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ididie / 心理卫生 / 心理急救 澳大利亚支援灾民指南

分享

   

心理急救 澳大利亚支援灾民指南

2020-02-13  tuzididie

心理急救

澳大利亚支援灾民指南

澳大利亚心理学会

前言

本心理急救指南是为在备灾、救灾和恢复工作的人们准备的。它概述了灾难和创伤事件后心理急救的最佳做法。

每个州和地区对影响健康的灾害都有应对的计划。在这些计划中的是涵盖了如何安排紧急情况中的心理健康影响。包含在这些计划中的是一些对紧急情况中心理健康影响的安排。

心理急救的种类很多,在灾后急救领域的应用也越来越多。在澳大利亚的环境下对这项技术有着迫切的需要。心理急救的表现方式必须清楚地概述其目的、组成部分、何时使用、在何处使用、谁从中受益、可以由谁提供。

本指南旨在以简单的形式实现这一目标。它补充了西悉尼大学救灾和恢复力研究小组所做的工作。Sally Wooding博士和Beverley Raphael教授撰写了一章关于心理急救的文章来概述了这一领域。该指南还与澳大利亚红十字会提供的心理急救培训结合使用。

紧急情况是澳大利亚使用的通用术语,用于描述干扰/扰乱生活秩序所造成的生命、财产和生计的损失、社区的损伤和损害。

对于个人而言,这可能意味着如下的损失:

·亲近或重要的亲人

·自己的生活和未来的控制性

·希望和积极性

·尊严

·社会基础设施和机构

·服务的获取

·财产和财物

·生计

·住所。

紧急情况发生后,人们往往会对规范、人际网络失去信心,对本应保护自己的社会等失去信任1。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紧急情况的社会心理方面常常被忽视。应急管理活动的重点更多是放在对被洪水、火灾或风暴破坏的城镇的重建上,以及在这些情况下受到身体创伤的医治上。

对灾难性心理健康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发现,导致了应急管理方法的转变。这一时期的应对措施侧重于在紧急情况下临床心理健康技能的应用,而这些技能在之前从来都没有被列入计划。

后来人们认识到,大多数人在紧急情况发生后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大多数人在一些基本的支持下恢复得很好。这导致了心理急救的发展成为紧急情况后的主要工具。

澳大利亚和国际社会都认识到,紧急情况下的社会心理支持最好作为一种社区活动来提供,而不是基于医疗卫生系统内2。在紧急情况下提供协调一致的社会心理支持,现在已成为准备、应对和从紧急情况中恢复的关键部分。

本指南也符合《灾害中的社会心理支持门户》(Psychosocial Support in Disasters portal)(www.psid.org.au)和世界卫生组织(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战争创伤基金会(War Trauma Foundation)和世界展望国际(World Vision International)(2011年)《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Psychological first aid: Guide for fieldworkers)中详细说明的资源。世界卫生组织:日内瓦。

1更多信息见红十字会(Red Cross)与红新月会(Red Crescent Societies)国际联合会2009年。

2更多信息见机构间常设委员会2007年;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2009年;van OmeranSaxena&Saraceno 2005年。

了解心理急救

什么是心理急救?

心理急救是一种“对遭遇苦难和需要支持的人赋予人道的,支持性的回应”1

心理急救是帮助遭受紧急情况、灾难或创伤事件影响的人们的一种方法。

它包括对促进自然恢复的支持的基本原则。这包括帮助人们感到安全、与他人有联系、平静和充满希望、获得身体、情感和社会支持,并感到能够帮助自己2。心理急救的目的是减少最初的痛苦,满足当前的需要,促进灵活的应对和鼓励适应性调整。

心理急救的作用作为你可能要应对个人或家庭在灾难后第一件事。它在事件发生后的最初几小时、几天和几周内使用最为广泛。心理急救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受灾害影响的人将经历一系列早期反应(生理、心理、情绪、行为)。这些反应可能会干扰人们的应付能力。

从人们的经验来看,这些反应是正常的和可以理解的。心理急救可能有助于康复。

会有一小部分受影响的人群将需要进一步的心理健康支持,以协助其恢复。但大多数人自己或在富有同情心和爱心的灾难工作者、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恢复得很好。

心理急救是灾难发生后最常用的急救方法。但它的使用并不局限于这个时间段。有时,人们在紧急情况发生数月甚至数年后才第一次接触到心理急救。例如,在2009年维多利亚森林大火发生9个月后,红十字会进行了外联访问,这是许多人第一次接受心理急救。心理急救技能也可以应用于公众询问和紧急事件,或创伤性事件的周年纪念日,所有这些都可能发生在事件发生数年之后。

