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1bwcdm / 文件夹1 / 离婚、辞职后,去冰岛当公务员定居的30岁...

0 0

   

离婚、辞职后,去冰岛当公务员定居的30岁上海姑娘:我没有能力过我不想要的生活

2020-01-19  hl1bwcdm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一人一城
ID:yirenyicheng01

“原来一个人可以在最绝望的时候,不是死掉,而是重新开始。”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不可避免的低谷,就像难走的夜路,只不过有的人走丢了,有的人走到了天亮。

我想要

What I want

26岁时,嘉倩的生活一团糟。

没有工作、项目失败、离婚、失去孩子,一重重变故迎面砸来,有段时间她连健康都难以维持。

曾经她想象中的自己,拿起笔是个带给大家温暖的作家,放下笔是个幸福的小妇人。但出院后躺在家里的时候,她好像才真正的认清了生活的面目。

“没有未来,没有幸福,连健康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废人。

想消失,这个念头一直盘桓,嘉倩逃了,从最熟悉的环境里逃走,用最后的存款买了一张飞冰岛的单程票。

冰岛曾经是她想要和度过一辈子的人一起开车环岛的地方,但现在她不想再等别人带她来了。

冰岛的天气很无常,晴空和阴雨都来的突然,赶上太阳出场时,她送给单身的自己一个婚纱照。

背后是破碎的冰川,她在阳光下笑得像个孩子

这里干净又纯粹,地平线可以无限延伸,有明亮的样子。

这里的女人也极其强大,她们中80%都会先拥有孩子,然后在四十或五十的时候才决定是否和伴侣结婚。

瞠目结舌中,嘉倩感受到了爱情之外的东西。

雪山、冰川、玄武岩,当极光出现的时候,就像干涸已久的人被赠送了礼物,这个女孩突然前所未有的清醒。

她独自在极光下骑脚踏车,跟着那明亮绚烂的光骑了很远,一直到极光消失。

最深的夜里,追光的人想许个愿,删删减减之后找到最想实现的事情,其他的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

嘉倩突然感谢起自己的不顺利,如果不是这样,她还能站在这万籁俱寂的璀璨星空中央,仰着头热泪盈眶吗?

远方像是退路,更像是一场长途跋涉间的休憩,让她重新开始大口呼吸。

“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用力去感受活着的每一种感受。

冰岛托宁湖边的市政厅,是她现在每天工作的地方,但时间倒退回2012年,23岁的嘉倩正在艰难的抉择。

毕业后她原本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是英国外交部新闻官的职位。就像每个学新闻的孩子都有的热血,“我想用新闻改变世界”也曾是她的初心。

拥有具备权威的平台,打交道的又是平常很难接触的大人物,这份工作简直完美。

不过,一年后,嘉倩发现那盛世下的宏观庞大叙述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新闻。

上有庙堂之高,下有江湖之远,于是她很痛快的辞职,转身回国做起“交换梦想”的采访项目,选择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寻找微光。

跨出正常上下班的生活,对于身边的人来说,嘉倩就像个扛着机器四处见网友的无业游民。于她自己而言,却是终于走在了追寻的路上。

她和被采访者们一起吃饭,一起上班,记录着默默生活但却很厉害的普通人,也收藏着一个个终于被宣之于口的梦想,她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沉默不代表透明”。

去见第一个采访对象的时候,她太激动太紧张了,出门前扛了三脚架,但竟然忘记带云台。

最危险的一次采访她也记得清楚。那是一次西藏之旅,长途小巴颠簸在旁边就是悬崖的土路上,没修的土路上一个个泥坑,把轮子都陷了。

天黑的转山路上只有一条车道,如果司机一个不留神,可能就和其他行车狭路相逢滑下悬崖,嘉倩在晕头转向中写了封遗书。

直到下车,被访者来接她的时候,瘦小的姑娘才软着腿下车,提着行李放声大哭。

用曾经的工资、稿费维持了连续两年的采访,来去奔波,三餐不定,身体最先崩溃。

最后在医院里,这个总是扛着单反脚架,随身7节电池和10张32G存储卡的姑娘终于意识到,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后悔吗?

值得吗?

