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国忠j6kc2qze / 风光摄影 / 开着坦克,架着机枪,北大博士用生命去记...

0 0

   

开着坦克,架着机枪,北大博士用生命去记录伊朗的美!!

2020-01-21  肖国忠j6k...

中东有很多古老的遗址,如果毁于战争,那就太可惜了!

-刘拓,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研究生

到现在我一共去过了150个世界遗产,主要是在中国,中国以外就是在中东地区,其中有12个是因为有战乱风险而评成了濒危世界遗产,这12个遗产去起来相对都很艰难,也是我记录的重点。

我叫刘拓,现在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博士生。我被大家知道就是在2015年去伊拉克的时候被政府军误抓,这事情后来媒体有一些报道。之前媒体报道的大多是比较猎奇的内容,我其实主要是想说一下我去中东国家的起因还有过程,以及我觉得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所以就愉快地决定来了。

我是考古专业的,很想去一些历史悠久的、有古代文明还有考古遗址多的地方。

中东有很多古老的遗址,如果毁于战争,那就太可惜了!

因为我跟过文物普查,知道文物普查重点会拍的地方,它的疏漏还有我可以弥补的地方。并且我觉得我是一个脸皮很厚的人,很多跟我一块儿拍历史街区的人,我跟他们一起走的时候,可能很多院子他们不敢进,我是敢于一个一个院子去问主人愿不愿意被拍的,所以我积累的这份资料信息量还是比较大的。

整理这些,经常是冒着生命危险!


2015年7月15日,我在伊拉克萨迈拉的军事禁区又一次被带进警局。萨迈拉往北100公里,是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简称IS)控制区。在那里,日本记者后藤健二被残忍地割下头颅,400万女性被强迫接受割礼,同性恋被绑在椅子上推下高楼。

7月5日,我独自飞往德黑兰,从纳杰夫转机进入伊拉克,打算花两周游览濒临被IS毁掉的古迹。离开巴格达后,我每天受到检查站询问,护照和行李被一次次翻看。运气坏的时候还会被扣留,短则几小时,长则一整天,他习惯了反复询问和短暂羁留。

萨迈拉警局的扣留却让我引发轰动,因为伊朗法尔斯新闻社把我称作“中国籍的为IS作战的武装分子”:伊拉克志愿军在费卢杰地区抓获一名中国籍武装分子,他在为IS作战时被捕获。他的照片传遍网络,络腮胡须戴眼镜,中东传统服饰配运动鞋,半坐在红色塑料椅上,一脸愁苦。椅子两边各站着一名迷彩服,一人叉腰一人拿枪。

其实,伊拉克方面并未将我当作恐怖分子,而是伊朗媒体的误报。但我还是被伊拉克警方关了近两周。在萨迈拉警局粉红色的二层楼里,我睡在过道一张床垫上。被刮去留了一年多的络腮胡。

狱警对我还是挺和善的,开始几天还借我用手机。我在他们的手机上装了微信,尽管每天只能用10分钟。无书可读的日子让我很难受,于是我就教狱友写汉字、唱昆曲。

我被放出来后,有机会浏览伊拉克和伊朗的名胜古迹——很多已经毁于战争。

放我的时候,他们的长官出来了,他是会说英语的,他告诉我说你这样旅游路上挺危险的,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去。我当时都快哭出来了,我说我这趟行程都是学术考察,为了名胜古迹,如果不能去的话监狱就白蹲了。

然后他转头就说,我只是说不让你一个人去,但是我们可以带你去呀。所以他一招手招出来了十几个士兵,然后开了两辆皮卡,皮卡后面架了两挺冲锋枪,两辆车就往那个塔开过去。

伊拉克的巴比伦,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不是世界遗产,它几乎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个考古遗址了。

这是它保存最完好的建筑,叫伊什塔尔门,它建立在2600年前。在它的上面还有一个釉砖的门,这个门更漂亮,被搬到了德国的博物馆里,剩下来的这部分之前是埋到土里的,保存就很完整。

这个墙上用泥砖拼成的动物图案非常精美,也是两河泥砖建筑里保存最漂亮的一个。

下面这个也是伊拉克的城市,叫泰西封,它是伊拉克前伊斯兰时代的萨珊波斯的首都。它也是萨珊波斯这个王朝留下来的最壮观的一个建筑,可以看到非常薄的砖的拱券,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砖拱。

