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un000001 / 科学技术卫生... / 【秩序防疫学】伟大学者的秩序维度|毛寿龙

0 0

   

【秩序防疫学】伟大学者的秩序维度|毛寿龙

2020-02-03  skysun000...

此次新型肺炎,病人在病房靠自己的免疫力与病毒斗争,争夺自己的健康与生命,原始的求生欲,支撑他们与凶恶的病毒作斗争;医生在一线,依靠脆弱的口罩和防护服,想尽一切办法给予病人以生命力的支持,与死神争夺患者的生命;各级政府、抗疫部门和社会力量,都在运用各种资源,识别需要隔离的人,保护健康的人群,尽一切努力、不惜代价,把可能的未传播的病毒识别并隔离出来。他们都在运用自己的洪荒之力,与病毒作斗争,与死神抢夺生命。

但有一批学者,依靠自己的专业水平,以及专业权力的运作水平,用英文在国际顶级专业期刊,发表了一批论文。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也许会因此而得到国际同行的专业认可,并因其高质量的专业研究,有望得到诺贝尔奖的认可,在医学领域,在屠呦呦之后再次获得第二个诺贝尔奖。

不过,这一次无论专业水平如何,他们都将失去未来得奖的机会。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并没有及时写在大地上,并没有在国内疫情最需要专业支持的时候,发挥其高质量的专业的力量,及时将专业力量,转化成抗疫的力量,更没有及时转换成政策的力量。

这让国际上的有识之士,都感觉非常遗憾,这么好的研究条件,这么高的研究水平,这么多快速形成的论文发表能力,怎么没有在国内产生应该有的实际抗疫力量?

笔者也非常纳闷,英文论文发表了,但中文论文为何没有及时发表?为什么还需要网易记者在等英文论文发表之后翻译成中文,然后这些具有国际声望、国内顶级地位的学者的研究成果让国内所知?中国顶级学者,为什么没有成为大家认可的伟大学者?

对此当事人也就是国家CDC主任高福院士的辩解认为,CDC只是一个事业单位,只是一个病毒研究的专业单位,不是决策单位。他们的任务是做专业研究,写论文。研究成果可以发论文,但疫情信息不可以披露,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法定权力。

不过,笔者并不认同。伟大学者不仅仅表现在英文论文发表能力,更表现在与伟大学者相称的社会影响力。就防疫学专家来说,就是对抗疫斗争提供实质性的专业支持。与此相对比,武汉却有八个医生,他们可能没有什么研究能力,更没有英文论文发表能力,但依靠自己的临床经验,在不得不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向社会披露了武汉疫情的信息。可惜的是,这一信息在形成政策的社会推动力之前就被有关部门封杀。医生个人也被扣上造谣的帽子,被逼承认错误,封住自己的口。在笔者看来,他们的研究能力可能不是一流的,他们发国内论文和发表英文论文的水平更是在同行里是垫底的,但他们的勇气,却赢得了社会的认可,被称为第一批抗疫英雄,而且还赢得了曾光院士的公开尊重。

这说明,伟大的学者,不仅仅要有高级的学术地位,超高的专业水平,很好看的论文发表,尤其是国际论文发表,更要有本土论文发表,尤其是要有勇气,在面临政治、法律障碍的情况下,激活自己的良知和良心,像国家科技部的文件所说的那样,把论文发表在大地上,而不是在疫情那么紧急的情况下,最着急的还是去发表论文。

当然,仅仅这样的评论,然后让高福院士也像八个医生那样,不仅是不现实的,而且也是不应该的。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伟大学者,实际上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英雄,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伟大。

在这里,秩序学者思考的是,如何让一般医生,或者高福院士,不需要那么多勇气和牺牲,就可以及时地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把自己的临床经验,流行病学的研究成果,以及专家的高质量的专业想象力、理论分析能力、数据分析能力,及时而且充分发挥出来。

在秩序学者看来,这与伟大学者的秩序维度的力量有很大的关系:

从秩序角度来说,一个国家的伟大学者,必须要有充分发展的专业原始秩序。伟大学者一般都是扩展秩序的学者,所以具有国际成果发表和国际影响力的学者,一般都很可能是伟大学者,因为他们有国际的眼光,国际的事业。但如果他们没有本土的专业原始秩序的支撑,任何国际学者,都会只在国际上有权力,有力量,而在国内专业秩序中却因为缺乏原始秩序的支撑而屈服于种种非专业的力量。

在缺乏国内自由、独立的专业原始秩序的情况下,伟大学者的生存和发展,在国内就缺乏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和肥料。他们要有力量,就必须曲线成长,首先去寻找国际发表和国际同行的认可。而这样做,他们的研究导向就往往是国际需要,而不是基于国内需要的国际成果。这种情况,越到专业秩序的顶端,越有这一需求。

与国家队相比,反而省一级的专业团队,反而更加本土化。现在,钟南山团队在国际上有声誉,在国内同样有扎实的基础。李兰娟团队也是如此。从秩序角度来说,这两个团队,与广东和浙江高度市场化的政治、社会秩序有很大的关系。他们的研究更多地着眼于本地临床和流行病研究的实践和理论需要,所以他们更能够在本地形成影响力,形成实际的抗疫力量。

就此而言,高院士及其团队,的确够不上伟大学者,但我们无需苛求他们。因为他们之所以不能成为伟大的学者,伟大的科学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自身缺乏担当,缺乏良知和良心,而在于缺乏适当的原始的专业秩序的力量支撑。

希望此次抗议战争取得胜利之后,抗疫战线的科研力量,不仅会恢复论文写作和发表能力,而且还会真正关注自己的自由和独立而且充满良知和良心的原始的秩序力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