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hzh / 待分类 / 这些名画,记录了人类史上那些最惨烈的瘟疫

0 0

   

这些名画,记录了人类史上那些最惨烈的瘟疫

2020-01-31  tnhzh

一夜之间,所有自媒体的头条都被疫情占据了。

自打21世纪以来,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严峻的春节。

而纵观整个人类历史,更加严峻的瘟疫灾难还有很多,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它们都是无法回避的记忆。

幸好,当时的艺术家们用画笔生动地留住了那些悲剧的瞬间。

回首这些名作——同时也是在回首历史的教训与牺牲,无疑是我们向一波三折的人类文明致以敬意的最好方式。


一、中世纪黑死病

《死亡的胜利》

《死亡的胜利》是老彼得·布鲁盖尔于1562年左右绘制的一幅板面油画,它描绘了一群骷髅大军过境的恐怖景象,而这些天灾亡灵军团的隐喻,自然是曾在14世纪中叶让全世界陷入绝望的黑死病了。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噩梦,无之一。它以病患全身长出的标志性黑斑而得名,是一种烈性传染病,患者会在巨大的痛苦中逐渐走向死亡,治愈率基本为0

在短短三年里,黑死病在全世界收割了7500万条生命,同时几乎摧毁了整个欧洲大陆——全欧洲大约有2500万~5000万人口在黑死病的痛苦中死去,差不多是十室九空。

而导致黑死病蔓延得如此肆虐的原因,除了当时建造得过于密集的城市群落以及中世纪那令人堪忧的公共卫生状况之外,则是当时在欧洲开展得如火如荼的“猎巫运动”。

《女巫猎人》等许多电影里都对“猎巫运动”有详细刻画

这场基于宗教、偏见与谣言的恐怖主义运动不但将20万无辜女性送上了烈火熊熊的十字架,同时也把欧洲大陆的猫捕杀得干干净净。毕竟,喵星人向来被视作女巫的象征性关键道具之一。

结果妥了,当以老鼠为宿主的黑死病毒袭来时,失去了天敌的携菌老鼠开始以几何级数繁殖开来,整个欧洲的预防&防御能力瞬间变成了战五渣,险些惨遭团灭也不足为奇了。

划重点:珍爱生命,日常吸猫。


二、雅典鼠疫

《雅典鼠疫》

由米希尔·史维特斯所绘的这张《雅典鼠疫》生动地复原了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所描述的见闻:“有些病人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甚至狗也死于此病,吃了躺得到处都是的人尸的乌鸦和大雕也死了,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指头、脚趾、眼睛,就是丧失了记忆……”

公元前430~前427年于雅典发生的这场大瘟疫消灭了这里近一半的人口,整个雅典几乎被摧毁,城内死者累累,广场和街道上堆满了尸体,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地狱景象。

游戏《战锤:末世鼠疫》在相当程度上还原了当年的惨况

这场鼠疫发生在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当疫情初现端倪时,由于长期以来的偏见,雅典人一口咬定认为是斯巴达奸细在蓄水池中放了毒,非但没有认真去防控疾病蔓延,反而把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在了军事行动上,导致问题解决方向完全错误,待找到根源时已无力回天,最终酿成了这场诞生在公元前的瘟疫惨剧。

看来历史早已证明:什么抵制日货法货美货,都不如抵制蠢货。

划重点: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三、查士丁尼瘟疫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居勒·埃里·德洛内为创作这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筹备了12年之久,同时采用了非常文学化的表现手法。他撷取了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

而这幅画作里描绘的恐怖情景,正是导致拜占庭(东罗马)帝国走向灭亡的开端:查士丁尼瘟疫。

查士丁尼瘟疫也被称作“第一次大规模鼠疫”,它超高的死亡率在人口、兵力及劳动力等方面所造成的损失即使对一个权倾天下的帝国而言也是难以估量的。可如此严重的瘟疫,在疫情初期居然被帝国官员们瞒报了。理由很简单:当时的皇帝查士丁尼正在地中海一带兴高采烈地御驾亲征。这事儿吧,咱大伙儿能压就压下来,不能扫领导的兴。

漫画《剑风传奇·断罪之章》对瘟疫灾害下难民挣扎求生的描绘异常冰冷翔实

可疫情却不管你什么领导不领导的,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穷老百姓,他们被沟渠里的老鼠咬到手脚指头后开始发热、吐血,继而死亡,尸体再传染给更多的人。当这场瘟疫最严重的时候,每天都有上万人突然死去。有的人在街边聊着聊着突然就倒下了,有的人买卖完东西数着零钱时就一蹬腿死掉了……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味,尸体却无处可埋。当事态已经演变到这种肉眼可见的严重时,官员们才忙不迭地上报给皇帝,可惜一切都太晚了——连查士丁尼自己都险些被感染。