提起为了梦想全力以赴人生最青春的三年,嘉倩却觉得赚到了。

疲倦不是空有,年华也没虚度,“我成为了我越来越喜欢的自己。

年轻的时候,梦想有路可循,爱人触手可及,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在热烈追求梦想的路上,嘉倩陷入了甜蜜的爱情,在她的书里是这样描写另一半的:

“他就在那,人群中,角落里,静静地看着我。无论是我的第一次签售会,还是每一场大学的演讲,又或者,当我在怀疑未来时,他总在那里。”

她曾幻想过两个人一起走过岁月的风景,却没想到,有些人会让你对明天有所期待,但却不会陪你走到明天。

在那段婚姻里,她开始感觉透不过气:

“写书没什么用,女生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家里带孩子。

“上海已经很好了,想出国体验不同的生活,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自由?你的自由就是不负责,我对你那么关心,你要懂事一点。”

认识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嘉倩停止了创作,甚至停止了她的采访项目,在被最亲密爱人的不断否定后,她开始找不到自我,写不出作品,对生活迷茫...

但一个独立的灵魂,在试图被同化时总是保持着警惕。

离婚、失去孩子、采访奔波透支身体,静静躺了三个月后,拖着大病一场的自己,嘉倩逃去了冰岛。

听说冰岛不是冰块的岛屿,还有森林和火山,听说冰岛的一号公路常年孤寂无人,有些时候连续五公里都会是一条直线...

中学毕业考驾照的时候,嘉倩就和自己承诺,总有一天她会和喜欢的人一起在冰岛开车。如果没有遇到那个人,她想,那就自己去。

   赤脚在一号公路上奔跑的嘉倩

冰岛的一切原来如此漫长,夏季几乎没有黑夜,冬季几乎被黑暗包围,日落能缓慢至三个小时,冰川爆裂的声音也格外好听。

夜晚,她站世界最北的首都城市,看着矮矮的尖顶小屋透出星星点点的光,突然间有了渴望:要是有盏灯是我的该多好。

定居在冰岛,想都不敢想,但如果不行动,一定会后悔吧?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直到听到冰岛民宿房东太太问她:“你知道你的性格适合待在冰岛吗?”

从想到实现的距离可能很远,但只要去做了就有可能。

房东太太主动给她推荐了工作,与此同时,她也给冰岛当地的其他公司发了简历,就这样,她通过面试,开始试用期,回到中国实习,拿到合约提交材料...

2017年3月,嘉倩搬来了冰岛。那天,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下了一场大雪,凛冽又干净,她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奔赴了她的新生活。

雷克雅未克市中心有个大教堂,底下有一排排彩色尖顶小屋,其中一栋三十五平的地下室,是她独居了一年的地方。

踽踽独行的这一年,嘉倩按下暂停键,给自己进行了一次大清理。

下班回到家,反锁大门,拉紧窗帘,洗了澡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什么都不用想的日子,她长期的失眠得到了缓解。

偶尔有睡不着的凌晨,她会穿上羽绒服,出门散步到海边,盯着远处的灯塔发呆。冰岛的夏天极昼,凌晨也是洒满阳光的安静。

到冬天的时候,门外有暴风雪,门里的她会给自己泡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在夜深人静中看看书、写写日记。


还有一次喝了浓茶,半夜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爬起来烤一个芝士蛋糕,看蛋糕在烤箱里静静的膨胀起来,居然也有种幸福感。

但生活不是童话,一个女孩子,离开家奔赴遥远的异国他乡,光靠勇气可能不够。

“想讲人情,也没地方可以讲,遇到了问题,自己琢磨,自己解决。通马桶、换电灯泡、调小烟雾警报声、修暖气片...都自己来。

想求助但不知道找谁的时候,她会去洗澡,淋着水大哭一场后又是一条好汉。

主街的粉红小猪超市,六点半关门,六点二十分后就不许入内了,下班后她会加快脚步跑到水果柜台,往篮子里扔蓝莓。

屋子里没有洗衣机,她一般周末的下午去主街的公共洗衣房洗衣服,但有天看到身上混了尿味和酒臭的流浪汉把内裤放了进去,她就再也没去过。

厚重的衣服和大毛巾搓不动怎么办?“花洒打开,对脸盆灌水,倒入洗衣液,两手各捏毛巾一角,深蹲二十个来回,毛巾洗干净了,人也一身汗,仿佛去了健身房。”

剪头发自己也学会了,理发的手艺居然颇精湛,衣柜大清理后,每套穿一穿也总能搭出新花样。

有时候在家呆得过久了,她就揣着家门钥匙,不带手机也不带钱包,去雷克雅未克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

从家门口出发,一路下坡,沿着路能走到海边,出门的时候雨衣一定要带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天了。

 

