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虎1984 / 文件夹1 / 李逵不是蠢,是坏!

0 0

   

李逵不是蠢,是坏!

2020-01-13  路虎1984


    一、

    在“梁山好汉”里,对李逵这个人物形象,恐怕我国人民的评价是最为分裂的了。

    认认真真读过原著的人,对这个人物有好感的应该不会太多,比如我,在读完原著之后,李逵是唯一一个让我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反应的角色。

    而没有看过原著的人,主要通过电影、电视剧、评书、各种缩写版、水浒故事来了解的人,对李逵抱有好感的却大有人在。

    原因嘛,当然是认为他耿直、豪爽、敢作敢为、嫉恶如仇了。

    从他的某些故事,比如闹法场、杀四虎、闹招安等情节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他的那些恶行和劣迹,基本上被统统删改掉了——你看电视剧敢拍李逵斧劈小衙内、屠杀扈三娘满门之类的情节不?

    我敢说很多人都不知道李逵干过这些事吧。

    二、

    从原著来看,李逵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反面角色。

    我懒得分析作者塑造这样一个人物的缘由。

    说他是天杀星下凡也好,是天真烂漫不辨世事也好,只看情节,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个三观正常的人,会对李逵这个角色产生好感。

    当然,李逵身上确实有一些诸如直率、豪爽、敢作敢为之类的正面特质。

    但这些特质并不能改变我们对一个嗜血杀人魔的评价,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某个杀人犯“平时是个好人”就判其无罪一样。

    下面,我以原著为依据,来总结一下李逵的几个特点。

    三、

    首先,李逵是一个滥杀无辜的嗜血屠夫。

    书中多次写到李逵视人命如草芥,爱滥杀无辜,以他第一次“大显身手”,参与江州劫法场为例:

    晁盖便教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啰,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

    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

    推倒攧翻的,不计其数。

    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尽跟了黑大汉,直杀出城来。

    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往后射来。

    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

    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兀自在江边杀人。

    百姓撞着的,都被他翻筋斗都砍下江里去。

    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

    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

    李逵滥杀百姓,连晁盖看不下去了,在如此险恶的战场上还要出言阻止,所以我一直认为晁盖是梁山上为数不多的真好汉之一。

    又如在沂水县李逵被曹太公等灌醉抓住,后来被朱富、朱贵施计救出:

    当时朱贵、朱富各夺了一条朴刀,喝声:“孩儿们休走!”

    两个挺起朴刀来赶这伙不曾吃酒肉的庄客,并那看的人。

    走得快的走了,走得迟的就搠死在地。

    李逵大叫一声,把那绑缚的麻绳都挣断了,便夺过一条朴刀来杀李云。朱富慌忙拦住,叫道:“不要害他!是我的师父,为人最好。你只顾先走。'

    李逵应道:'不杀得曹太公老驴,如何出得这口气!”

    李逵赶上,手起一朴刀,先搠死曹太公并李鬼的老婆。

    续后里正也杀了。

    性起来,把猎户排头儿一昧价搠将去。

    那三十来个土兵都被搠死了。

    这看的人和众庄客,只恨爹娘少生两只脚,却望深村野路逃命去了。

    如果说曹太公带人抓了李逵,李逵杀他报仇还说得过去。

    那些猎户、士兵又有何辜?

    这些人都是家中的顶梁柱,他们一死,至少有几十个家庭都为之破碎,而这只是梁山好汉李逵的兴之所致而已。

    估计在他看来,杀人与踩死一只蚂蚁,区别实在不大。

    在三打祝家庄后,李逵又大显身手了一次,这次遭殃的是扈家庄扈太公一家:

    祝彪见庄兵走来报知,不敢回,直望扈家庄投奔。

    被扈成叫庄客捉了,绑缚下,正解将来见宋江。

    恰好遇着李逵,只一斧砍翻祝彪头来。

    庄客都四散走了。李逵再轮起双斧,便看着扈成砍来。

    扈成见局面不好,拍马落荒而走,弃家逃命,投延安府去了。

    ...…且说李逵正杀得手顺,直抢入扈家庄里,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尽数杀了,不留一个。

    叫小喽罗牵了有的马匹,把庄里一应有的财赋,捎搭有四五十驮,将庄院门一把火烧了。

    却回来献纳。

    扈家庄已经捉了祝彪,向梁山示好,却被李逵不明不白地杀了个满门精光,究其原因,只是因为李逵“杀得手顺”而已,若要评选《水浒传》中头号倒霉蛋,非扈太公一家莫属。

    四、

    其次,李逵是一个残忍无道的变态恶魔。

    李逵不仅爱杀人,而且杀人的手段也极其残忍。

    以宋江等活捉黄文炳之后为例:

    只见黑旋风李逵跳起身来,说道:“我与哥哥动手割这厮!我看他肥胖了,倒好烧吃。”

    晁盖道:“说得是。教取把尖刀来,就讨盆炭火来,细细地割这厮,烧来下酒,与我贤弟消这怨气!”