最终,这场瘟疫肆虐了半个世纪,并消灭了四分之一的罗马人口。它引起的饥荒和内乱,不但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统一东西罗马的雄心,更使拜占庭帝国元气大伤,直至崩溃。

划重点:不说了,你们懂的


四、伦敦大瘟疫

《大瘟疫》

丽塔·格利尔的这幅《大瘟疫》描绘了伦敦大瘟疫期间的悲惨景象:”所有的店铺关了门,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路旁长满了茂盛的杂草。城内唯一能够不时打破沉寂的工作,便是运送尸体。每到夜晚,运尸车咕隆咕隆的车轮声和那哀婉的车铃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伦敦大瘟疫是一场于1665年~1666年间爆发在英国的大规模传染病,超过8万人死在这次瘟疫之中,足足相当于当时伦敦人口的五分之一。

这场瘟疫被定性为“淋巴腺鼠疫”,由跳蚤作为主携带体,原本已存在很久,在1665年由于伦敦人口的大量增加和卫生条件的急剧恶化才使其迅猛蔓延开来。同无数类似的历史一样,在疫情发生后,国王一家率先逃走了,留下一城老弱病残在被木板钉死的房子里祈祷上帝。

英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伦敦大火也发生在疫情时期,包括圣保罗大教堂在内的许多著名建筑被付之一炬

好在当时伦敦的市政府领导班子够靠谱,包括市长、市府参事在内的各主要官员一个都没有走。他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率领一群同样自愿留下来的牧师、医生和药剂师,与这场瘟疫展开了殊死斗争,最终成功将疫情的破坏力控制在了最小范围内,同时也为后世提供了一个优秀的参考案例。

这是英国本土最后一次广泛蔓延的鼠疫,之后,随着英国政府着手大力改善各地区卫生条件,瘟疫的威胁再也没有出现过。

划重点: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反之也成立:兵能能一个,将能能一窝。


五、美洲瘟疫

《第一次感恩节》

这张《第一次感恩节》描绘的是欧洲殖民者与美洲原住民之间其乐融融地共度感恩节的场景,如今看起来充满讽刺意味,毕竟好多致死的病毒源都是通过毛毯、围巾等“感恩节礼物”传播过去的。

在16世纪横行于美洲的瘟疫是典型的人祸,而并不是天灾。甚至有历史学家称其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

欧洲殖民者与美洲印第安部落原住民的领土争端从一开始就是不可避免的,但鉴于当时欧洲的军工科技点数并没比美洲高到等级碾压的地步,而且手枪大炮在丛林山地里未必能比弓箭长矛占多少便宜,所以大家一开始还算相安无事。直到欧洲人发现:他们最强力的武器不是枪炮,而是瘟疫。

电影《荒野猎人》开篇的长镜头里,欧洲殖民者与美洲原住民在武力值上基本是旗鼓相当。

随着哥伦布的第一次美洲之旅后,欧洲的疾病也开始随之蔓延到新大陆:如腮腺炎、麻疹、天花、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这些早已被欧洲人适应的疾病对印第安人而言则是灭族之祸,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对这些“洋病”没有任何抵抗力。仿佛一夜之间,死神席卷了整个美洲大陆。这些传染病的蔓延速度,完全超过了殖民者向美洲大陆的推进速度。

据统计,约有400万~500万美洲原住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自己的土地上,称其为“种族屠杀”毫不为过。

划重点:过节就搁自家过,不要随便出去跟陌生人吃吃喝喝。


六、米兰大瘟疫

《米兰的瘟疫》

1629年~1631年爆发的“米兰大瘟疫”使米兰成了名副其实的“恐怖之城”,这幅《米兰的瘟疫》刻画的正是米兰从人间天堂一夜堕入地狱的瞬间——尸体多到连运尸车都载不下,市民需付给运尸人一笔不菲的报酬才能勉强让亲人的遗体有一席之地。

尽管名字叫“米兰大瘟疫”,但这一场瘟疫波及了意大利的许多主要城市,包括伦巴和威尼斯,总共造成28万人死亡,称之为“意大利大瘟疫”亦不为过。

这场疫情的源头来自战争中的士兵,当时意大利正在与德国及法国交战,而德法军队则联手把瘟疫带到了意大利中北部地区。当疫情初次波及到商业中心米兰的时候,米兰市起初迅速启动了教科书一样标准的疾病防治措施,包括及时的医护资源,严格的隔离检疫,以及限制士兵与货物出入境等等。