1球体项目和机构间常设委员会。

2更多信息见Hobfoll et al. 2007年。

3更多信息见Brymer et al.2006年。

心理急救有很长的历史1。自从有研究报告显示重大事件压力的危险性以来,它变得越来越流行。自2002年以来,心理急救一直被推荐为灾后社会心理支持的重要组成部分。

心理急救不是什么

重要的是要弄清楚心理急救不是什么,从而将其与早期的灾后支持形式区分开来,特别是关键事件压力汇报区分开。

如果灾难幸存者不愿意,直接鼓励他们谈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是没有用的,而且可能是有害的。如果一个人想讨论他们的经历,向他们提供支持是很有用的。但这样做的方式不应该迫使他们讨论得太多。

1更多信息见DrayerCameronWoodward&Glass 1954Raphael 1977a&b1986

2更多信息见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2002年;RoseBisson&Wessley 2003年;BissonBrayneOchberg&Everly 2007年;Bisson&Lewis2009年。

3更多信息见Watson et al.2002年;Ruzek et al. 2007年;McNally, Bryant,& Ehlers 2003年。

紧急情况后的情形不是临床环境,在此情形中进行临床或心理评估是不合适的。

在这一点上,将接触限制在简单的支持上是很重要的,比如心理急救。显示出明显危险迹象(如自杀倾向)的人应求助于正规的心理健康服务机构。

心理急救不是:

·不是问询报告

·不是为获得创伤经历和损失的详细信息

·不是治疗

·不是贴标签或做诊断

·不是咨询

·不是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的事

·不是每个受到紧急情况影响的人都需要的。

谁从心理急救中受益?

紧急情况的突发性、破坏性意味着人们将面临不确定性和压力。人们会经历不同程度的痛苦。在可能的情况下,任何处于困境的人都应该获得心理急救。这包括成年人、青少年和儿童,以及救灾人员和急救人员。

人们如何应对和处理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他们紧急情况的体验、健康状况、个人经历和可获得的支持。

有些人可能面临更大的负面结果的风险。这些人可能包括:

·曾有过创伤的经历

·有潜在的精神疾病

·暴露在高恐慌因素的事件中

·以为他们自己会死掉

·经历过创伤性的丧亲之痛

·财产、生计遭受严重损失,或社区和网络受到破坏。

在某些情况下,人们需要比心理急救更多的即时性的护理。这些人需要立即得到专业支持。这包括以下人员:

·重伤,需要紧急医疗护理

·非常痛苦,以至于无法进行日常生活的基本活动

·威胁伤害自己或他人。

重要的是要记住,并非每个经历紧急情况的人在危机期间或之后都会有情绪困扰或问题。不是每个经历危机的人都需要心理急救。一些保护因素包括1

·功能良好

·社会支持

·应对能力

·强大的道德信仰体系

·返回正常生活中(即减少干扰)。

1更多信息见约翰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2008

有些人将需要比心理急救更多的支持。了解自己的极限,向其他能够提供医疗的人寻求帮助或其他帮助以避免危机。

心理急救的目的

心理急救是人道的,有爱心的,有同情心的。它首先解决情感和实际的需求以及关注。

心理急救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培养人们的康复能力。心理急救通过帮助人们确定他们的迫切需要以及他们满足这些需要的力量和能力来提供对康复的支持。

最重要的研究发现之一是,一个人对自己应对能力的信念可以预测自己的结果。

通常创伤后表现更好的人是那些乐观、积极、自信的人,他们认为生活和自我是可以预测的,或者表现出其他有希望的信念。

1更多信息见Carver1999Ironson et al. 1997年,Solomon 2003年。

心理急救努力的目标包括:

·让人冷静

·减少痛苦

·让人们感到安全

·确定并协助满足当前需求

·建立人际关系

·促进人们的社会支持

·帮助人们了解灾难及其背景

·帮助人们确定自己的优势和应对能力

·培养人们应对能力的信念

·给予希望

·协助对需要进一步或专业帮助的人进行早期筛查

·促进适应性功能

·让人们度过第一个高度紧张和不确定的时期

·让人们能够从事件中自然恢复

·减少事件导致的精神疾病的危险因素,如创伤后应激障碍。

心理急救五要素

心理急救的五个基本要素是从风险和恢复力、现场经验和专家协议1的研究中得出的。

心理急救的要素是促进:

