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不拉拉 / 历史名人 /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

0 0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2020-01-21  冬不拉拉

日本两大“国民病”之一的脚气病

日本的脚气病,最早是在平安时期开始出现的,当时患病的人群,主要是日本皇室和京都的那些权贵人士。在进入日本江户时期(德川时期)后,许多日本武士、商人和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开始吃白米饭而不是糙米饭,脚气病也开始在这些人身上变的很常见(有消息指出,江户幕府的第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平,就是死于脚气病)。在进入明治时期后,脚气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致死率也相应上升。很快,它就和肺结核一起,被并称为明治时期日本人的两大“国民病”。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脚气病患者

脚气病,是一种因为缺乏维生素B1(硫胺素)引起的疾病,其病症包括体重下降、精神萎靡、感官功能衰退、体虚、间歇性心律失常等。这一疾病,又细分为,湿性脚气病和干性脚气病。其中,湿性脚气病会影响心血管系统,导致患病者心律加快,呼吸急促。而干性脚气病则会影响患病者的神经系统。之所以称其为脚气病,主要是因为心律加快导致心力衰竭,会引起足部的肿胀,神经系统方面出现问题,则会引起足部的麻木。但当时,日本国内并不清楚这种疾病的发病原因。

脚气病对日本民众的影响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脚气病患者

据相关资料记载,在明治时期,脚气病是从明治3年(1870年)至4年(1871年),逐步在东京等日本各大城市、陆军镇台(师团的前身)驻地所在的城市爆发。根据1899年开始的《人口动态统计》和1906年开始的《死因统计》推测表明,到明治末期,日本民众在过去的四十多年时间里,每年因患脚气病而死亡的人数,约为6000至20000人左右。

脚气病对旧日本陆海军的影响

在脚气病成为日本人“国民病”的同时,旧日本陆军与海军,也成为了这种疾病的“魔爪”。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旧日本陆军1878年至1893年脚气病情况(上图),旧日本海军1878年至1886年脚气病情况(下图)

据资料显示,旧日本陆军方面:在1875年,每1000名士兵中,就有108人患脚气病。1885年,每4名士兵中就有1人患脚气病(日俄战争时期,死亡的37200人中,就有27800人死于脚气病)。而旧日本海军方面:1878年,经过统计调查,当时的旧日本海军总人数为4331人,其中就有1485多人为脚气病患者(1882年,旧日本海军最大的铁甲舰“扶桑”号上,共309名官兵,就有180人患上了脚气病,其中150人不得不上岸接收治疗,导致该舰在这段时间内形同虚设)。可以说,当时的脚气病,已经严重威胁到旧日本军队的战斗力。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扶桑”号铁甲舰,上图为现代化改造前,使用风帆蒸汽混合动力,下图为现代化改造后,使用全蒸汽动力

日本军医对于脚气病发病原因的研究

高木兼宽

关于日本对于脚气病发病原因的研究,就不得不提到这么一个人,他就是旧日本海军军医、日本首批医学博士,东京慈惠会医科大学及其附属医院的创立者高木兼宽。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高木兼宽(1903)

高木兼宽,于1849年10月30日,出生于日向国(日本古代令制国之一,“日向”号战列舰的舰名来源)东诸县郡穆佐村(今宫崎县宫崎市)。1867年,18岁的高木兼宽,开始跟随一名鹿儿岛的医生石神良策,学习兰方医学(日文“蘭方医学”,是一种在江户时代,经荷兰医生传入日本的西方医学)。在戊辰战争中,高木兼宽成为了一名军医。

战争结束后,1869年,高木兼宽进入萨摩藩创办的西方学校(日文“開成所”),开始学习英语和西方医学。隔年,他进入了鹿儿岛医学校学习,因表现突出,受到了时任校长、英国医学博士威廉·威利斯(William Willis)的认可,后来成为了教授。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赴英国留学期间的高木兼宽

1872年,经旧日本海军省军医部主管推荐,高木兼宽以一等军医(相当于中尉)的身份,进入旧日本海军,来到海军医院工作。因为他在工作期间,提出了许多关于医院和军医制度的建议,同年晋升为大军医(相当于大尉)。1875年,高木兼宽被派往英国伦敦的圣托马斯医学院学习,1880年回国。

