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桩指路 / 古代文学 /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

0 0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2020-02-15  木桩指路

其中有些是不全的,希望大家帮我找齐,谢谢

心书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三国)诸葛亮 著

心书》(或《孔明心书》)亦称《新书》或《将苑》,是诸葛亮的一部重要军事著作,原文共50篇。诸葛亮在书中博采《孙子》、《吴子》、《六韬》、《左传》之言,从各个角度论述为将之道,是反映我国古代军事思想的代表作,也是诸葛亮本人的战略战术思想以及治军带兵方略的集中体现,对于今天的现实生活仍然具有积极的借鉴作用。

原著言简意赅,妙语连珠,警句迭出,在文学上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执掌兵权〔兵机第一〕

兵权者,是三军之司令,主将之威势。将能执兵之权,操兵之势而临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随所遇而施之。

兵权是统率军队的权力,是掌握三军生杀予夺之权的“司命”,它使统帅有了赖以慑服人的威严与势力。将领能执掌兵权,操控军中至高无上的威势以遂行领导统御,那就好像猛虎插上双翼,能自由翱翔于四海, 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采取相应的措施加以对付。如果将领失去兵权, 无法操控军中高于一切的威势,则就像鱼龙离开了江河湖海,要想遨游大洋,奔涛戏浪,又怎么可能呢?

五大恶人〔逐恶第二〕

军国之弊有五害焉。一曰结党相连,毁赞贤良;二曰侈其衣服,异其冠带;三曰虚夸妖术,诡言神道;四曰专察是非,私以动众;五曰伺候得失,阴结敌人。

军队和国政的弊病,有五种情况危害最大:

(1)阴结朋党,相互勾结,诽谤贤臣,诬陷忠良;

(2)生活奢侈,衣著华丽,服饰不依定规,标新立异。

(3)虚妄地夸饰迷信的邪术,胡乱宣传神鬼的法力;

(4)专门窥探别人的阴私是非,出于私心煽动群众;

(5)专务寻觅利害得失的时机,暗中与敌人勾结。

这五种人就是所谓的奸佞、虚伪、违背道德的人,对于这些人必须加以疏远,不可接近。

鉴识人物〔知人第三〕

知人之道有七焉。间之以是非而观其志;穷之以词辩而观其变;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告之以祸难而观其勇;醉之以酒而观其性;临之以利而观其廉;期之以事而观其信。

没有什么比正确观察、了解一个人的品性更难了。因为善良与邪恶的差别虽大,但实情和表征的分辨往往并不明显。有的人貌似温柔善良,实际上是虚伪奸诈;有的人外表恭敬谨慎,可是却心怀欺诈;有的人表面上勇敢,而实际上内心怯弱,有的人看上去尽心尽力,而实际上并不

忠诚可靠。尽管如此,辨识人心依然可以采取以下七种方法:

(1)以是非混淆他,察看他的心志;

(2)以言辞论辩使他困窘,观看他是否有应变能力。

(3)向他询谋问计,观看他的见识如何;

(4)告诉他灾祸困难,察看他的勇气如何;

(5)用酒灌醉他,观看他的本性如何;

(6)请他面对着财物利诱,观看他是否廉洁;

(7)要求他定期完成某事,看他是否可靠。

将帅之才〔将才第四〕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知其饥寒,察其劳苦,此谓之仁将,……见贤如不及,从谏若顺流,宽而能刚,勇而多计,此谓之大将。

将领的才具约可分为九种:

(1)能以仁德引导部下,能以礼法来治理军队,能体恤士兵饥饿寒冷,洞察士兵辛劳艰苦,这样的将领称为仁将。

(2)遇到因难不苟且逃避,不被名利困扰,有为国捐躯以死为荣之志,决无苟且偷生甘受耻辱之意,这样的将领称为义将。

(3)地位显贵而不骄慢,打了胜仗也不居功自恃,贤明而又能甘居下位,刚直而又能忍受屈辱,这样的将领称为礼将。

(4)有变幻莫测之术,进退呼应,能随机应变,备有多种方案,能够转祸为福,面临危境而能克敌制胜,这样的将领称为智将。

(5)对勇于前进的给以优厚的奖赏,对于临阵后退的给予严厉的惩罚,奖赏不逾时,惩罚不避贵贱,这样的将领称为信将。

(6)脚步轻捷,胜于奔马,勇气超人,善用戟剑等武器,常是战场上的灵魂人物,这样的将领称为步将。

(7)善于攀登高山,深入险地,驰骋射箭,迅捷如飞,进攻时身先士卒,撤退时殿后掩护,这样的将领称为骑将。

(8)奋起神威冠盖三军,激扬意气蔑视疆敌,不屑于小小的争战,面对疆敌能勇往直前,这样的将领称为猛将。

(9)亲近贤能的人如同感到自己的不足,听从正确的意见如顺流的河水一般,宽厚而又刚直,勇敢而又多谋,这样的将领称为大将。

将帅之器〔将器第五〕

将之器,其用大小不同。若乃察其奸,伺其祸,为众所服,此十夫之将,……仁爱洽于下,信义服邻国,上晓天文,中察人事,下识地理,四海之内,视如家室,此天下之将。

将领的才器不同,其发挥作用的大小也不相同:

