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中尉 / 待分类 / 小石桌旁

0 0

   

小石桌旁

原创
2020-02-11  皮皮中尉

这天,我在“学习强国”中看到一篇文章,是著名导演陈晓卿写的《十七岁的远行》。作者在文中追忆初入大学校园克服饮食不便的片段,刹那间使我思绪飘远,想起自己走进大学的那一刻,想起校园中那片静谧的树林,和林中那个雪白清凉的小石桌。
如果按照我的意愿,我会和中学死党们一起,报考省内甚至市内的高校,在熟悉的乡音中成长,在熟悉的街道中漫步,每周回家见见父母,平淡自然地度过大学时光。但在父亲不容辩驳的坚持下,我极不情愿地离家千里,来到上海,走进那座之前一无所知的学校。所幸,那一刻,有满面微笑的父母陪伴着我。

生平第一次,我领略到“陌生”这个词汇的完整含义。原来,陌生不仅会使人感到兴奋,也会使人感到恐惧和厌倦!

对比中学时代,这座学校的“幅员”竟然如此辽阔!领取新生需要的寝具要走上二十分钟的路,七转八转才走到后勤办公室。抱着沉重的棉被枕头和蚊帐,同样需要再走上二十分钟,我们找了好几个人问路,才辗转来到男生宿舍楼。此时的我,不但筋疲力尽汗流浃背,还有些恼火。

对比中学时代,这座学校的“声音”竟然如此陌生!虽然路上遇到的老师在热情地为我们指路,但她飞快的语速,完全无解的江浙口音,让我恍然感觉身处国外。等走进宿舍不大的房间,已经有两位先到的同学在打扫卫生撑蚊帐。他们背对着我们叽叽喳喳地聊天儿,可是,他们的忽高忽低的吴侬软语让我像听到日语一样如坐针毡。

对比中学时代,这座学校的饭菜竟然如此夸张!炒青菜中放了白糖,炒茄子里放了白糖,连我一贯爱吃的肉包子竟然也是甜咸味的。和父母一起坐在嘈杂拥挤的食堂中,我一边无聊摆弄着手里崭新的餐卡,一边用筷子一根一根夹起青菜送进嘴里,再机械地咀嚼下咽。这只是第一顿饭,今后的第二顿,第N顿和第N+1顿该怎么办呢?我越想越烦躁,我想扔下饭碗一走了之,但看着同样努力吃饭的父母,我只好选择耐心坐着,一言不发。

回到宿舍,屋子里的新生同学总算聚齐了。帮我在铺位上收拾妥当后,父亲就和四散坐着的同学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天儿,看得出来,他想多了解一下我的新同学,多了解我将要身处的新环境。

当听说我们来自河南时,其中那个胖胖的“眼镜儿”扭过头看看我,再笑嘻嘻冲我的父亲点点头,轻声说:“哦,河南,是农业省份,人很多,是乡下嘛。”他轻飘飘的话语放佛击中了我的自尊底线,只是看到父亲严厉喝止的目光,我才选择了忍耐,默不作声。

饭菜不合口味,口音听不懂,气候湿热,没有一个朋友,甚至还生平第一次领教了所谓的地域歧视,我的脑海中很快就组织聚合了一大堆否定这里的理由。坐在铺位上,深陷嘈杂之中,我看着父亲沉默的表情,看到母亲担忧的面孔,我等待着。只要他们同意,我就背上还没完全打开的背包,立刻离开这里!即使需要再复读一年,我也不稀罕这所学校,不愿在这里多待上哪怕一分钟!

