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客 / 巴蜀/文丛 / 薛涛诗歌研究

分享

   

薛涛诗歌研究

2020-01-23  川渝客

薛涛诗歌研究

作者  黄艳艳

“涛诗专集为蜀刻本《锦江集》五卷已散。《槁简赘笔》谓涛诗有500首,较为可信。清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刻《全唐诗》,编薛涛诗为一卷,收诗89首,删去伪诗数首,为较好之专集”[1]诗作体式有:(一)五绝9首;(二)七绝70首;(三)五律1首;(四)七律3首;(五)六言1首;(六)七古5首。由诗作体式的统计,我们可以发现薛涛既存诗作以绝句小诗占作品的绝大部分。因此,历来论者皆视薛涛为“工于小诗”之女诗人。如《唐才子传》: “涛公为小诗,惜成都笺幅大,遂皆制狭之,人以为便,名曰薛涛笺。” 从这句话我们还能得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涛特自制纸张来写诗。《唐诗纪事》亦云:“好制小诗。”由此可知,现存的薛涛的诗歌以五、七言绝句为主,间以极少数的五律、七律、六言和杂言。

一、 薛涛诗歌的思想内容

仔细品读薛涛现存的诗作,尽管不能一睹其诗集全貌,但依然可以窥见其创作内容的大要。孔子《论语·阳货》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并且历来文人学者都认为诗以言志。这些都说明:诗歌是诗人感情抒发的媒介,是发泄不平衡心理感情的出口。诗歌对于薛涛这样一位人生际遇曲折坎坷、受封建礼教束缚的弱女子来说,更多的是作为她抒发深藏于内心而在现实生活无法实现的愿望和思想的手段。

涛诗可分为四类:一是抒写心中对大自然的情感,薛涛以敏锐的知觉感知大自然大好河山的美,表达对大自然的喜爱之情,以及对悠闲自在的隐逸生活的欣喜之情;二是抒发心中无法实现的人间至美情感—爱情,表达对自由浪漫的爱情的向往之情,以及由人生有太多不如意、人生易逝的缘故而产生的忧怨之情;三是抒写人间至纯感情—友情,表达对友人的相思不舍及崇敬之意;四是抒写对时政的忧虑及关怀之意,表达自我宏大气魄,宽广胸怀,虽位卑仍不敢忘忧国的情感。简而论之,即咏物写景诗作、爱情诗作、友情诗作及政治诗作。

(一)咏物写景诗 

这类诗作成就较高,是薛涛诗歌艺术的代表作。这类诗中描述了川中的风光民俗,颇有特色。如《题竹郎庙》: “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沉沉山更绿。何处江村有笛声,声声尽是迎郎曲。” 在今四川荣县的古遁水河岸上,有祀夜郎侯的竹郎庙。《后汉书·西南夷传》:“夜郎者,初有女子浣于遁水,有三节大竹流入足间,闻其中有号声,剖竹视之,得一男儿,归而养之。及长,有才武,自立为夜郎侯,以竹为姓。”这个传说是美丽的。现在庙前古木参天,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照在苍山绿树上,反而使得“山更绿” 了。山的幽深,木得蓊郁,环境的悄怆幽邃,都从这“更绿”的山色中显现出来。静极后动,笛声悠悠:“何处江村”?似问非问,清远澹远,与竹郎庙前寂寂幽情,极其和谐。可是这悠悠笛声,不是别的曲子,它“声声尽是迎郎曲”。这个“郎”就是“题竹郎庙”的 “郎”。那么,看来这个在深山古木、遁水河畔的夜郎王并不寂寞。笛声悠悠,人们对他并没有忘情呵。四句诗,静中寓动,动中寓情,活像一幅情景生动的江村风俗画,把读者引进了一个充满幽邃情趣与古朴的境界中。

