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不周 / 医学 / 阿司匹林、走下神坛:—个长达40年的错误

0 0

   

阿司匹林、走下神坛:—个长达40年的错误

2020-01-20  胡不周


“多项医学研究均未能证明阿司匹林可提供安全有效的保护,以预防心血管疾病。同时却可能导致严重的医疗问题,如肠道和颅内出血、溃疡、肾功能衰竭、失明等。”

01

阿司匹林预防心脑血管病的神话已破灭

如果你找医生帮忙预防心脑血管疾病,他通常会开一些阿司匹林。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即将改变。

长期以来,每日摄入少量阿司匹林(LDA疗法),被视作预防心脏病再次发作、中风或其他心血管疾病的有效方法。但是在今年8月25日举行的 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ESC) 上,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的临床研究报告都显示,对于尚未出现心血管疾病的人来说,阿司匹林的预防作用并不足以抵消其带来的副作用。

▲每年一度的ESC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心血管学术会议

牛津大学的实验针对的是糖尿病患者,这是心血管疾病的高危群体。最终实验显示,在超过 7 年的实验时间里,阿司匹林仅将严重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降低了12%,但是却将发生大出血概率提高了 29%。

▲ ESC 2018 德国慕尼黑会场

实验同时证明,鱼油补充剂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用。牛津大学研究团队的负责人 Louise Bowman 表示:“我们非常确定,在预防心血管疾病这件事上,并没有鱼油补剂的角色。” 和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相比,服用鱼油的对照组并没有更健康——两组都有 9%的心脏病发作率。这项研究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另一项哈佛大学主持的实验覆盖了 12546 名志愿者,在长达12年的随访中,相比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服用阿司匹林只让心肌梗死、中风、心血管原因死亡等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几率下降了4%,这是一个很难看的数字。该研究结果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两项研究成果已被各大国外媒体报道

这两项研究成果在欧洲心脏学会年会上得到了其他研究者广泛赞同。作为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神药”,阿司匹林已经走下神坛。

数十年来,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一直在推广使用阿司匹林。现在,即使是 FDA 也改变了对阿司匹林的态度。

FDA 称,对未患过心血管疾病的人来说,每日服用阿司匹林所具有的早期预防作用并不明显,反而会带来大脑或胃部出血的副作用。如果您没有出现心脏问题,就不应该每天服用阿司匹林——即使您的家族存在心脏病病史。

同时,FDA 在官网上也发表了声明: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数据不支持没有经历心脏病发作、中风或未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将阿司匹林作为预防药物,这种用途一般被称为‘初级预防’。对于这些人,阿司匹林带来的功效并不明确,但它造成的风险,如危险的大脑或胃部出血,却依然存在。”

这份声明是针对 Bayer(拜耳)医药公司发布。Bayer 要求 FDA 改变阿司匹林的标签信息,以向消费者表明它能帮助健康的个人预防心脏病发作。

阿司匹林是这家公司最赚钱的药物之一,仅去年就为 Bayer 创造了高达 12.7 亿美元的销售额。从 Bayer 提出的要求来看,它的真正意图似乎是让每个人都服用他们生产的药物。现在,FDA驳回了这个请求。

FDA 是全球许多国家医学界判断药品的意见标杆,这份声明将撼动大部分医生对阿司匹林的固有认知。

02

对于预防心脑血管病

服用阿司匹林风险远大于收益

上世纪70年代,人们发现阿司匹林能抗血小板聚集,于是它立刻被赋予了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神圣使命。这种功效在最近10余年内饱受质疑,因为尽管已经被应用了40多年,它的作用还是不那么明显。

实际上,支持将阿司匹林用作心脑血管预防药物的证据一开始就非常薄弱。现在,它们已经越来越没有说服力。

多国研究报告表明,用阿司匹林预防心脑血管病的做法是一个错误。下表中列出的只是众多反对报告中的一部分。

发表杂志

研究报告

《美国心脏期刊》(American Heart Journal) 2004 年(WASH)

