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鸟课堂 / 创业/管理/营销 / 未来,可能你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变成独...

0 0

   

未来,可能你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变成独立经济体

2020-02-14  火鸟课堂

越来越多的听到,我们身边的朋友,不是在这家公司上班,就是在那家公司上班。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多的朋友,不是依托这家平台赚钱,就是依托那家平台赚钱。

比如很多“出租车司机”已经脱离了出租车公司,开始依靠依靠滴滴、优步等互联网平台接单赚钱,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他们不仅不再需要缴纳“份子钱”,还可以自由支配时间。

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平台出现,社会上的自由职业者会越来越多,放眼望去:网红依托的时各类直播平台,自媒体依托的是微信、网店店主依托的时淘宝、快餐店送外卖依托的是美团、千万直销大军依托的时一个框架制度等等,他们都已经不需要上班,也没有公司在能束缚他们。

公司在消失,个人在解放。这就是一场商业组织架构的摧毁重建,他改变的不仅是商业秩序,更是各种社会规则,每个人都被卷入其中。

是的,对未来只有平台。

优步自己没有车,只是用车平台;阿里自己没有货,只是交易平台;微博自己不生产内容,只是内容平台……

一个整合型App管理平台成为他们的作业运转。

那么人才呢?是否也没必要用企业的形式组织起来,而用平台的方式呢?

我们先来看看,“公司”这种组织形式是如何形成的?

实际上,追溯回去的话,“企业”这种组织形式,最初产生于社会化大生产。

为什么“公司”可以成为工业时代的主导力量呢?

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科技进步的意义一直都是为了完善和发展“海量、单品”的经济形式,这时的市场需求经常可以整齐划一,在某个特定阶段全世界都需要某种产品,而且产品也是标准化的。公司只需把雇员团结起来生产某一种产品即可,比如鸦片、石油、武器、日用品、手机等等。

公司雇员也不需要强调个体差异,只要目标行为和目标一致。在利润和市场的共同催促下,某一家公司很容易持续走向极大化。

虽然,即使我们最熟悉的公司也不过只有约200年历史。但是它们的金字塔、分层制的结构,早已扩散和影响到了社会所有组织里,比如很多组织提倡的“公司化”,就是一场商业化运动。公司也早已成了传统商业的基本组成单位。

但是,情况正在改变,一系列变化正在我们眼前发生……

所有的变化都是顺应了人的需求的。仔细想下我们自己,我们的需求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已经越来越厌倦步调一致,越来越不喜欢标准化的产品,越来越不想顺应传统观念,越来喜欢按照自己想法行事。我有兴趣、我有爱好、我有想法,我只想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OK,这些在大工业时代不可能实现,因为过于关注自我,生产效率低下,大家的兴趣和特长只能互相抵消,人性的贪婪和慵懒都会被无限释放。

水木然点评:除非能有一种大平台,它可以温柔、精确、高效的将我们每个人的潜能激发并对接起来,以大数据为手段、以各取所需为驱动、以自我实现为效率、以荣辱与共为机制,这就可以无限接近了我们的需求了。

还是那句话:互联网是唯一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互联网以大数据、云计算为基础,努力实现“多个服务个体”对接“多种个性化需求”,就是这个改革的基本原理。

在一些行业,如果交易成本降到足够低,以至于低于管理成本的时候,企业就失去了优势。而这时候,平台则会起来,因为平台的作用是促进协作、匹配供需,它不需要企业那样的高管理成本。

淘宝、滴滴、美团、猪八戒、uber、等等这样的平台接二连三的出现,都属于这种性质的平台。

出现这种趋势的,不仅仅是在咨询行业,在媒体行业也是一样,众多的内容平台将媒体人与读者直接联系在一起,传统的媒体企业显得不那么有优势了。

在未来,还会有更多行业面临这样的变革。而身处这些行业的我们,未来有可能不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我们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最多只属于一个平台。

一旦从企业到平台,最大的变化就是,个体的作用将会凸显,而组织的作用将会减弱。

实际上,即便没有咨询和媒体行业这么明显的变化,不少企业,也已经在借鉴平台化的一些做法,悄悄地进行组织变革,以更加适应未来的发展以及人才需要。

而这些变革,对我们未来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他们组织了一股“无组织的力量”,通过兴趣、特长、资源、在平台上展开分享合作,在 实现了人们日益碎片化的需求,海帮助我们自己获得了经济效益。

这种平台看似有组织、无纪律,但又可以随时产生聚变与裂变效应,发挥巨大效能。

今后将有无数个体创业者、经营者兴起。人的定位从价值链上的分工者转向单一的创造者。以前我们为了生存,总是在迎合市场、依附公司、附和组织,而现在我们可以做一回自己!