1.若能洞察奸佞,侦察祸患,为大家所佩服,这就叫作十夫之将。

2.能起早睡晚,说话周到明晰。这叫作百夫之将。

3.直爽而又有谋略,勇敢又能拚斗,这是千夫之将。

4.仪表威武,内心炽烈,了解部下的辛勤劳苦,体恤部下的饥饿寒冷,这是万人之将。

5.能荐贤举能,一日比一日更加谨慎,真诚守信,宽宏大量, 擅长治理纷乱的事务,这是十万人之将。

6.能以仁义友爱与部下和谐相处,以信用义气使邻国顺服,上知天文气象,中察人际世事,下通山川地理形势,看待四海之内,如同家室一般,则是能治理天下、威服四夷的大将。

将帅之弊〔将弊第六〕

为将之道有八弊焉。一曰贪而无厌;二曰妒贤嫉能;三曰信谗好佞;四曰料彼不自料;五曰犹豫不自决;六曰荒淫于酒色;七曰奸诈而自怯;八曰狡之而不以礼。

为将者常犯有八种弊端:

(1)贪婪不知满足;

(2)嫉妒比自己高明的贤能之人;

(3)听信谗言,重用奸佞之徒;

(4)能估计敌人却不能衡量自己的情况;

(5)遇事犹豫不能决断;

(6)荒淫无度,沉溺酒色;

(7)为人奸诈,色厉内荏;

(8)言语狡诈,不依礼行事。

将帅信念〔将志第七〕

故善将者,不恃强,不怙势,宠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惊,见利不贪,见美不淫,以身殉国,一意而已。

刀兵是天下的凶器,将领是艰难危险的职务。器物太刚强就会遭到摧折,任务太繁重就容易遇到危险。因此,只要是优秀的将领就不会依赖军队的强大,不会仗恃势力,受到亲宠不沾沾自喜,受到羞辱不感到害怕,见到利益不生贪婪之心,见到女色亦不起淫乱之意,他勇于以身殉国,这是他唯一的信念。

上善之将〔将善第八〕

将有五善四欲。五善者,所谓善知敌之形势,善知进退之道,善知国之虚实,善知天时人事,善知山川险阻。四欲者,所谓战欲奇,谋欲密,众欲静,心欲一。

一位出色的将领,必须具备“五善四欲”。

五善:(1)善知敌之形势。(2)善知进退之道。

(3)善知国之虚实。(4)善知天时人事。(5)善知山川险阻。

四欲:(1)战欲奇(作战要能出奇制胜)。(2)谋欲密(谋略要能密不透风)。

(3)众欲静(治军要能严守纪律)。(4)心欲一(意志要能坚定如一)。

刚柔之将〔将刚第九〕

善将者,其刚不可折,其柔不可卷。故以弱制强,以柔制刚。纯柔纯弱,其势必刚。纯刚纯强,其势必灭。不柔不刚,合道之常。

善于用兵的将领,其刚强不可摧折,其柔韧不可屈服,如此方能以柔克刚,以弱制强。如果是单纯的柔与强,其力量必定逐渐地削弱;若是纯粹的刚与强,则是导致脆而易折的下场。刚中有柔,柔中带刚,刚柔互济,才合乎制胜的常道。

骄吝之将〔将骄第十〕

将不可骄,骄则失礼,失礼则人离,人离则众叛。将不可吝,吝则赏不行,赏不行则士不致命,不致命则无功,军无功则国虚,国虚则寇实矣。

将领不能够骄傲,骄傲就会失去礼义。失去礼义则亲信就会离去;亲信离去,部下士兵就会背叛你。做将领的不能够吝啬,吝啬就不肯给予部下奖赏,不给予奖赏则士兵不会效死命去作战,士兵不肯效命就不会建立军功,不能建立军功则国家就会虚弱,国家虚弱则敌人就会相对的强大起来。孔子说:“一个人如果有周公的才能和美德,假如他骄傲而吝啬,其他方面也就不值一顾了(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馀不足观也已)。”