几百年来,时尚之都米兰一直是欧洲的文娱重镇

可惜这座城市晚节不保,1630年初春在米兰举办的一场狂欢节,彻底粉碎了所有医护人员之前的一切努力……在海量民众的交叉感染下,瘟疫如同核弹一样在米兰市中心被迅速引爆,继而彻底失控。

最终,米兰为这场狂欢节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6万具尸体,大概是米兰当时所有人口的一半。

一次节庆,就这样几乎毁灭了一座城市。

划重点:看到没有,顶着传染病疫情搞宴会神马的就是作大死啊同志们!


七、古罗马安东尼瘟疫

《阿什杜德的瘟疫》

尼古拉斯·普桑在画作《阿什杜德的瘟疫》中忠实纪录了古罗马安东尼大帝执政时期这场恐怖瘟疫的实况:“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嘴,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公元2世纪中期,如日中天的罗马帝国突然爆发了大规模瘟疫,史称“安东尼瘟疫”。

史学家考据后认为,是镇压叙利亚叛乱的那支罗马军队将瘟疫带回罗马帝国的,这群鸣金回营的士兵回到罗马时携带的不仅是战利品,还有可怕的天花和麻疹,并传染给了罗马的人们。

安东尼瘟疫中的士兵尸坑

当时的罗马,平均每天就有2000人染病死去,彻底成了一座死城。瘟疫肆虐期间可说人人平等,连最尊贵的罗马帝王都没有幸免。先是维鲁斯大帝于169年染病身亡,紧接着在十年后驾崩的则是他的继承人安东尼大帝——“安东尼瘟疫”也因此得名。

这场持续了十几年的瘟疫最终使罗马失去了五百万人口,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军队更是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否则他们也许会一路向东与大汉王朝PK),这直接导致了罗马帝国“黄金时代”的终结。

划重点:灾难面前,请领导先走人人平等。


八、马赛大瘟疫

《Scène de la peste de 1720 à la Tourette》

Michel Serre的作品《Scène de la peste de 1720 à la Tourette》,还原了在马赛大瘟疫期间,市政人员在港口附近清理积尸的悲哀情景。

1720年爆发的马赛大瘟疫,也是一次典型的人祸。

首例疫情出现在一辆前往马赛的商船里,一名土耳其乘客突发疾病暴毙,紧接着主治他的医生以及数名船员也随即染病身亡。当这艘满载着病毒的死亡之船抵达马赛后,港口机关原本是下令将其隔绝的,但马赛市内的一些有权有势的商人不干了,毕竟他们还有大量进口来的货物积压在船上,这一隔不知得隔到猴年马月?双十一双十二神马的还让人搞不搞了!

于是这群愚蠢的商人向港口机关施加压力,强制取消了这艘商船的隔绝措施。商船入境后,彻底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估计只有这张《加勒比海盗》的剧照才能表达出当时的意境……

几天后,瘟疫在市区里轰然涌现,医院迅速爆满,市民中也充满了末世般的恐慌(毕竟之前黑死病带来的阴影太巨大了),他们无情地把病人从家里赶到大街上,任由成千上万的尸体在城市周围堆积成山。人们试图挖掘万人坑用来掩埋尸体,但很快就会被填满。直到最后,法国直接下令将马赛用一堵鼠疫墙彻底与世隔绝,才算是延缓住了疫情。这堵墙高2米,厚70厘米,墙后有守卫把守,算是马赛的知名景点之一,今天在一些地方依然可以看到。

瘟疫结束后,经统计,马赛的九万居民中共有五万人丧生——这就是商人们为短视付出的代价。

划重点:千祸万祸,排在第一位的终究还是人祸。


后记

灾难之于人类,就像西西弗斯的巨石,这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斗争。

重要的是,我们能否从过去的一场场战争中不断学习,不断进化。

以上种种瘟疫带来的人间惨剧,总结起来,警示无非以下几条:

一、永远不要忽视生命的脆弱;

二、永远不要低估自然的野蛮;

三、永远不要轻视医学的力量。

而我们需要做的应对,概括起来则更加简单:

反思,谨记,预防。

只要做到这三点,相信我们终将会胜利的。

鼠年已至,懿锝文创坚信瑞鼠会驱走坏鼠,祝您健健康康地过个好年,平平安安地渡过疫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