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历史本尊 / 最爱历史 / 日本驰援武汉,背后藏着一段千年往事

0 0

   

日本驰援武汉,背后藏着一段千年往事

原创
2020-02-06  最爱历史...

    灾难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世道人心。

    大疫当前,我们向奋战在前线的所有逆行者致敬,为严峻的形势时刻担忧。同时也可以关注到这场抗疫行动中,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心援助。

    近日有网友发现,日本某机构向湖北高校捐赠的一批物资,包装箱上除了两国国旗和“中国加油”等鼓励的话语外,还有一行寓意深刻的小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该机构的工作人员,一位日本老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希望武汉早一点走出困境……中国与日本有令人遗憾的不幸历史。但这首八字诗提醒了许多人,1300年前,中日之间也有很多美好的历史。

    1300年前,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像学生一样敬仰着大唐,不断派遣唐使前来学习,借鉴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作家井上靖如此写道,那时的日本人“恰如婴儿追求母乳般地贪婪地吸收中国的先进文明” ,“殷切希望政治上要像中国那样统一的国家组织,经济上要过像汉人那样灿烂的文化生活”。

    1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这首收录在《全唐诗》中,题为《绣袈裟衣缘》的诗引出了一段千古佳话。

    当时,日本的相国长屋王崇尚佛法。他命人制造了千件袈裟,布施给唐朝高僧,其袈裟上绣着这四句偈语。长屋王殷切地盼望邀请大唐高僧东渡日本,弘扬佛法。

    远在扬州大明寺担任住持的鉴真法师,听闻这首诗后大为感动,称日本是“有缘之国”。正在此时,随第九次遣唐使团来到中国的日本僧人荣睿普照肩负着为日本寻找“特聘教授”的重任。二人得知鉴真是一位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高僧后,来到扬州拜谒,邀请他前往日本传法。

    这是一段高风险的旅程。中国和日本隔着大海,当时的造船技术有限,没有什么高端的交通工具,可以经受狂风巨浪的考验,两国之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完全是拿生命在冒险。但是,鉴真感受到了日本人的一片诚意,欣然向往。

    一开始,鉴真向弟子们征询意见:“谁愿意跟我一同去日本传授佛法?”

    徒众面面相觑,半天不出声。过了许久,一个叫祥彦的弟子才说:“彼国太远,性命难存,沧海淼漫,百无一至。”意思就是说,这一趟性命堪忧,不去不去。

    鉴真见弟子们迟迟不表态,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是为法事也,不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之后,包括祥彦在内的诸位弟子都坚定地支持鉴真,跟随他开始了历时长达12年的6次东渡。世界那么大,总要去看看。

    像。

    鉴真一行人的东渡之行,不仅要克服惊涛骇浪的阻碍,还要面对来自于社会和政治的重重阻力。要知道,当年玄奘西行也是“冒越宪章,私往天竺”,瞒着唐太宗偷偷去的,唐玄宗同样也没有同意鉴真出国。在前五次东渡中,鉴真一行人曾被诬告勾结海盗,也曾遭遇船只触礁沉没,还曾经被风浪拍打,历经14天忍饥挨饿漂泊到了海南岛,最后无功而返,先后有36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第六次东渡时,鉴真已经是一个疾病缠身、双目失明的老人了。

    天宝十二载(753年),第十次遣唐使团的藤原清河为66岁的鉴真带来了好消息。大使即将归国,于是邀请鉴真乘遣唐使的船只前往日本。鉴真及其弟子毅然踏上了最后一次东渡之旅。

    这一次遣唐使船队不走运,第一艘船遭遇海难,乘坐这艘船的藤原清河历经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从此留在大唐。幸运的是,鉴真搭乘的第四艘船却经过数日颠簸,在日本成功靠岸。

    鉴真实现了自己的毕生心愿,他东渡日本,带去的不止是佛法,更是不可磨灭的盛唐文化。在人生的最后十年,鉴真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在日本传授佛学、医药学、建筑、雕塑、书法等技术知识,被誉为“传灯大法师”

    佛法有云,大雄无畏,勇猛精进。

    在风月同天的感召下,鉴真的东渡更像是一次友谊的赴约。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也是两国和平友好的象征。当彼岸的朋友呼唤时,他勇敢地踏上征途,而当如今的我们迫切需要帮助时,真正的友人也会及时向我们伸出援手。