五强八恶〔将强第十一〕

将有五强八恶。高节可以励俗,孝悌可以扬名,信义可以交友,沉虑可以容众,力行可以建功,此将之五强也。

将领有五强八恶。

五强:(1)高风亮节,可以改变风俗;(2)敬长爱幼,可以扬名天下;

(3)守信用,讲义气,可以广交朋友;(4)深思熟虑,可以容纳众人;

(5)身体力行,可以建功立业。这是将领的五项超人之处。

八恶:(1)虽能谋划,却不能分清楚是非;(2)虽重礼仪,却不能任用贤能之人;

(3)虽然有法制,却不能公正执掌刑法;(4)虽然富裕,却不能接济穷困之人;

(5)虽有智慧,却不能防患于未然;(6)虽然能深思熟虑,却不能防止微小细密的问题发生;(7)虽然官运亨通,却不能举荐所了解的人;(8)虽然仕途不顺,却不能没有怨言谤语。这就是所谓的八种恶害。

受命出师〔出师第十二〕

古者国有危难,君简贤能而任之,斋三日入太庙,南面而立,将北面,太师进钺于君,君持钺柄以授将,曰:“从此至军,将军其裁之。”

古时国家如遇有危难,国君便要选拔贤明能干的人而任用之。国君斋戒三日,进入太庙,面向南方站立,将领面北而立。太师把钺(古时一种像斧子的武器)进献给国君,国君拿着钺的柄授给将领,说:“从此以后,军中一切事务由将军裁决。”又命令道,“见到敌方空虚则前进,见到敌人强大则后退。不要以自身的显贵而轻视别人,不要以个人的见解而违背了众人的意志,不要依仗功劳能力而骄傲,不可行事悖离忠信。士兵未得歇息时,自己不能先休息;士兵未吃饭时,自己不要先吃,全军上下要共体寒温,劳逸均等,甘苦与共,危难要平均分担。苟能如此, 则士兵一定能尽死力效命,敌人必定灭亡。”将领接受君王的训令,打开北门,率军而去。国君送出北门,弯腰推着将领的车子,说道:“前进或后退要掌握时机,军中诸事,不再由国君安排,号令概由将军发出。”古人用兵授权是如此地慎重,使得将领上不必虑及苍天,下不必虑及后土, 能无畏敌人于阵前,不念及君王于背后,智睿之士为他定谋划策,勇敢善战者为他拚死搏斗,所以能对外战胜敌人,对内建立定国安邦之功,扬名于千秋万世,造福于子孙后代。

适才适所〔择材第十三〕

夫师之行也,有报国之士、突阵之士、搴旗之士、争锋之士、飞驰之士、摧锋之士,此六军之善士,各因其能而用之。

军队是各类人才聚集的团体。

1.那些好勇乐战、敢独自向强敌挑战之人聚集成一伍,称为“报国之士”;

2.气冠三军、才力勇捷之流合为一伍, 称为“突阵之士”;

3.轻足善步、走如奔马之徒合为一伍,称为“搴旗之士”;

4.骑射若飞、射无不中之人合为一伍,称为“争锋之士”;

5.有射必中、中无不死之流合为一伍,称为“飞驰之士”;

6.善用劲弓强弩、远而必中之徒合为一伍,称为“摧锋之士”。

以上这些都是部队中宝贵的人才,指挥官应分别根据他们的才能加以善用。

顺天知人〔智用第十四〕

为将之道,必顺天、因时、依人,以立胜也。故天作时不作而人作, 是谓逆时;时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谓逆天;天作时作而人不作,是谓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时,亦不逆人也。

为将之道,必须顺应天侯,掌握时机,操纵人和以求取胜利。天候方佳,时机不对,却要调动人马有所行动,这叫“逆时”。时机虽好,天候不对,却要调动兵马有所行动,这叫作“逆天”。天候、时机俱佳,为将者却偃兵息鼓,这叫作“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时,亦不逆人也。

不列阵式〔不阵第十五〕

古之善理者不师,善师者不阵,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灭。

古时善于治理国家的君主不动用军队,善于指挥军队的将领不列队为阵,善于列队为阵者不轻易作战,善于作战者不会失败,即使战争失利也不会造成国家倾覆。

从前,圣人治理天下,使人民安居乐业,到老也不相互攻讦,可以说是善于治理国家而不动用军队了。帝舜修治典刑, 皋陶设立狱官,人民不触犯法令,刑罚无处可施,可以说是深通军事政治,而不列队为阵了。大禹讨伐有苗(即三苗,古部族名),舜拿着干,挥舞着羽扇,三苗便归顺了,可算是善于列队布阵而不用打仗的了。齐桓公南面征服了强大的楚国,北面征服了山戎(古代北方民族名,又称北戎),可算是善于征战而不失败的了。楚昭王(熊姓,名轸,春秋时楚国君主)遭到吴国入侵的灾难,逃奔秦国求救,终于能返回楚国,可算是屡次失败却能免于亡国的例子。

