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中尉 / 待分类 / 短篇小说:《三生三世》

0 0

   

短篇小说:《三生三世》

原创
2020-02-13  皮皮中尉

伴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心跳,他愈发感觉到被固定在椅子上的手脚不断抽搐,视觉也在变得模糊。慢慢地,行刑室中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地面逐渐模糊成一片白色的雾霭,让他如同堕入了深渊,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犯人ZNT—1012!根据刑法终极判决,你因在公众场合无限制使用暴力危及其他公民,即刻起被执行远程流放三年刑罚!”女法官通过传声筒传来的声音冰冷生硬,也把他惊得浑身一颤!

他无助地瘫在椅子上,静等着行刑的电流把自己如今无比珍视的思维意识带走,然后像个痴呆儿一样被抛进四十二光年之外的地球监狱受苦受难。现在,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为了一句玩笑话就在议事大厅跟同事发生口角,更不该冲动地抄起脉冲警棍伤害对方。他想起了自己美丽可爱的女友,想起为自己流泪的母亲,想起自己本来一派光明的大好前程……

突然,他感觉到头部一阵灼热,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一双大手包裹进温暖的襁褓。他急切地大声问:“我是在哪儿?我是在地球监狱开始服刑吗?”可这些话语全都变成了婴儿稚嫩的哭声!他不再挣扎,内心一片死寂,眼神也开始变得平静,他明白,这哭声就象征着服刑的开始。

在最初作为婴儿被哺育喂养的时候,他还残存着家乡“乐居”星球的部分记忆。他总能拿自己身边的一切跟故乡做对比。他讨厌这里时不时降临的黑夜,因为故乡有三个太阳,从来不会沉浸在黑暗中;他讨厌这里的狂风暴雨和凛冽风雪,因为故乡早已实现了全程温度控制,每天都风和日丽;他也不喜欢身边的父母亲人,他们总是为明天的食物担忧,而故乡的人们早就摆脱了饮食代谢乃至疾病的烦恼。

一天又一天,他的躯体在发育成长。渐渐地,他终于可以走路、奔跑,也可以学着旁人的样子说话。虽然此时他还是个孩子,但他已经披散着一头脏乱的头发在田间干活儿,因为父母需要他劳动,不然就挣不到足够的食物。“乐居”星球的一切记忆已经不见踪影,他只记得自己是这条大河边一个穷困小村庄里的普通少年。

十六岁那年,他含着眼泪埋葬了因为疫病身亡的父母,独自扛着农具下地干活儿,因为他还要养活三个弟弟妹妹。唯一值得他欣喜的,是邻居王嬷嬷为他介绍了一门亲事,一位和他同岁的姑娘。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他打算和未来的妻子一道,继续撑起父母的门楣,为弟弟妹妹们遮风挡雨。

在他打算迎娶妻子前的一天傍晚,来了一队骑马的官兵。官兵们看到他,二话不说,立刻为他套上了绳索。要打仗了,他和同村的十几个少年,被官兵套着绳索,一边哭着拜别亲人,一边被拉扯着送进兵营。他踉踉跄跄地走,听到身后弟弟妹妹们声嘶力竭的哭喊,心如刀绞!

在旌旗猎猎鼓声阵阵的战场,他感到自己紧握长矛的手不住地发抖;看着脚下殷红的血泊和身边遍地的尸体,他觉得自己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儿!他跟着战友们呐喊冲锋,怒目圆睁地和同样恐惧的敌人殊死搏斗,他想活下来,他想回到那个穷苦的小村庄。

他的生命,连同这十几年喜怒哀乐的记忆结束了,结束于一柄长刀从背后猛然砍掉了他的脑袋。在剧痛、麻木和绝望中,喧嚣的战场翻滚着,模糊下来、陷入黑暗……

“第一段刑期结束,调整时间轴,开始第二段刑期!”冰冷生硬的声音骤然响起。他在无边的黑暗中想尽力睁开双眼,但只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灼热的脉冲电流再次将他击昏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还沉浸在那场腥风血雨的大战中,还残留着对弟弟妹妹的思念,但很快,他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好几双温柔细嫩的手在擦洗他婴儿的身体,而包裹他的襁褓,竟然是由华丽锦缎和温暖棉被做成的。“快看哪夫人!这孩子正冲我们笑哪!”伴随银铃般悦耳的女性笑声,他被捧到一位面容憔悴却雍容华贵的中年女性床前。

他看着中年女性充满暖意的笑容,陶醉在四周散发的氤氲香气之中。“看来这次的地方不错,比上次要富有的多!”他决心忘记那个大河边的小村庄,好好地在这个大富之家度过自己的刑期。毕竟,地球监狱同“乐居”相比,时间机制完全不一样,天知道要在这里消磨掉多少个地球年呢?

