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云山血战:痛歼美军王牌师

2020-01-18  古稀老人赵   |  转藏
   

美国陆军第1骑兵师,是美国军队历史上最久的王牌部队。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第1骑兵师作为美第一批美军地面部队入朝参战,从洛东江反攻到突破三八线、进攻平壤,一直担负主攻任务,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宠儿”,也是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手中的一张王牌。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入朝参战,重创美第8集团军所属的南朝鲜部队,第1骑兵师随即投入战斗,在云山接替南朝鲜第1师继续向中朝边境攻击前进,企图依靠这支王牌军杀开一条血路,饮马鸭绿江。

云山血战:痛歼美军王牌师

志愿军第39军是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部队。入朝之后,第39军的作战任务曾几经变化,最后确定为在云山地区歼灭南朝鲜第1师。云山,是朝鲜云山郡的首府,群山环抱,河流纵横,地势易守难攻。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关系重大。志愿军总部将攻克云山的重任交给了第39军,但要求在美军翼侧迂回的部队断敌后路时再发起攻击。10月28日,第39军隐蔽进至云山的西北、西南和东北的指定位置,并攻占了云山附近的有利地形。总攻时间定在11月1日19时30分。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即将爆发。

11月1日,云山城的早晨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之中。下午时分,中国第39军116师师长汪洋通过观察发现,敌人的行动有异常,不停地进进出出,好像在撤退。汪洋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果不立即进攻,战机就要失去了,这位中国师长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当时,我军不知道这是美第1骑兵师第8团和南朝鲜军第1师第12团在换防,只当是敌人准备逃跑。师里报告了军里,建议提前发起攻击。吴信泉军长批准了。

换防之后,在中国军队发起攻击的瞬间,美骑兵第1师8团就位于最前沿了,这一点中国第39军的官兵并不知道,攻击开始以后,他们依然认为对方是南朝鲜第1师的部队。这样,我志愿军和美军第1骑兵师——这两支正规军的碰撞就在朝鲜北部山区的小镇云山发生了。

当天下午,第39军的炮兵和配属的炮兵2个团又1个营,向云山猛烈射击,炮火持续了20分钟。16时,担任助攻任务的第117师首先从云山东北方向向云山外围高地发起了进攻。守卫此地的是南朝鲜军队第15团,并得到了美军第10高炮群的支援。第117师三路出击,很快突破了南朝鲜军的前沿阵地。南朝鲜部队收缩防御,死守三巨里核心阵地。志愿军有进无退,冲上高地,与南朝鲜军展开了肉搏战。另外分出一支部队,向美军炮兵阵地猛扑过去。美军见势不妙,抛下南朝鲜军先行南撤。

在肃清云山外围各小高地的战斗中,南朝鲜军队的防线很快就被突破。中国军队的进攻很快逼近到美军的面前。一个志愿军的战斗小组动作过猛,连手榴弹都来不及投,就冲到了美军的机枪掩体前,干脆把美军的机枪连带射手一起掀下了山崖。类似的情景在云山四周山岗上如墨的黑暗中到处发生。云山外围的一个个高地随之被突破,美国士兵们在他们听不明白的呐喊声中不断地死伤或争相逃命,美军残部向云山城内狼狈逃窜。

云山城的美军开始向南逃跑,但是他们的后路已经被截断了。中国第39军115师345团的士兵已经抢占了一个叫诸仁桥的公路路口。这场战斗结束时,几十个美军士兵在猛烈的攻击下举着白旗投降。

1月2日拂晓,美第8集团军命令全线撤退。电报、电话、侦察机的报告雪片一样地向美第8集团军司令部飞来,它们给沃克的参谋们造成了判断上的灾难。

这时,美骑兵第1师5团从博川方向急促增援而来,但是当他们行至云山以南龙城洞至龙头洞之间的公路附近时,受到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阻击的部队是中国第39军115师343团。美军动用坦克和重炮向中国阻击阵地猛烈轰击,美国空军的飞机在阻击阵地上洒下倾盆大雨一样的汽油,然后发射出他们的燃烧弹,中国阻击阵地顿时成为一片火海,阻击变得异常艰苦。在343团3连的阵地上,天上是美军几十架战斗机在扫射轰炸,地上是一波又一波的坦克配属步兵的冲击,阵地上原来茂密的树林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全连160人,打到最后只剩下几十人。但是,这个营所有的士兵依然在暴烈的枪炮声中坚守阵地。在美军士兵距离阻击阵地前沿仅仅还有20米的时候,大火中的中国士兵又一次站了起来。美军遭到了中国军队置于死地般的猛烈反击。在反击中,被烈火烧烂了军装的中国士兵还抓到了40多名美军俘虏。