将帅诫律〔将诫第十六〕

书曰:“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人力。”故用兵之要务:揽英雄之心,严赏罚之科,总文武之道,操刚柔之术,……将能若此,严号申令而人愿斗,则兵和刃接而人乐死矣。

《尚书·旅獒》中说:“轻侮有德有才的君子,人们就不肯为你尽心;狎侮庶民百姓,人们就不肯为你效力了。”因此,用兵的要务,在于收揽天下英雄之心,严格执行赏罚奖惩,操持允文经武之道,熟谙刚柔互济之术;悦乐礼乐之治,崇尚诗书之教,仁义为先,智勇居后;静若深渊

的潜鱼,动如灵活的水獭;离散敌方的联盟,摧折其精锐武力,让我军的旌旗辉耀于丽日之下,在金钲战鼓的节奏下进退如仪;撤退时如山岳般的稳重,前进时如狂风暴雨般的迅猛;攻击的威力无坚不摧,山崩地裂,合战的威力所向无敌,声势若虎。从容面对迫近之敌,用好处引诱

贪利之敌;陷入混乱之敌应乘机攻取,态度谦卑之敌应骄荣其意;离散他的亲附势力,削弱他的坚强实力。对于本军内部,应尽力安顿危疑不安之人,抚慰心怀恐惧之人,怀柔心有异志之人,平反蒙受冤屈之人,压抑强横无礼之人,扶助力量薄弱之人,亲近智谋深远之人,覆灭进谗分化之人,攫夺财物分散众人。在领兵作战方面;不以倍于敌人的兵力攻击弱者,不恃众轻敌,不傲才以骄人,不以君宠而作威;先计而后动,知胜而始战;掳获财帛不纳入私囊,俘获人质不充为己用。为将者如能实践以上各个细节,自能号令严明,士卒甘于战斗,一旦临阵厮杀,全军上下必然乐于效死。

有备无患〔戒备第十七〕

国之大务,莫先于戒备。若乃失之毫厘,则差若千里,覆军杀将,势不窬息,可不惧哉。

治理国家最重要的事务,莫过于警戒防备敌人的侵犯。假如有了毫厘之差,谬误就会有千里之远,甚至会全军覆没,将帅被杀,危险的形势瞬息就可到来,能不令人害怕吗?因此有患难时,国君与臣子顾不上吃饭而谋划对策,选择任用贤良之人。若是安于现状,而不考虑危险, 敌人来了尚不知道害怕,这就是所谓的燕子在帐篷上筑巢,鱼在锅中游嬉,死神立刻就会降临。《左传·隐公五年》说:“不防备意外,就不能带兵作战。”又说:“有所戒备,便没有忧患,这是古来良善的政治。”又说:“黄蜂与蝎子虽小,尚有毒螫以求自卫,何况一个国家呢?”没有戒备,即便是人多,也不可以依恃;因此说:“有所戒力,则没有忧虑。” 所以三军行动时,不可没有戒备。

教育训练〔习练第十八〕

军不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故仲尼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又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军队若不演习操练,一百个人也不能当一人用;经过训练之后,一人可当百人使用。因此孔子说:“不经过教育就驱使人民去作战,这等于是抛弃他们。”又说:“善人教育人民七年,便可以让人民从事作战了。” 这就是说,保家卫国的战士,一定要经过教育训练。教之以礼义,诲之

以忠信,戒之以典刑,威之以赏罚,因此人人都知道守法向上,然后再加以训练,临阵冲锋、射箭骑马、长途行军、前进后退、集合解散、阵形变换……等等。教成一人可以训练十人,十人可以训练百人,百人可以训练千人,千人可以训练万人,万人可以教成三军。经过这样训练的军队,才可以用来战胜敌人了。

害群之马〔军蠹第十九〕

夫三军之行,有探候不审,烽火失度,后期犯令,不应时机;阻乱师徒;乍前乍后,不合金鼓;……此九者,三军之蠹,有之必败也。

一个部队之中,往往会发生:

(1)担当侦察任务而疏忽遗漏,负责烽火警报而失职;

(2)未于所规定的时间准时到达指定地点;

(3)违犯军令,错过战机,阻挡扰乱士兵的行动;

(4)忽前忽后,不按金钲战鼓行动;

