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64382 / 易经讲座 / [转载]舍予师傅:论阳刃

0 0

   

[转载]舍予师傅:论阳刃

2020-01-17  大道至简6...

阳刃有三,劫财,护禄,背禄,是也。背禄即伤官,禄为官,背官星而行,伤害官星,故云背禄。护禄者,即劫财也。甲禄在寅,见申破禄,得卯暗合申金,不伤禄地,故云护禄。三者当中,以劫财阳刃为主,亦为最凶。刃,即劫也。禄前一位是,甲见乙为劫财,见卯名之为刃,刃者,劫之半边字,亦如偏印之写作卩,伤官之写作亻也。惟阳干有之,故名阳刃。如甲见卯,丙见午,庚见酉,壬见子,是也。因时令之序,而旺逾其度,又向旺而行,较之干见劫财,其力倍强,故以半边字别之,乙见寅,丁见巳,辛见申,癸见亥,背旺而行,不以刃论,更有以辰戌丑未为阴刃者,此则误解禄前一位之义。地处衰位,气势已衰,更缺乏辩。十干为五行之代名词,别离阴阳,故有十干,论本来践,只要五行,五行仅有四长生,四禄位,亦仅四刃而已。戊日午月,勿作刃看,因土居中心,寄于四隅,故仅作印论,不作刃看也。阴刃仅一,己见己未是,己禄在午,至未月,禄前一位,土旺用事,旺逾其度,有刃之义,姑名之曰阴刃。因义立名,非五行皆有阴刃也。
十干为五行之代名词,五行即春夏秋冬四时之气之代名词。母旺子生,正月木气当旺,火之气自生。七月金气当旺,水之气自生,至八月,夏季初过,渐向隆冬,焉能生火?二月冬季初过,渐交炎夏,焉能生水?阴长生之说,不问而知其谬。刃之名,从生旺死绝之序而来,既无阴长生,自无阴刃,所谓阴长生者,乃天道循环,阳极阴生,七日来复之义。后人拘执,不知通变,此各种谬说所由起也。
论福命
俗人命运,各有其应得之福命,贫富应至多么程度,贵贱应至何种阶级,《滴天髓》论身世位置两节是也。虽不能断定其等级,而上中下大致可睹。然看命论吉凶易,论福命难,清浊合作之间,经历既多,自有一种心照不宣,非能够言语文字描述也。如以叔季之世,政治失其常轨,时会所趋,群众拥护,遂跻高位。论其福命,实缺乏以当之,得之易者失之亦易。比如贫儿暴富,忽得头奖,纨袴之子,突受遗产,轻船重载,非倾覆不止,其兴也暴,其亡也忽,骤起骤落,如昙花之一现者,率此类也。俗人生所在位置,超过于其福命所应得,虽顺运犹虞倾覆,未到其福命应有之位置,虽逆运亦有前进,艰难困苦,卒底于成是也。尝看名人命造,少历艰苦,不致于死,迨名高位显,小小逆运,遂丧其生。《三命通会》口诀云,行不好运,日干伤岁君干头,祸重,已发过则死,所谓已发过者,即其所在位置,已到其福命所应有,如花已开足,不经风雨矣!
谈命运者不废人事,特福命所应有,则得心应手,瓜熟蒂落,机缘凑合,成果满意。非其福命所应有,则步步荆棘,得不偿失,牵强进行,成果不能满意,此君子所以不为出位之思,不求非份之得,尽人事以待天命也。若谓福命有定,即束手以待毙,是则因噎废食矣。
十干性格
十干性格,阴阳回殊,《滴天髓》言其理,而不言其用,《穷通宝鉴》,言其用而不言其理,理固难解,用亦非领会经历不能领会,然格式之凹凸,富有之等级,胥在于此。兹以研讨所及,录之如右,虽零星片段,亦敝帚自珍也。
甲木生于寅月,忌见庚辛,喜用丙火,庚金生于申月,喜用丁火,忌见壬水,同一月令建禄,一则喜泄不喜克,一则喜克不喜泄。春木用金,秋金用水,决非上格,金木之性格殊也。
丙丁同一火也,解寒调候,宜用丙火,克泄锻冶,宜用丁火,正月甲木之喜丙火,乃用以解寒,籍成反生之功,非取其泄,若木在二月,即宜丁火,所谓木火透明是也。
木生于冬,水冻木枯,寒木向阳,一丙透露出,有寒谷回春之象。若见丁火,如温室培育,力气菲薄,丁火通根而重,尚可牵强而用,若根轻,效能等于零,此丙丁性质之殊也。