    2

    鉴真最后一次东渡的船队中,还有另一段中日的友情往事。

    遣唐使藤原清河是日本有名的博学之士,他率领由220人组成的第十次遣唐使团到达中国,得到了大唐政府的热情接待,唐玄宗还为日本人接受中华文明的程度感到惊讶,称赞这个邻邦是礼义君子之国,并写诗赐予遣唐使。

    在出使唐朝之前,藤原清河就在春日祭神的庆典上吟诗唱和:“祭神春日野,神社有梅花。待我归来日,花荣正物华。”万万没想到,一次意外终结了他与另一位诗人的还乡梦。

    那个人叫做晁衡,日本名为阿倍仲麻吕

    晁衡是随第八次遣唐使入唐的留学生,后来在唐朝参加科举考试,并获得做官资格,担任要职,在大唐度过了将近四十年岁月。年近花甲的他本要以护送使身份,乘坐这次遣唐使船回日本,可他与藤原清河大使乘坐的第一艘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迷失方向,一路漂泊到了安南(今越南)。同船的一百多人被土人残杀,晁衡和藤原清河幸免于难,在两年后历经艰辛回到长安。

    从此,彼岸的故乡成了晁衡再也回不去的远方。

    ▲晁衡剧照

    当遣唐使船遭遇海难的消息传回大唐时,晁衡已遇难身亡的谣言闹得满城风雨。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晁衡的好友诗仙李白就听信了谣言,为之心痛不已,写了一首《哭晁卿衡》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李白悼念晁衡,除了悲伤,或许还有遗憾,他连晁衡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在晁衡出海之前,长安的友人们为他准备了盛大的送别仪式,王维、包佶、赵骅等文臣都以诗送行。包佶、赵骅是晁衡的同事,与他一起在秘书省工作。秘书省管理国家藏书,相当于国家图书馆,晁衡是这个部门的领导。只有李白早已离开京城,未能前来相送。

    这场宴会上,王维的作品最为真挚动人。王维为晁衡写了《送秘书监晁监还日本国(并序)》长达近千字,其中饱含对中日友谊的赞美之意,也有对晁衡归国的依依不舍之情:

    积水不可极,安知沧海东。

    九州何处远?万里若乘空。

    向国惟看日,归帆但信风。

    鳌身映天黑,鱼眼射波红。

    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

    别离方异域,音信若为通。

    晁衡心怀感激,为前来相送的友人写作一首《衔命还国作》:

    衔命将辞国,非才忝侍臣。

    天中恋明主,海外忆慈亲。

    伏奏违金阙,騑骖去玉津。

    蓬莱乡路远,若木故园林。

    西望怀恩日,东归感义辰。

    平生一宝剑,留赠结交人。

    晁衡入唐多年,以一个日本人的身份,自一介书生升迁为朝中重臣,才学品德出众,工作兢兢业业。唐朝都没把他当外人,这是大唐的包容与自信。他也把大唐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将余生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了大唐。

    随着遣唐使船倾覆,晁衡没能如愿回家乡过退休生活,而是辗转回到大唐,继续用他在唐朝所学的知识为朝廷服务,直至72岁时病逝于长安。

    如今,中国西安与日本奈良分别各建有一座“阿倍仲麻吕纪念碑”,以纪念这位大唐的传奇友人。

    3

    晁衡一生亲眼见证了大唐盛世的繁华,也亲身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动荡。安史之乱使唐玄宗开创的盛世走向幻灭,也一度打断了中外的正常交往。当唐朝在与安史叛军作战时,远在大陆彼岸的日本与大唐断了联系,但从未忘记这段用几百年时间连结的羁绊。或许,安史之乱中,远在日本的朋友们也在呼喊着:“长安,加油!大唐,加油!”

