娶长乐亭主,成为自己的孙女婿,曹操的嫡孙女婿。

同时期的钟会写了一部书《四本论》,想让嵇康看看,但是又怕被他质疑问难,最后纠结地跑到嵇康家门外,远远地扔给他后又急急忙忙跑了。

后来钟会鼓足勇气去拜访嵇康,结果他正和一干朋友在打铁,没有理会。钟会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尊重,气呼呼地走了,从此和嵇康结下了梁子。

古代的士人,大部分都想入朝为官,既有地位又有权利,还能兼济天下。但是嵇康所处的时代,让他厌恶黑暗的官场。

甚至山涛推荐他一个官职的时候,他气愤地写下了《与山巨源绝交书》,认为山涛不了解他,一旦做官会给他招来多少麻烦事。从此与山涛绝交。

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说:“嵇康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第一等的可爱人物。”“嵇康比阮籍更明确、更透彻,因此他的生命乐章也就更清晰、更响亮了。”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与世俗对抗的嵇康,因为桀骜的性格招致了灾祸。

《国家宝藏》

嵇康听说朋友吕安被其弟诬告不孝,便要为他出头,自己也陷入麻烦。统治者司马昭听说过嵇康的事,知道他把官场仕途看得很不好,就决定要借此机会惩治他。

正得宠的钟会就在司马昭眼前吹风,说嵇康这个人有才华,如果不能为朝廷所用,一旦得了势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

因为钟会的恶毒,司马昭的昏暗,嵇康最终被判死刑。

《国家宝藏》:《广陵散》成绝唱

那一天,嵇康面前有三千名太学生请求拜他为师,此免除他的死罪,但是并不奏效。临刑前,嵇康要哥哥取琴来,他要弹奏一曲《广陵散》:“《广陵散》于今绝矣!” 

弹毕,嵇康从容赴死,时年三十九岁。

No.2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阮籍长得也很俊朗,比嵇康大上十来岁。他出生世家,父亲阮瑀与曹操交好,所以他从小看遍官场黑暗,对做官没什么兴趣。

抚琴的嵇康

和嵇康一样,阮籍不遵循礼法,常常做出一些不合常规的事。

在那个时候,男女大防,叔嫂间不能对话,也不能随便见别人的女眷,阮籍偏要和女眷交往。他的嫂子回娘家前和他告别,被人说闲话,他却道:礼岂为我辈设乎?

《世说新语》: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垆酤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妇侧,夫始殊疑之,何察,终无他意。

相邻的酒肆有个卖酒的小媳妇,长得很漂亮,阮籍就天天去照顾生意。他不光喝酒,喝醉后还在人家脚边睡着。一点也不知避嫌。

一开始小媳妇的丈夫也疑心,但是久了知道阮籍的秉性,便不再说什么。

阮籍真性情,不为世俗所束缚。如果嵇康的帅是“惨绝人寰”,阮籍的哭则是“惊天动地”。他最经典的“哭戏”有三次。

第一次是哭“穷途”。《晋书·阮籍传》记载,阮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阮籍驾着木车在山路游荡,因为面前没路了,马突然停下。他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渐渐地变成嚎啕大哭。

《国家宝藏》阮籍

第二次是哭兵家女。阮籍听说一个有才华又美丽的女子,还未出嫁便死了,于是伤心痛哭来哀悼她。别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因为阮籍与那女子素不相识,但是他的哭却是无比真诚。

还有一次,是母亲离世。死讯传来时他正下围棋,手边也没有停下,坚持到下完棋后,喝了两斗酒便放声大哭,口吐鲜血,十分悲伤。

他不拘礼法,是个十足的反叛者,在殡葬期间吃肉喝酒。有人说他这是不孝,但是司马昭听说他吐血数升,急剧消瘦,也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悲痛。

 阮籍( 孙位《高逸图》 上海博物馆藏)

阮籍是有抱负的,他有一句名言:“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他来到楚汉相争最激烈的地方,广武山,看到古城遗迹感慨良多。

刘邦项羽都是曾经的英雄,而这个时代缺乏英雄,才让无能者侥幸成名。

阮籍曾拒绝过官职,也曾主动进入官场。

曹爽让他当官,他以身体不好需要休养为由推拒。不料一年后曹爽倒台,牵连到了很多名士,他因此幸免,不可谓不惊险。除了拒官职,他还拒亲。司马昭想与阮籍联姻,但是看到他接连两个月都喝醉酒,还是放弃了。