木生于春,怕见庚辛,生于三秋,外象凋残,生气内敛,不怕抑制,枯枝落叶,反喜金气肃杀,故乙木秋生,辛金透露出,丁火制之,上上之格,甲木庚金丙火次之。一为木金火之质,一为木金火之气,质由气生,而在三秋万物成功之时,气收敛而化质,气之力气薄弱。八字以纯为贵,乙辛丁之质,不宜杂以甲庚丙之气也。水火有必要相济,故丙火不离壬水,壬水不离丙火,丙火日元,不见壬水,或壬水日元,不见丙火,均非上格,不能取贵也。水火坚持,丙火日元,取印为谐和之神,壬水日元,取食神为谐和之神,则既济功成,无有不贵。
丙火不畏壬水而忌癸水,壬如长江大河,气势豪放,日照江湖,光芒培增,癸为雨露之水,浮云蔽空,日色无光,丙癸有并用者,如木生于夏,须丙癸并见,但以两相距离,各得其用,方为上格。
官煞有可混不行混之理。详见《滴天髓补注》。然有喜其混,有必要并见方能取贵者,如庚金生八月是也,八月秋气渐深,寒威日增,非用丙火,不能解寒肃之气,庚临于酉,月垣阳刃,金气刚锐,非丁火训练,不能成剑戟之功,故丙丁有必要并用,阳刃架煞,大贵之格,若单见丙火,或单见丁火,虽贵不巨也。
水生于春夏,非金发其源,不能取贵,金生于春夏,非水淘洗,亦不能取贵,本来春夏之金,不能缺印,而燥土不能生金,用水以成反生之功,非专取其泄也。书云金见水以流转,又云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原非虚语。
春夏辛金,切忌木火,不管强弱,皆取水淘洗,若多木火,金必锻熔,非吉朕也。
丁火不离甲木,甲木不离庚金,故《滴天髓》云,如有嫡母,可秋可冬。《穷通宝鉴》云,庚金劈甲引丁。无甲木则丁火无所依附。无庚金则甲木不能充分发挥其力气。凡丁火日元,无甲不贵,无庚金则贵缺乏,才印并用,此五行理外之理也。
七八月庚金,不宜壬癸,前已言之。而七八月辛金,最宜壬水泄之,为金水伤官,气清而秀,但不宜癸水,金多水浊者,癸水也,盖金生水者,泄金之气,轻清为美,癸为雨露之水,秋冬寒冻,化为霜雪,反嫌过于冰冷,非取丙丁官煞解寒不行,此为譬喻之词,其理甚难加以说明也。再者所言宜忌,乃论格式之凹凸。若喜壬水,而无壬见丁,当然以丁为用。宜丁,而原局无丁,柱见壬癸,当然以壬癸为用,特格式非上上耳,非不行用也。
壬注看命捷诀。说明用神不行伤,不必尽可伤之理,简略简明,确是纲举目张之法,兹再续之。
相争之局,谐和为贵。阳刃架煞,宜用印绶。刃与财遇,宜见食伤。官伤相见,用才解争。才印交差,官煞调解。枭印夺食,比劫可解。不管旺衰,不管强弱。格有凹凸,用神无差。
论六神
六神之用,关系至巨。我人一生之遭际遇合,悉在其间,而书中以官为管制我之官,以煞为盗为鬼,取譬之词,义亦近似,特貌同实异,义有未达,喻词俚俗,儒者不道,间尝冥思领会,一知半解,试略言之。
六神之名,始于京房,命意至深,人生环境,不外乎君臣,父子,配偶,兄弟,兄弟。命造当中,以日干为己身,其他七字,皆环境之人也。君臣者,主从也,非必君主年代,出仕于朝,方有君臣,凡我所事之人,受其管制指挥者,皆我之君也。一店当中,司理为君,伙友为臣,一机关当中,主任为君,余皆为臣。君臣,对待之词,彼为君,则我为臣,故国体虽有变更,君臣之义不废,兹分述如下。
(一)官煞 正官,七煞,皆我之君也,而用纷歧样。正官虽为克我之神,而阴阳之气相合作,故以正官为用者,其人在社会中,对于所事之君,气谊相投,情投意合,深得君之信赖,故官星宜有财生,所事之君,青云直上,我亦得趋炎附势,位置权力随之增进矣。官星宜得时得地,得时者,月令旺气,得地者,运行官星旺地,所事之君当权得位,我既得其信赖,自得展我怀有,不然,所事之君虽信赖于我,而君之自身,失位掉队,力不从心,此用官之义也。
古人论命,财官为重,斯何以故?独裁年代,非得君而事,即便才学盖世,无从体现,良禽择木,贤人择主,君臣鱼水,非用财官,决无此际遇,故以财官为重也。
七煞虽亦为我之君,而气谊不投,心不和洽,故用煞之法,有必要食制,或印化,制与化不兼用,制者,所事之君,虽与我不洽,而我自有适当之位置资历,彼无如我何?我更有极密切之人,其力足以制彼,非但不能摇撼我位置,反须借势于我,方能相辅相成,故身强煞旺而有制,最为上格,此用食制煞之义也。化者,所事之君,虽与我不洽,而有庇荫我之人,疏通谐和其间,他之位置,因之得以安定,此用印化煞之义也。
