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m1944 / 京剧人物 / 论京剧程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王琢珏)

0 0

   

论京剧程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王琢珏)

2020-01-21  zcm1944

(2020-01-21 09:49:58)


【转载】论京剧程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王琢珏)

  2014年5月17日—22日在北京举行了由北京京剧院主办的纪念程砚秋诞辰110周年活动,当红程派传人迟小秋、李佩红、张火丁、刘桂娟、李海燕及青年演员汇聚一堂上演了《锁麟囊》、《文姬归汉》、《春闺梦》、《碧玉簪》、《梅妃》等程派剧目,中央电视台11套节目连续6天进行了现场直播,掀起了一阵程派热浪,受到了广大观众和戏迷的好评和点赞。不过,高潮过后,我们很有必要冷静看待程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尤其当下京剧艺术已经日趋走向式微,因为任何一个流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制约或影响整个京剧艺术的发展走势。
  一、程派艺术现状
  京剧大师程砚秋(1904-1958)用一生的心血创立了程派艺术,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从1958年他病逝后,我国官方正式主办的大型纪念程砚秋演出活动有四次,分别是1959年(逝世一周年)、1983年(逝世二十五周年)、2004年(诞辰100周年)、2014年(诞辰110周年)。1959年纪念演出只有6位程派第一代传人参加,即王吟秋、赵荣琛、李世济、李蔷华、江新蓉、侯玉兰;1983年纪念演出有5位第一代程派传人,即新艳秋、王吟秋、赵荣琛、李世济和李蔷华,合演了《锁麟囊》,人们习惯称这五人为“五老”,2004年和2014年挑大梁的多是“五老”的学生,迟小秋、李佩红、张火丁、刘桂娟、李海燕,这五人,人们习惯称之为“五小”。从纪念程砚秋演出的历史看,仅存的第一代程派传人只有3人了,李世济(81)、李蔷华(85)、江新蓉(87),而且已经耋耄之年了。除了第一代传人稀少外,剧目的匮乏非常严重,每次演出大都集中在《锁麟囊》、《荒山泪》、《六月雪》、《春闺梦》、《碧玉簪》等剧目上,其它程派剧目和创新剧目很少。可见,随着老一辈传人越来越少,程派剧目的匮乏,严重制约着程派的发展和传承。另外,程派理论研究和史料工作者随着程砚秋三公子程永江先生几日前(2014.6.5.)的离去,也越来越少。
  二、正本清源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变化,程派艺术凸显的问题是如何发展和传承,怎么理解和对待程砚秋大师的程派?答案是“正本清源”。“正本清源”是由程大师的三公子程永江先生最先提出来的,前几年他多次在深圳、南京、上海、天津、北京、沈阳、杭州、昆明等地讲学,反复强调这个观点。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正本清源”的含义,本着严谨治学的科学态度,遵循程砚秋的规范和法则,寻找程派的源流,研究程派的艺术、美学和文化价值,回归传统、回归本色。其实,程派的发声是高位置的,有亮音的,他的共鸣点高,着力点在咽后壁下方一点点处,声音集中,呈柱状,立体感很强,声音通透,似小风箱,音色很浑然一体的,特别注重明暗对比、强弱对比和声音的收放。我们做学问也好,搞科研也好,研究艺术也好,都要有一个基石和科学严谨的治学态度。程砚秋的程派艺术就是这个稳固的“基石”,只有以它为本位,才不会游离于程派太远。这个观点跟梅兰芳的“移步不换形”理论是一个道理,大同小异,我们在发展和传承流派时,一定要抓住京剧的本质规律,不能任意乱来,更不能凭空想象,要从源头上找出流派的本质和特点,要用发展的眼光,结合时代的变迁和审美来处理创作中的问题。
  三、抢救和挖掘失传剧目