《世界是平的》也提到这样的观点:“全球化1.0 是动力是国家,全球化2.0 的动力是公司,全球化3.0 的动力就是个人。这让现在的经济学家,必须将研究重点从企业与企业、企业与政府的关系,转移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然他们可能还需要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来帮忙了。

另外,那些所谓的经典经济学说和理论也正在逐渐失效。随着新社会组织结构的变迁,我们的经济规律、法律制度、价值观和行为也将由此处拐弯。

全球3.0的时代,也是个人觉醒的时代。当每个人都意识到他们可以过上一种更加理想生活的时候,革命往往就爆发了。这是一场正能量的革命,所有的摧毁都是温和的,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参与其中。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大胆求证、勇于实践。

还是那句话,21世纪的革命,不是从政治开始,而是从经济开始。并且一定是互联网触发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动刀枪,不流血牺牲,百花齐放,和而不同,这才是真正的革命!

在这个时候,那就发现一盒活生生的问题:那些“传统公司”还有存在价值吗?根据资料收集,数据总结显示,至少有四个企业发展的趋势,是我们不能忽视的。

趋势1:

『更替』

“传统公司”在互联网平台面前,注定是悲剧。企业的存续时间越来越短,个人在一家企业的职业生涯也越来越短--所以,最大化利用企业的资源来为自己增值,同时密切关注行业动向

据所了解,企业做战略规划都是5年甚至10年。而现在,能够拿得出清晰的3年战略的企业,已经不多了。至于5年和10年,企业还是不是活着,也未可知。

即便仍然活着,它是否还能维持高增长、高利润,从而为你提供高物质回报,也是谁都不能保证的。

在这种趋势下,个人不可能把安全感寄托于企业,而只可能来源于自我价值的提升。

所以,在进入一个企业之前,都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假如这个行业衰落了、企业倒闭了,我还可以去哪儿?我的价值在这里能得到多大提升?

除此以外,你还需要时刻关注自己行业的变化,及其对自己的影响,你不得不去思考下面这些问题,以洞悉行业变化:

1.这个行业的人才素质,相比以往如何?

2.这个行业出去的人,身价涨跌如何?

3.行业是否存在人才短缺?在哪个细分领域?

4.哪个细分子行业的增长最迅速?

5.行业有什么新技术产生?这种新技术会如何影响它?

6.这个行业的主要增值发生在价值链的哪一环?近期是否有变化?

趋势2:

『无界』

企业的组织架构越来越灵活,岗位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

——所以,找到变化下的内部创业机会,可能会实现弯道超车

某位经验丰富的咨询师说:以前做咨询项目,都是从战略梳理入手,然后设计与之匹配的组织架构,再梳理各个岗位的职责以及要求,然后按照要求配上合适的人。

总之,先挖坑、再找适合的萝卜填。

而今这样的变革时期,僵硬的组织架构、森严的等级体系,将会使企业的决策变慢,无法应对变化。

那么,什么才能更快地应对变化呢?人。岗位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只有人,才可能及时识别变化并快速反应。

这几年的组织设计,主题都是灵活:有些企业开始去中层化,只留高层和基层;有些企业将岗位合并,避免分工过细带来对人的限制;有些企业,甚至连岗位职责描述都取消了

总之一句话,最大化萝卜的作用,而坑的大小则可以调整。层级之间的界限、岗位之间的界限,将越来越被打破。

这种“无界”的趋势,使得个人有更多机会选择自己愿意做的事,进而会有更多崭露头角的机会。

比如,很多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O2O、社群经济这些新兴概念,往往选择转型或同时兼顾传统业务以及新兴业务。

他们会在内部推行两种架构,一种是适应现有业务的传统架构,而对于新业务,则采用项目组这样的灵活组织形式。

看到过一些员工,当企业有新的项目时,他们敢于冒险,进入一个前途未卜的项目组,最后成了,给公司创造了巨大价值,而他们则实现了弯道超车,同时借助企业的资源大大提升了自己的价值。

趋势3:

『联盟』

企业与人才、人才与人才的关系趋向于联盟

——着力打造个人品牌

“联盟”不是一个新概念了,它最初由Linkedin联合创始人Reid Hoffman提出,指的是:未来的职业将不再是雇佣关系,而是互相投资的关系。企业和员工双方,为了共同的使命和目标,互相在对方身上投资。