·安全

·平静

·连接性

·自我效能和团体效能

·希望。

1. 促进安全

·消除或减少受到伤害的威胁。

·帮助人们满足粮食、水、住房、财政和物质援助的基本需要。

·帮助人们获得紧急医疗护理。

·提供身体和情感上的安慰。

·以一系列方法提供重复、简单和准确的信息,说明如何满足这些基本需求。

1更多信息见Hobfollet al. 2007年,红十字与红新月联会2009年,2010年,昆士兰州卫生局(2008年)。

2. 促进平静

·稳定那些不知所措或迷失方向的人。

·尽可能提供一个环境,使其远离紧张情况或暴露在紧急情况的视觉、声音和气味中。

·倾听那些希望分享自己故事和情感的人,不要强迫他们说话。

·记住没有正确或错误的感觉方式。

·即使人们很难相处,也要友好和富有同情心。

·提供关于灾难或创伤以及正在进行的救援工作的准确信息,帮助幸存者了解情况。

·提供关于压力和应对的信息。

·当他们表达恐惧或担忧时,提醒人们(如果你知道的话)更多的帮助和服务正在进行中。

3. 促进连接性

·帮助人们联系朋友和亲人。

·让家人团聚。

·尽可能让孩子与父母或其他近亲在一起。

·帮助与支持人员(朋友、家人或社区帮助资源)建立联系。

·尊重有关性别、年龄和家庭结构的文化规范。

·向人们提供实际帮助,以解决眼前的需要和关切。

·提供信息,引导人们使用现有的服务。

·将人们与可用的服务联系起来。

·尊重有关性别、年龄、家庭结构和宗教的文化规范。

4. 促进自我效能感

·让人们参与满足自己的需求的过程。

·协助决策,帮助他们把问题排序并解决问题。

5. 促进希望

·传达人们将要康复的期望。

·陪伴/愿意帮忙。

·让人们相信他们的感觉是正常的来安抚人们。

自我效能感是指一个人相信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导致积极的结果,并感到自己能够帮助自己。

谁提供心理急救?

心理急救应由适当机构提供作为州、地区或地方应急管理计划的一部分。

这意味着可以通过协调的方式作出相应,社会心理支持作为应急反应的一个关键部分。在澳大利亚,这种协调的回应可以包括:卫生和联合卫生专业人员、教师和其他教育专业人员、神职人员和其他信仰组织的成员、红十字会个人支持志愿者和社区组织的其他训练有素的回应者以及当地政府工作人员。

心理急救的原则意味着,除了训练有素的急救人员外,社区中的各种人员——从急救人员到邻居和志愿者——都可以被培训来提供心理急救。

心理急救是一种人道的、支持性的和实践性的对一个受到严重压力并可能需要支持的人的反应1。大多数对紧急情况作出反应的人都能够向处于困境中的人提供这类援助、安慰和支持的援助2

心理急救原则是所有应急人员应对突发事件的重要基础。他们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应对紧急情况上。但这些人通常是第一次接触“系统”的幸存者。因此,他们在协助以安全有效的方式促进康复方面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

区分一般心理支持和所有紧急情况相应人员的方式是有用的。负责任的帮助保护了幸存者的尊严和包容能力。心理急救的主要作用是保护和促进幸存者的心理健康和社会心理健康。

1更多信息见机构间常设委员会2007年。

2更多信息见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

心理急救在哪里进行?

心理急救可以在不同的情形下进行。心理急救可在紧急情况现场或受影响人群聚集的地方进行,如:

·疏散中心

·康复中心

·医院

·人道主义援助中心

·家庭

·学校

·企业

·购物中心

·机场

·火车站

·追悼会

·社区中心。

社区里的各种人员都可以提供心理急救。

在现场使用心理急救

现场提供心理急救准备1

许多紧急情况可能会带来压力,通常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人们对这种情况了解得越多,心理准备得越充分,这种支持就越有效。

在现场使用心理急救之前,人们应:

·了解危机事件。

·了解可用的服务和支持。

·了解安全、访问和安全问题。

·考虑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准备。

1世界卫生组织、战争创伤基金会和世界展望国际组织(2011年)。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世卫组织:日内瓦。

进入应急现场前要问的重要问题

紧急事件

·发生了什么?

·何时何地发生的?

·有多少人可能受到了影响,他们是谁?

·持续了多长时间/还会继续么?

可用的服务和支持

·谁是管理危机的有关部门?

·谁提供紧急急救、食物、水、物资援助、住所等基本需要?

·人们在哪里以及如何获得这些服务?

·还有谁在帮忙?社区成员是否参与回应?

