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待分类 / 联题幽州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0 0

   

联题幽州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2020-01-22  文山书院

幽州台因为陈子昂的名作流传千古:“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幽州台所在已不可考,也有人说就是燕昭王所建之黄金台。不过对于文学作品而言,也不必深作考据,言之成理即可。本期邀请王永江选出20副佳作,并附上详细点评,其余作品也一并摘录于此。

最后打个广告,将会针对本期作品在“千聊”平台的“对联中国讲坛”进行讲解,主要探讨风景对联的情感、情绪、情怀,欢迎二维码关注:风景对联如何贯注作者情绪

下期题目为”柳宗元“,将邀请北纬42度点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言发送自己的作品。

1

作者:箬竹

济济延多士,悠悠触远怀,千秋供俯仰登临,燕云蓟树同今古;

慷慨付悲歌,怆然空霸业,九牧许叠更轮替,猿鹤鹏鹪任去来。

王永江:由情到景,融情于景。并未具体写台子,而是运用比较苍茫的笔法来写对历史的感怀。至于这个台子之后具体的事儿,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一二,因此不予以赘述。就仿佛陈子昂的诗一样,苍茫、浑厚。

作者:渐无

蹑百尺瞰燕云,万类苍茫,记此身天地沙鸥,敢不多横涕泪;

举千金买马骨,几人际遇,哂前贤文章画虎,可怜空老英雄。

王永江:上联承接子昂的诗境,结合作者自身的感受,对“涕泪”进行阐释。下联则由黄金台的故事联想到英雄不遇,为之叹息。整联结构完整,气氛统一。

作者:字数相同

天地间谁非过客,纵市骨千金,诗名千载,亦未与燕台相左;

风云处吾返迷途,对浮生半日,泛酒半瓯,陶然忘鹤版于前。

王永江:起句奠定基调,古人来者皆为过客,因此不管是谁,都跟燕台一样,归于历史的尘埃。下联则从“我”来写,想开了上联的意义,自然泛酒浮生自陶然。联作试图从沉重里唤取轻松,下联还是处理得稍微虚了一点点。

作者:一水玲珑

登台独怆然,问帝子功名何处,易水河边,苍烟落照;

回首一莞尔,知平生襟抱所归,燕山脚下,古雪梅花。

王永江:此联抛开幽州台抑或黄金台的那些历史事件,纯写感怀。上联感怀历史,一切皆归于苍雁落照;下联感怀自己,襟抱在梅花。局部表达有不够稳的地方,比如下联起句。亮点在于对于景物的选取和把握。

作者:小才微善

来者几裴回,千载人非,论明主贤才,骏骨终须伯乐顾;

霸图孰永固,一朝金散,剩空台荒草,伤心何止子昂诗。

王永江:此联多在议论,议论的角度还算合理,语言也不空泛。上联议论“人才”,下联议论“江山”,最后能归结到台子上,结构也比较完整。

作者:深深

贤相千金礼、孤臣五木囚,时运绝殊,视作乾坤翻覆掌;

帝网有遗才、都门多逐客,云烟何去,相招今古往来人。

王永江:联作主要从“人才”的角度去写,扣住黄金台。陈述跟议论配合尚可。整体而言,略显干枯了些,主要是结句依然在议论,如果能扣合到景物上,可能会更好。

作者:木鱼

斜日尚余晖,见往来争雄地风云黯去;

高垣非旧土,是今古失意人块垒堆成。

王永江:大写意手法,上联写景,下联议论而用情。此联亮点就在结句,能道人所未常道,让人联想。

作者:岚寻

苍茫迹已陈,过眼羲娥双转毂;

俯仰情何寄,侧身天地一悲歌。

王永江:集句,而又能扣合到台子本身的情感和用事,比较自然。当然,非常出彩的地方也不多。

作者:林看云

芳草满燕台,积愤有时歌易水; 

黄金酌卯酒,客怀无计答秋风。

王永江:也是集句。跟上一个比,跟具体地扣到了黄金台,写景和用情也更细腻。跟上一个各有特点。

作者:乘风

霸业早销沉,叹昭王市骨千金,徒添慷慨;

圣贤何寂寞?听伯玉啭喉百遍,唱到凋零。

王永江:扣住黄金台本事而写,上联写对“霸业”的感慨,下联写对陈子昂诗歌的理解。总体新意较缺,立意饱满度不够。

2

作者:杨柳青青

杯酒酹千秋,苍茫见督亢陂荒,广阳宫废,念往事悠悠,皆随易水烟波远;

风云容一啸,依稀听伯玉孤吟,青莲独叹,慨知音杳杳,徒教英雄涕泪多。

王永江:联作长而气脉不断。是为不易。然而总体表达的意思无出窠臼之外,因此就显得长而不凝练了。

作者:琴.箫

天地无终,往来者几?登台望蓟树燕云,怆然涕泪空余恨;

苍山落雁,易水悲歌,侧目对夕阳芳草,寂寞如斯夏复秋。

王永江:议论开头,结合景物描写,把联作的氛围烘托起来,还是不错。局部对仗过于随意,无终-者几,以及结句。

作者:一刀

安不见燕台月冷,易水风萧。弹铗意如何,应叹功名皆幻梦;

莫再嗟谁是古人,孰为来者。抽簪今且去,飘然烟雨恣轻舟。

王永江:联意是完整的,表达上稍微不够稳厚。尤其是两个结句,略显飘虚。

作者:小鱼

纷纭燕王拜,涕泪陈子歌,数二千年君主才人,几个能得功业满;