在她的咏物写景诗中并不只是描写物象本身,而往往能托物言志,借景抒情,委婉细致地表达情感。如《蝉》诗云:“露涤清音远,风吹故叶齐。声声似相接,各在一支栖。”借蝉的高洁形象,表明自我心志。虽然她从事的是与官员饮酒弹唱的职业,但是她如蝉一般高洁自重,保持自我独立人格。又如《柳絮咏》诗云:“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水性流动,杨花飘扬,旧以“水性杨花”比喻轻薄女子用情不专。题曰柳絮,文曰杨花,在诗词一向视为一体。“他家”,犹如俗语说“别家”、“别人家”。“一向南飞又北飞”,犹如说柳絮随风,南北不定,亦如后来白石词里写的“因何风絮落溪津”。暗以柳絮为喻,倾吐身为艺妓的痛苦情怀。这与其说是自嘲自叹,不如说是荣辱挣扎中的“激愤语”。薛涛还赋早菊,如《浣花亭陪川主王播相公暨同僚赋早菊》:“西陆行令终,东篱始再阳。绿英初濯露,全蕊半含霜。自有兼材用,那同众草芳。献酬尊俎外,宁有惧豹狼。” 浣花亭,在梵安寺,其先为杜甫草堂,今废。王播,时为剑南西川节度使。“西陆”指秋天。郭璞《游仙诗》:“蓐收清西陆,朱羲将由白。”李善注引司马彪《续汉书》: “日行北陆为之冬,西陆为之秋”又,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五:“采菊东篱下。”秋来,菊花向日,如被露水洗过,又将迎来微霜,清鲜而精神奕奕。诗前四句写时令写菊花。“兼材”,亦作兼才。一人具有多种才能。《人物志·接识》:“故兼材之人,与国体同。”菊花有多种用途,供观赏,有的品种可入药,可制酒。诗歌赞美菊花的美丽形象及多材用和不惧豹狼的内在美质,借菊喻志,以“自有兼材用,那同众草芳” 来喻自我不同流合污,决不向如豹狼般的恶势力低头的品格。由此可看出涛的此类作品大都是有所寄托的,寄托其思想和心志。

(二)爱情诗

作为社会成员的一分子,薛涛所有的行动都要受到舆论的评价。四年为官妓的生涯是为世人所不耻的,即使她有超群绝伦的才华,即使是她因生计情非得已而为,她还是免不了遭受众人毒辣的眼神和心灵的拷问。对她打击最大的是她无法获得人们的肯定,因此她无论怎么努力也不能收获美丽浪漫的爱情和婚姻。所以,薛涛的爱情诗大都有着深深的愁怨伤感之意。《牡丹》的抒情主人公追求真挚爱情的同时又多了一份感伤,那是对自己身世的无奈之情。对爱情的虚妄,“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正是此种心情的形象写照。再看《月》: “魂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 

首句是咏牙月,次句是咏圆月,三句是说由月牙到月圆的发展,四句是反问两者哪个更好看?诗人想得有些出奇,写月的由缺而圆,吸引无数人玩赏,盼团圆。该诗对月怀人,细腻地表现出对所恋之人的怀念、失望和悲伤。最能体现涛对爱情的强烈渴望以及为此而无法获得所产生的撕心裂肺之痛的,要属《春望词》 ,请看: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其一)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其二)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秒。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其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其四)

春天万物复苏,姹紫嫣红,是希望的征兆,然而诗人却伤春悲春,她想到的是花落时,春鸟哀吟,春天老去。在这美好的春日里,她满怀着刻骨的愁怨,春光如此之美,又如此易逝,一如她的青春和爱情,“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这组《春望词》可谓寂寞愁绝,声声悲苦,诗歌的客体物象已被主体情化,春天的一草一木全化成了诗人悲秋心灵、绝望爱情的折射。全诗看似极其简单,直抒情怀,明白如画地表达了孤独感、失恋之悲,然而这样的简单是繁华之后的简约,是万念俱后唯一的清音,是诗歌的至境。”她只有“芙蓉空老蜀江花”的哀叹。这组诗被认为是涛诗中优秀杰出的一篇,在日本亦颇有影响,有不少诗人作了翻译,如佐藤春夫的《车尘集》、那珂秀穗的《支那历朝闺秀诗抄》等皆有译载,说明涛诗流传在日本亦不乏知音。

又如《池上双凫》“双栖绿池上,朝去暮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追求美好爱情,期盼双宿双飞的愿望。薛涛早年虽入乐籍,但身为一个女子,她仍然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能与一个志同道合的男子白头偕老。首句“双栖绿池上”把自己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写得非常柔美,一对碧人双双入鸳鸯一样如影随形;颔联“朝去暮飞还”,描述了一副生活场景:丈夫出门,妻子在家等着丈夫回来,典型的古代夫妻生活。颈联“更忆将雏日”把家中妻子的生活情态,对丈夫的思念,形象的描述了出来;尾联“同心莲叶间”,夫妻同心,如莲子和莲叶那样不分开。特殊生活经历和独特的女性视觉使薛涛成为封建女性中自由爱情的一个追随者,形成了她鲜明的爱情观:羡慕“双栖绿池上”,“同心莲叶间”的双凫(《池上双凫》);鄙视“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任南飞又北分”(《柳絮》)的柳絮。并在《鸳鸯草》:“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中表达对幸福美好的夫妻恩爱之情的深切乞盼。

