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64382 / 易经讲座 / [转载]舍予师傅:论命运

0 0

   

[转载]舍予师傅:论命运

2020-01-17  大道至简6...

命运两字,非易言也。人生吉凶顺逆,从比较而来,无必定之标准。语云有病方知健是也。当其无病之时,焉知康健之为福,此其难言者一。格式有凹凸,位置有上下,小小之功名富有,在上等格式,或不用于顺运中,方能得之,前程远大,戋戋者卑无足道。而在劣等格式,或已视为终身极大之走运,贫人视数十百元为大财,有钱人缺乏一餐之费,此其难言者二。得马安知非祸,失马安知非福。逆运当中,非无意外之获,顺运当中,亦有挫跌之虞。一时休咎,缺乏为吉凶之结论,试举例证之。
 乙丑
官辛巳
 甲午
伤丁卯
24戊寅
34丁丑
甲木生四月,官伤并透,必以丑宫湿土,化伤生官为用,夏木忌燥,丑中有癸水正印,润土生金,辛金以丑为库,喜用有情,更得巳丑一合,引而近之,其用财化伤生官,当无可疑,此为吴渔川君命造。庚子拳乱,乘舆酉狩,在怀来县接驾者也。戊运晦火存金,获意外知遇,以知县分发河南,寅运非吉,丁运更劣,然怀来接驾,正在丁运中,适逢流年庚子,乙庚相合,生助官星,所谓甲以乙妹妻庚,凶为佳兆是也。子冲午,以喜神冲去忌神,因流年之吉,风云际会,由一知县特赏调查,当时岑春煊以督抚资格护驾,总理粮台,而吴奉特旨为之副,其显赫开知县阶层之新纪录也。吴之知遇,固由接驾,而吴之妻曾,出自湘乡,娴习宫仪,太后之青睐,深得妻力,然子午冲在妻宫,即所以年克妻,其为福为祸,已难言之矣,从此以后,为执政亲贵所忌,以其简在帝心,回銮以后,特简之为广东某处道,有意远之,使其名不上闻,积久渐忘,从此浮沉宦海,无声无息,郁郁十余年。(丑运约在山东巡道任上)。直至民国初年,依然故我。以命运论,固无验而有验也。然丁运而劣,何故有此际遇,即过后言之,犹不信也。此命运之难言者三。
人生原来之福命有厚薄,交入佳运,能否享用,为一疑问,更举例证之。
壬午
丁未
丁未
庚戌
10戊申
20己酉
30庚戌
40辛亥
丙火怕弱,丁火怕旺,丁火生六月,火旺土燥,必以壬水为用,壬水六月无气,必以庚金发水之源,财生官旺,此必定之法。壬水在年上,承租荫,庚金在时,四十以后,渐转佳运,无如庚壬皆无根,终身最盛之运,在亥壬十年,至辛运中,流年乙丑,突中暑去世。则是原命福泽短缺,缺乏以当之也。所以有命无运,不能兴旺,有运无命,亦难兴旺,甚矣命运之难言也,此其四。
上造为有运无命,故将交好命,遂而不禄,至于有命无运者,更数见不鲜。栗六庸才,一事无成,尽管,勿小看此无运之命也,有此人在,虽无作为,而安富尊荣,一家之人,均在荫庇之下,一旦不禄,立见惨淡,其继承人虽才胜运佳,而无其命,即缺乏以支撑门庭,世之破家败业者,岂尽是荒诞无识之人哉