不复百尺台,空馀一抹土,倾三万盏秋风夕照,与谁坐饮壤天中。

王永江:上联写台子的历史,并得出结论,下联则从台子感怀到景色,结构没问题。下联好过上联,但表达的成熟度有待提高。比如三万盏、壤天等处。

作者:水有青莲沙有金

君莫上此高台,对燕山蔓草,易水秋风,愴愴然如何不泣涕;

世固见其来者,唯图功臣多,终功臣寡,战战乎有几得善终。

王永江:上联议论中有景物描写,也有情感融入,下联则纯议论。重了终字。下联的议论角度稍微有些窄了,不够开阔。

作者:西山章生

愧我虽来者,邦有道而言孙,性乖时以途穷,天地悠悠,便未登临同涕下;

怀君亦古人,歌诗犹自帛传,姓字几曾尘灭,死生琐琐,或堪宴息得悲销。

王永江:此联基本是对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的解释版本。解释的部分集中在二三句,有些强用古人语而不够清晰和流畅之嫌。

作者:顾篃笙

烟淡柳青,春山不老,倩谁寻履登临,翻一段伯公良马;

台空歌掩,怆泪安存,有翼驮云杳邈,入八千逆旅浮蝣。

王永江:此联的语言风格比较有特点,前三句都蛮清新的,而上下两个结句有些表达不够成熟。意思是可以的。

作者:丹丹

九万里朔风烈烈,纵相许千金骏骨,三尺龙光,关河迢递几归者;

二千年往事悠悠,长堪叹李广难封,冯唐易老,今古登临一怆然。

王永江:基本扣合住了台子的事情去写,很多意象用的比较熟,比如两个起句以及下联的李广之句等,结句也是古人诗意。缺少自己打磨的东西。

作者:百年孤独

何须怅去者来者,对天地悠悠,凭揽苍茫今有我;

且从容游哉乐哉,忘行藏踽踽,多经风雨不知寒。

王永江:上联围绕子昂诗意来写,并言及自己。下联则写自己的感受,感受总体上有些过于个人化,缺少厚重的感觉。整体立意还是单薄了些。

作者:老吴

隗君何所幸?想蓟北楼高,徒使人才伤逆旅; 

召伯此曾封,更桃林野旷,永遗我辈有甘棠。

王永江:利用跟台子有关的两个人进行切入。上联的议论扣住了台子的事儿,下联的议论则拉开了,有点远。这种联想基本使联的主题不够凝聚而清晰了。

3

作者:秋水笠翁

一计跻群雄,几多卖武售文,或假或真,皆向层台怀戚戚;

百年还大梦,究竟久分必合,斯时斯势,徒悲易水叹萧萧!

作者:莫问

黄土昭王千古,清风伯玉孤吟。使我辈登临,究寻来者;

天朝夜梦惟新,易水涛声依旧。值黎明醒觉,一笑了之。

作者:棠棠

涕泪千年,太白子昂,念那时悠,此时渺;

登台一望,黄花落叶,向去处去,来处来。

作者:金鹏程

台后台前,称王称霸,当下金台无际会; 

道师道友,见古见今,人间正道已沧桑。

作者:小风 

伯玉高歌悲仕尽;

燕云入座引贤来。

作者:安和

亦作戏台看,熙攘攘出将入相,唯蓟树有灵,记当时千金马骨;

偏痴伯玉吟,清幽幽雪壳梅魂,共燕山不老,话过眼处士青衿。

作者:十里

秋风过旧处,说当时舍金买骨,筑殿尊师,前代此曾招上士;

天地荡悲歌,嗟昔日正则怀沙,子昂垂涕,后来谁复效贤台。

作者:书直

邹子来奔,剧子来奔,乐子亦来奔,岂所为千金,为明主耳;

参军未遇,拾遗未遇,翰林犹未遇,非独嗟三子,嗟贤能哉。

作者:驻马秋风

台对太子塔,燕山南镇,易水东流,胜形自古;

代哀伯玉悲,文屈贾生,武伤李广,病到如今。

作者:枝青青

天地自悠悠,燕王去后,此处堪留千里骨;

风云长扰扰,伯玉歌残,今朝犹见万年悲。

作者:初晴

歌涕泣愈感天地苍茫,遥想见赤子悲怀,当时气象;

料燕山早惯人间变幻,依然是夏着深绿,春上浅红。

作者:阿紫

高登胜境,暂寄幽怀,怆叹百代烟云随易水;

帝业成尘,古人似梦,唯有一山风月共燕台。

4

作者:思小胖

正野水东流,古今风雨皆休矣;

昔燕台汝上,俯仰乾坤一怆然。

作者:举旗

一计跻群雄,几多卖武售文,或假或真,皆向层台怀戚戚;

百年还大梦,究竟久分必合,斯时斯势,徒悲易水叹萧萧。

作者:康格拉球雷星

投笔为荒台,有慨难抒,妙句前贤都写过; 

题诗即占地,恃才可恨,古人此举太猖狂。

作者:飞雪

对落日荒台,怆然于陈伯玉感怀,燕昭王买骨;

殊古人来者?异代有林和靖放鹤,严子陵钓鱼。

作者:克莱

燕昭王去犹去矣,漫数志士贤仁,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凌烟阁存不存乎?合邀古人来者,倾之以樽,纵之以文。

作者:文竹

天地此台孤,遗幽州歌者,扶桑挂袂徒慷慨;

须臾双鬓白,劝尘世碌人,载酒吟诗亦风流。

作者:秋窗

何日我登临,感尘世百年,极目苍茫天地远;

斯人谁涕泣,叹江山千载,盈胸未了古今愁。

作者:叕半

千金买骏骨,尚追昭王说旧事;

百里访燕台,尝叹易水少新声。

作者:呆呆特穆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