她的爱情充满着如此多的忧伤,这些诗作是她对爱情深深的呼唤,其感情深婉有致,生动感人。

(三)友情诗 反映在薛涛酬唱应和之作里(由于社会身份的关系,涛诗在酒席筵间的应酬之作不少,在诗人现存的89首诗中,这类诗作有近40首)。“这类诗作‘逸而动,却不带媚气’,或者有讽喻而不露,得诗人之妙”。这类作品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对友人的勉励与赞誉。如《上王尚书》:“碧玉双撞白玉郎,初辞天帝下扶桑。手持云篆提新榜,十万人家春日长”,此诗当是薛涛于长庆元年王播初到任时作,主颂王播首川,并于颂扬中含勉励之意。“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山旧夕阳。始信大威尔能照光,由来日月借生光。”这是对友人才能的大加赞扬。(二)对友人的酬答,表达对友人的感激和喜悦之情,如《酬雍秀才贻巴山峡图》:“千叠云峰万倾湖,白彼分去绕荆吴,感君识我枕流意,重示瞿塘峡口图。” “雍秀才”为诗人雍陶,生于唐德宗贞元二十一年,小涛24岁。《唐才子传》称他“恃才傲睨”,自比谢宣城,有诗集十卷。“巴峡”即诗中的瞿塘峡“荆吴”指长江中下游地区,荆即楚。“枕流”喻隐士之高洁。全诗表达了对雍陶对她归隐林泉之志理解跟支持的感激。(三)与友人的惜别、思念之情。如《送友人》:“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这首诗清新自然,颇有情致,是涛诗之名篇。《四库全书提要·薛涛李治诗集》条称:此诗“与《竹郎庙》一诗,向来为所传诵。”此二诗与《柳絮》诗,被后蜀韦毂收入《才调集》。这首诗以传统的送别为题,表现诗人对友人的依依难舍之情。诗人对于离情的渲染,在她营造的凄凉氛围中得到了完全的发挥。诗歌留给我们的,是需用心去体会的诗人对友人悠远缠绵,牵连不断的丝丝情谊。“水国”,是指水乡,这里指的是成都。“蒹葭夜有霜”,《诗经·秦风·蒹葭》中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吟咏。《诗经》中别离在水另一方的是梦寐以求的情人,而诗人将忍受的离别之苦则是因友人的远去而生发。“月寒山色共苍苍”句,水国之夜是笼罩在凄寒的月色之中的,寒冷的月色与夜幕笼罩中的山色浑为一色,苍苍茫茫。一个“寒”字,仿佛能让人读出一层冰来。“多情自古伤离别”,别离友人本足以让诗人体会到“离愁最苦”的悲伤,而此时的分别又恰是在这种月冷披霜的夜色中,这便更为离别人增添了几分莫名的忧伤。诗歌的前两句是写离别夜景的。然而又正如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这凄凉的夜景折散出的阵阵寒意,无不是来自诗人内心深处对于友人离别的凄寒感受。“共苍苍”一语,是将弥漫的阵阵寒气融入在了清冷的色调中。明代钟惺在《名媛诗归》中评此句“月寒乎?山寒乎?非‘共苍苍’三字不能摹写。浅浅语,幻入深意。此不独意态淡宕也”。下句“谁言千里自今夕”中“千里自今夕”也是用典。蜀汉诸葛亮送费礻韦出使东吴,有“万里之行始于此”。薛涛此时也是在蜀地即将送别友人远行。从“万里始于此”出“千里自今夕”之句,是诗人切身体验到的,那份自古而遥对于离别苦痛的深沉表达。友人与自己的千里之别,自是从今日开始了。但诗人紧接着说到:“离梦杳如关塞长”。我的梦杳而去,它能够跨过迢迢关障,追随你到遥远的关塞。诗人对友人一往情深的留恋将使她能在千里长梦中跟随着友人一同到达远方。又如在《送郑眉山》涛心中百般不舍,诗云:“雨暗眉山江水流,离人掩袂立离楼。双旌千骑骈东陌,独有罗敷望上头。”朋友走后,又是无尽的思念,“不得玄晖同指点,天涯苍翠漫青青。”(《槲斗山晓望寄吕侍御品》) 

