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人品才是一切恨意的通行证

0 0

   

人品才是一切恨意的通行证

原创
2020-01-15  旧时斜阳

历史的迷人之处,在于不断发现真的过去,在于用材料说话,让人如何在现实中可能成为可以讨论的问题。

所以许多事,我们往回看,反而更有趣。

明朝的官员俸禄是制定得很低的,一个县官,正七品,年俸90石米,也就是6372公斤米,每人1年就算吃掉180公斤米,这些米也只够35个人吃一年。如果能正常保证尚且可以维持,关键是明朝还有一个特例,发的这些米,有40%的米他是拿不到的,少掉的那些米就折换成别的东西,例如绢布、棉布,甚至一些零碎的小东西。

这点钱很难维持生活,所以很多官员做官的第一要务就是想办法弄钱,维持自己体面的生活。

明朝嘉靖年间有一个姓陈的御史。每次发工资,就手下拿着各种绢布、棉布, 到市场上去买米,给钱的时,陈大人只给一半。

这种做法当然不合理,但陈大人是官,卖米的人怕麻烦,咬牙把米卖了。

对于老百姓这种怕麻烦,怕官的心思,陈大人很清楚,所以有点肆无忌惮地这么干。

属下见上司这么干,自己也跟着这么干。

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大了,百姓有意见,却没人敢说什么。

但总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这天,属下奉陈大人的命令去买米,刚好碰上了米店的儿子何秀才,这秀才见过世面,又是读书人,胆子也比一般的百姓要大一些,觉得陈大人这是以权谋私,很不合理。就拿着陈大人买米的绢布、棉布,到都察院去告状。

不巧,碰上了大清官海瑞。

海瑞一看这还了得,当即让人抓了陈大人。

由于都察院的御史同事们恳切求情,陈御史终于免受处罚。但海瑞没打算就此放过陈大人,他先把帮着

陈大人买米的属下打三十大板,革去其当差的资格,再把他枷号在陈御史办公的衙门前,告诉他你做了一件缺德的事。

如此一来,整个京城都知道陈大人干了这么一件缺德的事。

名声算是臭了。

御史是清流,清流做官靠的就是名声,没了名声,这官自然升不上去。

这梁子算是接下了。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说乎,经过买米之事,陈大人性子也改了,海瑞是清官,也没什么把柄落在了陈大人的手里。

尽管双方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可官还是一直在做。

公元(1587年),海瑞病死于南京官邸。

得知这个消息,陈大人很高兴,一个人是不是清官,死后才能定论。

这天,陈大人去了海瑞的家,见海瑞住处用葛布制成的帏帐和破烂的竹器,清贫得有些过分,当时就叹了口气(“见刚峰受用之清苦,有寒士所不能堪者”),于是说:“我再也不恨他了。(“回吾怨恨之心矣”)

多年的恨意,在见到海瑞死后的那一刻,彻底放下了。

最大的恨意,终究是抵不过过硬的人品,也许人品才是消除一切恨意的通行证。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