·注册、寻找和团聚服务帮助家庭团聚了么?

安全和安保问题

·危机事件是否已经结束或仍在继续,例如地震余震,或正在展开的洪水事件或高森林火灾危险期?

·环境中可能存在哪些危险,如碎片或损坏的基础设施?

·是否存在着避免进入的区域,是由于不安全(例如明显的身体危险)或不允许进入?

身心准备

·在家里/办公室中你是否拥有所有可能需要远离的东西(电话、充电器、饮料瓶等)?

·你是否让家庭成员/朋友知道你在做什么以及你要做多久?

·你是否为孩子、需要照顾的人和宠物做了安排?

·你是否在情感上准备好了提供心理急救?

心理急救行动原则1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制定了一个由三项行动原则组成的框架,以协助提供心理急救。

这些原则为如何去查看和安全的进入一个紧急情况提供了指导(看),以便去理解受影响人们的需要(听),将他们与他们需要的信息和实际的支持联系起来(连接)

原则           行动

·检查安全性。

·检查有明显的紧急基本需求的人。

·检查是否有严重的求救反应。

·接近可能需要支持的人。

·询问人们的需求和关切。

·倾听人们的心声,帮助他们感到平静。

连接

·帮助人们解决基本需求并获得服务。

·帮助人们解决问题。

·提供信息。

·将人们与亲人和社会支持联系起来。

1世界卫生组织、战争创伤基金会和世界展望国际组织(2011年)。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世卫组织:日内瓦。

使用心理急救时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和信息

安全检查性

·您能观察到哪些危险,例如道路损坏、不稳定的建筑物、火灾、洪水等?

·询问您是否可以感觉安全同时不会伤害自己或他人

·如果您不确定该区域是否安全,请不要离开!

检查有明显紧急基本需求的人

·是否有人需要紧急急救?

·人们是否需要紧迫的保护(如需要衣物)?

·是否有人需要特别关注?

·了解你的角色,努力为需要特别援助或有明显紧急基本需求的人寻求帮助

检查是否有严重的求救反应

·是否有人极度不安、动弹不得、不回应他人、打扰他人或受惊吓?

·谁在哪里是最痛苦的人?

·考虑谁可能从心理急救中受益,以及你如何能提供最好的帮助。

接近可能需要支持的人

·尊重他人并按照文化习俗对待他人

·按姓名和组织介绍自己

·询问你是否能提供帮助

·如果可能,找一个安静安全的地方谈话

·帮助患者感到舒适

询问人们的需要和关切

·满足任何明显的需求。例如,如果一个人的衣服破了或者他们需要一条毯子

·总是询问人们的需求和关切

·不要总是假设自己是知道的

·找出目前对他们最重要的是什么

·帮助他们确定什么是自己的优先需求

倾听人们的心声,帮助他们感到平静

·与人保持亲密

·不要强迫对方说话

·倾听以保证他们想谈论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们非常痛苦,帮助他们感到平静,并努力确保他们是不孤独的

链接

帮助人们解决基本需求并获得服务

·例如,食物、水、住所、物资需求

·了解人们的具体需求,并尝试将他们与可获得的帮助联系起来

·不要做出你无法兑现的承诺

帮助人们处理问题

·帮助确定他们最迫切的实际需求,并协助确定优先处理顺序

·帮助人们识别支持人员

·为人们提供切合实际的建议,以满足他们自己的需求(例如,如何向连接中心注册等)

提供信息

·找出从何处获取信息和更新

·在获取人们的支持之前,尽可能多地获取信息

·保持更新

·只说你自己所知道的

将人们与亲人和社会支持联系起来

·保证家人团聚,保证孩子与父母团聚

·帮助人们联系到朋友或亲戚。

·如果祈祷或宗教习俗是重要的,人们可以从与他们的精神基础相联系中受益

适应心理急救

对于文化

文化可以指一个人的社会、种族和/或年龄群体的行为和信仰。文化决定了我们如何与人交往,以及怎样说和做是正确的,怎样是不正确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调整与人们的沟通方式,以此来尊重他们对文化的选择。

考虑以下问题:

着装

·帮助者是否需要以某种方式着装以表示尊重?身体覆盖的穿戴物?颜色?

·受影响的人是否需要某些衣物以保持其尊严和习俗?

语言

·在这种文化中,问候别人的习惯方式是什么?

·他们说什么语言?

·有正式和非正式的称呼形式吗?

性别、年龄和权力

·受影响的女性是否只有由女性帮助者来接触?

·可以联系谁(换句话说,家庭或社区的负责人是谁)?