(5)身为军官却不关心体恤士兵,毫无节制地削减克扣军饷;只顾自己谋求私利,不关心士兵的饥饿寒冷;

(6)散布离奇怪诞的邪说, 胡乱推测吉凶祸福;

(7)无事生非、呼号喧闹,企图惊扰全军上下;

(8)恃勇不受管制,专横凌犯上级;

(9)掠夺府库财物,擅自发放钱财。

这九种人是军队中的蠹虫,如果任由这九种人胡作非为,任务一定会失败。

培养心腹〔腹心第二十〕

善将者,必有博闻多智者为腹心,沉审谨密者为耳目,勇悍善敌者为爪牙。

身为带兵将领,必然有腹心、耳目、爪牙一类的部属。没有腹心之徒,如同人在夜间行走,会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没有耳目之人,犹如身处昏暗中,不知如何运转活动;没有为之出力卖命的爪牙,犹如饥饿的人吃有毒的食物,没有不死的。因此凡是好的将领,一定得有广闻博识、足智多谋者作为腹心,有深沉明审、谨慎细密的人为之探听消息,有勇敢剽悍、善于作战者为之卖命效忠。

战争法则〔谨候第廿一〕

败军丧师,未有不因轻敌而致祸者。故师出以律,失律则凶。律有十五焉。一虑;二诘;三勇;四廉;五平;六忍;七宽;八信;九敬;十明;十一谨;十二仁;十三忠;十四分;十五谋。战争失败、丧失军队,无不是由于轻敌而招致祸患的。因此兴师动众必须按照战争法则而行,如有违背就会招致不幸。

战争法则有十五条:

(1)思虑精详,务使敌情侦察明确;(2)追究责任,促使守望放哨的人谨慎心细;

(3)勇敢善战,即使敌人众多也不屈不挠;(4)行事廉洁,见到利益时要多考虑仁义;

(5)公平无私,赏罚均匀;(6)彻底忍耐,包容一切;(7)宽厚待人,尊贤容众;

(8)讲究信用,遵守诺言;(9)态度恭敬,优礼贤能之人;(10)明察秋毫, 不轻信谗言;

(11)处事谨慎,不违背道理;(12)仁民爱物,善养士卒; (13)忠贞不二,以身殉国;

(14)了解分际,知止知足;(15)深通谋略,知己知彼。

决胜三机〔机形第廿二〕

以愚克智,命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 一曰事;二曰势;三曰情。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愚蠢反能战胜智慧,这是命中注定反常的事;以智慧战胜愚蠢,才是合乎逻辑的常道;以智慧战胜智慧,则必须抢得胜机,这之中有三个不可轻忽的决胜因素:

(1)事(事件、事物、事态的发展);

(2)势(形势的变化);

(3)情(情理、情意、情境的流转)。

事机出现而不能应对,不是智慧的表现。势机动荡而不能操控,不是贤能的作为。情机萌发而

不能行动,不是勇敢的态度。一个贤能的将才,必须要因应机变,创造决定性的胜势。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军令如山〔重刑第廿三〕

吴起曰:“鼓鼙金铎所以威耳,旌帜所以威目,禁令刑罚所以威心。” 耳威以声,不可不清;目威以容,不可不明;心威以刑,不可不严。三者不立,士可怠也。

吴起说:“鸣金击鼓,目的是要威制人们的听觉;挥舞旌旗,目的是要威制人们的视觉;军中颁布的各种禁令、刑罚,目的是要使官兵心中有所畏惧。”耳朵受制于金鼓之声,不能不提高警觉;眼睛受制于五彩的旌旗,不可不全神贯注;心中畏惧刑罚的残酷,不可不态度严肃。这三点如不确立,官兵的士气就会懈怠。因此说:“(如能做到这三点),将军的旗帜挥到哪里,士卒的注意力便移到哪里;将军的目标指向哪里,士卒无不争先效命。”

庸帅劣将〔蠹将第廿四〕

善将得有四。示之以进退,故人知禁;诱之以仁义,故人知礼;重之以是非,故人知劝;决之以赏罚,故人知信。禁、礼、劝、信,师之大经也。

古来的良将带兵有四条要领:

(1)明确告诉众人前进后退的要求, 因此人人都知道令行禁止,进退适时;

(2)以仁义道德引导大家,因此人人都懂得遵守礼法;

(3)重视是非曲直,因此人人知道相互劝勉;

(4)根据功过给予奖惩,因此人人都知道军令的威信。

禁止、礼仪、劝勉、信用,这是部队管理的根本原则,没有鱼网上的总纲拉直了,网眼还不展开的道理。因此这样的军队战必能胜,攻必能克。庸劣的将领则不是这样,撤退时不能控制,前进时不能掌握,以致全军覆亡。没有勉励告诫,则赏罚失去准则,号令失去威信,贤能之人因而隐退,谄愚之人反被任用。这样的军队打起仗来一定失败,战斗力必然瓦解。

