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父母在线 / 待分类 / 华师附小名师刘文全:寒假延长,家庭是特...

0 0

   

华师附小名师刘文全:寒假延长,家庭是特殊的学校,父母是特别的老师 ——兼答家长问

原创
2020-02-09  新父母在线

华中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名师、武汉市优秀班主任、援藏教师刘文全接受西藏卫视专访。

万恶的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生生地阻断了我们师长、师生、生生之间的直接联系,阻断了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

非常时期,距离不再是产生美,而是产生了诸多担忧:疫情伊于何底,警报何时解除?学校何时开学,师生何日返校?学业如何完成,孩子荒废咋办?……

一切如薛定谔的猫。

疫情催生了“空中课堂”,教师开始隔空网上教学,许多不谙信计的老师变成了“操盘手”。

疫情让家庭成员抱成一团,密切了代际关系,弥补了父母平日里失陪孩子的愧疚,弥合了老少之间的情感代沟。

疫情丰富了家庭生活,什么亲子读、亲子玩、亲子聊、亲子做等,这一切不再成为奢望,而变成了家常便饭。

……

    安慰固然必要,担忧还得排解。作为一名有着四十余年教龄的班主任和小学语文教师,我很理解家长的“内急”。

这不,近日我接到许多家长给我打来的电话,问题所指一处:疫情期间,家庭是孩子唯一经常的活动空间,那么家长应该怎样做?

兹事体大,我把它分解一下,用问答的形式列出,以飨广大家长。

问:孩子待在家里已经半个多月了,每天除了完成家庭作业,看看课外书和动画片外,别无他事。活动空间狭小,加上生活单调,孩子快憋得受不了。作为家长,我们很着急!刘老师有什么建议吗?

答:酱紫,的确是个问题!

人除了自然属性外,还具有社会属性。他有别于其他动物:喜欢群居,乐于交往,善于用语言传递信息,交流情感。我们蜗居了近二十天,别说孩子,就是成人也受不了,因为就像关进笼子,失去自由一般,只是时常伸出头,看看外面的世界。由此我想到了一句并非是真理的话,“有两大东西是不能用金钱衡量,一是生命,二是自由。”(还有一句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与之相悖)。但成人有自控力,很理性,知道居家隔离是暂时的,而小孩就不以为然了。

至于对策,我送一个很应时的词——对症下药,具体是两句话:扩大活动空间,丰富居家生活。

也许你会问,家庭空间极其有限,如何扩大?居家生活吃喝拉撒,怎样丰富?

我要告诉你的是,禁足不要禁脑!“只有把目光对准地平线的人才能找到自己的正确道路。”换一个思维,家庭有限的只是物理空间,吃喝拉撒仅是物质生活。

小孩爱猎奇,如果我们借助电视和互联网让他们观看一些域外风情的纪录片,看看别人的世界旅行记,看看动物世界,就可以实现足不出户而畅行天下了。

小孩子富有想象力,如果我们让他们当设计师,去设计方舟医院,雷神山、火神山医院,设计我国的火星探测器、月球着陆车,再画出来,辅以文字说明,就可以把实际需要与“纸上谈兵”相结合……

以上这些活动都能够做到两全其美,既扩大活动空间,又丰富居家生活,是看课外书和动画片所不及的。当然,我并不是反对看课外书,相反大力提倡,坚决支持,只是在特殊时期家长要指导孩子有所取舍,交叉兼顾,以免孩子“受憋”。

l 问:本来平时我们不让孩子使用智能手机,眼下非常时期,就破例让孩子每天可以与同班同学微信。但问题是,孩子在微信里尽发一些无聊的图片,甚至背着家长玩游戏,一玩就没完没了。我们担心这样放任下去,平时严格要求而形成的好习惯将前功尽弃!刘老师,我们该咋办?

答:你能根据变化了的情况调整既定的做法,是明智的,我完全赞同!试想,如果完全切断了与外界交流的途径,孩子的欲望即便是强行压制下去了,估计也会出现心理问题。

我不知道你是否属天秤座,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又举棋不定呢?