1故有年少劣运而家庭鼎盛,中年以后,运虽顺畅,而不胜今昔之感,此命运之难言者五。近年以来,买卖所及投机事业之起落尤剧,初进场而失利,小惩大诫,听天由命,其失利也,实为福之基,初进场而小胜,胆壮志骄,一朝失足,噬脐莫及,破产缺乏以偿,其初之成功,实祸之胎,比如父兄溺爱,养成后辈骄惰之习,父兄严峻,成果后辈有用之材,其理一也。然此可为知者道,难为通常人言也。
论命运搬运
命运非不行搬运,但肯定非禳解之谓。环境改变,命运自搬运矣。命运以五行为依据,五行者,四时之气候也。春日阳和,秋日晴爽,温度虽同,而春气秋气,截然有异,此人人所能体会而知也。门生之华,经春始发,若换其气候,置之温室当中,秋冬亦华,置之冷气之室,春夏亦槁,人亦如是,环境转换,命自搬运,兹将予所阅历者纪之于下。
友人某君介其友来评命。问有无后世昆裔。予观其造,用神为月令才星,时上财星入墓而透枭印,子必艰难,然其友年已五十余,望子情殷,因告之曰,如能大破其财,一子终老,财库不破,难望得子。过后友人告予,此君近年来地产丢失至巨,几破其家,甫于去年得一子,此命运改变之一道也。语云能与贫人共年毂,必有明月生蚌胎。某君之改变环境,惜其造因为不得意,若能专注为之,或更进一层,出于无心为之,则其所获之果,当非始愿所及也。
又友人某君,民国初年,曾为显宦,拥资百万,在海上置有地产甚巨,予观其命,至去年岁运并逆,命尽禄绝,又取其两子之造观之,是年皆见刑克,认为万无逃过之理矣。无如近年地产落价,丢失过半,寿数竟然无恙。此又一命运改变也。
改变之原因有二,有必要认清。(一)原命福源极厚,因外来不行抗力之冲击而致丢失,并非自己过错,若投机浪费致倾其家者,无改变也许。(二)丢失之程度,须改变环境,如向住洋房者,洋房住不起,向坐轿车者,轿车坐不起,至此程度,命运乃有搬运之也许。庄子云,天之生物也,予之齿者夺其角,予之翼者两其足。比如蝗蝻之卵,在洪流之年,悉化为鱼虾,外境变易,其福命所应享用者亦变也。
以上为福命所固有,夺此易彼耳。若贫变为富,为福命所本无,其事至难,据予所闻一事,确有改变之道也。
南洋某巨商,昆仲二人,少年时遗产数十万,浪费殆尽,贫不能自存,其家固大族,多赋有,悯其流浪,适有香港某招盘,因集资十万,令运营之,原所以安插之也。不两年资又告罄,负债累累,时适洪流灾,香港固海国,水来也至骤,其去也至速,不急救,公民尽为鱼龞。某朋友自念公司不能支撑,早晚必出于关闭,同一亏累,何不背注一掷,虽破产犹留助人为乐名,当时内容未泄,牌面犹佳,金融活动,爰尽雇港中各大小船舶以救哀鸿,办急赈,不数日水退,全活者无算,是时昆弟二人,固已静候控诉,准备尝铁窗风味矣。岂意从此以后,某公司之名大振,所出品之烟卷,通销海内外,是年大获盈余,尽康复其所失,不十年积资数千万,此转贫为富也。
搬运之机,至捷至微,非有破家舍命之决计,不能有旋乾转坤之力气,此袁宏道所以有立命之说也。寻常举动,非无因果,特其所施之因,沧海一粟,则其所得之果,亦微乎其微,不能有所感受,欲其搬运环境,挽回厄运,又乌可得乎!