然而,为什么联盟、而不再是雇佣呢?除了开头所说的,互联网带来的交易成本降低之外,跟如今的行业结构也有很大关系。

过去制造业占主流,流程性和重复性的岗位需求大,体力劳动者需求多。而现在服务业逐渐步入主流,尤其是高端服务业,那么与之相伴的,企业对脑力劳动者和创新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但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更难监控和管理。

比如说,你看一个包装工有没有好好干活儿,数数他一天包装了多少东西就行。但你要评估一个研发人员呢?是看他一天写了几份报告么?显然很困难。

所以,对需要创新的脑力劳动者而言,企业能够控制的只是他的时间,但投入程度完全由他自己决定,企业很难监控和管理。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必须要跟人才建立情感联系,形成精神契约,才能让他足够投入。实际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很多种联盟的形式了:

给予优秀员工股权期权等长期激励,从而将个人与企业发展捆绑到一起,这是在薪酬方面跟人才形成联盟。

一些公司雇佣自由顾问,自由顾问并非正式雇员,但会为公司服务某个客户或项目,然后按项目进行结算,这是在关系方面跟人才形成联盟。

一些大企业,内部不雇佣研发人员,而采用开放式研发,跟有研究能力的个人或团队合作,共享回报收益,这是在商业方面跟人才形成联盟。

有些企业鼓励员工内部创业,不光给投资,创业成功了还有可能收购回来,这是在发展方面跟人才形成联盟。

什么样的企业愿意跟人才形成联盟呢?所谓的“高端”行业?未必。

海底捞大家都听说过:店长及以上员工离职,只要任职超过一年以上,就给一定金额的“嫁妆”,这就是一种联盟。

原因很简单,海底捞虽然是传统行业,但餐饮业对店长以上级别的人才需求是很旺盛的,并且他们的投入度对业绩的影响是很大的,这一点跟所谓的高端行业没有差别。

所以说,越依赖于人才的行业,企业越希望跟人才建立联盟关系。

倘若你希望未来与企业形成联盟,而不是雇佣关系,那么,你就需要去那些依赖人的行业,同时,着力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而不是依赖于企业品牌。

倘若你不是这样的类型,而是习惯于按指令做事,那么,就去那些高度依赖资本和资源的行业,前提是,他们的优势可以维持到你的职业生涯结束。

趋势4:

『分化』

企业更加重视人力资本投入产出比,资源分配出现两极分化

--让自己的价值服务更直接作用于产出

这两年所服务过的企业,尤其是传统行业,很多都提出要控制成本、提高效率。一个原因是经济的不确定性,另一个原因则是技术冲击,很多行业被颠覆。

当市场不利、利润下降的时候,自然就想到要降低成本。而在很多企业的成本里,人力成本是很大的一块。

现在去看很多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以及其他高管,可能都有一个绩效指标,就是人力成本投入产出比。简单来说,就是花在员工身上的每一分钱,给企业带来了多少回报。

如何最大化人力成本的投入产出比呢?很多企业采取的方式是:资源重新分配。

比如,1块钱分给两个人,A员工比B员工绩效好,过去是A给6毛,B给4毛,资源重新分配之后,现在是A给7毛,B只给3毛。

企业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将资源倾斜给高价值员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同时也鞭策其他员工。换言之,企业会越来越多地将资源投给那些高价值员工。相应的,越不能产生价值的,企业越会减少投资。

所以,在这样分化的大趋势下,如果你所做的事情,不能给企业带来足够的价值,你自己就将没有价值。

对一部分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对另一部分人来说,这也是最坏的时代。

总之,在企业走向平台化架构的趋势下,我们需要知道:

1.随着交易成本的下降和管理成本的上升,企业将越来越平台化,表现为:更替、无界、联盟和分化;

2.我们应该不断通过提问,时刻关注自己行业的发展动向;

3.主动发现机会,利用企业资源提升自我价值,才有可能弯道超车;

4.如果希望联盟,就去那些相对依赖人的行业;

5.最重要的是,不只是个人,企业也应当关注这些趋势,才能留住优秀的人才,和企业的发展

参考资料/延伸阅读:

1.《未来是湿的》克莱·舍基 著,胡泳/沈满琳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注:克莱·舍基 ,被誉为“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新文化最敏锐的观察者”,从事有关互联网的社会和经济影响的写作、教学与咨询,特别关注社会网络和技术网络的交叉地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