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熙凤为什么一定要除掉尤二姐?

 少读红楼 2020-02-11

那红楼里,尤二姐只是贾琏的二房奶奶。说白了,也就是妾,不过地位高一些,和赵姨娘香菱没什么两样。凭什么,那凤姐义正词严地,一口咬定,贾琏就是“停妻再娶”,犯了王法吗?

停妻再娶,说破了,就是现代社会的重婚罪。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重婚罪都是触犯法律的。

那么,到底什么是停妻再娶?搜度娘,上有明确解释:有妻并未离异,又与人正式结婚。一个“正式”两字,方让人领悟,也明白了凤姐离奇愤怒的原因。

那贾琏是以迎娶正房的礼仪,下了聘,拜了天地,纳的二姐,且又命下人称呼她为奶奶。这已然僭越了。

小妾是不能被叫奶奶的。不仅如此,妾也甚少被扶为正妻。《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要扶小妾赵氏为正,可是恭敬地请了已逝正妻的娘家兄弟,又请酒饭又封银子的,且又让赵氏认正妻的父母为父母,以正妻的亲戚为亲戚,得到整个的宗族承认后,此事才算完。

但严监生一死,赵氏还是受到了欺辱。

再看书里介绍的:贾琏不但偷娶了二姐,还安置了外宅,将自己的体己都搬来收于二姐保管,底下一溜儿小厮丫鬟伺候。抛开凤姐,贾琏真的是将二姐当作妻来对待的。二姐俨然是贾琏的内当家。用现代的眼光,还真的是事实重婚。

更让凤姐不平的,是贾母的一席话“既然是二房,也算是夫妻一场。”意思明白不过,更点明了二姐妻的实质地位。何况,这尤二姐进入贾府后,就和凤姐姐妹相称。如她是妾,敢这样和主子奶奶称姐道妹的吗?你看那赵姨娘,平时乍呼乍呼的,可借她十八个胆,也不敢在王夫人面前自称一声妹妹。

可二姐这一声姐姐,叫了多遍,也叫得从容,倒像是很有底气。她并非什么都不懂。可见,实则是个脸皮厚的。那贾琏又信誓旦旦保证:只等凤姐一死,就将二姐扶正,明白做正头夫妻。听听,这倒像是委屈了二姐了。

贾琏和二姐同心共气的,一心巴望凤姐早死,任谁不气?何况凤姐一向心高气傲,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女强人?

红楼里还有个娇杏,也是个二房,后来果然当了贾雨村的正室夫人。那贾雨村常来贾府走动,贾琏熟稔,兴许那娇杏作为家眷,也常来请安,和贾府的女眷叙话。有这样一个现成的例子,更是叫凤姐的心里添堵。

古代的婚姻制度非常严格。妻与妾天壤之别。虽实行的一夫一妻多妾制,但法律最大程度地保障正妻的利益。娶妻是家族行为,妻家和夫家是姻亲关系,入三族。(父族、母族、妻族)而妾通买卖,堪比货物。古代的连坐制度也不包含妾一族。妾族不是亲族。

名分大过天。

从停妻再娶,方可看出明媒正娶的重要。

慈禧,妃子出身,虽贵为太后,但一辈子不得穿大红。儿媳阿鲁特氏说自己是从乾清宫大门抬进来的皇后,不必去谄媚。慈禧就引了恨,以至同治驾崩,慈禧就急不可待地下手对付阿鲁特氏。可见封建社会女子对于名分的看重!

如贾琏纳的是妾,就如秋桐那般,见了凤姐,规规矩矩地跪下磕头敬茶,一口一个奶奶的,相信凤姐不会那般动怒。

贾琏和二姐此举,是将凤姐在贾府的栖身之地都挪掉了,不但自己不保,连带女儿也不保,叫她如何不恨?

这一声停妻再娶说出口,贾琏还是惊惶的。于律法上,他的确不占理字。国孝家孝在身,行了这背晦之事,凤姐若要告,也真能告得赢。

事后,凤姐得知,头一件,是背着贾琏去了宁国府大闹了一场,痛斥贾珍带坏了贾琏,又骂尤氏纵容。在凤姐看来,他们都可恶,都是陷自己于不利地位的帮凶。

但她到底没有去告。不是她不想,她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爽利女子,而是她不能。告倒了贾琏又怎样呢?亲手将丈夫送进牢狱,自己还能在贾府呆下去吗?她得顾全大局,她得装出贤良的大度模样。

可阿凤到底是阿凤,一个自小就“杀伐果断”的人物。尤二姐想鸠占鹊巢,其心可诛。那么她就先下手为强,为自保,为尊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彻底断了和贾琏的夫妻情分,也对整个男性世界失望了。

注:本文为回答网友提问。

作者:拨弦的人,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