佛家因果之说,至为精微,贫人一丝一粟,感大福报,有钱人千金万金,果至微细。何者?贫人一粟,生命所系,富者千金,未感痛痒。由此可知搬运命运,贫人有钱人,对等对等,非放弃私家利害之观念,不行得也。
外格诠释
胞胎格。 日禄归时格。 子遥巳丑遥巳格。 拱禄拱贵格。 六乙鼠贵格。 刑合格。 专食合禄格。专印合禄附。 六辛向阳格。 飞天禄马格。倒冲禄马附。 井栏叉格 六甲趋乾格。六壬趋艮附
胞胎格
元通赋。胎生元命无财星,为赤子承恩之宠。
喜忌篇。凡见天元太弱,内有虚处复生。又云五行绝处,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气。
继善篇。金逢艮而遇土,号曰还魂。水入巽而见金,名曰不绝。
按胞胎格,为甲申庚寅两日,而癸巳丁亥,亦可附入。五行临于绝处,而坐下正印长生,为绝处复生,但活力甚微,非有印透,不能效果,忌见财破印,与印绶格同论,既见印透,不作从论。然《三命通会》所引乙酉,乙酉,乙酉,甲申一造,乃是纳音长生,若以子平法论之,乙木无根,甲申在时,印星不透,《真诠》列入从煞,不作胞胎论也。实业家冼冠生氏命造,正合此格,列下
戊子
癸亥
庚寅
戊寅
庚金临寅绝地,戊土长生于寅,透露出时干,庚金受气,月垣之伤官生才,方能任之,不然,身弱食伤两旺,当为富屋贫人,何能为大实业家乎?《滴天髓》云,甲申戊寅,是为煞印相生。庚寅癸丑,亦是煞印两旺。正此意也。
日禄归时格
明通赋,日禄归时没官星,号青云得路。(《喜忌篇》同)继善篇,时归日禄,生平不喜官星。
元理赋,归禄得财而获福,无财归禄有必要贫。
真宝赋,禄逢才印,青年及第及第,岁运刑冲,官煞逢之不妙。
金声玉振赋,归禄爱才星,见官则损寿。
按日禄,比劫也,用在归禄,不行破禄,即用神不行损害之意也。见官煞损禄,为破格。凡身弱者,或喜印绶繁殖,或喜比劫搀扶,若月令官星旺,或食伤旺,均喜印绶制化,并以滋身。比劫虽能帮身,不及印绶一得三用也。此格独以归禄为重,必缘月令财旺,观元理赋金声玉振赋句而益明,至于身旺用官,身弱用印,皆非归禄格。如明通赋有云,建禄坐禄或归禄,财官印绶,富有常年是也。现代名人如盐业领袖某巨商命造,正合此格。
癸酉
癸亥
戊子
丁巳
月垣财旺而透,日支坐财,年支酉金亦生财,时干丁火,又为癸水遥制,日元所恃,仅时支巳禄,运转比劫之乡,顿成巨富,印运虽佳,癸财回克,难免剥杂多事矣。喜忌篇旧注云,归禄格最要日干生旺,并行食伤之乡,可发福。仅说得一边,原局日干生旺,宜食伤之乡,原局财旺,则宜身旺之地,非可一概论也。明通赋万注亦同。又四言独步云,日禄居时,青云得路,月令财官,遇之吉助。又云,庚日申时,透财归禄,名利高强,比肩夺福。亦系指原局日干生旺而言,若日禄归时而官煞旺,四柱无印,不得已而用禄,亦非此格,如友人某君造。
壬辰
壬子
丙申
癸巳
八字虽恃时禄帮身,仍须通关用印,以行印地为最美。比劫运虽可帮身敌煞,难免官煞回克。(观赏《真诠评注》拘泥格式节)水火相争,少谐和之用,故归禄见官煞损禄,为破格也。
总之用神以合于日元需求为第一义。财旺而得时禄帮身,合于需求矣。故云青云得路。若见官煞,则以官煞论,满盘食伤,可作顺局从儿论,均非此格也。
子遥巳格丑遥巳附
明通赋,甲子日逢子时,没庚辛申酉丑年,谓之禄马飞来,辛癸丑合巳,官须嫌子巳。
喜忌篇,甲子日再逢子时,畏庚辛申酉丑午。又辛癸日多逢丑地,不喜官星,岁时逢子巳二宫虚名虚利。
真宝赋,子丑遥合巳宫,柱印财而为极宝,岁运若无辅佐,登卑秩而坐寒毡。
金声玉振赋,子遥巳,丑遥巳,亦以财印相成。