展开对脚气病的研究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旧日本海军炊事兵

1882年,高木兼宽被任命为海军医务长,从这时候起,他开始对一直影响旧日本海军的脚气病展开研究。因为有留学的经验,所以高木兼宽知道,脚气病在英国海军中极为罕见。同时,他也注意到,在旧日本海军中,患此疾病的大多数都是水兵,而舰上的那些军官却非常少。据此他推测,脚气病可能与饮食有关。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明治时期,正在舰上用餐的日本水兵

高木兼宽之所以这样推测,是因为当时的旧日本海军中,军官和水兵每天的伙食,有很大的差别。当时旧日本海军采用的供给体制,还是沿用幕府海军的伙食制度,即“金给制度”。这个制度简单点说,就是除了大米、味噌、腌菜都是以实物配给以外,其他的副食,都是以现金(菜金,军官为32日元,水兵为10日元)的方式发给官兵们。军官们因为工资标准较高(少尉月工资为37日元),大多数人舍得把菜金用来买副食,所以能够经常吃到各种蔬菜和肉类。而水兵们,因为工资较低(最低的五等水兵月工资只有2.1日元),为了能够补贴家用(当时参军的水兵大多为穷苦人家出身),所以就把工资和菜金,都攒起来寄回家去,自己一天三顿,只吃配给的大米、味增和腌菜果腹。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英国海军中比较具备代表性的伙食,左图饼干(每块重128克左右,每人可以领到4块),右图炖菜

经过研究,高木兼宽发现,脚气病患者所吃的食物中,蛋白质与碳水化合物的摄入比,达到了1:28,远超1:15的正常比例,据此他判断营养失调,才是脚气病的真正病因。

高木兼宽的提议与实验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户冢文海(左)和川村纯义(右)

1882年10月7日,高木兼宽撰写了一份名为《预防脚气病申请》的报告。第二天,他以医务局局长户冢文海的名义,将其将交给海军卿川村纯义。报告中他提议,取消“金给制度”,改为实物发放制,并在未来两至三年的时间内,在三艘军舰上试行英国海军的饮食结构以观成效。虽然川村纯义对此持赞同态度,但是由于以下两点原因,高木兼宽的提议并未被采纳。

1.“金给制度”已成习惯(采购员通常会以非常低的价格购买食物,这样多余的钱就可以作为“菜金”发放给官兵们,一旦取消,担心水兵们会抗议)。

2.日本人自出生开始,就是以大米为主食,突然把它换成面包,是不合理的。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旧日本海军医院

在这种情况下,高木兼宽只能改变实验计划,决定先在海军医院进行实验。他从海军医院找来10名水兵,并把他们分成一班和二班。一班的伙食,按照英国海军吃面包和炖菜(考虑到一天三顿都吃面包是不合理的,还掺杂了日式料理的食谱),二班则维持原样。在进行了为期4周的实验后,高木兼宽对参试水兵进行了检查。结果表明,他们都没有患脚气病。只不过一班的5名水兵,由于不习惯饮食,导致食欲下降,体重有所减轻。但是,他们的健康状态,明显比吃日本料理的二班好。这下,更让高木兼宽确信,自己的判断是没有错的。但由于旧日本海军内部的种种问题,虽然调整伙食结构这一方案已经确定,但改革速度依旧进行的非常缓慢。

“龙骧”号事件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龙骧”号装甲巡洋舰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龙骧”号装甲巡洋舰上的海军学员及英国教官

1882年12月19日,旧日本海军“龙骧”号装甲巡洋舰从东京湾启航,开始第二次远海练习训练。1883年9月16日,“龙骧”号装甲巡洋舰在经新西兰、智利、秘鲁、夏威夷等地,历时9个月,航行47948.16海里(约88800公里)后,返回日本。在这次远海练习训练中,全舰378名官兵,有169名(45%)患上了脚气病,其中有25人死亡(14.8%)。这一事件深深的刺激到了高木兼宽,同时他也抓住这一机会。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第二次远海练习训练期间,“龙骧”号装甲巡洋舰上的伙食(模型),以白米饭为主,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较高

1883年10月1日,高木兼宽向川村纯义提交了《关于脚气病调查之义的呈报》。很快,他提出的申请得以通过,他本人也成为了该委员会的核心成员。

“筑波”号上的实验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筑波”号训练舰(原护卫舰)

1883年,“筑波”号训练舰(原护卫舰),开始为海军学校学生进行远海练习训练做准备。高木兼宽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着急,他担心在这艘舰上,会重蹈“龙骧”号装甲巡洋舰的覆辙。为了加快废止“金给制度”,加快调整伙食结构的这一过程,高木兼宽绕过了旧日本海军指挥层,直接找到有栖川宫威仁亲王和伊藤博文等人。1883年11月29日,高木兼宽在伊藤博文的带领下,与其一同前往赤坂皇居面见明治天皇。他以“龙骧”号事件为例,对天皇讲述脚气病对于旧日本海军及国民的危害,以及伙食改良对于防治脚气病的重要性,并得到了天皇的肯定。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筑波”号训练舰舰长有地品之允

