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信步中伙,他与南山同在

 陆水湖畔 2020-01-14

——追记赤壁市中伙铺镇党委书记舒海林

  2019年5月26日,赤壁市人民医院。

    天上飘着小雨,200多人站满了住院楼前的小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市科局的领导,有中伙铺镇、官塘驿镇的机关干部,有天不亮就从随阳山里赶来的农民群众……

    他们在这,等着都是同一个人——赤壁市中伙铺镇党委书记舒海林。

    一周后,2019年5月31日,舒海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病逝时,年仅51岁。

志如海林:一个信念,执着十载

    在家人和亲友的眼里,舒海林很平凡。

    1968年12月出生在赤壁市神山镇一个普通的农家,家中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1989年9月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当时蒲圻市最偏远的乡镇——泉口镇工作,从此扎根乡镇。凭着出色的业绩,在泉口镇,他历任镇团委书记、秘书、党委宣传委员、党校校长;2001年5月,泉口并入官塘后,他就在官塘驿镇工作,历任镇党委宣传委员,党委委员、副镇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镇长,2011年8月任官塘驿镇镇长;2016年2月他调中伙铺镇工作,任中伙铺镇党委书记至今。

    可以说,他这一辈子都没离开一个“农”字,没有离开当今最复杂也最令人劳神的农村、农业、农民这“三农”。

    官塘驿镇是赤壁市最大的一个乡镇,2001年由原随阳镇、泉口镇与官塘驿镇三镇合并而成,总人口7万余人;地广、人多、情况复杂。90年代小煤窑发展最旺盛的时期,镇里共有小煤窑46个,频繁发生的煤矿事故,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2001年经过专项整治,非法小煤窑被全部关停。小煤窑业主和务工人员失去了生活来源,上访不断,甚至揪着村干部的衣领子骂娘。

    2004年,镇党委书记对舒海林说:“海林,还是你去看看吧,到底怎么办。”

    从此,舒海林开始了小煤窑群体“息访息诉”专项治理工作。

    72个小煤窑业主,他挨家挨户地“串门子”,甚至三番五次下井查看,在对张司边矿进行安全检查时,他一马当先,由于缺氧,脚一软,差点晕倒在井里。

    经过一个多月的走访座谈,问题的症结基本找到了。一是一些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工商执照、矿长证“四证”齐全的小煤窑业主,认为自己既然办齐了证件,政府单方面宣布关停并长期不恢复就是违约,必须作出赔偿;二是小煤窑最主要的劳力是那些急于摆脱贫困的农民,他们最为关心和恼火的,不是小煤窑的关停,而是他们被包工头拖欠的工资和煤窑关停造成的失业。

    舒海林一是多方筹措,为小煤窑业主解决养老保险资金142万元,给小煤窑事件的彻底解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二是全力招商引资,办好民生实事,积极为百姓创造就业机会。通过全力招商、安商,官塘驿镇共引进规模企业8家,中小型企业41家,建成工业园区3个(双丘工业园、镇区竹产业园、幸福堰工业园),实现劳动力转移与社会再就业3900余人。

    2016年2月调任中伙铺镇党委书记以后,舒海林就有了一个梦想——充分发挥中伙铺镇地处赤壁城郊,又是高新园区所在地的优势,加速新旧动能转换,推动乡村振兴进程,让老百姓尽快发家致富。

    2016年10月,在中伙铺镇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舒海林提出以“124”区域和产业发展思路,建设“赤壁城郊新镇、高新园区重镇”。

    说干就干,舒海林带领镇党委一班人,平均每年外出招商15次,从2016年到2019年,项目签约落地26个,其中其中5000万元以上项目12个。杨家岭片区“一道一路三园三区”发展得如火如荼,中伙片区的乡村农耕生活体验区也稳步推进。

