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韵音 / 国画 / 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0 0

   

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2020-01-17  大漠韵音
彩铅重度爱好者 2020-01-17 11:03:51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岁暮市声远,插了梅花便过年。关于“插梅过年”的说法,由来已久。

郑板桥在《寒梅图》题的诗说“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

后来,再看到汪曾祺散文里提到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题诗曰:“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吴昌硕(1844~1927)

他的这幅画中,瓶里插白梅两枝,一浓一淡,一短一长,短枝露出瓶口,长枝旁逸而出,微微下垂,互相映衬照应,相得益彰。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梅花高洁傲骨,清气袭人,实乃雅室清供之上品。所以也叫“梅花清供”或“岁朝清供”。这也成为了历代画家比较喜欢传统题材之一。

它既是本人情趣的表达,又带有吉祥寓意。在迎春时馈贈、悬挂,以表达经历严酷之后,期盼春暖花开,人生就此生机勃勃的美好心愿。

阮元(1764~1849)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插梅也是有讲究的,枝条不宜太多、太繁,最多三两枝,一枝最好,就像阮元所画的这枝梅,枝少花疏,干屈如铁。如此,方能更好地彰显梅花那份孤峭、冷艳、遒劲、香寒的特性。

溥儒(1896~1963)

溥儒在精致的梅瓶里,插上了松竹梅这岁寒三友,置于案头,赏其清逸俊秀,春意盎然之风致,以此来辞旧迎新。这便是岁朝清供。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王雪涛(1903~1982)

在瓶中供上一枝梅花,冷香馥郁,梅枝清冽。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此外,插梅花的瓶,最好是长颈口瓶,或者是大腹陶罐。

明代高濂《遵生八笺》中说:

“冬时插梅必须龙泉大瓶、象窑敞瓶、厚铜汉壶,高三四尺以上,投以硫黄五六钱,砍大枝梅花插供,方快人意。”

王震(1908~1993)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就像王震笔下的大黑陶罐,口小腹大,显得厚重陈实,且有一种时间的沧桑感。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大陶罐插供大枝梅花,瓶梅俱佳,色香俱佳。香气在一屋释放,内心的快乐也尽情释放,沉浸在大喜悦里。

所以,小瓶有小瓶的雅致,大瓶有大瓶的厚重,各具特色,都好。

钱瘦铁(1897~1967)

金梦石(1869~1952)

孔小瑜(1899~1894)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黄永玉(1924年生)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唐云(1910~1993)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陈康侯(1866~1937)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潘天寿(1897~1971)

快过年了,看看文人画家笔下的“插枝梅花便过年”

插了梅花便过年,一分古意,一份传统,文人心境淡然而洒脱。

有一种岁月前行的义无反顾,开心也好,失落也罢,清供一枝梅,作清香四溢的珍重道别。如此甚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