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父斤 / 生活控 / 祝福武汉:we will survive

0 0

   

祝福武汉:we will survive

原创
2020-01-25  王父斤
近些天来,发生在武汉的所谓的“罐装病毒肺炎”真是闹心,也很扎心。我不禁在想,这个“罐装”的玩意儿怎么这么不开眼,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们要过年的时候来,诚心捣乱不是!有本事你特么再来个“瓶装”试试?
武汉,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座因为这次疫情而封闭了的城市。我曾在那里度过了人生中最为美好的一段时光,我混迹大学的时候,就在武汉来着。早些年,我对武汉人那种比我们西北人还要“豪放”的性格不是特别适应,因为他们骂人总是用“婊砸”这样的词汇,几乎还没有辈分差别。
时过境迁,心情也在不断变化,认识世界的眼光也在不断变化。到了今年,当我回想起曾在武汉的大学时光,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就在我们参加迎战高考的时候,曾经发生过“非典”疫情,当时也搞得人心惶惶。十几年前,我们应对疫情的能力就已是世界水准,更何况今天呢,一个不长眼的“罐装”病毒又能怎样?
但问题不在这个病毒到底是“罐装”还是“瓶装”,最大的问题在我们人类自身。我在RT(今日俄罗斯)官网上看到,他们推送的消息转自抖音某视频,画面中一个长相特别清秀的女子,居然大快朵颐一只油炸得黑乎乎的蝙蝠!而且她咬了好几口,竟没能吃到一口蝙蝠肉。我边看边想,大概是烹饪技术不好,给我们那位喜欢“飞老鼠”的女吃货没能给以最佳体验吧!
看了这个视频还不算来气,来气的是各种语言的评论,汇成一句话就是:they eat everything!(中国人什么都吃!)这句看似不经意间发出的评论,你要细想,真的特别扎心。在老外看来,中国人什么都吃,这其实不是我们的饮食文化。“什么都吃”的言外之意,好像我们连屎都不放过!有关胡吃海喝这一点,很多地方的吃货应该反思,吃什么胎盘的,山珍海味的,甚至还真有人吃屎的......老外给中国人总结出来的“饮食文化”是:天上飞的飞机不吃,地上跑的火车不吃,水里游的轮船不吃,此外长了腿的,桌椅板凳不吃,爹妈不吃,其他的只要带点肉的,弄不好都能被吃了。
中国人的饮食文化里,确实受到药食同源的影响,童子尿有某种意义上治疗岔气的药用价值,某些动物甚至人类的粪便也可以入药云云,这曾经有过“案例”。至于“野味”,说真的,中国人一直都是情有独钟。“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为什么偏偏喜欢“野花”?因为家花没有野花香。为什么“六畜”家禽吃的没了味儿,反倒喜欢吃“野味”?因为“野”的总能激起人类最为原始的欲望。而“好野”这个毛病,说到底就是无药可医。
在我的印象里,老外一谈到中国文化的一个侧面,“面子文化”是必须要大谈特谈,而且意犹未尽的一个方面。直白地说,老外认为中国人就是死要面子,后面带着的“活受罪”三个字,兴许多数人不愿意说出来,因为我们中国人的确“死要面子”,人家给咱留着面子嘛!人家这么说,我们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据辜鸿铭、鲁迅、林语堂等先辈大家的文字来看,中国人这方面的问题真可谓根深蒂固。既然有这样的问题,那我们就要坦然面对,可也不能不考虑怎么改正。然而,早已轻车熟路的“文化”,你想改就能改过来么?图样图森破!
就拿吃野味来说,这明显都是“拿着生命当吃货”了,可是很多人还在拿着生命开玩笑。不有那么一句话么?不吃白不吃。可你反过来想,吃了也白吃。假如人类不在食物链的顶端,其他动物照样拿人类当“野味”。可是既然人类好不容易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是不是就要有个“人的样子”?人类和动物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人类会说“蝙蝠汤很好喝”,动物就不会!加菲猫有一句名言:“要爱护动物,因为它们太好吃了!”对喜欢“打野”的一些人类来说,兴许“太好吃了”就是他们欲罢不能的主要动力。
我这篇文字原本是要给武汉送祝福,但是就事论事,不得不说点更加闹心的东西。这篇文字取名“we will survive”,是因为这次由吃货“打野”事件引发的全球性指责事件,让我想起了2016年上映的一部法国影片《母牛》(La vache),片中的主人公法塔,在他一路上的经历中因为沾了点酒精,唱了一首歌,歌词里面就带有一句“i will survive”,意思还算美好,所以我借来做个标题。牵强附会这个标题的另一点是,我们不得不佩服老外,对自家的农业系统的保护,实在让人汗颜——哪怕一头牛,也要想家人一样爱着(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外不吃牛肉),那种情感是不一样的。
母牛 La vache (2016)
很显然,西方人对曾经肆虐殖民全球的时代仍然怀念,但是历史的脚步早就前进了,容不得他们再为所欲为。但是,西方人对中国人的理解和看法,似乎一直停留在他们先辈的记述中。个别人来过中国,看到的也只是表象,再加上某些洋奴才的表现,让他们以为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一个样子。通过这次外媒对中国武汉疫情的关注,我们就能看出,他们对我们的理解是多么原始。
无论何时,“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句元曲的内涵不会发生改变。很多奴才和汉奸就想借此机会兴风作浪,其实内心里只在乎自身的利益,从未抱着对普通大众负责的态度。我们因此看到,这时候的中国人必须抱团,否则,就会给内鬼和外敌串通一气的机会。
我相信,对今天的医学界来说,这个“罐装”病毒算不得什么。毕竟,现在是个“看不起病”的时代,医学界应该是最有钱的行业之一;我那些中专毕业的亲戚在医院上个班,比我一个大本毕业生挣的都多。为此,我经常为自己拿了个较高的文凭而感到羞愧。所以想征服这样一个“罐装”病毒,应该来说不是问题。只是,还是希望医学界的权威告诫喜欢打野的国人,别再那么嘴馋,比如说像蝙蝠那样的东西,在我们老家,连狗都不稀罕吃,真想不通有些吃货为何偏偏喜欢那口。
但愿今年这个新年能给全中国人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毕竟,就在十七年前,“非典”也曾疯狂一时。这看似足以让一代人成长起来的时间,对健忘的人类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病毒的再次疯狂而言,这应该是“憋不住”的结果。如果中国人再这么不讲究下去,那我深信我们还会面临更多未知的挑战。现在是个互联网世界,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全世界的“监控”之下,不要太过得意。
就此打住。我把祝福送给武汉,也送给中国!中国人如果一直具备吃苦耐劳、淳朴善良的品质,一定会在这个日益竞争激烈的星球上大放光彩,否则,真不敢想也不敢说。
武汉加油!加油武汉!
中国加油!加油中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