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宁国府到底有多脏?

分享

   

宁国府到底有多脏?

2020-02-11  少读红楼

  

红楼梦里,贾琏替尤三姐说亲给柳湘莲时,一开始柳湘莲答应了,后来想想不对,就去向宝玉查问尤三姐的来历,愣头愣脑的宝玉,把尤三姐的来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完了还不忘给出一个“真真是一对尤物”的评价,结果柳湘莲觉得大事不好,于是说:“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

柳湘莲的这句话大有深意,我们从一开始也知道,荣宁二府中,荣国府因为有贾母坐镇,有王熙凤管家,整体上还不会有大的问题,但在贾珍管理下的宁国府,却出了很多问题,王熙凤协力宁国府时,就曾整理除了宁国府的五大问题,最后在王熙凤的管理之下,这些问题都得到了比较好的控制和解决。

然而除了这些,宁国府还有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大问题,焦大醉骂时,曾骂出一句红楼名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这就涉及到宁国府的风化问题了,这个问题秦可卿曲词中也有暗示:家事消亡受罪宁。

可见,贾府最终的败亡,承担主要罪责的,是宁国府,而贾珍作为贾府的族长,自然难辞其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曾这样评价贾珍: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可见,整个宁国府的风气,跟贾珍息息相关。

毫无疑问,贾珍是贾府败亡的主要责任人,一个能把宁国府翻过来的族长,他会干出哪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呢?

  

第一个就是爬灰。这个在焦大醉骂时就已经透露,到秦可卿死亡一回,通过诸多脂批,我们基本可以还原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爬灰,指公公和儿媳发生关系,现在我们习惯称之为乱伦。

贾珍有无数妾也就罢了,他偏偏又盯上了自己的儿媳,而且敢明目张胆地对秦可卿下手,就冲贾珍这“胆识勇气”,就足以给他戴上“衣冠禽兽”的帽子。有这样的人当家,宁国府风气会好吗?

一个家族的族长,一个荣国府的最高管理者,一个袭了爵位的为官者,一个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子的男人,他都不干正事儿,那么宁国府的那些下人们,又会好到哪里去呢?所以,我们还能看到一个叫卍儿的丫头跟茗烟私通;贾蓉也胆大包天地跟尤二姐尤三姐两个姨娘鬼混,还搂着丫头就亲嘴……

我忍不住在想,贾蓉续娶的许氏,后来也会不会也跟贾珍……?

第二个就是娈童。因为贾敬去世,贾珍居丧,闲着无聊,就想出了 一个习射的由头,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说是学习骑射,其实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贾珍之志不在此,再过一二日便渐次以歇臂养力为由,晚间或抹抹骨牌,赌个酒东而已,至后渐次至钱。”

你以为他们只是赌钱那么简单?当然不是,他们赌钱总要有人在旁侍候,于是娈童就粉墨登场了,“其中有两个十六七岁娈童以备奉酒的,都打扮的粉妆玉琢。”需要人伺候,家里有的是丫鬟,小厮,但贾珍偏偏不用,而是找了两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以为娈童。

这跟男同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两相情愿,地位对等,一个则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这其实正反映了贾珍的变态和寻求刺激的心理。而能成为贾珍座上宾的,无非邢大舅、薛蟠等与贾珍交好的世家子弟,其实都是败家子,聚在一起不是赌博,就是娈童,由此可见,贾珍有多不堪。

贾珍如此,跟着他的小厮也好不到哪里去,喝醉酒的喜儿还要“要公公道道的贴一炉子烧饼”,至于什么是“贴烧饼”,一想便知。此前拙文也有论及,不再赘述。

  

第三是聚麀之诮。什么是聚麀之诮呢?指父子共占一个女子的禽兽行为。也就是贾珍和贾蓉父子干的这些个勾当,父子两个人共同霸占一个女人,这一点,毫无疑问是影射尤二姐尤三姐姐妹。贾敬吞金死亡,父子俩听闻尤氏姐妹来了,那表现也真是绝了,“贾蓉当下也下了马,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

父子之间的这相视一笑,足以说明问题,就像两个干惯了坏事的惯偷一样,早有了默契。也许只有这件事,可以让父子俩像兄弟一样和平共处。亲爹亲爷爷死了,这父子俩倒好,表面比谁都难过,但得空了就去引逗尤二姐尤三姐,再加上尤氏不管不问,贾珍就更是无法无天,做出许多肮脏龌龊之事出来。

作为贾府的长子长孙,作为贾府的一族之长,贾珍不仅没有以身作则,反而处处只顾自己高乐,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不断变换花样地干出一件又一件令人瞠目结舌、难以想象的肮脏之事,把宁国府拖下水,让荣国府跟着一起遭殃,最终葬送的,何止是自己的性命,而是整个家族。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