天近黄昏,忙碌一天的父母要离开校园回宾馆了,他们第二天一早就要坐火车离开这座城市。我默默跟在父母身后,做好了准备,一旦他们问我是否喜欢这所学校,我会立刻把那些理由抛出来。只要他们点头,我就回宿舍拿行李。可是,父母只是默默走了一会儿,看到路旁树林里有供人休憩的石桌和石凳,就走过去,慢慢地坐下。

父亲看着我,眼神疲惫却又充满了慈祥。“明天早晨我们就回去了,你要努力适应这里,好好学习。”母亲看看父亲又看看我,目光满是怜爱,“是呀,要是实在吃不惯食堂里的饭菜,你就多去校门口的超市买点儿喜欢吃的,千万别惦记着省钱。”

我很诧异也很失望。诧异,是我明明看到他们对这座城市这所学校并不喜欢,可在这里却一句抱怨也不说;失望,是我期待他们会同意我从这里退场,可这份希望却最终落了空。我低头沉默,我赌气地不看他们,我任凭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慢慢地,方才还娇艳翠绿的小草变得阴郁,雪白光洁的小石桌变得黯淡,夜幕悄然降临。我抬起头,这才猛然发现,父母竟然都在流泪!尤其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的泪水,让我的脑子瞬间陷入一片空白!

“我们都知道,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连人家说话都听不懂,吃得也不合口味。但是,一个男子汉迟早要走出家门认识社会,迟早要面对不适应不方便,对吧?”父亲努力让自己略显哽咽的声音变得平淡,“这是一个新环境,你要适应,不适应也要适应。你想想看,有多少人羡慕你能考进上海的大学,你为高考付出了多少努力?难道因为这点儿小麻烦就打算逃跑吗?!”

“对呀,父母送孩子来上大学,多开心的一件事!那些小事不要太挂在心上,时间长了就适应了!”母亲一边哽咽着,一边还忙不迭地把一叠钞票塞进我的衣兜。“千万别委屈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长大了!”

“好了!不废话了!”父亲腾地站起来,又恢复了当年那位年轻军官的风采。他从我手上一把拿过自己的皮包,斩钉截铁地对母亲说:“他都十几二十岁的人了,有吃有喝的不会有事!咱们要相信自己的儿子!”然后,他重重地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噙着热泪大声说:“你好好干!大胆去尝试!别让我跟你妈失望!”说罢,他挽起母亲的胳膊,大踏步走出小树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校门……

天很晚了,我独自坐在小石桌旁。“就这样吧,就这样开始吧。”我在心里默念着这句没来由的话,脑海中不时闪回父亲母亲的眼泪。所谓的饮食习惯、方言障碍或者人生地不熟,这跟父母的期望和我的未来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我鼓起勇气,腾地站起来,大踏步走出小树林,头也不回地走向宿舍楼。

生活总有一些遭遇战。初见时慌乱,继而恐惧,但当你真正下决心周旋时,会发现那不过是生活开的玩笑,反倒相见恨晚,至今难忘。在离开小石桌的当天晚上,我就和那些室友们拉近了关系,第三天我就因为表现优秀被教官评为军训标兵,第二十天我写的那篇《小石桌旁》就被老师贴进了展示橱窗……大学四年,转瞬即逝。

如今人到中年,看到父母两鬓染霜,我的思绪总会飞到千里之外校园中的小石桌旁,那时的父亲腰杆笔直,那时的母亲精神抖擞。我把二十年前小石桌旁发生的这一幕,原原本本都告诉了我的女儿,告诉她生活中的不如意不过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也告诉她,亲人亲情,人生理想,才是支持她远行赋予她动力的源泉……

小编其人

小皮流流(另一网名:皮皮中尉):现为某主流媒体主任编辑,“天涯文学”签约作家,“360个人图书馆”原创达人;在本职中品味业务骨干的充实,在读书写作中聆听先哲的教诲,在陪伴妻子女儿的过程中体会最纯真的快乐。

历史推荐

罗振宇是骗子吗?

家有小女  自在欢喜

写作,绝不苟且

听说“小升初”改摇号了,我送女儿进了语文辅导班

家庭教育的难度,;绝对超乎想象

父母的言传身教,是家庭教育中最好的教材

小小说:《噩梦》

阅读能力,才是响当当的硬功夫!

为什么方鸿渐的女人缘这么好?

每周一至周五晚20:00,咱们在“爸鼻马迷”不见不散。

关注公众号

鼓励支持小编吧!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