于是,他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爵长子,一个打一出生就以笑声闻名于世的奇男子,开始了自己的传奇一生。他不到五岁的时候就能背诵经典诗文,十三岁就考中了秀才,人也生得英俊风雅,深受皇亲国戚尤其是当朝皇上的喜爱。

十九岁那年,他如愿成了皇上的乘龙快婿。有了尊贵的地位,有了众人的夸赞,他开始飘飘欲仙;有了数不尽的财富,有了美女如云的惬意生活,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他要建功立业,他要施展自己的宏图壮志。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和年轻的太子走得越来越近。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自己的父亲老公爵是皇上的宠臣,等到老一辈作古太子即了位,他就可以延续公爵府的权势成为新的宠臣。可是他忽视了关键一点,那就是太子本人。太子心急,急于当新皇上,甚至不惜买通禁卫军打算血洗皇宫弑父篡位!太子的运气坏极了,以至于计谋败露服毒自尽。而他,和他的父亲,统统脱不了干系,被恼羞成怒的皇上下旨满门抄斩。

自己一家被押上刑场的那天,他踩着亲人的血泊被推上断头台,他对场下围观看热闹的人山人海无动于衷,他看着天空的阴霾,脑海中不断闪回自己还不到三十年的青春瞬间。

“第二段刑期结束,调整时间轴,开始第三段刑期!”

他第三次醒来的时候,不再去想之前的战争和荣华富贵,只剩下了内心沉静如水。他感觉到护士倒提着他婴儿的身体,狠狠地在他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哇哇!”他嚎啕大哭起来。“听,这孩子哭声多么响亮!将来一定身体好,懂孝道!”紧接着,他被放在一个小秤盘上量体重,还被注射了疫苗。他被裹在小棉被里,放在母亲的身边。

他的父亲母亲都是普通的工人,他从小刻苦学习,踏踏实实做人。他按照父母的要求考上重点中学和大学,进入了一家普通的单位,娶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妻子,过上了普通的生活。

他和妻子相亲相爱,他的内心始终很平静,认认真真地在单位朝九晚五,即使受到不公的待遇迟迟得不到提拔也满不在乎。他每天下班按时回家,跟妻子女儿待在一起,即使看到亲朋好友发达富贵买车买房也不为所动。

他和妻子携手相伴,一天天慢慢变老,直到八十七岁那年。某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前世是个勇敢的士兵,还曾经锦衣玉食挥霍无度。他醒来时,发现天还没亮,就拥着被子坐起来,看看身边熟睡安详的妻子,再看看一屋子简单陈旧的家俱,然后轻轻一笑,重新舒服地躺进被窝。

他想,“我呀,就是个平凡的人,过日子过的就是安稳踏实心安理得。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大起大落与大喜大悲,起码我就不能呀!我度过了平淡的一生,挺好!”

他带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

“犯人ZNT—1012三年流放刑期结束,脑电波图显示:人生观念值趋于正常,暴力冲动倾向消失,经法官审核批准,现准予释放!”

“明白,调整时间轴,释放脉冲,开始!”

小编其人

小皮流流(另一网名:皮皮中尉):现为某主流媒体主任编辑,“天涯文学”签约作家,“360个人图书馆”原创达人;在本职中品味业务骨干的充实,在读书写作中聆听先哲的教诲,在陪伴妻子女儿的过程中体会最纯真的快乐。

历史推荐

罗振宇是骗子吗?

家有小女  自在欢喜

写作,绝不苟且

听说“小升初”改摇号了,我送女儿进了语文辅导班

家庭教育的难度,;绝对超乎想象

父母的言传身教,是家庭教育中最好的教材

小小说:《噩梦》

阅读能力,才是响当当的硬功夫!

为什么方鸿渐的女人缘这么好?

每周一至周五晚20:00,咱们在“爸鼻马迷”不见不散。

关注公众号

鼓励支持小编吧!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