触摸与行为

·对于接触,人们的习惯是什么?

·握住某人的手或触摸他们的肩膀可以吗?

·在老年人、儿童、妇女或其他人的行为方面是否有特殊的考虑事项?

·眼神交流是否合适?

信仰和宗教

·不同种族和宗教群体中受影响的人是谁?

·对受影响的人来说哪些信仰或做法是很重要?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是如何理解或解释的?

对于儿童和年轻人

在对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心理急救时,以下几点非常重要1

与所爱的人在一起

·无人陪伴时,将孩子与可信赖的儿童保护网络或机构联系起来。不要让孩子无人看管。

·在照顾未经授权的陌生人的孩子时,要小心提供帮助。

·如果没有儿童保护机构,采取措施寻找他们的照顾者或联系其他可以照顾他们的家庭。

保持安全

·防止他们暴露在任何可怕的场景中,如受伤的人或可怕的破坏场景。

·防止他们听到有关事件的令人不安的情节。

·保护他们不受媒体或非应急回应的人采访。

听,说,玩

· Be calm, talk softly and be kind.

· Introduce yourself by name and let them know you arethere to help.

· Find out their name, where they are from, and anyinformation you can in order to help find their caregivers and other familymembers.

· Listen to children’s views on their situation.

· Try to talk with them on their eye level, and use wordsand explanations they can understand.

· Support the caregivers in taking care of their ownchildren.

· If passing time with children, try to involve them inplay activities or simple conversation about their interests, according to theirage.

·保持冷静,温柔的交谈,保持友善。

·介绍自己的名字,让他们知道你是来帮忙的。

·找出他们的姓名、来自何处,以及你可以提供的可以帮助找到他们的护理者和其他家庭成员任何信息。

·听取儿童对自己处境的看法。

·试着与他们进行眼神交流,使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和解释与他们沟通。

·支持照顾者照顾自己的孩子。

·如果与孩子们一起消磨时间,根据他们的年龄,尽量让他们参与活动性的游戏或进行与之感兴趣的对话。

1世界卫生组织、战争创伤基金会和世界展望国际组织(2011年)。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世卫组织:日内瓦。

对于健康状况或身体或精神有缺陷的人

在帮助可能有健康状况或身体或精神缺陷的人时,以下几点很重要。

·帮助人们进入安全空间。

·询问人们是否有任何健康状况,或者他们是否在定期服用药物治疗健康问题。

·尽可能帮助人们获得药物或获得医疗服务。

·尝试与此人呆在一起,或者如果你需要离开,请设法确保他们有人帮助他们。考虑将此人与相关支持联系起来,以便从长远角度帮助他们1

·残障人士,特别是认知残障人士,可能会依赖于他们生活中僵化的无聊的日常规律。这些无聊的日常规律的扰乱可能使他们非常焦虑。

1世界卫生组织、战争创伤基金会和世界展望国际组织(2011年)。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世卫组织:日内瓦。

·面对面的并直接与该人交谈,而不是通过可能在场的同伴、服务员或手语来转达。例如,不要说“告诉她…”或“他能…”

·永远不要对谈话对象视而不见,或当成是无法说通的或无法为自己说话的人来对待。如果一个人需要一名口译员或护理人员来帮助他们进行对话,请确保有足够的时间让他自己接收信息并有充分时间给出回应。

·如果人们需要额外的时间处理信息,需要允许有短暂休息。

·为进一步联系提供几种不同的选择。有些人可能更喜欢面对面交流,而另一些人可能更喜欢电话或电子邮件来交流2

2澳大利亚应急管理协会,社区恢复手册2

记住,人是有弹性的。所有人都有能力应付。帮助人们使用熟悉的应对策略和支持。

现场工作人员的自我照顾

自我照顾

在紧急情况下提供心理急救对于卷入到紧急回应中的人来说是非常有益的。然而,这也可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和压力。人们在工作过程中感到压力、苦恼、疲倦、不知所措、烦恼或沮丧的情况并不少见。

压力是身体在正常舒适区之外获得能量的运作方式。压力是由压力源引起的,这些压力源可能是内在的,如思想或感情,或外在的,如身体不好、冲突、噪音等。

如果在需求之间不能放松,或者在问题之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展开,压力就会增加。造成长期压力的并不是任务的实际困难,而是工作的绝对数量或连续性1

1 GordonR2005年)。关于压力、创伤和心理急救的信息和建议。

减轻压力

压力不会自动解决。人们需要采取措施来打破压力的循环。重要的是要找出是什么给你带来压力,并采取一些措施来减轻压力。如果我们想在危急时刻支持别人,这种自我照顾就显得尤为重要。

· Think about what has helped you cope in the past andwhat you can do to stay strong.