  程砚秋一生创编了20多出本戏,加上其他旦角流派也演的骨子老戏和传统剧目,从现有史料记载看,至少有近百出戏。当然随着历史变迁和社会发展变革,很多戏都失传了或濒临失传。这次纪念演出中翻来覆去演的还是《锁麟囊》、《荒山泪》、《六月雪》、《春闺梦》等。为了更好的传承程派艺术,很有必要挖掘程派独有剧目或者骨子老戏。如《女儿心》就是非常有特色的一出文武并重的程派戏,1941年由翁偶虹为程砚秋创编,1941年11月9-14日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连演六场。剧中描写的是元皇庆时,安西王阿难答,与右丞相阿忽台朋比为奸。安西王的女儿百花公主,英勇善战,常欲集师以图大举。朝廷闻讯,令左丞相铁木迭尔选廉能官分十二道巡查天下。有江六云者,进士及第,授浙江道御史,膺命采访浙地,探安西王谋叛事。后经若干波折,六云、百花终成眷属。剧中百花公主是个巾帼英雄,女丈夫,误于多情,以致失败,所谓女儿心肠,故意此名。这个戏没有流传下来很遗憾,原因是多方面的,当年梅兰芳的弟子李世芳也排了同一题材的《百花公主》,按照当时的实力和名望,李世芳很难与程砚秋抗衡,李世芳见到程先生道出了后顾之忧,程先生说道,他的《女儿心》绝对不在北京上演,以致这个戏当年北京的观众无法欣赏到。当然也从侧面说明程先生的品格高尚,气度大量。
  在程砚秋创编的20多出剧目中(不算传统老戏),绝大多数都创造在1949年解放前,解放后只有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英台抗婚》;从剧情看,绝大多数还是文戏,而且悲剧居多如:《鸳鸯冢》、《荒山泪》、《亡蜀鉴》、《窦娥冤》、《青霜剑》等,只有个别喜剧如:《锁麟囊》、《赚文娟》;从行当来看,青衣居多兼有花衫、刀马,也有小旦戏如:《花舫缘》、《玉镜台》、《孔雀屏》;文武兼备的戏不多,只有《红拂传》、《女儿心》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文武双全,尤其《女儿心》在众多程派剧目中它具有与众不同的特殊地位。人们往往认为程砚秋只会文戏,擅演悲剧,而忽略了他还有能文能武的本戏。其实,他创立的程派艺术是全面的艺术,唱念做打武,无一不精,程派剧目不只是“锁”“荒”“春”,还有很多冷门和有艺术价值的戏有待于我们整理和挖掘,使我们朝着如何挖掘、怎样挖掘老戏,走出一个引领的新路,不靠大制作,不靠追星,不靠泡沫,就靠老老实实的精神,研究和取舍前辈的艺术的精华。我们不能天天吃“锁”“荒”“春”这些“饺子”!这些“饺子”虽然好吃,但日久也会乏味,产生“厌食”,这说明我们现在舞台的程派剧目还是相当的“孤零”,因此有必要抢救和挖掘一些失传剧目。
  四、团结创新
  众所周知,程砚秋不收女弟子,只有解放后在周恩来介绍下收了唯一女弟子,江新蓉,所以他的弟子和传人特别少。京剧艺术是靠口传心授的一门古老艺术,没有传人和弟子当然无法传给下一代,所以程派传人和弟子承载着历史,责任重大。京剧程派艺术传承到今天,有个不可回避的事实——程门纷争不断,不太团结,甚至影响到三代、四代,包括戏迷票友也各自为政。文人相轻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但后人不团结对于任何流派艺术都是百害无一利的,表面的和气,并不代表真正的团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每个程派传人都有各自优势和不足,关键在于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和放平心态,大佬,女神,冷艳不足取,赵氏程派、新程派、程腔张韵等提法也未必科学,需要论证的,大家都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因为只有程砚秋姓程,程砚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程派。青年演员一定要放下身段趁着老一辈仍健在的二代、三代程派传人如:李世济、李蔷华、江新蓉、钟荣、吕东明、张曼玲、李文敏、陈琪、陈吟秋等虚心学习,多学多继承多实践。另外,在这次纪念演出中几乎没有一出原创程派新剧目,不能不说是程派发展的一个缺憾。流派流传的意义就是发展与创新。传承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发展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传承,两者互通有无,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参考文献:略

  (原题:论京剧程派艺术的发展与传承--由程砚秋110周年纪念演出说开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