    李逵拿起尖刀,看着黄文炳笑道:“你这厮在蔡九知府后堂,且会说黄道黑,拨置害人,无中生有撺掇他!今日你要快死,老爷却要你慢死!”

    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拣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

    割一块,炙一块,无片时,割了黄文炳。

    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肝,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

    黄文炳虽然有对不住宋江的地方,行事也让人不齿,但作为一名朝廷官员,而且是负责监察的通判,他的举报宋江一事并无过多可指责的地方,何况即使要杀他,用得着如此残忍的手段?

    而众多好汉见李逵行如此残忍之事,却“都来草堂上与宋江贺喜”。

    所谓的“梁山好汉”是些什么货色,由此可见一斑。

    “吃人”不管在什么文化中都堪称十恶不赦的罪行,而李逵居然干得津津有味:

    李逵捉住李鬼,按翻在地,身边掣出腰刀,早割下头来。

    拿着刀,却奔前门寻那妇人时,正不知走那里去了。

    再入屋内来,去房中搜看,只见有两个竹笼,盛些旧衣裳,底下搜得些碎银两并几件钗环,李逵都拿了。

    又去李鬼身边搜了那锭小银子,都打缚在包裹里。

    却去锅里看时,三升米饭早熟了,只没菜蔬下饭。

    李逵盛饭来,吃了一回,看着自笑道:“好痴汉!放着好肉在面前,却不会吃!”

    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两块肉来,把些水洗净了,灶里扒些炭火来便烧。

    一面烧,一面吃。

    吃得饱了,把李鬼的尸首拖放屋下,放了把火,提了朴刀,自投山路里去了。

    又如李逵在四柳村“乔捉鬼”一段:

    那后生却待要走,被李逵大喝一声,斧起处早把后生砍翻。

    这婆娘便攒入床底下躲了。

    李逵把那汉子先一斧砍下头来,提在床上。

    把斧敲着床边喝道:“婆娘,你快出来!若不攒出来时,和床都剁的粉碎。”

    婆娘连声叫道:“你饶我性命,我出来!”

    却才攒出头来,被李逵揪住头发,直拖到死尸边,问道:“我杀的这厮是谁?”

    婆娘道:“是我奸夫王小二。”

    李逵又问道:“砖头饭食,那里得来?”

    娘道:“这是我把金银头面与他,三二更从墙上运将入来。”

    李逵道:“这等腌臜婆娘,要你何用!”

    揪到床边,一斧砍下头来。

    把两个人头拴做一处,再提婆娘尸首,和汉子身尸相并。

    李逵道:“吃得饱,正没消食处。”

    就解下上半截衣裳,拿起双斧,看着两个死尸,一上一下,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

    李逵笑道:“眼见这两个不得活了。”

    先不说这对“奸夫淫妇”该不该死——连请李逵来“捉鬼”的太公也哭道:“师父,留得我女儿也罢。”

    只看李逵杀人之后,只为“吃得饱,正没消食处”就将两人的尸体剁成了肉酱,可见李逵的心理是如何的变态。

    更让人发指的是李逵杀死小衙内一事,那小衙内“方年四岁,生得端严美貌”,“穿一领绿纱衫儿,头上角儿拴两条珠子头须”,何等可爱的一个小孩子。

    结果落到李逵手里,被李逵手起一斧,“头劈做两半个”。

    对一个年方四岁小孩子下如此毒手,这不是十足的人渣又是什么?

    当然,出这个主意的吴用也是同样的人渣。

    五、

    再次,李逵是一个毫无底线的流氓无赖。

    李逵虽然是农民出身,但他身上毫无农民憨厚质朴、勤劳本分的一面。

    他滥赌无度、借势欺人、抢人财物,甚至欺凌一名弱小女子,典型的流氓无赖形象:

    那女娘道罢万福,顿开喉音便唱。

    李逵正待要卖弄胸中许多豪杰的事务,却被他唱起来一搅,三个且都听唱,打断了他话头。

    李逵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跳起身来,把两个指头去那女娘子额上一点。

    那女子大叫一声,蓦然倒地。

    众人近前看时,只见那女娘子桃腮似土,檀口无言。

    ...…人心慌,便叫酒保、过卖都向前来救他。

    就地下把水喷噀,看看苏醒。

    扶将起来看时,额角上抹脱了一片油皮,因此那女子晕昏倒了。

    六、

    有人说李逵虽然缺点很多,但他倒是很有 '孝心',从他接其母亲上梁山便可看出,其实这也是误读。

    李逵杀人后流落在外十余年,他何曾想到过老母亲?