· Try to take time to eat, rest and relax, even for shortperiods.

· Try to keep reasonable working hours so you do notbecome too exhausted.

· Consider, for example, dividing the workload amonghelpers, working in shifts during the acute phase of the crisis and takingregular rest periods.

· People may have many problems after a crisis event. Youmay feel inadequate or frustrated when you cannot help people with all of theirproblems. Remember that you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solving all of people’sproblems. Do what you can to help people help themselves.

·想想过去是什么帮助了你,你可以做些什么来保持坚强。

·尽量花时间吃饭、休息和放松,哪怕是很短的时间。

·尽量保持合理的工作时间,以免太累。

·可以考虑下,例如给帮手分配工作量,在危机严重的阶段轮班工作,并定期休息。

·危机事件发生后,人们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当你无法帮助人们解决所有问题时,你可能会感到不胜任或沮丧。记住,你并不负责解决所有人的问题。去尽你所能帮助人们自助。

·尽量减少酒精、咖啡因或尼古丁的摄入,避免使用非处方药。

·与助人的同事一起进行核查来了解他们做的怎么样,并让他们与你一起核查。想办法互相支持。

·与朋友、亲人或其他你信任的人交谈以获得支持。

心理急救是一种人性化的、有爱心的、富有同情心的回应,它首先解决实际需要和关切。

有用的组织

Australian Child & Adolescent Trauma, Loss &Grief Network (ACATLGN)

www.earlytraumagrief.anu.edu.au

Australian Centre for Posttraumatic Mental Health (ACPMH)

www.acpmh.unimelb.edu.au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APS)

www.psychology.org.au

Australian Red Cross

www.redcross.org.au

beyondblue

www.beyondblue.org.au

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 (DHS), State Government ofVictoria

www.dhs.vic.gov.au/emergency

Department of Health (Queensland)

www.health.qld.gov.au/mentalhealth/

useful_links/disaster.asp

Disaster Response and Resilience Research Group, Universityof Western Sydney

www.uws.edu.au/disaster_response_

resilience/disaster_response_and_

resilience

Emergency Management In Australia

www.ema.gov.au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 (IASC)

www.humanitarianinfo.org/iasc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ICRC)

www.icrc.org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Societies (IFRC), Psyho-social Support Reference Centre

http://psp.drk.dk

National Center for PTSD

www.ncptsd.va.gov

National 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 (NCTSN)

www.nctsn.org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NIMH)

www.nimh.nih.gov

Psychosocial Support in Disasters Portal

www.psid.org.au

Sphere Project for Minimum Standards in HumanitarianResponse

www.sphereproject.org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SAMHSA)

www.samhsa.gov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www.who.int

参考文献和资源

ACPMH 2009, Community Recovery Following Disaster:Training for Community Support People – Workshop Guide and Resource,Australian Centre for Posttraumatic Mental Health & beyondblue, Melbourne,Australia.

Australian Emergency Management Institute, 2011. Community Recovery Handbook 2.

Bisson, JI, Brayne, M, Ochberg, FM & Everly, GS 2007,‘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following traumatic event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vol.164, pp. 1016–19.

Bisson, JI & Lewis, C 2009, Systematic Review ofPsychological First Aid, commissioned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rymer, M, Jacobs, A, Layne, C, Pynoos, R, Ruzek, J,Steinberg, A, Vernberg, E & Watson, P 2006,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 Field OperationsGuide, 2nd edn, National 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 &National Center for PTSD, USA.

Carver, C 1999, ‘Resilience and thriving: Issues, modelsand linkages’,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vol.54, pp. 245–66.

Drayer, CS, Cameron, DC, Woodward, WD & Glass, AJ1954,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in community disaster’. 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Association, vol. 156, 1, pp. 36–41.

Hobfoll, SE, Watson, P, Bell, CC, Bryant, RA, Brymer, MJ,Friedman, MJ et al. 2007, ‘Five essential elements of immediate and mid-termmass trauma intervention: Empirical evidence’, Psychiatry, vol.70, pp. 283–315.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Societies (IFRC) 2009, Psychosocial Handbook,International Reference Centre for Psychosocial Support, Copenhagen, Denmark.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 (IASC) 2007, IASC Guidelines on MentalHealth and Psychosocial Support in Emergency Settings, IASC,Geneva, Switzerland.

