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客 / 待分类 / 居家闲笔

0 0

   

居家闲笔

原创
2020-02-12  关中客

       以为睡了七八个小时,至少应当五六个小时,可是一看手机,才两点多。记得昨晚十点多,👀涩胀得不行,就脱衣上床睡觉,那时,女儿在看电视,妻子正在手机上玩斗地主。 

        今天二月十二,元月二十五过的年,转眼间十七八天了。

        大年三十,人们各回老家,祭祀先人,与村人见面拉话,初一早上,鞭炮正常响起,远远近近,混成一片,空气中那熟悉的气味,立即勾起往年温馨亲切的记忆。

       各家串门,其乐融融。村子大,人很多,如果家家跑,人人见,那必须得一整天。可是,预警已经发出,一家人商量,不管人家怎样,我们还是少跑几家吧。        

       初二,应该出门走亲戚。娘家舅家微信传来信息,有的委婉有的直接,疫情紧,还是,不要来了吧?

        然后开始闭关修炼。在房子里看电视,下棋,打牌,吃好吃的。一连几天。

        外面,风声越来越紧,小区封闭,巷道封闭,道路封闭,电视上,疫情发展越来越让人揪心。武汉加油,武汉挺住!

        全社会都动员起来了。中央指导组早已进入,物资调配,人员驰援,各地疫情发展通报,官员调整,防疫宣传,各种信息铺天盖地,每天新闻不知看多少次,后来又看到消息,提醒说,新闻看多了,那叫信息过载。

        初五初六,假期延长消息得到证实。街道上,冷清寥落,行人极少,车子在路边,大小高低黑白红黄蓝绿各种品牌,上面全是厚厚一层灰土。寂寞的车子,蜷缩着,睁着无神的眼,盼主人到来。

       野渡无人舟自横。

       无论到那一家药店,不要问,店员严密厚实的口罩后面传来,没有口罩,没有消毒水,没有双黄连。物价管理部门通告发出,不准哄抬物价。

       正月十五,稀稀落落几声鞭炮声过后,城镇乡村又陷入沉默。

       电视上的节目丰富起来。一连几天,每到晚上,人们都要看“主持人大赛”,看“中国诗词大会”等,赛场交锋,险象环生,神仙打架,异彩纷呈。        元宵晚会,动人心魄的鼓点,气贯长虹的朗诵,音乐响起,场面切换,白衣天使奋战前线,信心,力量,眼泪,誓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荧屏上,鼓声阵阵,杀气冲天。

      四川成都人说,我们来了,零八年时……广东人说,我们来了,非典时……世卫组织说,我们全力支持中国。

       我一同学,身在非洲,购几百只口罩,辗转几天,送给村人。近邻日本,捐资捐物,在物资包装箱上,一句话让人温暖,让人胸襟阔大,道是: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现在凌晨四点半,天地黑暗,四野无声,近处的人们还在梦乡,远处的人们还在奋战。当两三个小时后,当太阳重新升起,当花木的芽苗进一步勃发,我想,新的一天,阳光灿烂的一天,毕竟,无可阻挡地,将会来临。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