每个月五号,是给房东转账的日子,交房租挺心疼,要花去她三分之一的工资,好在交完零碎的费用,她还能攒下钱给父母买来冰岛的机票。

嘉倩刚开始在冰岛的商业公司里工作,每天上班都是同一班公交车,车站也总是同一批人。大家从来不说话,但看到熟悉的面孔出现,都很安心。

上班带上耳机,开始自己的工作,下班同事们各自回家,没什么交流,他们只需要每星期工作满40小时就可以。

但就在那么一天,嘉倩像往常一样一边听着歌一边工作,随机播放的那首《你曾是少年》让她停下了。

脱离人群带来的清静感褪去后,她想找回原来那个自己,就像爸爸红着眼对她说过的话:

“做回以前的你吧,到处跑,到处和陌生人聊天,开开心心写书,做喜欢的事情。

你曾是少年 S.H.E - 你曾是少年

一次并不怎么正式的面试之后,嘉倩获得了在冰岛旅游局工作的机会,重回人群。

雷克雅未克市政厅的信息柜台,她在这里为世界各地的旅客回答问题,提供关于冰岛的信息。
“一次次当我开口说第一句话, 'How may I help you? ’永远不知道下一句会是什么,因此上班这件事总让我充满期待。”
雷克雅未克市政厅

就像封闭的硬壳下突然有了丝丝缕缕的风穿过,她很愿意和不认识的人愉快交流。当然,她会被问到各种问题,有的中规中矩,有的古怪又有趣。
比如一个印度单身汉来自告奋勇:“可不可以介绍冰岛女人跟他结婚?”一个美国象棋爱好者来问:“国际象棋世界冠军BobbyFischer下象棋的那个棋桌在哪里可以找到?”还有人会让她推荐雷克雅未克主街上的纹身店。

偏于一隅的小小柜台,却像一个岛屿流转的枢纽,她在这里和形形色色的人自由交流,一如最初模样。

嘉倩和同事们

在旅游局工作更好的一点是,她可以免费去体验冰岛的很多项目,去高地,去骑马,去浮潜,去冰川徒步...她开心极了,想把冰岛的角角落落都走个遍。
维克的黑沙滩,
玄武石柱是她的楼梯。
来自地心最纯粹的石头,
通过火山被推上地球表面,
不断被打碎,
却仍是线条笔直如雕刻。


和一匹冰岛马成为朋友,
一人一马都笑得很傻。
每到夏天,
冰岛马会离开家,在山谷生存。
一个夏天在外,
从山野回来的冰岛马有了自己的脾气,
很迷人。

自由奔腾的斯科加瀑布下,
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小红裙,
在雨后看彩虹。
冰凉的水珠溅落,
“原来渺小的我,也值得一个奇迹。
蓝到魔幻的冰洞,
简直美到不可思议,
穿得厚一点,
在寂静里留下足迹。
对着冰川,
她把埋藏在内心的话都喊了出来,
然后没有带走。
眼里的风景越多,越容易释怀过往,
不得不承认,她比从前更快乐。
冰岛,地球上一个大裂口,经常会火山爆发,所以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有强大乐观的心。
生活在这样的人群里,嘉倩发现,大部分不快乐的人,其实他们拥有一切,只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我遇到的那些发自内心快乐的人,往往遭遇了人生最黑暗,任何人难以想象的无助境遇,见面时他们的状态不过比低谷好了一些,然而,他们知足地活在每一天。”
在这里,她学会的不再是第一次旅行来时的逃避,而是更勇敢的面对,毕竟你可能会逃开熟悉的环境,却逃不开自己的心。

“欢迎回家。”

越过北大西洋,云很低,飞机着落在冰岛的土地上,广播里响起了空姐的声音。

“真神奇,这是我的家了吗?

再次往返回到冰岛,这里已经是可以栖息的地方,有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推着行李车走出海关的时候,丈夫一手拿过推车,另一只手把她搂在怀里,笑个不停。
是的,她有了冰岛先生。


来冰岛后,她和父母的交流和理解反而比从前更深了,在独居的那一年,唯一说话的对象也是父母。
举着手机,她会一边和父母视频一边聊今天的午餐盒里准备了什么,他们聊老家热了棉被晒好收进了柜子,她聊冰岛还在下雪当地买的防水裤很实用。
攒下来的钱就给父母买机票,她带他们看熟悉的冰河湖、看极光,内心无比满足。
嘉倩和父母

20岁的时候,她想要去很多的地方。现在她发现,重要的不是你去哪里,而是你是谁。
就像作家连岳说过的,“一个人如果不能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去活,总有一天你就只能按照自己所活的方式去想。
如今,嘉倩三十岁了,她住在全世界最北的地方,她拥有冰岛先生和一只小猫,她还坚持写作,她依然热爱生活。

作者:十七,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带你探寻美好空间,认识更多有趣的人、事、物。.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