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中华诗词 / 少年读李白,中年读杜甫,晚年读苏轼……

0 0

   

少年读李白,中年读杜甫,晚年读苏轼……

2020-01-16  茂林之家

undefined

人之少年,要有李白之“狂傲”

人之中年,要有杜甫之“厚重”

人之晚年,要有苏轼之“豁达”

-01-

少年意气,当奋昂向上

少年之傲,应铁骨铮铮

少年人要狂,狂不是狂妄,而是有朝气,有血性,奋发向上。

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

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

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因击鲁勾践,争博勿相欺。

李白的一首《少年行》,道出了少年应身负壮志,当像高渐离一样在燕市击筑饮酒,像荆轲一样在易水上弹剑而歌,结识像燕太子丹一样的爱贤之士,结交像并州侠士一样的朋友,以待将来奋发激烈,扶摇直上。

少年意气,当挥斥方遒,纵尚无经天纬地之才,仍须有指点江山之志,方不负韶华年少。

少年之傲,不是狂傲,而是要有骨气,不行阿谀奉承之事,铁骨铮铮。

正如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所写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人的脊梁不能断,少年人的脊梁更不能断。

-02-

杜甫属于中年

少年如丝绸般顺滑,中年要有土布般厚重。

人到中年,少了狂傲,多了牵挂。

中年也许是人生中压力最大的阶段,中年人是最心有牵挂的,往上忧心父母,往下挂心子女。

而杜甫可能是中国史上最牵挂家庭的诗人,与李白相比,杜甫与中年人拥有更多相同的话题。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undefined

▲《李白与杜甫》 作者:李翔

杜甫的名诗《春望》,道出了一个中年人在最忧伤的时候,第一牵挂的是他的家庭。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而在《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中,更看出了一个中年人在最高兴的时候,仍要看自己的妻子一眼,看家庭一眼。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

杜甫用平凡的生活成全自己,让最平凡的事物逐一归位,让无序的生活变得有序,中年人的世界不就是如此吗?

做最平常的事,生活因此平凡,也因此不平凡。

undefined

▲《杜甫画像》作者:伍瘦梅

作家潘向黎有一篇文章叫《杜甫埋伏在中年等我》,更是道尽了中年人读杜甫的感受。

节选如下:

那是到了三十多岁,有一天我无意中重读了杜甫的《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这不是杜甫,简直就是我自己,亲历了那五味杂陈的一幕——二十年不见的老朋友蓦然相见,不免感慨:你说人这一辈子,怎么动不动就像参星和商星那样不得相见呢?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能让同样的灯烛照着!可都不年轻喽,彼此都白了头发。再叙起老朋友,竟然死了一半,不由得失声惊呼,心里火烧似的疼。没想到二十年了,我们还能活着在这里见面。再想起分别以来,变化有多大啊,当年你还没结婚呢,如今都儿女成行了。这些孩子又懂事又可爱,对父亲的朋友这么亲切有礼,围着我问我从哪儿来。你打断了我和孩子的问答,催孩子们去备酒。你准备吃的,自然是倾其所有,冒着夜雨剪来的春韭肥嫩鲜香,还有刚煮出来的掺了黄粱米的饭,格外可口。你说见一面实在不容易,自己先喝,而且一喝就是好多杯。多少杯也不醉,这就是故人之情啊!今晚好好共饮吧,明天就要再分别,世事难料,命运如何,便两不相知了。

这样的诗,杜甫只管如话家常一般写出来,我读了却有如冰炭置肠,倒海翻江。

-03-

晚年读苏轼

豁达、释然,此心安处是吾乡

经过了杜子美的磨练,生活让曾经有棱有角的我们都变得圆润。

曾经想不通的想通了,曾经放不下的放下了,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一切尽都释然。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人生不正如苏轼的这首《定风波》一样吗?

undefined

▲苏东坡,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宋代文学家、书画家。

人生到了最后才发现,一路走来,周围声音就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任凭他们说些什么,不妨一边吟咏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

竹杖和草鞋轻捷得胜过骑马,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一生。

春风微凉,将我的酒意吹醒,寒意初上,山头初晴的斜阳却应时相迎。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回去吧,对我来说,人生路上,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人生薄暮,最重要的是放不下的都放下,看不开的都看开。

undefined

编辑:沈湫莎

责编:顾军

来源:京博国学、诗词世界、文汇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