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腾驰 / 美食 / 散文《拌汤》

分享

   

散文《拌汤》

2020-02-03  马腾驰

——一碗香喷喷的拌汤

——著名作家马腾驰先生手书

拌 汤(散文)

·马腾驰

先和好面,把和好的面,在案板上揉成光亮光亮的面团,盖上干净的湿布子,让面醒一会儿。随后,把这醒好的面团,放入盛有清水的面盆里,双手不断地、反复地揉搓着,把面团里的淀粉洗出来,这是做拌汤的重要一道工序:洗面筋。

洗面筋绝对是个慢功活儿,心急,没有耐性的人是干不好的。

儿时,在老家大张寨,母亲每次做拌汤,我和两个弟弟就站在案板前,看着母亲在面盆里“咕咚”、“咕咚”,一下子,又一下子揉搓着那一疙瘩面团。喜不自禁的我们,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容,嘿嘿,我们家要吃拌汤啦!

拌汤,那是多么好的吃食!在那个难得吃上麦面的年代,有了麦面且能把它精心做成美味的拌汤,是一件奢侈的事儿,也是一件费时费工,麻烦了人的劳作。老家人吃拌汤,都是忙完秋收,到了冬闲时,母亲们才会偶尔做一回,给家里人改善一下生活。

吃拌汤,对村里的娃娃们来说,那是一件可以在玩伴们面前吹嘘一回,自豪一把的事儿。你看,吃了拌汤的玩伴,鼓着圆圆的肚子,在村街上没话找话地问其他玩伴:“你屋里晌午饭吃的啥呀?”这是为了引出话题,把自己吃拌汤的事儿在玩伴们跟前显晃了。

玩伴们回答:玉米面搅团,或者玉米面饸饹,还有玩伴们说,吃的玉米面锅塌塌馍,喝的是玉米糁子。他们说出来的饭食,都是离不开玉米的杂粮。这时,吃过拌汤的玩伴就会把头仰得高高的,不无得意地说:“我屋里晌午吃的是拌汤!好吃得很!拌汤里的面筋,吃起来比肉还香呢!”

——看着就想美美地咥一顿的拌汤

呵呵,在玩伴们面前逞能显摆,是那些娃娃们玩的事。大人们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任由他们天上地上,云里雾里乱吹浪谝去。

我们还站在母亲身旁,母亲洗着面筋的双手,在面盆里一刻没有停过。一番辛劳之后,终于把团面里全部的淀粉洗了出来。面盆里的清水,已变成白白的淀粉水,剩下的面筋颜色偏黄,看上去像是软软的腐竹。

母亲把先一天从村街上买的两个西红柿、一小块豆腐,一把小青菜,还有几根蒜苗在案板上切了。西红柿切得碎碎的,是为了把汁炒出来,豆腐切成小丁丁,小青菜只从中间切一刀,蒜苗先顺长从中间划出几刀,再横切成细碎的蒜苗花花,这是母亲给拌汤里准备臊子。

切完菜,母亲要炒臊子了,我急忙划着火柴,在灶堂里开始生火。“不急,不急,还没给锅里滴油哩!”母亲不说给锅里倒油,而是说滴油。

那时,生产队一年分给各家的菜油,也就四、五斤的样子吧。母亲把分回来的菜油,灌入那个外表为土红色,并不怎么大的油罐罐里。逢年过节,家里来了亲戚要招待,这一罐罐油平常是很少吃的。偶尔,给长把燷菜铁勺里滴几滴油,在灶堂里燷一点葱花或蒜苗,当成下锅菜,倒入一大锅饭里,算是有了一点油星星和菜花花。油紧缺,从母亲给锅里“滴油”的词语里,就可以听出来油是多么地金贵。