    每当唐军对叛军的战争取得一些胜利时,外国使节便会再次奔向唐朝。李白晚年的一首诗可作为佐证:“天作云与雷,霈然德泽开。东风日本至,白雉越裳来。”(《放后遇恩不沾》)

    这是李白在安史之乱时,因卷入永王叛乱而被流放夜郎途中所作。当时唐肃宗已经组织郭子仪和李光弼等大将向叛军发起反攻,收复长安。大唐军队告捷,国际形势也因此发生变化。

    ▲李白画像

    安史之乱后,大唐国力虽不比往日,但对中国充满向往的外国使节依旧纷至沓来。中唐时,与元、白同时的诗人徐凝有一首《送日本使还》,反映了这一时期遣唐使入华的史实,可见两国的友情并没有因为一场战乱而日朘月减:

    绝国将无外,扶桑更有东。

    来朝逢圣日,归去及秋风。

    夜泛潮回际,晨征苍莽中。

    鲸波腾水府,蜃气壮仙宫。

    天眷何期远,王文久已同。

    相望杳不见,离恨托飞鸿。

    4

    唐朝诗人用无数动人诗篇记录中日流传千年的友谊,唐诗也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东传日本,承担着传播文明的使命。

    日本人为适应读者需要,对唐诗进行重抄、改编和训点,在吸收、模仿中国文学精华的同时也探索出了自己的文学种类,如‎日本骈文。除了文字形式的传播,日本人还根据唐诗的意象意境画成绘卷,这影响了此后数百年日本的艺术发展。

    在唐代,最受日本人喜爱的诗人不是晁衡的老朋友李白,而是白居易

    白居易的诗文在日本影响深远,堪称当时日本人的头号偶像,很多人成了追星族,将他的形象画在屏风之上(“我朝慕居易风迹者,多图屏风”)。日本平安时代文学家大江唯时编修的《千载佳句》,共收录了153位诗人的1083首诗,其中白居易的诗就占了将近半数。大江家族成了为《白氏文集》进行训点的“专业户”,几代人受命担任天皇的侍读,为他讲解白居易的诗文。时人认为,大江家之所以能受到天皇器重,全是靠白居易(“江家之为江家,白乐天之恩”)

    日本古代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的作者紫式部也是白居易的铁杆粉丝,在宫中做女官时,她就为皇后讲解《白氏文集》。在创作被誉为“日本《红楼梦》”的《源氏物语》时,她引用白居易的诗句多达九十余处。其中第一回的故事就是依托白居易《长恨歌》所作,书中桐壶帝在痛失爱妃后晨夕披览的正是《长恨歌》绘卷。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唐诗的优美,世间众人皆可以品味。

    ▲白居易画像

    5

    自贞观四年(630年)第一次遣唐使入华,到乾宁二年(895年)日本最后一次组织遣唐使,日本一共任命了十九次遣唐使,实际成行的正式遣唐使共有十二次。其中,最后一次任命遣唐使时,由于遭到大臣菅原道真劝止,未能成行,那时,距离唐朝灭亡也只剩下十二年。这也使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的遣唐使,成为最后的绝唱。

    圆载上人是最后一批随同遣唐使入华的日本学问僧之一,他在大唐研习佛法长达39年。圆载像他的前辈空海法师一样,在中国交游甚广。他曾经在宫廷讲经,并得到皇帝“赐衣”,还结交了几位大诗人。

    晚唐诗人皮日休陆龟蒙这对好朋友,都与圆载有深厚的交情。当听说圆载即将回国后,两位诗人为他写了多首送别之作,其中陆龟蒙在与皮日休唱和的《和袭美重送圆载上人归日本国》一诗写道:

    老思东极旧岩扉,却待秋风泛舶归。

    晓梵阳乌当石磬,夜禅阴火照田衣。

    见翻经论多盈箧,亲植杉松大几围。

    遥想到时思魏阙,只应遥拜望斜晖。

    ▲遣唐使船

    随着大唐逐渐走向落幕,乾符四年(877年),年老的圆载告别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国家,带上佛家释典和各类儒书数百部,乘中国商人的船回国,却在途中不幸遇难溺水而死。

    日本与大唐的友好往来,因海而生,也覆没于波涛之中。

    两国的爱恨情仇并未就此了结,后来日本也曾经误入歧途。但在遣唐使络绎不绝入华的一千多年后,当中国有难,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援,如日本友人的援华物资,正源源不断地送到中国。

    沧溟无垠,山川阻隔,我们在同一片蓝天下,抬头仰望同一轮明月。寒极必暖,否极泰来,待到春光烂漫之时,再与君共赏,这锦绣繁华、大好河山。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