按子丑遥巳,皆嫌印星太重也。甲以子水为印,辛以丑土为印,癸以丑中辛金为印。凡满盘印绶之局,观点有二,见《滴天髓征义》反局。一原局财轻有根,以财破印为用,君赖臣生是也。一原局无才,或财微无根,不能效果,只能顺母之性,助其子,母慈灭子是也。二者皆忌见官煞,用财忌官煞泄财生印,无财忌官煞助母灭子,与子遥巳格忌庚辛申酉,其理正合。至于忌丑午,忌子巳者,以其合冲混局也。遥巳者,谓遥合巳中丙戊也。癸禄于子,戊禄于巳,子巳相合也。辛癸合丙戊,遥合丑中辛癸,自有也许之性。凡以遥合为用者,非仅一二地支相合,有必要四柱四支,或冲或刑,同集合于一点,众矢一鹄,虚位以待,自有遥合之也许,此以虚神为用,等于局中微根,若填实,则或合而化,或明见克制,反不能为用,此遥合之意也。最可笑者,为《神峰通考》之格解,其释子遥巳格,谓取子中癸水,摇摆巳中戊土,戊土动丙火,丙火合辛金,甲木得辛金为官星,转弯抹角,与《笑林》所载太子太保东阁大学士近邻豆腐店王阿奶何异?以遥改作摇摆之摇,迨不知道之巳本有相合之义也。遥合有必要大局支神,集矢于一点,能够旧命造证之。如
己亥
乙亥
甲子
甲子
子合巳,亥冲巳也,为古钱丞相造。冬水秉令,水旺木浮,己土为乙木所制,缺乏以止水,此造似当作母慈灭子看,以顺其势为美。
丙寅
壬辰
甲子
甲子
子合巳,寅刑巳,辰巳同为巽宫也,三月戊土秉令,寅中戊土长生,丙火为助,印虽旺,土足以制之,乃君赖臣生之理也。
右两造皆录自《神峰通考》,命理书中,以《神峰》为最浅薄,错误可嗤。《子平集腋》论之已详,所引命造,亦不尽合,兹特借作引用耳。
拱贵拱禄格
明通赋,拱贵拱禄为将相,忌刑冲填实之凶。
喜忌篇,拱禄拱贵,填实则凶。
景鉴云,拱禄拱贵,朴实者王侯之伦,填实者虚名虚利,无财印,不喜损伤,忌官煞,不怕空亡。
按禄为日元之禄,贵为官星或天乙贵人,两支拱夹禄贵,八字中所多见。何足为贵?子平法以日为主,尤以日干为主要。若仅有两支拱夹,则与日干不发生密切联系,与大局亦无相连之联系,何足以成格?有必要两支拱夹,而天干一样,或天干暗合,众矢一鹄,集于一点,大局神往于一神,则此虚神,自有可用之道,天干暗合者,如丑遥巳格,只取辛丑癸丑两日,以辛合丙为官,丙禄在巳,而丑合巳,癸合戊为官,戊禄亦在巳,而丑合巳,此日元暗合也。天干一样者,如明通赋,万注中所引一造,如下。

壬子
丁未
丁巳
丁未
巳未拱午禄,天干皆丁,原注云,年支子字,冲出午禄,故大贵。更有未字合住午字,拱禄格以成。
现代名人中如黄郛命造,正合此格。
庚辰
己卯
丙申
戊戌
29壬午
39癸未
49甲申
59乙酉
丙火暗合辛金正财,辛禄在酉,申戌夹拱酉金,为日元之天乙贵人,卯冲出酉贵,而辰合住酉字,天干戊己生之,庚金为引,大局集于一点,格式之真,毫无缺憾。申戌夹酉,解卯申之合,才不破印,以月令阃印为用,运转癸未,官星解财印之争,未合卯印,贵为内阁。甲木偏印破伤,复任北方政委主席,为国家重望。更有奇者,申暗冲寅,成寅卯辰东方,戌合住寅字,印之虚神亦不弱,寅为丙火长生之地,与申酉戌,一东一西,遥遥坚持,谓为大方面之拱夹,亦无不行。其佳处不只拱贵一端也。又按此造极不易看,丙临申位病地,坐下财又破印。书本所载,仅金声玉振赋,有云,丙临子申,戊当头而贵拟王谢一句。何所取义?殊不行解。细研讨之,方知丙日遁干,有戊子戊戌两时,丙申日戊子时,为前后贵拥。丙贵在酉,戊贵在未,夹拥日元。若戊戌时,更为联珠夹贵。(丙申丁酉戊戌相连,为真夹拱也)丙子日戊子申时,亦同。丙贵在亥,戊贵在丑,前后贵拥,唯少一重夹拱,不如丙戌戊申为真,然此不过为精粹贵气之一端,丙临申位,不能无卯印,印旺秉令,贵气方可用,格式位置,分外增高。不然,虽有贵气,而本身缺乏以当之,亦无益也。外格均当作如是观。一造,壬寅,丁未,丙申,戊戌。土重身轻,为乞丐而死,见《穷通宝鉴》六月丙火节。