接受阿司匹林治疗的患者心脏状况最为糟糕,尤其是心脏衰竭

《新英格兰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05 年

这项哈佛大学开展的为期两年的研究涉及近 4 万名女性,研究并未发现接受阿司匹林疗法的女性心脏病发作或心血管死亡的发生率有任何降低

《英国医学杂志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2009 年

针对糖尿病患者的阿司匹林疗法,在预防心血管疾病方面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Pharmacoepidemiological Drug Safety》2009 年

这项瑞典研究人员对糖尿病患者开展的研究发现,阿司匹林没有显著功效,但却注意到它可能增加严重出血的风险

《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010 年

阿司匹林并不能帮助存在较高心脏病风险的健康、无症状的个人预防心脏病发作

《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010 年

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再次经历心脏病发作以及相关心脏问题的风险更高

《药物疗法专家意见》(Expert Opinions in Pharmacotherapy) 2010 年

一项针对 7374 名糖尿病患者开展的研究分析,证实阿司匹林并不能降低心脏病发作的风险

随着医学界针对阿司匹林开展的研究越来越多,发现它的副作用似乎也越来越大。其中,最致命的危险是引发胃肠道出血和脑出血。

主要副作用1:增加人体出血风险

阿司匹林会干扰血小板(促进血液凝结的血细胞),从而增加胃肠出血和脑出血的风险,尤其是对于老年人。研究发现,如果老年人长期将阿司匹林作为预防手段,一旦其遭遇可能导致脑出血的意外,其死亡率也会更高。

主要副作用2:破坏胃肠道内壁

经常服用阿司匹林会破坏肠胃道内壁,增加出现十二指肠溃疡、幽门螺杆菌感染、克罗恩病、憩室病、炎症性肠病 (IBD) 和肠穿孔的风险。即使在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的患者中,也有10% 的患者患上了胃溃疡。

其他的常见副作用包括乳腺癌风险(ER/PR 阴性),肾脏功能衰竭风险,白内障、黄斑变性及失明,听力丧失和耳鸣,以及勃起功能障碍。

阿司匹林在实验中展示出的微弱效果,跟它带来的风险比起来不值一提,尤其是在存在更安全的替代方法的情况下。

03

与阿司匹林相比

纳豆激酶是更好的预防产品

排除了阿司匹林,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措施变成了健康饮食、保持适量运动,以及服用纳豆激酶。

研究证明,对于无法保持良好生活习惯的人来说,纳豆激酶是比阿司匹林更好的心脑血管病预防产品。它能够溶解血栓,降血压,并且没有副作用。

之前人们相信,阿司匹林能预防心脑血管病的原理,是能够抑制血小板凝集。这将有助于防止新的血栓生成。而纳豆激酶的主要功能则是溶解血栓,这是更进一步的解决方式。

血栓的主要物质是纤维蛋白。纳豆激酶具有分解纤维蛋白的能力,从而清除血管里的血栓。同时,它能够提升人体自身的纤溶能力(纤维蛋白溶解能力),即激活血液中的纤溶酶和尿激酶,这两种酶都是能够溶解纤维蛋白的有效物质。

纳豆激酶的优势还在于它在人体内的作用时间。实验报告显示,在被有效吸收的情况下,纳豆激酶在人体内的作用时间超过48小时。这是大多数溶栓药物的数十倍。

▲对人工血栓的溶解实验显示,纳豆激酶溶栓速度非常快

不同于阿司匹林,纳豆激酶是一种从纳豆中提取的天然活性物质,长期服用尚未发现有副作用风险,并允许与其他药物同时服用。而服用阿司匹林时,患者被要求不能同时服用的产品多达10余种。

纳豆激酶并不是新鲜事物。从1980年在“两点半实验”中被发现后,纳豆激酶在全球的服用历史至今已有20多年。在原产地日本,纳豆激酶是被广泛应用的心脑血管病预防产品。热衷于服用纳豆激酶产品的国家还有美国、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