Ironson, G, Wynings, C, Schneiderman, N, Baum, A,Rodriguez, M, Greenwood, D et al. 1997, ‘Post-traumatic stress symptoms,intrusive, thoughts, loss, and immune function after Hurricane Andrew’, Psychosomatic Medicine, vol. 59,pp. 128–41.

Jacobs, G 2010, Roundtable discussion between Professor Jerry Jacobs andvarious Australian emergency management experts, 19 July 2010, AustralianPsychological Society, Melbourne, Australia.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 International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 Societies 2008, Public Health Guide in Emergencies, 2nd edn, Geneva,Switzerland.

‘Does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promote recovery from posttraumaticstress?’,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Interest, vol. 4, pp. 45–79.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2002, Mental Health and Mass Violence –Evidence-based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for Victims/Survivors of MassViolence, NIMH publication No. 02-5138,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DC, USA.

Queensland Health (2008)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Core Actions Emergency ManagementUnit Fact Sheet.

Raphael, B 1977a, ‘Preventive intervention with the recently bereaved’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vol. 34, pp.1450–4.

Raphael, B 1977b, ‘The Granville train disaster: Psychological needs andtheir management’, 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vol. 1, pp. 303–5.

Raphael, B 1986, When Disaster Strikes – How Individuals and Communities Copewith Catastrophe, Basic Books, New York, USA.

Raphael, B, Stevens, G & Taylor, M 2009, Disaster Response andResilience Research Group,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Australia.

Rose, S, Bisson, J & Wessley, S 2003,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ingle psychologicalinterventions (‘debriefing’) following trauma – Updating the Cochrane reviewand implications for good practice’, in RJ Orner & U Schnyder (eds) Reconstructing Early Intervention afterTrauma Innovations in the Care of Survivors, pp. 24–9, OxfordUniversity Press, Oxford, UK.

Ruzek, JI, Brymer, MJ, Jacobs, AK, Layne, CM, Vernberg, EM & Watson,PJ 2007,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Counseling, vol. 29, pp.17–49.

Solomon, Z 2003, Coping with War-Induced Stress – The Gulf War and theIsraeli Response, Plenum, New York, USA.

Stevens, G & Raphael, B 2008a, CBRN SAFE: Psychosocial Guidance for Emergency Workers –Chemical, Biological, Radiological & Nuclear Incidents, University ofWestern Sydney, Australia.

Stevens, G & Raphael, B 2008b, CBRN SAFE – Incident Pocket Guide, University ofWestern Sydney, Australia.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SAMHSA) 2007,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 A Guide forEmergency and Disaster Response Workers, US Department of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Washington, DC, USA.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SAMHSA) 2010,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for First Responders– Tips for Emergency and Disaster Response Workers

(http://store.samhsa.gov/home).

van Ommeran, M, Saxena, S & Saraceno, B 2005, ‘Mental and socialhealth during and after acute emergencies – Emerging consensus?’,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vol. 83, pp. 71–6.

Watson, PJ, Friedman, MJ, Ruzek JI & Norris, FH 2002, ‘Managing acutestress response to major trauma’, Current Psychiatry Reports, vol. 4, pp.247–5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ar Trauma Foundation and World Vision International(2011).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Guide for fieldworkers. WHO: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2010, Helping in Crisis Situations in Low and Middle IncomeCountries Guide to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 currently indraft.

Wooding, S & Raphael, B 2010.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 Level 1 Intervention FollowingMass Disaster,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Australia.

Young, B 2006, ‘The immediate response to disaster – Guidelines for adultpsychological first aid’, in EC Richie, PJ Watson & MJ Friedman (eds) Interventions Following Mass Violence andDisasters – Strategies for Mental Health Practices, pp. 134–54,Gilford Press, New York, USA.

致谢

This guide was produced by th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Society and Australian Red Cross in 2011. The first edition was developedfollowing roundtable discussions on 15 December 2009, co-hosted by AustralianRed Cross and th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The roundtable was attendedby representatives of both organisations, the National Mental Health DisasterResponse Taskforce, Australian Centre for Post traumatic Mental Health and theVictorian 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

本指南由澳大利亚心理学会和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于2011年编制。第一版是在20091215日由澳大利亚红十字会和澳大利亚心理学会联合主办的圆桌讨论会之后制定的。出席圆桌会议的有两个组织的代表,即国家精神卫生灾害应对工作队、澳大利亚创伤后精神卫生中心和维多利亚州人类服务部。

The first edition of the guide was based on discussionsat the roundtable and material developed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National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 (NCTSN) and National Center for PosttraumaticStress Disorder, the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SAMHSA) and the paper ‘Five essential elements of immediate and mid-term masstrauma intervention: Empirical evidence’ by Stevan Hobfoll and colleagues in2007.