她的唱和之作,较有名气的有《酬祝十三秀才》:“浩思蓝山玉彩寒,冰囊敲碎楚金盘。诗家利器驰声久,何用春闱榜下看。”这首诗中恳切恰到好处地表扬了别人的优点,语谦而情深,诗人用“玉”与“冰”的晶莹美丽来赞祝十三秀才的才思华藻,又用“诗家利器”之典故进一步来称誉并勉励他不要因科举失利而丧气,表明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的态度。

(四)政治诗

薛涛是一位关心国事,感怀天下的才女。唐代中期以来,藩镇势力不断膨胀,中央和地方割据势力冲突加剧。薛涛所居住的蜀中当然受到影响。当时节度使韦皋苦心经营十年后也开始拥兵自重。随后副节度使刘辟叛乱。这场暴乱给西蜀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朝廷派高崇文率部平定这场叛乱,薛涛深明大义对平叛的军队非常拥护,这件事在她的诗《贼平后上高相公》中得到反映“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天日夕阳。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表现出她敏锐的政治眼光。“白荒荒”写出百姓在面对战乱的不安和焦灼,有借自然现象预示人的心理的意思,表现了大难将至;高崇文大军威风凛凛,使青天重见光明,并且以“日月借生光”表明叛乱是不会长久的。她不满军中主帅生活的奢靡,在《上川主武元衡相国》中,她描绘川主府上通宵达旦大宴宾客,“军城西角三声歇,云幕初垂红烛新”,宴会的欢歌消磨了将士作战的毅力。同时,她也有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和忧国忧民的政治情怀,如《筹边楼》:“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据《一统志》记载,筹边楼在成都府治西,为李德裕所建,目的为防范吐蕃等族进攻。此诗前两句烘托筹边楼气势磅礴,给敌人震慑,后两句更为妙绝,直陈现实,告诫将士切莫忘记历史教训,以国事为重。全诗将对李德裕的赞颂和边疆将士的劝诫(告诫诸将勿贪羌族名马、邀功请赏)融为一体,意义深刻。因而钟惺在《名媛诗归》中评价说:“教借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一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今人张新也赞曰:“筹边一曲飞高泳,巾帼英雄第一流。”全诗洋溢着诗人渴望巩固边塞,安定社稷的热情,涛关注现实,关心民瘼,忧患时政的心可谓之切。由此又可看出薛涛还是一个爱国女诗人。这在中国古代女性文学史里,是多么难得啊。

总之,涛诗作内容丰富,各种题材广有涉及,且都有着不同的风格特色。

二、 薛涛诗歌的风格

其实对这一位有诗才的女性,很多人都对她的艺术风格进行了多角度的探索,“如贺新居谓‘语言平畅但不浅露’ ‘诗意含蓄但不晦涩’是其特点。台湾廖美云谓涛酬唱诗是‘扬而不媚,情真意切,不卑不亢,甚为动人’。日人辛岛骁谓‘涛诗细腻工致,如‘风’诗从视听感觉诸方面写风而又不到出一个风字,其观察体物之细腻非女性诗人不能,细腻风光我独知,确是涛诗的自评’。刘开杨先生说:‘知风光之细腻为薛涛成功之秘。’对涛诗风格概括尤为简明的是朱德慈先生,他提出了从几个方面分析涛诗的艺术风格:

1、‘畅’,涛诗明白如画,晓畅和谐,读来一气直泻,于平淡中寓深意;

2、‘常’,遣词造语如话家常,不用奇字、僻字,不作拗折倒装句式;

3、‘藏’,含蓄不露,于平淡中寓深意;

4、‘长’,造境上善于融化情景,将主观感情与客观对象巧妙地融为一体,从而更强烈地表达自己感情的真实;

5、‘香’,细腻与温馨;

6、‘朗’,有朗健的骨格。”

