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73 / 玉堂-岐黄-抱朴 / 对中医论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思考与建议

0 0

   

对中医论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思考与建议

2020-02-03  为什么73

岐黄秘藏 

越是在关键时候,中医界越需要冷静!

自中医加入抗击疫病以来,中医治疗配合西医对症,治疗后出院的痊愈的患者越来越多,中医在控制疑似病例发病,缓解轻症患者,减少重症患者死亡等方面,都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越是在这个时候,中医越需要谨慎,越需要在不断的加深对患者病情理解的基础上,对疫病的方案进行及时的调整。鉴于此,青年中医团体在综合分析近期从前线流出的资料、舌像等信息,结合近期义诊对外感患者的观察,做出以下思考及建议:

1.明确“瘟疫”与“温病”的界限

因为中医学科分类的原因,瘟疫与温病统纳于中医《温病学》,导致中医界往往瘟疫、温病混为一谈,而忽略古人对此二者的差别。而通过对清代温病学的梳理,我们会发现瘟疫与温病实为两种疾病,必须辨而明之,大致述其传承如下:

瘟疫:吴又可《瘟疫论》——戴天章《广瘟疫论》——杨璿《伤寒瘟疫条辨》

温病:叶天士《温热论》——薛雪《湿热论》——吴鞠通《温病条辨》

清代的学术焦点在于伤寒与温病之辨,而此温病却并非以叶天士为代表的温热之病,而是吴又可的瘟疫之病。伤于寒邪(伤寒)与伤于热邪(温病),可能有用药寒热的差别,而就疾病传变而言皆由表及里,并无二致。这一点叶天士已经说的很明白,“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正如《时病论》所述“温者,温热也;瘟者,瘟疫也;其音同而其病实属不同。又可《瘟疫论》中,谓后人省氵加疒为瘟,瘟即温也。鞠通《温病条辨》,统风温、温热、温疫、温毒、冬温为一例。两家皆以温瘟为一病。殊不知温热本四时之常气,瘟疫乃天地之厉气,岂可同年而语哉!夫四时有温热,非瘟疫之可比。如春令之春温、风温,夏令之温病、热病,长夏之暑温,夏末秋初之湿温,冬令之冬温,以上诸温,是书皆已备述,可弗重赘。”因此,与伤寒真正有差别的是瘟疫之病,此差别,概括而言主要有两点:

                  瘟疫                          伤寒                           温病

受病:    口鼻而受                    肌表而受                 口鼻而受

传变:由里及表(由血及气)由表及里(由阳及阴)由表及里(由卫及血)

这一点《伤寒瘟疫条辨》言“伤寒得天地之常气,风寒外感,自气分而传入血分;温病得天地之杂气,邪毒内入,由血分而发出气分”,同时也指出“温病得天地之杂气,邪毒内入,由血分而发出气分。一此一彼,乃风马牛不相及也。何以言之常气者,风、寒、暑、温、燥、火,天地四时错行之气也;杂气者,非风、非寒、非暑、非温、非燥、非火,天地间另一种偶荒旱潦疵疬烟瘴之毒气也。故常气受病在表浅而易,杂气受病在里深而难。”此“温病”是指感受天地之杂气而言,因此,只有辨明瘟疫与外感疾病的区别,才能真正的理解疫病的发病与传变。

2.“新冠肺炎”应归入瘟疫,而非温病

从现有资料来看,“新冠肺炎”亦以口鼻而受为主。因此,其发病亦非传统外感疾病由表及里,而是由口鼻而受,直入“膜原”,内可入营血,外可出卫表,对此必须要足够重视。从三版与四版的诊疗方案来看,此病一旦发病,迅速化热伤津,上则肺部热盛,迅速出现阴影或空洞;下则胃肠津液被耗,大便闭结,因此,此病早期虽以感冒症状为主,而营血已蓄热邪,治疗上,早期务必兼固清营血之热,要时常顾护阴精,防止疾病传变。

目前,我们从中医角度将此病定义为“湿疫”,甚至“寒湿疫”,但在治疗上,不应被湿、寒湿所迷惑。此次疫病之所以潜伏期较长,与患者外在之寒湿郁闭有关,病邪虽已由口鼻而受,内郁化热,而外在之寒湿郁而使热邪不易透发,所以,此次疫病以低热患者居多。若低热阶段不能及时纠正,内热已盛,则外发高热,内伤津血,迅速传变,进展迅速。

上述舌像,按照图片排列顺序,其耗伤阴精程度逐渐加重,因此,此病不应因湿疫,寒湿疫的命名,而妄投辛燥之药。此病初期可用达原饮,祛外之寒湿,清内里之热;或小柴胡配合青蒿鳖甲汤,透发内里之热邪;或其他透发热邪的方法。对于中期、重症患者,时时顾护阴精,随证治之。

3.“新冠肺炎”辩证的难点

a. 内里已化热,舌苔可仍白腻

由于瘟疫之邪,由口鼻而受,先由膜原入营血,内里化热,再由里及表向外透发。因此,初期内热可与舌苔白腻共存,务必仔细辨别,辨其外在之寒湿与内里郁热的多少,而参合治之。

b. 疫病“由里及表”的传变过程,必须明确

综合分析诸多资料认为,此为疫病,初发即在营血,只因外在之寒湿,使热邪不易透发,经过一段潜伏期,以低热发病。不治心包营分热盛,肺部受病;不治伤津耗液,大便闭结。因此,要对此次疫病的传变过程,重新认识。

4.中医界团结一致,共抗疫病

此次疫病发展到今天,已不是某个省,某个团体,某个医院的事情,而是上至国家,下至每个人的事情。就中医团体而言,此时要摒弃门派之争,寒温之争,少一些批判,多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对前线中医战士们充分的理解与支持,中医界上下,齐心协力,共抗疫病。

今日,确诊人数已经上万,疑似病例与隔离人群持续增多,疫病的抗击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越是在关键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