因势利导〔审因第廿五〕

因人之势以伐恶,则黄帝不能与争威矣;因人之力以决胜,则汤武不能与争功矣。若能审因而加之威胜,则万夫之雄将可图,四海之英豪受制矣。

利用群众所形成的威势来讨伐邪恶,则即使是黄帝也不能与之争霸。

利用群众所产生的力量来决死争胜,则即使是商汤武王也不能与之争功。

如果懂得利用何种力量施以打击,并设法使打击的威力相乘相加,则不但可以拚掉力敌万夫的雄将,更可使四海的英豪受我宰制了。

天·地·人〔天势第廿六〕

行兵之势有三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善将者,因天之时, 就地之势,依人之利,则所向者无敌,所击者万全矣。

行军作战的有利形势有三方面:一是天,二是地,三是人。天时的有利形势是:日清月明,金、木、水、火、土五星运转合乎规律,彗星没有带来祸殃,气象和顺。地理的有利形势是:城池险峻,重崖叠嶂,洪水滔天,波涛万里,像石门那样幽深的山洞,似曲沃那样的曲折小径。人事的有利形势是:国君圣明,将帅贤能,以礼法来统帅三军,士卒都肯拚死效命,兼之粮食充足,武器精良。善于用兵的将领,能乘着天时, 借用地利,依靠人事的优势,因而能所向无敌,他所发动的攻势真可说是万无一失了。

胜兆败征〔胜败第廿七〕

三军悦乐,士卒畏惧,相议以勇斗,相望以威武,相劝以刑赏,此必胜之征也。三军数惊,士卒惰慢,下无礼信,人不畏法,相恐以敌, 相语以利,相嘱以祸福,相惑以妖言,此必败之征也。

贤能有才之士居于上位,平庸不肖之徒居于下位,必能使三军悦乐、士卒畏惧,相互议论时,谈的是勇敢善战,相互期许的是威风武勇,相互劝勉的是笃遵号令,这是必胜的征兆。反之,士卒懒惰怠慢,三军多次受到惊骇,基层不遵礼法信诺,无人惧怕刑罚,相互以敌人来威吓对

方,谈论的内容离不开利益诱惑,把免祸得福作为相互叮嘱的内容,以荒诞迷信的语言相互蒙骗,这是必败的特征。

充分授权〔假权第廿八〕

将者,人命之所悬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而上不假之以赏罚,亦犹束猿猱之手而责之以胜捷,胶离娄之目而使之辨青黄,不可得也。

身为将领,不但是三军官兵性命之所系,关系着战争的胜负,也是群体祸福的根源。如果国君不给予将领以奖惩之权,就犹如绑住猿猱的手脚,却要求它奔跃迅捷;或是用胶布贴住离娄(古之明目者,《孟子·离娄》有:“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眼睛,却

要求他分辨五彩颜色,这都是不可能的。若奖赏的权力转移到权臣手中,操持惩罚不由主将负责,则人人苟且偷安,为自己谋私利,谁心里还有战斗的意志?即使有伊尹、吕望的谋略,有韩信、白起(?~公元前257 年,战国时秦国大将,屡立战功,后被迫自杀),的战功,也不能自己保住自己。因此《孙子兵法》说:“将领在外面执行任务,如有国君的命令,也未必要全部接受。”周亚夫(?~公元前143 年,西汉名将,官拜太尉)说:“军中只听得到将军的命令,天子的诏书在此不能生效。”

视座如子〔哀死第廿九〕

善将者,养人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死者哀而葬之,伤者泣而抚之,饥者舍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礼而禄之,勇者赏而劝之。将能若此,所向必捷矣。

古代成功的将领,教育兵士如同教育自己的孩子一般,遇有危险,自己挺身上前;立有功勋,则退身于后;见到受伤者,哭泣着抚慰他们;有为国捐躯者,哀悼他们并为之安葬;遇到饥饿者,自己不吃而给他们吃;遇到受寒者,脱下衣服让他们穿;遇到聪明睿智者,依礼优待并重

用他们;遇到勇敢善战者,奖赏并勉励他们。为将者如能做到这些,则一定会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了。

奇人异士〔三宾第三十〕

词若悬流,奇谋不测,博闻广见,多艺多才,此万夫之望,引为上宾;猛如熊虎,捷若腾猿,刚如铁石,利若龙泉,此一时之雄,引为中宾;多言或中,薄技小才,此常人之能,引为下宾。