以上的评价可谓中肯、全面,从不同方面对涛诗风格作了彻底的分析。这是一个自由开阔的文学空间,允许有不同的话语,各抒己见,畅百家之言。每个人的世界观、文学观不一样,那么对涛诗风格的概括也就自然丰富多彩。

纵览薛涛诗作,我们可看出她有着自我独特的风格。唐元稹有诗《寄薛涛传》:

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晚唐张为在《诗人主客图》中将薛涛列入“清奇雅正主”。清代章学诚《文史通义·内篇》说涛:“名妓工诗,亦通古义,转以男女慕悦之实,托于诗人温厚之辞,故其遣言,雅而有则,真而不秽,流传千载,得耀简编,不能以人废言。”不仅对薛涛的诗风进行了评价,也对其人品给予了极大的肯定。看来他们都认为涛诗以雅正为特色。像在前面本文谈到她的咏物写景诗多是有所寄托的,在《酬人雨后玩竹》中描绘竹子虚心劲节的奇姿,同时寄托自己不同凡俗的情志和品格,傲兀不群的节操。“薛涛在这类诗中,多以自然物的高洁品质来喻自己所追求的独立人格,清俊脱俗的气质,诗歌格调高雅,词句清丽,襟怀广阔,超凡脱俗。”薛涛虽是娼妓诗人,但其诗完全洗却了烟花女子的脂粉气,诗歌内容呈现出巧丽清奇,雅正俊杰等审美倾向。正因为如此,所以唐诗研究专家胡震亨在《唐音癸鉴》中说:“工绝句,无雌声”。章学诚也认为涛“工诗,亦通古义”,赞其诗“雅而有则,真而不秽”。

其次,涛诗风格又透出英姿俊发的豪迈之气。她虽以官宦女流身入乐籍,然其诗才、见识却迥异于纯以声事人之乐妓。其诗境界阔大,在她的政治诗作里她时时表现出深明大义,她的爱国怀天下的胸襟绝不亚于男子。当她圣赞高崇文的威严时,她说:“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钟惺《名媛诗归》称:“开口自然挺正,而有光融拓落之气”。在被贬边地松州时,她竟吟出“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这样有远识、深刻的诗句。又如在《上王尚书》中云:“手持云篆题新榜,十万人家春日长。”境界之开阔,豪壮,非闺阁女子能作。

此外,涛诗风格也表现出细腻、柔媚、温婉的特色。在《海棠溪》中,薛涛是这样赞海棠的:“春教风景驻仙霞,水面鱼身总带花。人世不思灵异样,竟将红撷染轻纱。”,薛涛并没有正面直白地赞海 棠,而是采用新颖的构思,细密纤巧的笔法从侧面赞海棠。第一句运用拟人手法把水边的海棠描绘得五彩缤纷,把海棠的浓艳多姿写得活灵活现。第二句由远及近,由溪畔的落英到浮在水面上的花瓣,再到水中追逐花瓣嬉戏的鱼儿,以至那涌动的朵朵浪花,好一派详和优美的溪水图啊。由此可看出薛涛的内心感知力,观察力是非常绵密细致的。此类诗歌很好地体现了薛涛这一特殊的女性特质:细腻多巧。她遣词巧丽,写《朱槿花》是“江花露脸误文君”,绘秋泉是“冷色初橙一带烟”。她用典丰赡,在八十余首诗中用典即达60次,有时四句绝句诗中有三个典故(如《酬祝十三秀才》),不仅用典贴切,还颇具深情。如《送卢员外》诗中的“信陵公子如相问,长问夷门感旧恩”句,以信陵君喻武元衡,以抱关吏侯赢自喻,不仅身份恰切,而又颇具真情。既感元衡拔她于危难之际,又感元衡奏授她为校书郎的知遇。“感激之情,不能自已,似有热泪自心中流出,令人动情。” 薛涛诗中善用“妃舜悲”“武陵期”“长门怨曲”等典故,这些都为她的诗作增添了活力和生命力。对这一风格,薛涛也有自我评价,在《寄旧诗与元微之》里曾说到:“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

由此,我们可见涛诗具有双重风格:细腻多巧,这是其为女性特有的心灵气质的展现,“作为一个女诗人,薛涛的诗委婉细腻,很少直言其情,直叙其事,往往托物言志,委婉曲折地表达感情,故钟惺在《名媛诗归》中称薛涛‘用事用语,曲尽浑含转折”;同时其诗还表现出英逸俊发豪迈之风,这是她人格志向,精神高洁的体现。 

