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雅轩 / 原创 / 风土识小|小释“照虚耗”

0 0

   

风土识小|小释“照虚耗”

原创
2020-01-15  凝风雅轩

除夕夜遍燃灯烛通宵不灭,谓之“照虚耗”

守岁是中国民间在除夕的习俗,在吃好年夜饭之后的围炉守岁,古时也有“熬年”“熬夜”之说。当此“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自汉代以来,新旧年交替的时刻一般为子时。现在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西晋周处的《风土记》:除夕之夜,各相与赠送,称为“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大家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为“守岁”。周处(236—297年),字子隐,吴郡阳羡(今江苏宜兴)人,他说的是当时蜀地习俗,参宋代佚名《异闻总录》说:“京师风俗,每除夜必明灯于厨厕等处,谓之照虚耗。”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也记载:“二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于床底点灯,谓之照虚耗。”这说明在京都北宋都城汴梁,这个守岁习俗也是普遍存在的。

“照虚耗”的“虚耗”到底指的是什么?许多民俗辞典一类的书上,都将“虚耗”解释为“鬼名”“邪祟”,南朝宗懔《荆楚岁时记》说:“正月末日夜,芦苣火照井厕中,则百鬼走。”鬼蜮世界是阴暗的,最害怕光明,古人认为燃灯可以驱鬼。这种解释也说得通。旧题东汉郭宪撰,实为六朝人托名之作的《汉武洞冥记》也说:“有明茎草,夜如金灯,折枝为炬,照见鬼物之形。”进一步证明灯火驱鬼的观念在六朝十分流行。 

除夕室内燃灯谓之“照虚耗”,又叫“照岁”“照年”等。各地地方志书上比比皆是,如明浙江《黄岩县志》卷二《舆地上·风俗》说当地“燃灯照岁”。明代崇祯福建《龙溪县志》卷四《风俗》记载岁除:“家家燃灯焚旧灯,檠以迎新,谓之照年。”清代康熙福建《寿宁县志》载除夕:“人家遍屋张灯,谓之照年。”《安仁县志》说:除夕“迎灶神,多设香烛以照邪祟”。《临武县志》讲除夕“每房及闲屋舍皆具灯”。我看这些“照邪祟”实际上与“照虚耗”异曲同工,为的是驱除室内的邪祟行为,宋代照虚耗的场所扩大到厨房、厕所、大门口及床下,清代的范围更是广到浴室、井边及楼上、鸡窝、猪圈等阴暗、潮湿之处。

这种将“照虚耗”场所变得如此具体而明确,就不是泛泛的“驱鬼”“驱邪祟”了。我觉得,古人的“照虚耗”主要是指“老鼠”,“照虚耗”似应被理解为照老鼠。不独除夕夜有“照虚耗”,在每年正月廿五的天仓节(也叫填仓节)中也有“照虚耗”的习俗,我看“照虚耗”就是“照鼠耗”,理由如次:

(1)“虚耗”之“耗”就是指老鼠。北方话称老鼠为“耗子”,《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九一“季冬部”引《琐碎录》:“二十四日床底点灯,谓之照虚耗也。二十四日取鼠一头烧在于子地上埋之,永无鼠耗。”为了“永无鼠耗”的巫术于腊月祀灶日照虚耗时进行。是把鼠耗作为虚耗理解的缘故。

(2)视鼠害为“耗”。《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九十五“除夕部”引江南地区武进县志书说:“喂鼠饭一盂.益以鱼肉,置之奥窔处而祝之日:鼠食此毋耗吾家。”卷十五“孟春部”引直隶永平府志书。记载正月“二十四日以鼠会亲,是宵燃灯,一岁作耗,故禁火”。同样都是把鼠害视为耗。

(3)“照虚耗”混合了鼠耗之“耗”和邪祟之“耗”。直接的证据是樊彬《津门小令》所说天津“灯夕照鼠耗”,所谓“灯照元宵无鼠耗”。清代将“照虚耗”的范围广及浴室、井以及楼上、鸡埘、豕莶等阴暗、潮湿之处,实际上也是凡适宜老鼠生存的地方,“虚耗”易于藏身和出没的所在,都要“照虚耗”。为的就是为了驱除鼠患成灾。清同治《钟祥县志》除夕“每室置灯,日照虚耗。以花簪饼饵饲鼠,为嫁鼠,免鼠耗”。明代《正字通·鼠》说:“俗称鼠为耗虫。”更可见将老鼠称为耗子,很可能是从虚耗之耗引申出来的。

(4)“照虚耗”很可能就是民间流传久远的“老鼠嫁女”“老鼠娶亲”一类故事的前提条件。农业民族要生存繁衍,靠的就是田野里的收成,老鼠毁田偷粮,当然就是农业民族的大敌;再说老鼠传播疾疫,是人类生命的杀手;咬物坏墙,又是名副其实的败家子。对于鼠患肆虐横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绝不会坐以待毙,老鼠也便成为人类的驱灭对象。

除夕夜守岁时的“照虚耗”,就是在墙壁角落和米缸面瓮之处,烧香燃灯,让老鼠吃了赶快走。此外许多地方还有“敲击避鼠”“滚葫芦”之类,是边敲边唱,与“照虚耗”习俗雷同。东北地区还有在农历正月第一个子日燃熏鼠火的做法,贵州毛南族的送鼠节,腊月初一人们大唱《送鼠歌》:“送老鼠,除老耗,大家都来呀,今日过小年。家家齐开仓,谷穗挂成排,米魂挂中央。不许老鼠窜进屋,不许老耗钻进仓。”此后,年轻人还要举行砸老鼠比赛。

民国天津彩色石印年画《老鼠娶媳妇》

从文化史的角度考察,这无疑是人类与动物关系变迁的体现。在遥远的古代,人们担心粮食受损害,对于老鼠是抱怨和惧怕的。它精灵而又狡猾,在人们还不能有效地制御它的时候,就只有尊敬它,甚至亲热它,用“嫁出去”、“燃灯送走”的做法,不失为一种“和平相处”的民间智慧,反映了古人对老鼠的一种复杂心理和矛盾态度。

鼠年到来之际,谈一谈这个“照虚耗”习俗,也许并不多余。

20201月15日于沪上五角场凝风轩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