伊朗

进入伊朗以后,比较顺利,基本是旅游观光

伊斯法罕(Isfahan)位于伊朗中部平原,在德黑兰以南400余公里处。历史上两度被定为伊朗首都、现为伊斯法罕省省会的著名古城。

伊斯法罕

聚礼清真寺入口售票处

清真寺建筑群的模型

聚礼清真寺,四座不同时代的宗教建筑,组成了伊朗最大、最富历史内涵的清真寺复合体,体现了800多年来伊斯兰宗教建筑的演变。整个清真寺建筑群的每一栋都是当时巅峰之作的典范,从塞尔柱时期优雅的几何风格建筑到蒙古时期,再到更加偏向巴洛克风格、精美的萨法维时期,包罗万象,在这里可以好好欣赏对比800年间的伊斯兰艺术设计。在这里的最早的宗教活动据说可以追溯到萨桑时期的琐罗亚斯德教,第一座大清真寺建于11世纪的塞尔柱王朝。分列南北的两个大穹顶至今依然保存完整,其他大部分都毁于12世纪的火灾中了。1121年这座清真寺重建,后来的统治者又不断进行了扩建和装饰。

四方主庭院周围是四个风格对比强烈的iwans,iwan伊万就是进出清真寺的主装饰门。从左至右南iwan和西iwan。南iwan有两个瓷砖装饰的宣礼塔,西iwan的门庭上方有一个较高的带圆锥形顶的小平台,在当时是用来召唤信徒祈祷的。西iwan门柱两侧挂有伊朗前最高领袖领袖霍梅尼和现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的肖像。


南iwan非常精巧,有蒙古时期的钟乳石风格装饰线条,侧壁上有华丽的15世纪的镶嵌工艺和两座宣礼塔。

南iwan两侧是塞尔柱时期的礼拜殿,礼拜殿里的精美灰泥装饰的壁龛,塞尔柱王朝掀开了波斯艺术、文学和科技的新篇章,塑造了许多极高伊斯兰艺术典范,在当时极大地推动了全世界的文明艺术发展。

礼拜殿内部,均为砖结构建筑。

西iwan最初建于塞尔柱王朝时期(1051~1220年),后于萨法维时期(1502~1736)装饰。这里的镶嵌工艺比南iwan更富几何美感。

精美绝伦的镶嵌艺术,让我惊叹不止,惊叹曾经的波斯盛世,感叹这美的设计,精致的装饰,赞叹波斯人的智慧。

在iwan前的空地上都有这样的放有圆土块的套桌,当信徒做祈祷跪拜时,以额头触碰放置于地上的圆土块,据说这样可以更好地和安拉沟通。这都源自古兰经里的一句,说人From Dust To Dust,意思是源自尘归于土。

西iwan南侧的WinterHall,建于1448年的帖木儿时期,这个礼拜殿冬暖夏凉,有特殊的天然空调系统和照明系统。

西iwan北侧的蒙古统治者完者都的房间,珍藏着清真寺最重要的珍宝之一,以精美的粉饰灰泥作为装饰的壁龛,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古兰经>>书法浮雕和花饰。

北iwan典型的塞尔柱风格,有一个极好的大门廊,上面刻有塞尔柱时期特有的古阿拉伯字母表。

圣殿内有朴素的砖结构圆柱的礼拜殿

走到最后面是建于波斯时期最精美的砖结构圆顶礼拜殿,,设计时在数学运算上达到了完美,在900多年里虽经历了无数次地震,但始终完好无

损。

东iwan外部

庭院中心的净身泉,模仿麦加的kaaba设计的,在过去想要到麦加朝圣的信徒先在这里熟悉仪式。围绕庭院一周的两层游廊建于15世纪末。

自建成以来,广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广场四周是古老的大巴扎,是伊朗最古老、最迷人的市场之一,市场里的商品品种繁多,包罗万象,吃、用、住、穿、工艺品等。