三、 薛涛人生际遇对其创作影响

薛涛生于代宗大历五年(770),卒于文宗大和六年(832),终年63岁。钟灵毓秀的巴山蜀水孕育了这位具有蕙质兰心的女诗人。她的一生几经沉浮,且具有传奇色彩。这些使得她诗名远扬,芳名流传千古。薛涛自幼聪明机敏,八九岁会作诗,善书法。九岁时即能应对父亲的诗句,随长,诗艺日进,善咏,词辨灵巧,风姿娴雅,艳名四播。南宋章渊《槁集赘笔》云:“涛八九岁知声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而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霄。’令涛续之,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瞅之久然。”

对薛涛而言,生命犹如随风流转的杨花,去来皆非本意,故无情即是无奈的外观。不久,她父卒母孀,家庭悲凉贫困的境遇一下子让薛涛稚嫩的心灵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她不得不以一个弱女子的肩膀承担起家庭所有的重担,侍奉母亲。尽管唐朝当时比较繁盛,可女子的地位依然低下,家境十分困窘的她孤苦无依,没有任何谋生的手段,不得已入了乐籍。据明人钟惺《名媛诗归》卷十三《薛涛传》所附小传云:涛“父卒母孀,养涛及笄,以诗闻外,又有扫眉涂粉,与士族不侔。客有窃与之燕语,时韦皋镇蜀,召令侍酒赋诗。”然而坎坷的命运对于抱负非凡的薛涛来说并不意味着毁灭,这恰恰标志着她不平凡的诗人人生的开始。

作为妓女的典型,薛涛的一生昭示着唐代风尘女子的共同命运,“娼妓的思想与精神是自由的、解放的、流动的,而良家妇的精神也和她的身体一样是拘束的,羞涩的,桎梏于礼数的,所以没有什么真情也就不能做什么真情流露的诗了”。正是这不幸的遭际激发她有感而发,她拿起如橼之笔尽情宣泄内心的情感与不平之气。写作诗歌成了她的精神寄托的唯一出口,在她用心浇培的诗作天地里,我们看到了姹紫嫣红,看到了明媚的春光,也看到了一个纯真女子在灿烂的阳光下尽情的遐想。这是她为现实寻找到的一个出口,宣泄被压抑的心理能量,释放紧张无奈的自我,所谓“人穷而诗愈工”。她的诗既丰富了唐代的文学,又反映了唐代妓女共同的社会心理,对以男性为主体的唐代社会文化提供了思想上、美学上的补充,在唐代诗史乃至整个中国文学史上都有着独特不可替代的价值和作用。其诗歌的思想价值在于她以个人眼界观察与描写她所熟悉的社会生活,抒发真情实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乐妓的特殊生活,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思想情感。对于我们研究唐代社会历史,研究这一阶层人们的生活方式,思想面貌有着重要意义。她不幸的遭际深刻地塑造了诗人的个性,从而造成诗人独特的感受和思维方式。她用女性特有的知觉去感知这个昏暗不平的社会,对女性心理世界的挖掘十分深透,其诗歌散发出的真善美,这是任何良家妇女不管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也是任何天才男性作家所无法感知的。她凭借自己出众的才华和美貌,不同于一般的以献歌献舞为业的歌妓,而是以歌妓兼清客的双重的身份,在各式各样的宴赏中酬唱应对,助兴添彩。当时许多著名诗人皆与之唱和。“据今人张蓬舟考证,与涛唱和者,有韦皋、高崇文、武元衡、王播、段文昌等六届镇帅,有元稹、白居易、牛僧孺、令孤楚、裴度、张籍、杜牧、刘禹锡、吴武陵、张祜等文坛文人、仕宦名流。”因此在涛诗中酬唱赠答类的作品竟达四十首之多,占诗近一半的比重。在遭世人唾弃鄙视的官妓场里,薛涛总是极力追求着人格独立,能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流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亭亭玉立于男性世界,保持着自我纯洁的心灵、高尚的情操不受玷污。她在许多诗作里托物言志,追求清俊高洁人格,如《酬人雨后玩竹》:

