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后 / 爱好 / 人类社会有很多事情是找不到责任人的

0 0

   

人类社会有很多事情是找不到责任人的

2020-02-13  川后

首先得声明,标题是今天文章的观点,而且这个观点不敢掠美,我得告诉大家,它来自于陶陶。

陶陶,我们暗香的群友。小海归,现居杭州,目前宅居家里,读原典,著篇章。

私聊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个观点。我认为很好。希望他系统地表述成文。结果他说,忙着研究马克思呢。

恩,我知道——至少我从社会学者赵鼎新那里得知,社会科学有四种解释方法,而两个马克斯(思),卡尔·马克思和马克斯·韦伯,各占其一。虽然没问陶陶,到底研究的哪块,哪个方向,但是看见他在群里一闲谈,编辑就撵他赶紧写书去,就知道,他身后时刻站着一个催稿人呢。

所以,我说,那我吸收你的观点,再加上我的,看能不能整合成文吧。结果我整合了好几篇,根本发不出来。陶陶还把他发给老师的一封信件,也发我一份,同样,我这里发的时候,给卡死了。所以,我还是拆分一下。一点一点的说吧。今天想说的,是陶陶的三个观点。随后我会奉上自己的观点。

陶陶观点一:人类社会有很多事情是找不到责任人的。我们能做的只是解释为什么。找责任就是找控制,控制的对象都是可以预估,可以判断的常态事件。但并非所有事件都算的上是常态事件。美国加州森林大火,澳大利亚火山喷发,都是非常态事件。消防局的防火是针对建筑物,工厂的,在面对森林火灾的时候,就是面对非常态事件。但是,中国知识分子对政府的不信任也可以理解,因为政府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是不透明的。虽然即便透明了,很多决策也是一样。但不透明的话,知识分子就有舆论空间。这里不是怪知识分子,也不是怪政府,只是想说,对于事件的理解和发展要区分出里面的各种细节,对于每一个细节的解释,都是复杂工程。但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往往是非左即右的。因为人们判断对错就三标准,动机,结果和法律。

陶陶观点二,任何一种制度都是针对特定问题而建立,一旦建立之后就会形成一定的架构,但没有一种架构是全能的,所以一旦你针对一类问题建立某种制度,也就意味着你对另一种问题的忽略。美国也是这样,卡特里娜飓风出来之后政府没有什么能做的,因为联邦没有权力调动军队去帮助地方,但中国洪水出来了,国家就能调动军队。同样道理,中国政府为了使得把握住总体大局,每个部门的自主性降低,这就导致了信息发布的缓慢,这个事情基本是没办法做到全方位维护的。建立制度,有点像人被病毒感染之后打免疫。毎出一个问题,就打次免疫,但问题在于,病毒会变异,问题也会变异,但制度又不能一劳永逸的预防所有问題,总有人会在制度覆盖不到的地方扎营,从而将覆盖不住的地方有意无意的发展成漏洞,直到让重大事件爆发。

陶陶观点三:“责任”是一种人类内部的话语,自然界是不会有责任这个词的。领头羊走错路,带着后面的羊入坑,被狼抓了,后面的羊是不会说领头羊要负责的,但人类社会会,因为人类社会有思想。所以我们在分析责任的时候,要理解责任话语的形成是什么。责任对应的词语是选择。比如,我选择考大学,我就要承担考大学所丧失的机会成本。所以在分析责任的时候,就要理解责任背后的选择机制。我们很多知识分子说责任在政府,一个理由也正是中国政府的角色是父母官,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资源调配者。一旦政府的父母官角色重了,那么民间的选择范围就相应减少。所以,选择权越多的人通常被认为拥有更多的责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政府被骂也能理解。这里需要提醒的一点是,“被认为有更多的责任”和“有更多的责任”是两回事,“被认为有更多的责任”是通过从外向内的话语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有更多的责任”需要打开黑箱,从内向外的实证性研究才能得出的结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川后 > 《爱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