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有利必有弊,反之亦然。我们不能把发无聊图片、玩游戏与微信对立起来——就是微信也不全是正面形象,关键是要把握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家长就要干预,必要时强行干预,直到让孩子接受教训,下不为例。看得出,你平时对孩子要求很严,我相信,你的干预应该是有效的!

l 问:因为疫情,原来的计划全部打乱,直接导致孩子没法完成老师布置的假期社会实践活动作业。请问刘老师,这个作业是不是可以不做?

答:请不要放弃假期社会实践活动作业!

计划应该适应变化,做出及时调整。再说,今年寒假可开展的社会实践活动丰富多彩,特别富有意义,只是你没有发现。

单说抗疫,就是每个孩子一生难得的阅历。它们中有的可歌可泣,有的可悲可叹,既增长见识,又洞悉国情、民情、人情,是一篇篇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更重要的是,这些都能通过电视、网络尽收眼底,完全做到“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试想,如果我们引导孩子从接触到的海量信息中提炼出一个主题,稍加分析,归纳,或用文字,或用图片呈现出来,就是一份很有价值的社会实践活动成果。

问:不像我们大人,孩子天性爱动,特别喜欢体育运动。刘老师是健身达人,对这方面有值得推荐的居家体育运动方法吗?

答:有句名言说得好,“只有干涸的水井,没有断流的江河。两者的区别就在于爱不爱运动。”

我近耳顺之年还撸铁,每天如此,从不间断(除了援藏期间),否则浑身不自在,无怪乎正长身体的孩子。你没看到,平时那些男孩子走路吗?不会,他们的脚下只有一个动作——跑!这个时候要他们禁足,一禁就是二十天,一个月,那个感觉可想而知。

如何进行居家体育锻炼?我建议做亲子运动,就是家长带着孩子一起,两者或多者配合做体育运动。亲子运动好处多多,除了丰富生活、活跃气氛、密切关系、锻炼身体外,还充满乐趣,易于被孩子接受。

最近看了华中师范大学官微上推出的一篇采访录,请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院长就疫情期间居家体育锻炼的相关问题答疑,后面附有几个适合居家健身的视频。你们可以找出来,结合自家实际选用,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问:受制于疫情,210日,也就是明天周一,武汉要开展空中课堂教学,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停课不停学。孩子对这种新型的教学方式很陌生,请刘老师给我们提前普及一下相关知识,特别想听到您对我们家长的要求!

答:这个嘛,我也是学生,而且是小学生,刚刚启蒙,但作为家长是大有作为的。我梳理了一下,下面几个方面希望引起家长的广泛重视,权当“温馨提示”吧。

第一,“入学”准备。我只强调三点:为了方便操作,最好使用台式电脑或者笔记本电脑收看上午的视听课;为了便于使用,最好把电子课本打印下来装订成册;打印并粘贴好课程表和作息时间表于醒目位置。

第二,课前准备。每天提醒孩子提前携带教材、文具,特别是笔和笔记本,按时进入空中课堂,不得迟到早退,一如在校。

第三,课中学习。网上课堂毕竟有别于常规课堂,没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师生互动环节被老师“一言堂”所代替,信息从师到生单向传送。在教与学上,学生完全处在被动地位;在课堂组织上,老师处在“抓瞎”的境地。因此,家长要承担起部分上课老师的职责——“组织课堂”,务必提醒孩子上课时一定要专注,做好笔记,特别是把不懂的地方记下来,待机请教老师。

第四,课后练习。下午三节课是作业指导课,学生与任课老师在人人网空间“背对背互动”。老师利用这个时间布置作业,解难答疑。机遇难得,每个学生要尽快完成作业,才能争得老师为你“开小灶”的机会,即一对一辅导,还要向老师请教上午听课中产生的疑问。这时候,在线下的家长督促作用尤其重要,否则机遇对你的孩子来说永远是“觊觎”。

问:空中课堂毕竟还是有其局限性。请问刘老师,我们在疫情期间应该如何协助各科老师做好家庭辅导?