1883年11月,川村纯义命令在“筑波”号训练舰上,废除“金给制度”,试验全新的伙食体系,并任命舰长有地品之允等四人,为“筑波舰”脚气病预防试验调查委员。川村纯义要求有地品之允,要全力配合高木兼宽的工作。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筑波”号训练舰(原护卫舰)

1884年1月15日,川村纯义向全海军通报了“下士以下食俸大体则”,在废止了“金给制度”的同时,宣布了高木兼宽制定的新的伙食内容,它们分别为米、牛肉、猪肉、鸡肉、鱼肉、蔬菜、豆类、面粉和牛奶等。对于这一消息,高木兼宽非常开心。但当他向川村纯义提出要按照“龙骧”号装甲巡洋舰在1882年的航线重走一遍时,一向接受他请求的川村纯义死活不同意,因为一旦同意的话,那势必就会增加经费。为确保试验具有对比意义,高木兼宽再度游说伊藤博文以及财政部长松方正义等人,终于从1884年的300万日元的海军预算中,争取到5万日元(折合到现在相当于10至20亿日元)作为实验经费。

“筑波”号上的实验情况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当时“筑波”号训练舰上的伙食(模型),以面包、牛肉、牛奶、蔬菜和豆类为主,蛋白质的摄入量提高了许多

1884年2月3日,“筑波”号训练舰从东京湾启航。舰上官兵共有333名,其中包括25名学生。下面是每次“筑波”号舰长有地品之允汇报的时间及情况:

3月21日,抵达新西兰奥克兰,舰上3名学生、1名水兵,共计4人出现轻微脚气病症状。7月2日,抵达智利的科金波,舰上1名学生、5名水兵,共计6人出现轻微脚气病症状。

9月19日,抵达美国夏威夷,舰上没有出现一名脚气病患者(从南美到夏威夷的这段航程是最为危险的,当年“龙骧”号装甲巡洋舰在这段航程中,有138名官兵患脚气病,死亡人数高达22人)。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筑波”号训练舰航行路线图

1884年11月16日,“筑波”号训练舰在航行了287天后,返回了东京湾。舰上333名官兵中,只有一人因其他疾病死亡。而那些患脚气病的人,也在航行途中陆续恢复。后经调查,这14名患脚气病的水兵或学生,之所以患病,是因为其中有8人,是因为不喜欢吃肉而不吃肉,另外4人,则是不喝牛奶。

“筑波”号训练舰试验的成功,证明了通过调整伙食结构,是可以防止患脚气病的。同时,此举也打消了许多旧日本海军官员的顾虑,让伙食结构的改革的速度明显加快。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旧日本海军中脚气病的发病人数及死亡数,红圈处为改革开始,变化很大

自“筑波”号训练舰实验成功开始,旧日本海军中脚气病的发病率和因此病造成的死亡,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减少。1885年2月,高木兼宽收到一份报告。报告中称,习惯吃日式料理的水兵们,非常讨厌面包,甚至有极个别人,将它们从舰上扔到海里。这样一来,高木兼宽又将之前食谱中的主食,改为用等量的白米和大麦做成的麦饭,以便于让那些吃不惯面包的水兵,也能正常的摄入蛋白质(高木兼宽制定的伙食标准为,每人每天的食物包括米675克、肉类300克、鱼类150克、味噌53克、蔬菜450克、豆类45克、麦粉75克、油脂15克、糖类75克、牛乳95克、调味品少许。总碳水化合物含量478.5克,蛋白质含量27.6克,二者比例为1:17.3)。随后,他将这一方案呈报给川村纯义,后者立刻向全海军通报了这一办法。

持危扶颠:19世纪末,日本军医抗击日本“国民病”始末

1885年替换掉面包的麦饭

虽然在1884至1885年这段时间,脚气病在旧日本海军中的发病情况,可谓是“断崖式”的下降(彻底绝迹在1887年),但是在旧日本陆军中,因为盛行“细菌致病说”,所以还是处于这种疾病的“魔爪”中。之后,旧日本陆军和海军还在这方面展开激烈争论,而关于这方面的那些事情,咱们之后再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