——可口的拌汤

切好的菜放入滴了油的锅里,“嗞啦啦”地响着,母亲用锅铲“当当当”、“当当当”地翻搅着。坐在灶堂前的我拉着风箱,蹲在一旁的弟弟,把一截截折好的干玉米杆递给我,看着灶堂里的火,我时不时把这短截截玉米杆塞进去。油的香味,混合着西红柿、豆腐、青菜与蒜苗的不同香味,从那口黑老窝锅里弥漫开来。许久见不上油水的我们弟兄三个,闻着那味儿都香得不行,盼着拌汤早点做出来。

母亲从锅里盛出炒好的臊子,把洗出来的白白的淀粉水倒入锅里,又加入几碗清水。该大火烧滚了,我给灶堂里不断地加着玉米杆,“哐当哐当”,使劲地拉着风箱,大火在锅下“呼呼”燃烧着,有火舌不断窜出灶堂口,烤得人脸上热热的。

不大一会儿,锅里的淀粉水“咕咚咕咚”地沸腾起来。这时,母亲把洗过淀粉的面筋绕缠在两根筷子上,在滚烫的锅里,顺着一个方向快速地搅动着。母亲说:“要顺着一个方向不停地搅,搅出来的拌汤才会光滑,面筋,也就成了好看的絮絮子,吃着才香!”

母亲筷子上的面筋,在锅里一点点地变小,最后,全部化解在锅内的淀粉水里。被化解开的面筋,像瘦肉一样,一絮绺儿一絮绺儿,看着都是个香。最后,母亲把炒好的臊子倒入锅里,用铁勺搅匀。

好啦,一锅香喷喷、馋人的拌汤做好啦。把馍可以泡进拌汤里吃,也可以喝着拌汤,吃着馍。红红的西红柿,白嫩白嫩的豆腐丁丁与翠绿翠绿的青菜,还有提味的蒜苗花花,真是要香醉了人。喝上一口拌汤,拌汤进入喉腔的那个光滑顺溜劲儿,油炒过的几种蔬菜的美好滋味,不由得叫人要舒舒服服地“唉”了一声,真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那个美。喝着拌汤吃着馍,另外嚼着筋筋的似瘦肉一般的面筋,真比吃肉还要香。

跟八十岁的老母亲说闲话说到了拌汤,说起我们小时候,她做的拌汤的那个香,那个美味来。眼不花耳不背,身子骨硬朗的母亲笑着说:“我娃想吃他妈做的拌汤了,妈明天就给你做!”有娘真是好啊,这个年岁的我,还能吃上母亲亲手做的我们儿时难忘的吃食,你说,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这不就是一种幸福,这不就是一种快乐么?

明天,我会帮着母亲做一顿拌汤,让我好好回味回味小时候吃拌汤的那个味道。那个味道是长久记录在味蕾里,铭刻在记忆深处,任何时候都难以忘却的味道呀!

2020年01月12日于驰风轩

著名作家马腾驰先生近影

作者简介:马腾驰,陕西礼泉人。出版有杂文集《跋涉者的足迹》,散文集《山的呼唤》,也获得报刊多种奖项,不值一提。喜爱文字,闲来写写一乐,而已,而已。

散文《背馍》,网上十天时间,点击阅读量超过百万余人次,其后,各类网络平台迅速跟进大量转发,读者人数难以统计。拥有四亿用户,“最大的有声图书馆一一喜马拉雅FM听书社”,普通话与陕西方言版多版本诵读了该作品。网上其它单位制作的《背馍》音频作品版本众多,听众甚广。

其后,散文《母亲做的棉窝窝》《我的老父亲》《土布包袱》《姨亲》《那些年,我们过年的滋味》《烧娃》《下锅菜》《锅塌塌》《豆腐脑吔》《坐席》《交公粮》《打铁花》《感念玉米》《背娃》与《背粮》等作品在网上亦受热切关注,创阅读量新高。《打铁花》获2019年1月21日《今日头条》“青云计划”奖。

作者的散文集《背馍记》已经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由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题写书名并作序:《马腾驰和他的散文》。

https://mp.weixin.qq.com/s/-q6xUd0bSba1ziQJtzDRXA《驰风轩文化tch》2020年1月日6首发

郑重声明:尊重原创作者成果 转发请联系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