六乙鼠贵格
明通赋,阴木独遇子时,没官星,乙镇鼠巢最贵。
喜忌篇,阴木独遇子时,为六乙鼠贵之地。
真宝赋,鼠贵带食资印曜,薇垣藩省,柱有官煞,贫穷轻贱,运途不喜刑冲。
金声玉振赋,六乙鼠贵,爱见食神。
按六乙鼠贵者,食伤印绶才星不相碍以成格也。日元恃印绶繁殖,而印绶临天乙贵人,六乙遁干为丙子,伤官在干,印绶在支,不相碍也。然此类格式,全在干支合作适合,稍有杂碍,不作贵取。如
甲寅
戊辰
乙亥
丙子
月垣财星秉令,丙火向旺,才得伤官生之,甲木虽帮身而争才,乙木恃子印为泰山之靠,隐然有贵人护之。子辰会集,化财为印,财印不相碍,宜其贵也。
甲寅
癸酉
乙亥
丙子
月令七煞喜其不透,生印而不克身,若干透煞,则格式全破矣。然丙火退气,癸水克之,合作远不及上造,原注谓赖日下印旺,不失衣禄谅哉!
辛亥
甲午
乙亥
丙子
子午冲,印食冲突,七煞透,克泄交集,装备失宜,贫贱之造也。
右三造皆录自《三命通会》,又《星平会海》所载一造,较此为真。
丁巳
壬寅
乙卯
丙子
正月乙木本旺,子印润其根,丙火泄其秀,运转食神生旺之方,焉得不贵?
观此数造,六乙鼠贵之成格破格,能够悟矣。
刑合格
明通赋,六癸日而无干土,得甲寅时,寅刑巳格尤奇。
喜忌篇,六癸日时逢寅位,年月怕戊己二方。
按刑合格,以癸日暗合戊土,戊禄于巳,而时逢甲寅,以寅刑巳以成格。似与遥巳一样,以虚神为用,本来皆化名罢了。遥巳为财印相成,刑合为伤官泄秀,《星平会海》诗断云,六癸生人时甲寅,化名刑合亦非真。月令若加亥子位,伤官格内倒推寻。可见伤官为用,化名刑合耳。用伤官故忌见戊己官煞,及印绶夺食。所谓忌巳填实者,巳为戊土禄地,庚金生地也。以旧造证之。
乙未
癸未
癸亥
甲寅
节度使
丁亥
癸卯
癸卯
甲寅
沈路分
右两造皆顺局从儿。若癸水得局归垣,则以伤官为用。
庚午
甲申
癸卯
甲寅
月令印绶,伤官太重,寅申相冲,白衣终老。(右录《会海》)
乙未
甲申
癸酉
甲寅
月令金水,癸酉日元坐印,身旺伤官泄气,寅申相冲,用神有病,利厚名低。(右录《通会》)
此两造皆月垣印绶秉令,印制伤夺食,金木相争也。前两造为成格,后两造为破格,则其所谓成与破者,亦可知矣。名为刑合巳中戊土以成格。本来并非以戊土虚神为用也。
夺食合禄格
明通赋,庚申时逢戊日,无甲丙卯寅午丁,名曰食神健旺。
喜忌篇,庚申时逢戊日,名食神干旺之方,年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
古歌云,申时戊日食奇特,最喜秋冬福有余。
按此格原文甚明,只取时上食神为用,因合禄两字,发生误解,乃有庚合乙,为戊土官星之说,要知乙木见庚,官化为伤,决不能用官,特格式有必要朴实,方能取贵,若时上专食(庚申食神临禄,故名专食)而年月见甲乙,支又逢寅卯,则官煞通根,伤官见官,格式稠浊也。用之为食不行夺,若年月丙丁,支逢寅午,则印旺夺食也。其为遇而不遇,乃当然之事。喜秋冬者,食神财星当旺之时,用神得时也,但原局戊土,有必要临旺,食强喜泄,方能专用食神,运转财地为美。若身弱则须印劫扶身,官煞固忌,而印之忌否,须看形势而定。证以《星平会海》两造可知。
壬午
己酉
戊午
庚申
史春芳造,并不忌午,好在戊午临旺,方能用食神。
甲辰
丙寅
戊戌
庚申
许澹庵造。不光丙寅不忌,甲亦不忌,盖有丙化煞也。且天干顺食,宜乎富有并全矣!