该指南的第一版是基于圆桌会议的讨论和美国国家儿童创伤应激网络(NCTSN)和国家创伤后应激障碍中心开发的材料,药物滥用和精神卫生服务管理局(SAMHSA)和StevanHobfoll及其同事在2007年发表的论文《即刻和中期大规模创伤干预的五个基本要素:经验证据》。

This second edition, released in 2013, has been updatedto include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using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Thisinformation has been reproduced courtesy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arTrauma Foundation and World Vision International from the document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Guidefor field Workers. This edition supports PsychologicalFirst Aid training developed by Australian Red Cross in 2013.

2013年发布的第二版已经更新,包括使用心理急救的附加信息。这一信息是由世界卫生组织、战争创伤基金会和世界展望国际组织从《心理急救:外勤人员指南》文件中转载的。本版支持澳大利亚红十字会2013年开展的心理急救培训。

The principal authors of this resource were:

此资源的主要作者是:

Dr Susie Burk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John Richardson

Shona Whitton

Australian Red Cross

The guide was informed by participants

at the 2009 roundtable and those

that have provided subsequent

comments, including:

Professor Richard Bryant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Brigid Clarke

Victorian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rew Coghlan

Charmaine O’Brien

Sally Paynter

Australian Red Cross

Professor Mark Creamer

Australian Centre for Post Traumatic

Mental Health

Greg Eustace

Queensland Health

Dr Rob Gordon

Consultant Psychologist to 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 Victoria, and

Australian Red Cross

Heather Gridley

Craig Wallace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Dr Bob Montgomery

Consultant Psychologist, Past President

Australi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Professor Beverley Raphael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and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Associate Professor Joseph Reser

Griffith University

Professor Kevin Ronan

University of Central Queensland

Dr Sally Wooding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The second edition was informed by

the work of:

Alison Schafer

World Vision Australia/International

Mark van Ommeran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Leslie Snider

War Trauma Foundation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七项基本原则

在所有活动中,我们的志愿者、会员和工作人员都遵循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的基本原则。

人道公正中立独立志愿服务统一普遍性

人性

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运动出于不歧视地向战场上的伤员提供援助的愿望,以其国际和国家能力,努力防止和减轻任何地方可能出现的人类痛苦。它的目的是保护生命和健康,确保对人类的尊重。它促进所有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友谊、合作与持久和平。

公正

它不歧视国籍、种族、宗教信仰、阶级或政治观点。它只以个人的需要为指导,努力减轻个人的痛苦,并优先处理最紧急的危难情况。

中立

为了继续得到所有人的信任,不结盟运动不得在敌对行动中偏袒任何一方,也不得在任何时候卷入政治、种族、宗教或意识形态性质的争论。

独立性

这个运动是独立的。各国社会,在其政府的人道主义服务中,辅以各自国家的法律,必须始终保持其自治权,以便随时能够按照该运动的原则行事。

志愿服务

这是一个自愿的救济运动,没有以任何方式出于对利益的渴望。

团结

任何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必须向所有人开放。它必须在其全境开展人道主义工作。

普遍性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是一个世界性的运动,在这个运动中,所有社会都有平等的地位,在互相帮助方面都负有同等的责任和义务。

NOVEMBER2013

NationalOffice

155 Pelham St

Carlton VIC 3053

T 03 9345 1800

AustralianPsychological Societ y

Level 11, 257 Collins St

Melbourne VIC 3000

T 03 8662 3300

Toll free 1800 333 497

psychology.org.au

ACT

Red Cross House

3 Dann Cl

Garran ACT 2605

T 02 6234 7600

NSW

St Andrews House

Level 4, 464 Kent St

Sydney NSW 2000

T 02 9229 4111

NT

Cnr Lambell Tce

and Schultze St

Larrakeyah NT 0820

T 08 8924 3900

QLD

49 Park Rd

Milton QLD 4064

T 07 3367 7222

SA

212 Pirie St

Adelaide SA 5000

T 08 8100 4500

TAS

40 Melville St

Hobart TAS 7000

T 03 6235 6077

VIC

23-47 Villiers St

North Melbourne

VIC 3051

T 03 8327 7700

WA

110 Goderich St

East Perth WA 6004

T 08 9225 8888

(由南嘉心理咨询中心编译,感谢澳大利亚心理学家马信诚先生提供及参与校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