凡用印化煞,用食制煞,皆忌见财,印化见财,如庇荫我之人,为人所害,退休去位,而与我不洽之君,有人援助,位置增高,权势愈重,我焉能安于其位乎?食制见财,如我亲信之人,力足以制彼者,受金钱运动而倒戈助敌,我焉能不受其害乎?此用神忌财之义也。
官煞混杂者,如董事会中,与我之情谊,有洽有不洽,若能去一用一,则其力专,最为良策。不然,须有庇荫我之人,私自调解其间,别人位置方安,官多从煞者,所事之君太多,定见纷歧,亦须有庇荫我者,调解其间,故皆以印化为必要之用法也。
(二)正偏印。 生我者为印,故印为爸爸妈妈。本来环境中,力能庇荫我者,皆其类也。取印为用者,其一生境况,自有人代为筹谋设法,虽格式凹凸不等,劳逸殊途,而我之出息位置,自有关切之人,替他规划,而我托庇其宇下,不劳自个斗争,故命造当中,以用印者最舒服,与在爸爸妈妈庇荫之下,全部自有爸爸妈妈代为策划,不必自个劳心者同,此用印之义也。日元皆宜生旺,特有用印者,宜身弱,盖日元旺,则自身自有主见,何劳别人代某乎?
(三)正偏财。 财为妻妾,凡我所享用所在分者,皆其类也。服侍于我,听命于我,皆为享用一类,故以财为用者,其位置类能处置指挥全部,故为富豪巨商之类。(财旺生官者别论)。身旺用财,行财旺运,坐收渔利,享用现成。身弱用财,行身旺运,以身发财,得之劳累,享用虽一,劳逸迥殊。用财有必要身旺,精力健全,乃能处置其财,享用其财。财多身弱,不克负荷,称为富屋贫人,力薄不能任重,虽有如无,反因财致祸,或因妻妾致祸是也。兼用财者,大略与财有关,如纳粟输财之类,其一生际遇风云,不离财之规模也。正财为妻,偏财为父。正财为妻者,匹配之义也。甲以己土为正财,甲己合也。丙以辛金为正财,丙辛合也。偏财为父者,正印之配也。甲以癸水为正印,戊土为偏财,戊土为癸水之夫也。丙以乙木为正印,庚金为偏财,庚金为乙木之夫也。阴干从阳干取,《子平真诠》论老婆,长生沐浴之歌,用阳不必阴。(详《子平真诠评注》)凡论六亲皆同,以含义推之,妻妾固为奉我者,而一生劳力所积,终归儿孙享用,不管智愚贤不肖皆然。偏财为父,赡养其子,亦天然之趋势乎!
(四)食神伤官。 食伤为子,我所生也。凡为我所提拔庇荫者,皆其类。五行当中,皆以阴阳般配为调和。特有所生,以同性为调和,女子亲其母,男人亲其父,亦天然之理也。食伤为精华宣泄,身旺用食伤,性必聪明,身弱而灰心过分,性反愚鲁。如今年代,科学之多,人事之繁,非绝顶聪明,何能应付裕如,故食伤格,在如今年代,为最得时,食伤为我所庇荫之人,其用亦有别,用食神者,我属下之人,心服口服,同心合德,而听我之指挥分配,如臂使指,一气相连。用伤者,属下之人,虽不能不听我号令,而非心服口服者。身强用伤,则畏威怀德,身弱用伤,则太阿倒持。故用食神者,日元不强,尚无大害。若用伤官,则非身强不行。此用食伤之别也。
(五)比劫。 同气为比劫,不特兄弟,凡兄弟亲属,寅僚搭档之人,皆伯仲类也。好坏一样,必起争端,故用比劫不行见财,用财不行见比劫。月令建禄,难招祖业,劫刃坐禄,富不行求。然此系指劫刃为用而言。若非为用,不以此论。不能够见劫刃建禄,即以不富论也。
以上官煞,印财,食伤,比劫,并自个自身为六亲,人生处世,不离环境,由环境而开展,非取譬之词也。用神所在,一生状况,天然与之相合,有不期然而然者。如曾文正造,煞化为印,知遇恩深,敌皆感染。曾国荃命造,财官格,一生在乃兄麾下,鱼水莫逆。左宗棠氏造,煞刃用印,才具学问,人思借势,非不忌之,无如之何,有印通煞刃之气,自有人为之弥缝道地。用才者如叶澄衷等创立工作,处置其财。至于食神伤官之名山工作,著作传世,更不胜例举矣。此为人生之际遇,工作之根本,吉凶休咎,胥由此出,不行不注意也。特人生每不满于环境,片面太重,知见每不能正确,设能平心静气,置身局外,以领会之。自觉处处相合,更有进者,命造当中,用神虽一,而辅佐加减,参互错综,景象杂乱,无一一样,特纷歧样当中自有一样之点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