答:你问得非常好!是的,空中课堂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有很大的局限性,为的是尽可能把学校的教育教学损失降到最低。为了弥补不足,家长在其中就要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堵上空中课堂留下的缺口。

空中课堂有哪些缺口?从上一个问题的解答中可以管中窥豹,概括起来有这些:

空中课堂以区为单位,一人授课,千人视听;学生看到老师,老师无视学生。授者与受众的信息量完全不对等,由此引发以下问题:

老师不能组织教学,即学生的学习习惯上课老师不能掌握和把控,得完全依靠学生自律。这一点大人都做不到,对于小学生来说就更难了。而学生的学习习惯和课堂纪律是教学效果的保证,失去了这个保证,效果就可想而知了。由于人与人之间绝缘,课堂纪律这块不存在问题,但学习习惯就凸显重要。

师生之间没有互动,教学全程老师“一言堂”,“填鸭式教学”,其主导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学生的主体作用丧失殆尽。这样一来,教师就不能发现教与学中暴露出的问题,而进行及时教学调控;学生失去了常规课堂的学习氛围,失去了展示自己的舞台,而意兴阑珊。

作业辅导课是在人人网空间进行(也可以在QQ群),不同于空中课堂的是以班级为单位,师生可以隔空交流,但受制于空间距离、软件和网速,效率应该很低,只有少数先完成作业的学生提出的问题才有可能得到解决,不能照顾到全班,尤其是学习困难生。

找到了缺口,家长就要主动充当“助教”,把缺口堵上。

第一,监督、提醒孩子坐好观看,集中注意力听讲,脑袋瓜要跟着老师转。

第二,对不懂或者有疑问的地方一定要做好笔记,课后重放视频加以解决,有能力的家长自己帮助孩子分析解决。记住这句话:“当天问题当天结,不给自己留遗患。”

第三,督促孩子尽快完成作业,争取得到老师“开小灶”机会;机会不再,家长只能自己上了。

不过也好,当一次“助教”,家长可以体验一下当老师的辛苦。

l 问:校外的培训机构都停摆了,孩子的培优中断了,复课遥遥无期。孩子现在是小学毕业班的学生,正是升学的关键期。既然校外培训不成,我们只有自己进行家庭培训。请问刘老师,我们家长应注意些什么?

答:首先是鼓励孩子自学。自学包括两个阶段:一是把已经学过的内容拿来复习,温故知新,静待春暖花开、重返培优课堂之日;二是在复习的基础上,家长提供一些培优资料供孩子学习,辅以必要的讲解。

如果孩子没有自学能力,最好不要急于“赶路”,先回头熟悉“已经走过的路”,就是说家长要引导孩子复习旧知,重在“反刍”。

总之,疫情期,家庭是特殊的学校,特别的课堂,而父母则肩负着双重角色——家长是本职,教师是兼职。

2020年2月9日凌晨4点写于武昌名都花园

作者简介

刘文全,男,现年59岁,从教41年,大学本科学历,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武汉市优秀班主任,华中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师,《黄冈密卷》《学王一拖三》《培优课堂讲义》《一元三次教程》等文教类图书总主编,在省级和国家级报刊上公开发表教育类论文30篇,十多项教科研成果获省级以上等级奖。

2018年2月至2019年7月援藏,成为教育部直属高校附小首批“组团式”援藏教师,2019年6月,被中共拉萨市委员会、拉萨市人民政府授予“优秀援藏干部人才”称号,其援藏事迹通过以下各大媒体做了连篇累牍报道:

《长江日报》从2019年6月3日头版头条至7月27日连续刊发18篇采访报道,并配发2篇评论员文章,《华中师大报》《中国教育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跟进采访报道,西藏电视台、拉萨电视台前后做了专题采访报道,其中有6篇报道被“学习强国”主流媒体选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