广场中主要建筑物-沙阿清真寺

大巴扎里传统的金属手工艺制作,铝制品、锡制品、铜制品等。

精美的搪瓷制品,伊朗蓝比起土耳其蓝更加明快和单纯,更能诠释天空的纯净。土耳其蓝是海洋的深邃和神秘。

地毯店,这里的地毯织造工艺是最值得骄傲和引以为豪的。

沙阿清真寺,阿拔斯大帝亲自设计监督制造的一座皇家清真寺,耗时整整25年。整座清真寺大量运用了蓝色的镶嵌工艺图案,加上比例匀称的萨法维时期的建筑,富丽堂皇,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视觉奇观,彰显了阿拔斯大帝的想象力和卓越的建筑天赋。

沙阿清真寺的大门,始建于1611年,耗时四年。门高30多米,以华丽的几何图形、花朵和书法图案镶嵌工艺装饰而成。

从大门进入,穿过走廊通道进入主殿。入口面对广场,而清真寺的主殿入口是面朝麦加的方向,走廊通道就巧妙的将入口和清真寺内院主殿连接起来。走廊基石全部为整块大理石,整体墙面和弧形穹顶均为蓝黄白为主色调的马赛克拼图镶嵌,图案精美复杂细致。

主礼拜殿的内部

最壮观的大穹顶,也是整个清真寺最精美的部分,伊斯兰艺术的巅峰之作。在深蓝色的背景下,以金色的玫瑰图案作为圆心,周围是密密麻麻的马赛克形成的同心圆。

主殿的东西两侧是两个穆斯林神学院的庭院,神学院的房子。

精美的门扣

广场的谢克洛弗拉清真寺

纳迪尔沙阿在一个印度战场上对阵苏丹穆罕默德(骑着一头白象)

画作精美,每件都是艺术臻品

整个宫殿开放的部分仅仅是主殿正厅,其他偏殿并没有开放,沿着整个宫殿建筑群转一圈,发现了很多墙壁壁画。其中几幅壁画风格与伊斯兰绘画风格差异较大,服饰衣饰都很暴露。

后来我还去了阿富汗

我觉得这非常像是穿越回中世纪的景象,也是我在阿富汗首要想去的地方。这个城市虽然本身是政府军控制,但它跟喀布尔之间绝大多数的道路都是塔利班控制的。

后来去了叙利亚

阿富汗

叙利亚的阿勒颇。阿勒颇是世界遗产,也是叙利亚内战里面被破坏得最严重的一个城市,在网上看到的图通常都是满目疮痍的感觉,因为它的新城区相对破坏得更厉害一点,所以经常会选新城区的图片来展示战争的残酷。

我去的时候就希望多拍一些老城区的面貌,想拍到一些被破坏的、没被破坏的、中等破坏的不同的建筑,能够去记录一下整个现状。实际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它的大部分建筑还是立着的,只是有的墙塌掉了,墙上有一些弹孔,有的地方可能还被炸黑了。

这个时间去阿勒颇还是很震撼的,因为这样一座伟大的城市,它处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很多房子都挺立着,但是它内部已经废弃了。你可以从墙上的洞钻进去,看着阳光从弹孔照射下来,看着精美的覆盖棺材的锦缎上盖着碎块,看着特别漂亮的米哈拉布,就是清真寺里朝拜的那个龛被炸弹炸黑。

能作为这种伟大的城市景象的见证人,我觉得我特别幸运,能够在重建工作之前看到它这样的状况。比如说这是一个清真寺内部被炸黑的样子。

还有这是一个清真寺,因为很多门都已经被炸掉了,你可以走到很多以前到不了的角度,进入以前到不了的空间,记录到更多东西。

在拍了这些照片之后,我觉得很多国家很多城市的发展状况都不一样,有的城市就相当于中国的30年前、50年前,所以我们还是有跟古人一样的机会去见证它,去把它们记录下来。

最后,作为一个考古专业的学旧石器的研究生,我干了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其实我自己还是觉得很愧疚的。因为媒体会经常说现在很缺乏理想主义的人,其实在这种纯学术的学科,有很多人,他们真的学习非常努力,对纯学术充满了热情。这个我是自叹不如的。

我经常怀疑自己,我在这个专业的意义是什么?我不是怀疑考古的意义,而是怀疑我对这个专业能产生什么意义。我也可以发论文投论文,但是我心里是有数的,作为一个资质比较平庸的人,我知道我的论文能产生什么样的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