南天春雨后,那鉴雪霜姿。

众类亦云貌,虚心能自持。

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

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竹,作为中国古代文人清俊高洁,傲岸挺拔人格的一种象征,从古至今都受到文人雅士的赞颂。唐代诗人有许多咏竹佳作,如张九龄的《和黄门卢侍御咏竹》“高节人自重,虚心世所知”,赞扬竹的虚心高节。岑参《范公从竹歌》赞竹岁寒独青:“寒天草木黄落尽,犹自青青君始知”;刘长卿《晚春归山居题窗前竹》称美竹能清阴待我:“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乔知之《定情篇》赞美竹的坚贞有节:“菖花多艳姿,寒竹有贞叶。”薛涛此诗亦有所喻,首句描绘了青竹在冰雪融化后,傲然挺立,迎风招展的姿态,赞扬了春竹脱颖而出,虚心自持的高尚品行,以竹自比,涛寄托了自我不同凡俗的坚贞清拔。

由此可知,沦为官妓的卑微身份并没有使她沉沦,相反,痛苦的人生境遇,为她的诗艺人生提供了丰富的诗歌素材,使她时刻提醒自己激励自己:保持自我独立清扬高洁的人格,保持自我纯真洁净的灵魂,保持自我思想理想的自由,在不幸中提升自我,保持贞洁情操。这就是薛涛一生曲折历程的诠释。她是中国古代杰出女性诗人的佼佼者。欣赏她的作品,我们还可以感受到她是一位敢爱敢恨,感怀天下的奇女子。

在薛涛为官妓的日子里,虽受人宠爱,可也有过屈辱和辛酸。“在男权中心传统社会,女子从本质上说是处于奴隶地位的,在家庭中妻妾是丈夫的奴隶,而靠着一技之长为男性提供服务的官妓和营妓,更是被男性所统治者玩乎于股掌之上的女奴。尽管她们得宠一时,被主人抬到一种虚假的优越地位,但倘若她们一旦忘记了自己的实际处境,言行不慎,忤逆了主人,便会受到严惩,从荣誉的高峰越近耻辱的深渊。”果不其然,二十岁时薛涛被韦皋罚去边地松州,她献《十离诗》于韦皋,乞求宽宥,表示希望脱离乐籍,方被召回成都。关于她为何被召回松州主要有三种说法:一是明本《薛涛诗》题下注文:“元微之使楚,严司空遣涛往侍,后因事获怨,远之,涛作《十离诗》以献,遂复善焉。”二是后蜀何光远《鉴戒录》卷十所载:“涛每承连师宠念…求见涛者甚众,而涛性亦狂逸,不顾嫌疑,所遗金帛,往往上纳,韦公既知且怒,于是不许从官,涛作《十离诗》以献,情意感人,遂复宠召。”三是清编《全唐诗》中《十离诗·犬离主》诗尾注:“涛因醉争令,掷注子误伤相公犹子,去幕故云。”当今学者张篷舟、苏者聪以为第三种说法较为可信。世人对此众说纷纭,但毋庸去考证哪种说法可信,薛涛被罚松州确有其事。包含真情实感的十离诗,是她作为歌妓屈辱生活的形象写照。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从封建社会最底层发出的一个苦命小女子的呻吟声,这是对自己身世的倾诉,对主人以及男权社会的控诉,也深含着她对幸福人生的向往与追求。在地处边远山区的松州,涛孤苦无依,内心的人格理想无法舒展,于是凝结成了十首七言绝句,诗题为《犬离主》《笔离手》《马离厩》《鹦鹉离笼》《燕离巢》《珠离掌》《鱼离池》《鹰离鞲》《竹离亭》《镜离台》。诗歌语言浅近清畅,形神兼备,托意妥帖自然,情调凄苦,象征着十种社会现象,集中地揭示出薛涛与韦皋之间奴仆与主子不平关系,在今昔对比中暴露节度使韦皋的骄横残酷,惟我独尊,自私自利,信谗害贤等凶恶本质。涛不满这种毫无独立自由的羁绊生活、任人摆布的屈辱生活,因而当她被召回成都时毅然决定赎身脱离乐籍,过远离社会无人扰的生活。《罚赴边上韦相公》二首即必须出了这方面的愿望和决心:

