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一员 / 整理 / 一件原始青瓷尊的魅力

0 0

   

一件原始青瓷尊的魅力

2020-01-15  国民一员

并非题外话:收藏是情怀的修炼,蹚过学养的河流,爬过功利的沼泽,即便五味杂陈总能乐在其中。但是情不自禁的溢美之词,一定是敝帚自珍惹的祸。



这是一件器形别致,做工精良的原始青瓷尊。短颈,直口,浅腹,平足。足底可见三个浅淡的垫烧痕,平肩微倾,肩上划旋纹与水波纹,并有三个等距离抽象"牛头"贴花装饰点缀。划技娴熟老道,一蹴而就。还原气氛烧成,青灰胎,胎骨细腻坚硬,青绿釉,釉色沉稳庄重。除底部外,内外施釉,薄厚均匀,釉色光亮。胎釉结合紧密,土浸入骨。近距离观察,楞角处有轻微剥釉现象。尊高7.5cm,口6cm,底13cm。

       垫烧工艺起源于战国,那个时期的原始青瓷多为通体施釉,综合其他特征判断,这件原始青瓷尊应该是战国时期的精工细作。而战国时期,只有随葬大量成组青铜器、玉器的墓葬中才有原始青瓷的出土,并且它们往往被放置在头箱的位置以示尊贵。其中影响巨大的海昏侯墓葬发掘便有原始青瓷通过这种方式显示尊贵。

       此尊的魅力主要表现在“构思巧妙,工不厌精 ”。

       这是件小器大样的杰作,无论从造型,还是工艺,乃至装饰手法上都可以说魅力逼人,尽显大气与精良。造型上看,此尊有立颈和卧腹两部分组成:上部口颈直冲天穹,下部腹身稳抓大地,恰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可见的豪气,分明一副祭天礼地舍我其谁的霸气。虽然至今尚未发现原始青瓷作为礼器的记载,历史上实物纠正史书的现象比比皆是,作此猜想也在情理之中。再比较一下最近发掘的、做过皇帝的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早期(原始)青瓷罐,不难发现二者的优劣。实用与礼用,至少是陈设器的不同是一目了然的。这还没有考虑时代的因素,作为西汉早期青瓷罐子的前辈,这件战国原始青瓷尊如此精美,只能用当初的创作者“技艺高超,虔诚作器”来解释。这件器物中,其实有信仰充溢其中。

       工艺与装饰上,从底部露胎观察,考虑到这是件两千多年前的器物,胎土的淘洗绝对称得上精细。垫烧工艺避免了底部生烧,内外满釉,釉层均匀,成型繁复,即便在战汉时期也是少数原始青瓷的特殊待遇,这无形中提高了该尊的档次。划花的娴熟,贴塑的精妙让两千多年前的一件原始青瓷熠熠生辉。

        综上所述,这件原始青瓷尊小器大样,精妙绝伦,即便不是礼器,至少是件雅器,说不定或许是历史上最早的水丞也未可知。无论啥器都堪称大气,不愧为原始青瓷中的上乘之作。

        鉴定器物是一种技术,鉴赏器物则是一种修养。珍惜幸运,攥紧缘分,让奇迹多飞一会儿是一种十分惬意的感受。

一件原始青瓷尊的魅力

一件原始青瓷尊的魅力

一件原始青瓷尊的魅力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放在头箱位置的早期青瓷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