在三军庞大的体制中,必须安置一些宾客随行议论措施的得失,提出意见,以供将领参考。这些人中,有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有的奇谋异策,鬼神难测;有的广闻多见,多才多艺,这些都是才能高超、万夫仰望的人,可以奉为上宾。另有些勇猛犹如虎熊,敏捷赛过猿猱;坚强可比钢铁,犀利胜似龙泉(宝剑名),这些人乃是一时的英雄俊杰,可以奉为中等宾客。有些人提了许多建议,偶尔也有正中实情的,或者有些小技术小智慧,具有一般人的才能,这种人可以待之为下等的宾客。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举重若轻〔没应第卅一〕

图难于易,为大于细,先动后用,刑于无刑,此用兵之智;师徒已列,戎马交驰,强弩才临,短兵又接,乘威布信,敌人告急,此用兵之能。

擅长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困难的问题,用最细微的材料做出最巨大的成绩,预先的布置能够造成日后的实际效用,不须动用刑罚就能发挥刑罚的妙用,这种人可说是用兵的智者。指挥大军投入战场,戎马交驰,箭如雨下,短兵相接,而能充分展露军威,伸张信义,迫使敌人陷

入困境,四处告急,这种人可称为用兵之能者。敢于亲冒矢石,争胜于一时,在胜负未分之际,敌我都各有斩获,这种人是用兵之下者。

掌握地利〔使利第卅二〕

草木丛集,利以游逸;重塞山森,利以不意;前林无隐,利以潜伏。以少击众,利以日暮;以众击寡,利以清晨。强弩长兵,利以捷次;窬渊隔水,风火暗昧,利以搏前擒后。

草木繁离茂盛,利于潜行撤退;

重叠的山林,险恶的要塞,利于出其不意打击敌人;

前面是树林,没有隐蔽处,利于潜伏躲藏。若要以少胜多,天晚日暮时有利;

以多击少,清晨时行动有利。使用弓箭和长矛长枪等武器,利于进攻取胜;

越过深渊,隔绝大水,刮着大风,天气幽暝,利于短兵相接,袭击前而、擒服后面的敌人。

见机行事〔应机第卅三〕

必生之术,合变之形,在于机也。非智者,孰能见机而作。见机之道,莫先于不意。故猛兽失险,童子持戟以追之;蜂虿发毒,壮士徨而失色。以其祸出不图,变速非虑。

若要掌握必胜的战术,在两军交锋时操持变化的形势,其要领在于识得兵机。假如不是聪明机智的将领,谁能够见机行事呢?见机行事的规律,首先就是出其不意。故当猛兽失去危害人的能力,小孩子也能拿着戟追逐它;黄蜂、蝎子施放毒液,身强力壮的男子也会彷徨犹豫、惊

慌变色。这都是因为灾祸出乎预料,变化之迅速是事先未能考虑到的。

权衡敌我〔揣能第卅四〕

善用兵者,揣其能而料其胜负。主孰圣也,将孰贤也,吏孰能也,粮饷孰丰也,士卒孰练也,军容孰整也,戎马孰逸也,形势孰险也,宾客孰智也,邻国孰惧也,财货孰多也,百姓孰安也。

古来善于用兵的人,只要估量双方的能力便能预料胜负。他所要估量的内容是:谁的国君圣明,谁的将帅贤德,谁的官吏有才干,谁的后勤补给丰足,谁的士卒训练有素,谁的军容整齐,谁的战马善于奔驰,谁的地盘形势险要,谁的宾客足智多谋,四方邻国畏惧于谁,谁的财富物资较多,谁的百姓生活较好。由这些方面去观察估量,强弱的形势就可以判断出来了。

勇于战斗〔轻战第卅五〕

螫虫之触,负其毒也;战士能勇,倚其备也;是以锋锐甲坚则人轻战。故甲不坚密与肉袒同;射不能中与无矢同;中不能入与无镞同;探候不谨与无目同;将帅不勇与无将同。

能螫的小虫敢于乱撞,依仗的是它的毒刺;战士能勇敢无畏,靠的是他的战技和装备。因此说,武器锐利、铠甲坚固,则人人能轻于战斗。如果铠甲不坚固细密,就与赤膊上阵一样;射箭不能射中,则与没有箭一样;射中却不能贯穿身体,与没有箭头一样;侦察兵探察得不详细准确,与没有眼睛一样。将帅不勇敢,与没有将帅一样。