近人命造,如赵恒惕合此格,惜身弱,子旺母虚。
庚辰
戊子
戊子
庚申
24辛卯
34壬辰
44癸巳
54甲午
宜作顺局从儿看,终身惟壬辰运为最美耳。
更有夺印合禄格。明通赋云,癸无丙火戊己,庚申时合一己之财官,取印为用也。与专食同。
六辛向阳格
明通赋,六辛日而无午字,得戊子时,辛合丙官为贵。
喜忌篇,六辛日时逢戊子,嫌午位,运喜西方。
继善篇,阴若向阳,切忌丙丁离位。
真宝赋,向阳带印资马宿,青琐黄门,柱无财印,职居民牧,岁运最嫌填实。又万注云,【向阳带印,清朝达士。财星赞助,非青琐之荣,即风纪之任。柱无印,财多,居民牧,职守专城。】
金声玉振赋,六阴向阳,何妨肩劫?
按六辛向阳者,用在时上子水食神也。日元临旺,月令建禄,或印绶秉令,无可取用,身旺喜泄,而恰得时上子水,泄其秀气,故以成格。(见官煞另作官煞看,不以此论。)凡成格必有成之因,四柱朴实,日元需求之物,适来为用神,合作恰好,故同为用食用财,而合格者独为贵取也。证以下列各造而益信。(录自《三命通会》)
戊辰
辛酉
辛丑
戊子
古王太尉造
戊辰
辛酉
辛酉
戊子
古张知县造
乙丑
庚辰
辛酉
戊子
明其原理,则其成格与否,以及喜忌,均显然可见。忌丙丁者,用在食神,忌见官煞也。离位者,午也,官煞旺地,来冲用神也。神峰以巳午未南方为离位,殊误。巳,巽宫,未,坤宫,均非离位也。原局如兼带财印,须位置阻隔,财印不相碍,运转食伤财地为美。肩劫者,比肩劫财,即西方也。用在食伤,不忌比劫也。
神峰所引王郡主造。
己未
辛未
辛未
戊子
此造未为子害,不若前三造之纯。喜其运转西方,补其缺陷,若以其贵为郡主,即指为未字不忌之证,未免理由薄弱耳。继善篇,向阳生于季月,可称印绶。其意明谓印绶与食神相碍。向阳破格,非格之纯也。(生于季月两句,今本无之,见神峰注,想系传抄脱误,今昔本有详略不一样也。如继善篇,丙临申位,逢阳水,难获延年。月逢印绶,则安富尊荣。月逢两句,仅《三命通会》本有之,别本皆缺此两句。)
总之向阳格以身旺月令得局归垣为第一义。近见一造,壬辰,辛亥,辛酉,戊子,月令伤官透露出,失局失垣,缺乏为贵。又如一造,戊戌,庚申,辛酉,戊子,子申会局,破格,一贫农耳。非定须见丙丁离位,始为破格也。又如丁酉,丙午,辛酉,戊子,见丙丁官煞,以戊土晦火存金为用,亦非向阳格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