    他在江州牢里应该还是有些收入,可他除了喝酒就是赌博,何曾给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和辛辛苦苦赡养母亲的兄长李达拿过一分钱?

    而且他直到看见宋江接父,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老母亲。

    说明他在之前根本就忘了自己母亲这回事,如果不是宋江接父,估计他也想不起接母亲上山这回事,何谈孝道?

    '天真爽直'也是经常贴在李逵身上的一个标签,可惜这个标签有时候并不好用,试看李逵杀韩伯龙一事,李逵在里面简直是十足的奸诈小人:

    原来韩伯龙曾在江湖上打家劫舍,要来上梁山泊入伙,却投奔了旱地忽律朱贵,要他引见宋江。

    因是宋公明生发背疮在寨中,又调兵遣将,多忙少闲,不曾见得。

    朱贵权且教他在村中卖酒。

    当时李逵去腰间拔出一把板斧,看着韩伯龙道:“把斧头为当。”

    韩伯龙不知是计,舒手来接。

    被李逵手起,望面门上只一斧,肐地砍着。

    可怜韩伯龙做了半世强人,死在李逵之手。

    两三个火家,只恨爷娘少生了两只脚,望深村里走了。

    李逵就地下掳掠了盘缠,放火烧了草屋,望凌州去了。

    七、

    最后,李逵还是一个奴性十足的人格残缺者。

    如果我说李逵本领不大,全靠跟对了主子,才能位列三十六天罡中第二十二位这样的高位。

    可能很多人会有怀疑,因为在人们印象中李逵似乎很能打。

    其实只要认真读过《水浒》便可以发现,李逵除了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外,还真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战绩。

    第六十七回,李逵下山偶遇焦挺,书中这样写道:

    行不得一日,正走之间,官道旁边只见走过一条大汉,直上直下相李逵。

    李逵见那人看他,便道:“你那厮看老爷怎地?”

    那汉便答道:“你是谁的老爷?”

    李逵便抢将入来。那汉子手起一拳,打个搭墩。

    李逵寻思:“这汉子倒使得好拳!”

    坐在地下,仰着脸问道:“你这汉子姓甚名谁?”

    那汉道:“老爷没姓,要厮打便和你厮打。你敢起来?”

    李逵大怒,正待跳将起来,被那汉子肋罗里又只一脚,踢了一跤。

    李逵叫道:“赢他不得!”

    扒将起来便走。

    焦挺后来也上了梁山,在一百零八条好汉里面仅仅排名九十八而已。

    虽说焦挺这样既无来头、又无派系的好汉,名次肯定是排低了。

    但被他打得一败涂地的李逵,能排在第二十二是不是也有点水分?

    在沂水县,李逵曾经和梁山排名第九十七的青眼虎李云打了几个回合,也是不分胜负。

    面对燕青时,李逵更是毫无还手之力,他曾经“被燕青抱住腰胯,只一交颠个脚捎天。燕青拖将起来,望小路便走,李逵只得随他。”

    这说明真要一对一的话,李逵的武功确实不值得一提,之所以他能在战场上威风八面,无非有一身蛮力而已,两把板斧排头乱砍,往往让一些不适应这种打法的对手着了道。

    像石宝这样的方腊军第一高手,就被李逵砍了马腿,险些丧命。

    而且后来李逵上阵时,宋江总是安排鲍旭作为他的副手,项充、李兖拿着盾牌护着他,他只需要拿着板斧乱砍而已,被这样严密保护,岂有不大显身手之理。

    所以无论他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也证明不了他的实力。

    李逵对宋江可以说是奴性十足,毫无自己的人格。

    从表面上看,李逵在梁山好汉中最具反抗精神,屡次反对招安,但他对宋江则是完完全全的服帖。

    可以说宋江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连最后让他陪着喝毒酒也毫无怨言。

    他在宋江面前的这种奴性,甚至已经演化到了对宋江的依恋的程度了,所以他一听到宋江抢了别人的姑娘,立即情绪失控,砍了杏黄旗,还要找宋江的麻烦。

    有人把这作为李逵“嫉恶如仇”的证据,其实像李逵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的家伙,会把对一个普通姑娘如此上心?

    别忘了之前他才在四柳村把一对偷情男女活活砍成了肉酱——他无非是对宋江居然会做出强抢民女这种事感到失望而已。

    总之读遍全书,我可以下这么一个结论:

    李逵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时代、任何民族、任何文化的任何意义上的正面形象。


    作者:听风听雨;文章来源,知乎,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