公路大桥桥头工事里的美国人始终在疯狂地射击,突然,他们看见一个中国士兵向他们走过来。士兵李富贵赤脚跳下已经结冰的小河,在河中央他的左肩中弹,疼痛令他流出了眼泪,但他没有停下来,他一直走到美军的工事前,把5颗捆在一起的手榴弹塞进美军的工事里。手榴弹爆炸了,一个班的美军士兵的躯体连同工事的水泥钢铁一起飞扬起来。血人般的李富贵站在小河中笑了,他刚要抬腿跟随自己的部队追击,却一头栽倒在水里,原来他赤着的脚已经和河水冻在一起了。

更令美军瞠目结舌的是,面对重达55吨的坦克,中国士兵竟毫无惧色。第39军中一个叫王有的中国士兵,在激战中爬上了正在疯狂射击的美军坦克,高举手榴弹寻找可以投进去的缝隙。距离坦克不远有5名美国兵,眼看着这个场面一枪不发地惊呆了,等王有把这辆坦克炸毁之后向他们冲过来的时候,他们向这位中国士兵举起了双手。

夜晚来临了,作为预备队的美骑兵第1师7团派出一个营再次增援,企图解救出正在被中国军队逐渐吃掉的骑兵第1师8团。美军的惯例是不在夜间进攻,但是这个夜晚对这个营的美国兵来讲,比进攻还可怕。美军战史描绘说:“整整一夜,高地四周响起的军号、喇叭、哨子此起彼伏,中国的少数侦察兵在这个营的四周转来转去,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吹奏不合时宜的乐器。第一次与中国军队对阵的官兵,在不了解实情的状态下,整夜不得安宁,被弄得神经过敏。这是一种原始的、但却是极有效的神经战。因此,美军给这个高地取名为‘喇叭高地’”。

在第39军围攻云山的时候,第40军也开始了对宁边的攻击,其119师为左路,120师为右路,118师随后跟进。部队于石仓洞附近受到猛烈的炮火拦截。其102师358团8连与119师的两个连迅速深入敌后,顺着敌人炮弹出膛的声音寻找5公里后发现了美军的炮兵阵地,他们立即展开攻击使之瘫痪,俘虏了30多名美军士兵。119师于曲波院遭遇正在向云山增援的南朝鲜第8师的两个团,立即将其包围。南朝鲜第8师根本没有、到敌情的情报,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中国军队的突然攻击击溃。

在反复与美军争夺阵地的战斗中,第40军无意间为中国军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那就是中国士兵在战斗中缴获了两件他们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一件是炮身又长又黑、炮尾呈喇叭状、炮弹上有许多洞的无后坐力炮;另一件是炮身短粗、像只大萝卜似的火箭筒。这两件东西从团交到师、从师交到军、从军交到志愿 军总部,谁也没见过,后来被送到中国境内四川省绵阳的一个军工研究所。很快,这两种武器被仿造出来,迅速装备了中国军队。

云山之战以志愿军的胜利而告终。在两天三夜的战斗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美国陆军第1骑兵师,毙、伤、俘美军和南朝鲜部队共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击落飞机3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这是美军第1骑兵师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彭德怀总司令高兴地说:“从没吃过败仗的美国‘常胜师’——骑1师这回吃了败仗,败在我们39军的手下!”

云山之战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后作为模范战例,被日本陆军自卫队干部学校收入《作战理论入门》一书。该书说:“对中国军队来说,云山战役是与美军的初次交战,尽管对美军的战术特点和作战能力还不十分了解,还是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十大军事原则,对孤立分散的美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围,并积极勇敢地实施了夜间白刃战。”

几十年后,一位参加过云山之战的美军军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地说:“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来源|《读者报》 作者|方向)

云山血战:痛歼美军王牌师

走过万水千山

我依然眷念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