    舒海林始终坚持把园区和产城一体项目建设作为各项工作的重心。为了给高新区拓展发展新空间,2017年中伙铺镇征地516亩,拆迁12户;2018年征地4000余亩,拆迁20余户;2019年截至目前征地3050亩,拆迁41户。三年的拆迁过程中,没有引发一起恶性事件,没有一例拆迁群众越级上访。
    每一次征地拆迁,舒海林都冲在一线。其中的艰辛,镇里分管工业的副书记张红光历历在目:“中伙社区的拆迁户魏水生,镇里工业办的同志跟他谈了三个月,始终谈不下来。舒书记连续一个月,只要有时间就到他家里去坐坐,一开始是讲大局、讲政策,到后来就是一人一根烟,对着拉家常;甚至到咸宁去找他的舅舅来给他做工作,最后硬是把他感动了,主动表态说同意拆。”

爱如海林:一种情怀,经久终不渝

    2019年6月3日,中伙铺镇高桥村的计划生育后遗症上访户付元珍得知舒海林去世的消息时,嚎啕大哭。

    1988年,付元珍由于违反计划生育,被强制结扎后身体不适,经鉴定为计划生育术后并发症三级戊等,按照政策享受每月100元的计生并发症补助。由于家庭困难,儿女从小失学,一直找不到合适工作,付元珍多次到镇政府、咸宁市、赤壁市上访,甚至由于情绪激动,砸碎过市法院的大门。

    舒海林得知后,多次去她家了解情况,根据政策为付元珍夫妻二人解决了城镇低保,同时为付元珍的儿子田成南在中伙维达力公司找了一份工作。5月10日,舒海林发病之前的那个晚上,他听说田成南最近结了婚,特别高兴,以他个人的名义买了一袋米、一壶油、30个皮蛋,说要去付元珍家里祝贺一下。

    付元珍语无伦次地边哭边说:“书记不该来看我啊,他要是不来看我,可能就不会那么累,就不会发病……这么好的书记,我准备做一面锦旗,国庆节的时候送到政府去的,没想到……”

    在官塘、在中伙,这样的故事说不尽。他跟镇党政办公室秘书毕璠说:“只要我在镇里,老百姓来找我,谁也不要拦着。”

清如海林:一份操守,本色从未改

    舒海林常说,做基层干部,心要正、脑要动、肩有力、肚要大、手要紧,脚要勤。

由于中伙铺镇是高新园区所在地,拆迁征地任务重,各项资金流量大,舒海林一直强调,要规范 “三资”管理,让干部清清白白。

2016年以来,他结合工作实际两度修订了《中伙铺镇农村集体“三资”管理实施办法》,第一次修订时规范了“农村集体经济产权交易”的相关条款,明确村资产、资源处置必须经过农村集体经济产权交易中心(镇财经所)。三年来,中伙铺镇村级山林、鱼池招投标21起,溢价20起,其中高桥村一处山林发包,6万元起拍成交价11万元,溢价超过80%,在规避暗箱操作的同时实现了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第二次修订时加进了“严格日常支出管理”条款,要求“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支出的原始凭证,原则上必须要税务部门的正式发票,对数量少、金额小难以取得税务发票的零星开支,统一使用财政部门监制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小额支付单》”,通过“开前门”的办法,从根本上解决村、组小额支出报账难的问题,规范了农村资金管理。

    舒海林重视制度的“立”,更重视制度的“行”。对他人,他坚持做到严格把关不放松、严格管理不纵容;对自己,他自觉做到执行规定不走样、履行程序不变通。特别是在“三公”开支方面, 2018年全年,镇里公务用车油费开支仅8300元,大多数时候,他开的都是自己的私家车。

    中伙铺镇人民政府有个微信公众号,名字是舒海林取的——信步中伙。因为中伙是古时驿道中途打伙就铺的地方,信步中伙,取“胜似闲庭信步”之意:时刻把百姓的事放在心上,心中便无畏,工作起来就能信心满满;一步一个脚印,步步抓好落实,就能举重若轻,胜似闲庭信步。

    他曾经说,他的父亲给他取名海林,是希望他奔涌热烈如大海,深沉厚重如长林。

    没有豪迈的誓言,没有惊天的壮举。舒海林,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的儿子,一个平平凡凡的乡镇党委书记。但是,他用一心为民的情怀、脚踏实地的工作、两袖清风的品格,书写了一名基层干部的崇高。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