萤在荒芜月在天,萤飞岂到月轮边。

重光万里来相照,目段云霄信不传。

按辔岭头寒复寒,微风细雨彻心肝。

但得放儿归舍去,山水屏风永不看。

前首写边途的荒芜,寂寥无人烟,她一直想着何时皇帝的恩泽来相照,心思早已飞回成都。可是望断云霄,也无雁传家书,心中绝望之情可谓之深,隐射出松州边荒生活的苦闷与无助。后首写按辔岭头,面对微风细雨,被逐的悲愤、思乡之情痛彻心肝,她想只要能回成都,那将“山水屏风永不看”!山水屏风化用唐玄宗晚年废弃书写《尚书?无逸》的屏风,而改立山水屏风的典故,唐玄宗从此奢侈腐化,终致安史之乱。此诗用该典表明作者决心再也不涉足节度 使的骄侈生活。诗歌写得细腻哀婉,但愤激之情含而不露,点明自己归隐之意。为官妓的经历,有机会让她与更多文人名士酬唱对和,可尽情展示自我的才华与能力,保持无限宽广的思想自由空间,而不像封建制度下传统妇女只知相夫教子。在男权社会里,妇女的行动和思想都被束缚,灵魂和尊严受人践踏,她们是可悲的,她们根本没有自我。而薛涛在如此恶劣的处境下,时刻遭人鄙视,却还能保持自我思想和精神的圣洁,懂得把不幸转化为提升自我的动力,把自己的所看所思写进诗里,使诗歌成为观照她人生的一面镜子。这在薛涛创作的登临诗、酬寄诗、送别诗里都有所反映。如《赠段校书》:

公子翩翩说校书,玉弓金勒紫绡裾。

玄成莫便骄名益,文采风流定不如。

段成式是西川节度使段文昌的,身为校书郎的他学问渊博,并善于骑射。每次外出打猎,总把猎物分给众人。薛涛把他与韦玄成相比,赞美他的文武兼材超过韦玄成。

薛涛晚年著女冠服,志在清虚,独居浣花西畔,实质上已经是在家修行的女道士,她是历来公认的女冠诗人,《全唐诗》有云:“辨慧工诗,有林下风致”。在女冠诗人中,她的诗不但数量最多,质量最高,而且声誉影响最大。其中有不少作品,堪称女冠诗的典范,又足以与“唐才子”们竞雄。在前面,本文已谈到她与众多文人名士交流,有许多酬唱应和之作。其实这一时期的女冠生活也是起着很大影响的。“在男权为中心的社会,女子多隶属于某一男性,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们没有独立的人格地位,而进入道门的女子与妓女一样同属于无主的一群,她们无拘无束,无羁无绊,可以自由地结交异性或被异性交结。”可见,女冠诗人们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自由地与文士切磋思想。薛涛参与着广泛的社会交往活动,这为她提供了许多的创作素材,刺激了她的创作灵感,也丰富了她的创作。“与文士们的相互酬唱交往,不仅刺激了女冠诗人的写作热情,而且还培养了她们的聪明智慧和艺术才能,同时,与文人的相互竞争品评,自然也有利于她们创作水平的提高。”因此涛就有了丰富且更深刻的人生及情感体验。我们随手可举出反映这方面内容的诗作,像薛涛的送友之作往往是语款情深。如“诗家利器驰声久,何用春闱榜下看”(《酬祝十三秀才》),以“诗家利器”赞祝十三秀才;“离亭急馆四更后,不见公车心独愁”(《江亭饯别》),表达对友人的依依惜别之意;特别是在《送友人》里,对友人的愁怨别意,无限不舍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水国蒹瑕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路长。”诗中透出一股悲凉之意。在一个寒冷凄清的深秋之夜,离别的忧伤无边无际,正是离愁最苦,此情此景怎能不牵动涛和友人的丝丝情意啊?“征途万里,莫如关塞梦魂无阻,今昔似之,非深于离愁者,谁能道焉?”(《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此诗真可谓短幅中有无限蕴藉,片语中蕴无数曲折。

通过以上对薛涛人生境遇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正是坎坷不平的人生经历造就了她深情优美的诗篇。集名媛、乐妓、女冠三位一体的特殊的身份,以及不幸的人生遭际,还有她对诗歌不懈的努力,使她创作的诗歌具有深远的思想和艺术魅力。其诗歌远远超越一般的闺中才女的诗作,特别是她的政治诗作,没有深刻复杂的亲身体验,是无法写出如此震撼大气的作品的。如:

闻道边城苦,今来到始知。

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罚附边有怀上韦令公二首》)


【作者】黄艳艳

【指导老师】高月

【专业】汉语言文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