阮籍曾主动去山东东平当官,上任十几天内大施才干。他骑着驴到东平,经过府衙,下令把重重叠叠的墙壁拆掉,进行“透明化办公”,还精简了法令。李白诗曰:阮籍为太守,乘驴上东平。判竹十余日,一朝化风清。

阮籍还为了酒去当步兵校尉,就因为那里的厨子很会酿酒,还有三百斛酒存在仓库。正事没干,全都去喝酒了。

No.3

以天地为栋宇的刘伶

刘伶身高不到一米五,容貌也比较丑。但是他和阮籍、嵇康私交甚笃,经常携手共游山水。

他爱喝酒,比前面两位更甚。

刘伶嗜酒如命,喝醉后口渴,也要妻子拿酒给他解渴。因为担心他的身体,妻子把家里的酒都倒掉,装酒的容器也摔碎了,哭着要刘伶戒酒。

看到此情此景,刘伶只好说,他需要在神明面前发誓才能戒掉,要妻子准备酒肉祭祀。

妻子准备好后,刘伶却跪下对神像说:“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从之言,慎不可听。”之后又拿起酒肉吃喝起来。

《国家宝藏》醉倒在地的刘伶

他常常坐着鹿车,带一壶酒,叫人扛着锹跟着,说:“如果我醉死了就把我埋了。” 不得不说,他对生命的自然态度超越凡人。

有人酒后爱写诗,有人酒后吐真言,有人酒后失仪,丑态百出。而刘伶,爱在家里脱衣服。

《世说新语·怪诞》记载: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为裈中?”

刘伶在喝醉后在家赤身裸体,不符合礼数,旁人看了都讥笑他。

他回敬道:我把天当家,房子就是我的衣裤,你们钻进我的裤子中干嘛?这个回答大大方方,反倒把别人给损了一顿,足可见刘伶的才智。

刘伶在《酒德颂》里描绘了一个好酒的大人先生,“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反映出他的玄学,对“名教”礼法的蔑视及对自然的向往。

刘伶也是个不爱做官的人,他曾经在建威将军王戎的幕府下担任参军,晋朝建立后,同辈的人都因考核优秀而升迁,惟独刘伶因无所作为而罢官。

后来朝廷又派他当官,听说朝廷特使已到村口,赶紧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然后脱光衣衫,朝村口裸奔而去,特使看到后认为这是个酒疯子作罢。

竹林七贤里,还有喜欢与妻子秀恩爱的王戎,卿卿我我一词就是来自于他们夫妻。

山涛虽然被嵇康单方面绝交,但是嵇康死后,对他的后代照顾有加。

曾经和嵇康一起打铁的向秀,后来当了官,为司马氏效力。

阮籍的侄子阮咸,思想受到叔父阮籍的深厚影响。他善于鉴赏音乐,还发明了直颈琵琶,人们以他的名字命名这种乐器为“阮咸”。

荣启期虽然与“竹林七贤”并非同时代,但是他著名的隐士,传说孔子游于泰山,见荣启期鹿裘带索,鼓琴而歌。

六朝墓葬发掘出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人物线条流畅、飘逸,良好地体现了魏晋名士风度。据推测,原画极有可能出自画圣顾恺之手。

竹林七贤在文学方面有极高的造诣,每一个人都独具特色。他们时常相聚,清谈,畅饮,甚至磕“五石散”。

明 李士达《竹林七贤图卷》 上海博物馆藏

表面上看,他们“不务正业”、“饮酒为乐”,还闹出很多笑话。在精神上,他们身处乱世却能追求本真,他们极富个性也可以和而不同,他们突破教条崇尚自然,狂放不羁,是后世读书人的学习模仿的对象,当之无愧的“偶像团体”。

余秋雨说,这些魏晋名士们“追慕宁静而浑身焦灼,他们力求圆通而处处分裂,他们以昂贵的生命代价,第一次标志出一种自觉的文化人格”。

参考资料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

刘洪浩:《论<世说新语>中的竹林七贤》

戴建业:《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

南京博物院公众号:《南博珍藏: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傅江:《瑶林琼树 啸傲风尘——评<世说新语>中的“ 竹林七贤”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