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人间情暖 | 车祸人情

0 0

   

人间情暖 | 车祸人情

2020-01-22  圆角望


那天下午,我停车后没观察后方就开车门,撞上一辆恰好路过的电瓶车。
  
是位老爷子骑车带着老太太。电瓶车踏板卡在车门处,车身“立”起来,老爷子胳膊刮到车把,擦出红印子。老太太手按到门边上,破了。血顺着老太太手指滴到裤子上,她用纸巾捂住伤口,疼痛让脸和声音都变了形,“你怎么开车的!”我赶紧道歉,弯腰擦老太太裤子。
  
警察来处理后,我打车送两位老人去省人医。车久等不来,我跑到路中央探望。老太太喊:“危险!快回来,往路边站站。”恐慌焦灼的心里立时温暖回流,原来,她也关心我的。
  
老太太举着受伤的手。我一手挽着她一手托住她胳膊肘。老太太朝老爷子嘴:“他南大的,80啦!”我激动地说:“真哒?我很崇拜南大教授哦。”气氛缓和了些。上了出租车,老太太说:“你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不会讹你赖着你的。”老爷子也安慰我:“莫担心,不碍事,没伤到骨头。”
  
省人医新大楼我不常去,摸不清门道。两位老人领着我找科室走流程倍儿熟。中途上网搜了一下老爷子,真是又惊又喜:1960年南大数学系毕业留校,成果显赫,光出书就二十多本。匆匆赶来的老人儿子,也是南大的教授。
  
我用零钱买3瓶水给他们。老太太问:“你的呢?”我说不渴。老太太说:“喏——你也喝,我和老伴两人喝一瓶够了。”我再次被暖到了。
  
医生叫拍片子,老两口摇头:“不用!没跌倒,皮外伤。”我们再三劝说,他俩才勉强同意。片子出来了,没骨折。老爷子得意地笑:“我就说嘛,骨头没坏。”老太太手缝了4针。离开医院时老太太说:“下次换药拆线我们自己来就是了,你不要跟来了。”老爷子接过嘴:“对,你有工作,忙。我们退休没的事。”
  
那天,我陪老人去换药,等车时接到一陌生电话,很年轻的声音:“您好!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刮擦到你车了。这是我电话,您放心,我不会跑!”
  
带老太太去拆线那天,她早等在小区门口了,把一包大红枣往我包里塞。我躲闪,她硬塞……我想流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