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123456 / 社会现象 /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

分享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野味?

2020-01-31  海燕123456

1月26日,国家叫停了野生动物交易,广东省也下文要求停止野生动物交易、运输,陈生天猫网店中的商品不得不全部下架。

不过,有一些客户依旧在网上咨询,交易被悄悄从天猫转移到了微信上。趁着疫情的阴霾还没有笼罩这里,顺丰物流依旧可以空运,陈生看着剩下不多的鳄鱼肉,侥幸地松了一口气。

鳄鱼肉对个别国人来说是一种新奇的食材。一些人更是将吃鳄鱼肉等野生动物当作一种新奇的人生体验,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一位名为朝阳7098的网友说:“这个年代追求美食是一种人生向往。”他在陈生的网店里购买了两次鳄鱼肉,一次炖汤,一次红烧。他还打算再买一次尝试下清蒸:“鳄鱼肉非常好吃。”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野味?

类似的体验派还有很多。熊掌、驼峰、穿山甲、果子狸、蝙蝠……什么没吃过,就要尝试一下。在这些人看来,大自然的生物只分为两种:能吃和不能吃。

而对另外一些人看来,生活水平提高了,饮食不再只追求温饱,如何吃得健康,吃得营养,很多人将目光转向了普通人难得一见的野生动物。

到底谁在吃野味?

余玟在越南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越南的朋友曾经盛情邀请她去尝试全蛇宴。第一道菜就是一小碗生蛇血凝固成的血豆腐。看着小碗里颤颤盈盈的蛇血豆腐,余玟感到一阵反胃,只能婉言谢绝。同行的朋友边吃边赞不绝口,“蛇肉蛇血大补,对身体非常好,你不吃太可惜了。”看着同行人大快朵颐,余玟内心一阵翻涌。

为了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很多野生动物付出了几乎灭绝的代价。黑叶猴是目前全球25种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之一,如今野外数量不足3000只。有人认为,这种猴子可以治疗神经衰弱、体虚、疼痛、风湿、阳痿等疾病,在人类的大肆捕杀下,黑叶猴种群数量在40年的时间里减少了98%。越南地区仅在北部下龙湾等一些无人岛和山区存在几支小种群。

黑叶猴。

从泰国、老挝、马来西亚、印尼等地区捕猎来的野生动物一部分通过越南运往中国等地。

在与中国云南的边境上,一些隐秘的野味销售市场在悄悄形成。穿山甲、熊掌,甚至老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2019年7月,越南河内警方查获了7只冷冻老虎幼崽,据3名犯罪嫌疑人交代,这批老虎将有一部分在越南消费,其余的将运往中国。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野味?

冷冻的老虎幼崽尸体。资料图

一些人希望能够通过食用这些野生动物来获得“能量”,滋补自己的身体,以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这种“养生”的潮流也助涨了野生动物交易的盛行。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野味?

对于个别先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来说,鸡鸭鱼太普通了,只有山珍海味才能彰显自己的地位和财富,才能显示出对客人的尊重。

王艳曾经跟随父母去一个河北朋友的农庄做客。主人热情款待,席间端出了一盆烧烤成炭黑色的小鸟,能看出来它们曾有一对较大的翅膀。“像鹌鹑一样大,烤得黑乎乎的。”王艳回忆说。

主人神秘兮兮地告诉王艳一家,这是当地的一种野鸟,是非常难得的一种野味。“他说这种鸟很少见,普通人也吃不到,得有关系才能搞到。”百般推辞下,主人硬要王艳尝一尝。盛情难却,她只夹到碗里,舌尖上涌出一阵苦涩,感觉百感交集:“看着就不好吃,又柴又焦,在我看来还不如鸡腿好吃。”

有人吃野味,就有人卖野味。从非法捕获,到未经卫生防疫机构审核的非法饲养,再到中间人运输到“海鲜市场”或野味餐馆。没有经过检验检疫的野味,将携带的各种病毒扩散出去。不知敬畏的食客就这样将病毒裹挟进身体。即便烹饪成熟食,可在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里,都暴露着风险。

只不过出于猎奇、好奇、炫富、滋补等多种扭曲心态,身边或者更广范围的人为此暴露在风险中。多年前的SARS如此,今日的新型冠状病毒亦如此。

法律只是底线

鉴于疫情形势,1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联合发布公告,宣布即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公告要求,各地饲养繁育野生动物场所实施隔离,严禁野生动物对外扩散和转运贩卖。各地农(集)贸市场、超市、餐饮单位、电商平台等经营场所,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独家 | 记者暗访手记:到底谁在卖野味、吃野味?

很多人拍手称快,同时呼吁从法律层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北京林业大学法学系副教授、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介绍说:“法律对野生动物交易的规定是很严格的。”法律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用途管制、经营加工许可,对标识管理、交易来源证明管理、野生动物广告管理等都有明确规定。

首先要界定清楚何为野生动物?在本次疫情暴发后,有媒体报道,天津某市场清场工作甚至将整盆金鱼、巴西龟倒入垃圾桶。诸如豹纹守宫、玉米蛇、鬃狮蜥等外国引进的成熟宠物物种也被当成“野生动物”清查收缴。

杨朝霞表示,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条第2款的规定,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杨朝霞告诉记者,此次三部门发文叫停野生动物交易的野生动物,没有补充说明的话,应是指纳入保护名录的野生动物,包括纳入1999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和2000年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即 “三有”动物名录)的野生动物。当然,地方叫停交易的野生动物,还可以包括纳入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野生动物。

“此外,关于三部门起草的公告,我想,其本意可能是针对所有的野生动物。毕竟是非常时期的特殊手段。当然,如果公告能对禁止交易的野生动物范围作一个界定,就更具操作性了。因为,按照一般的认识,野生的鱼虾蟹也是野生动物,如果这样的话,打击面就太宽了。”杨朝霞还强调说,“法律政策上应当在2016年新《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区分自然状态的野生动物和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不宜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二者采取完全相同的对策。此外,对于野生动物交易和利用,法律上还应区分正常时期和非常时期两种情况,有针对性地采取有差别的手段(如野生动物导致了传染病,其禁限措施就应更为严格)。这两点都是下一步修法应当注意的。”

杨朝霞说:“法律是治国之重器。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健全完善动物立法,特别是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确立科学有效的野生动物交易管理和禁食制度,充分运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公共健康。”

敬畏是准绳

“法律通常只保护对人类具有价值且较为稀缺的野生动物,许多野生动物如老鼠、蝙蝠,特别是造成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中华菊头蝠,并非《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保护对象。”杨朝霞指出,尽管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不可以食用,但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应该对自然有所敬畏。

“法律并非万能。除了需要充分运用法律之剑外,我们也要养成健康自律的绿色生活方式。”杨朝霞呼吁,如果人人心存敬畏,都不吃“野味”,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疫情了。

在人类统治地球的数万年时间里,对动物乃至自然的索取随着人类的壮大而愈演愈烈。从解决温饱,到追求奢侈炫耀,生态平衡的界限一再被打破。

人类活动范围不断增大,加剧对自然生态系统的不断破坏。一些生物群落(如野生动物、微生物、细菌、病毒等)世代生存的栖息地遭到侵袭,打破了以往各自安好、井水不犯河水的祥和局面。这必然助长了疾病的滋生和发展。

无论是鼠疫抑或埃博拉、艾滋病病毒,无不是这样从“潘多拉魔盒”里释放出来。因此,敬畏自然,就是重新学会自律的绿色生活方式,学会和地球其他物种保持和谐之境。

(为尊重个人隐私,陈生、余玟、王艳均为化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