地理形势〔地势第卅六〕

地势者,兵之助也,不知战地而求胜者,未之有也。

地理形势,是用兵作战的辅助条件。不了解军事地理,却妄想获得胜利,这是不可能的。山森土岗,丘陵大河,这是步兵用武之地。高原厚土,山谷狭窄,山脉蜿蜒起伏,这是骑兵用武之地。依山傍水,树高谷深,这是弓弩用武之地。草浅土平,进退自如,这是长戟用武之地。

遍地耴苇,竹木上映,这是枪矛用武之地。

巧制敌将〔情势第卅七〕

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喜利者,可遗也;

仁而不忍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谋而情缓者,可袭也。

将领中有勇敢不怕死的,有急躁而思想冒进的,有贪婪而爱占小便宜的,有仁德而心地太善良的,有聪明而内心怯懦的,有多谋略而处理事情缓慢的。因此,对于勇敢而不怕死的,可使其暴怒丧失理智;对急躁而冒进的,可长期与他周旋促其躁进而失败;对贪婪而爱占小便宜的,

可以赠送礼物加以收买;对于仁德而过于善良的,可以多送给他一些麻烦的事,使他疲劳;对聪明而胆怯的,可使其遭受困窘;对长于谋划而行动缓慢的,可对他发动奇袭。

知敌之情〔击势第卅八〕

古之善斗者,必先揣敌情而后图之。凡师老粮绝,百姓愁怨,军令不习,器械不修,计不先设,外援不至,将吏刻剥,赏罚轻懈,营阵失次,战胜失次,战胜而骄,可以攻之。

古来善于战斗的将领,作战前必定先侦察清楚敌人的情况,然后再研究进攻的计划。凡是师老兵疲,后勤支持断绝,百姓怨声载道,军中的法令未能贯彻,武器装备不加修整,事前不制定周密的计划,外面的救援迟迟不至,将领官吏苛刻贪婪,奖赏惩罚松懈随便,军队阵容没有秩序,小战获胜即骄傲自满的,可以进攻他们。若是任用贤明之士,给有能力者以官爵,粮食军饷丰足有馀,武器锐利、甲胄坚固,与四邻诸国和睦友好,大国答应给予援助。凡是敌人拥有这些条件,便应加以回避,徐图后计。

整肃纪律〔整师第卅九〕

出师行军以整为胜。若赏罚不明,法令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 虽有百万之师,无益于用。

带兵出征,指挥作战,以纪律严整为第一。如果奖惩不公,法令不能让人信服,鸣金而部队不停止前进,击鼓而部队不肯向前进攻,这样就是有上百万的兵马也没有什么作用。所谓纪律严整的军队,平居时上下有礼,行动时军容威严,进攻时锐不可当,撤退时敌不敢逼,前后队

伍相互呼应,左右旌旗彼此相望,应付各种紧急状况均能安之若素,遭到猛烈的攻击仍能有效联络、不被切断,可以负担繁重的任务,却不至于因而陷于疲困。

激励士气〔励士第四十〕

用兵之道,尊之以爵,赡之以财,则士无不至;接之以礼,励之以信,则士无不死;蓄恩不倦,法若书一,则士无不服;先之以身,后之以人,则士无不勇;小善必录,小功必赏,则士无不劝。

治军之道,有各种巧妙的方法。用官阶勋位使其尊荣,用财物奖励使其富裕,则有志之士无不毕至。对待以礼,坚守信诺予以劝勉,则士卒无不勉力效死。恩泽广布,法令严整如一,则士众无不信服。奉行任务,身先士卒,则官兵无不奋勇。小善必列入纪录,小功必依法奖赏, 则全军无不相互劝勉。

将帅座右铭〔自勉第四十一〕

圣人则天,贤者法地,智者则古,骄者招毁,妄者稔祸,多语者寡信,自奉者少恩,赏于无功者离,罚加无罪者怨,喜怒不当者灭。

圣明的人效法上天,贤明的人效法大地,聪明的人效法古人。骄傲的人招来诽谤,狂妄的人酿成灾祸,话多的人缺少信用。只顾自己享受的人寡恩少义。奖赏无功者会离心离德,惩罚无罪者会产生怨恨。喜怒无常者会自取灭亡。

作战要诀〔战道第四十二〕

夫林战之道,划广旌旗,夜多金鼓,利用短兵,巧在设伏,或攻于前,或发于后。丛战之道,利用剑盾,将欲图之,先度其路,十里一场,五里一应,偃戟旌旗,特严金鼓,令贼人无措手足。

在树林中交战的要诀是:白天宜广设旌旗,夜间多备金钲战鼓,使用刀剑等短小兵器,巧妙地设下埋伏,或者在敌人前面进攻,或者在敌人后面发难。于灌木丛中作战的要诀是:剑、盾等武器适合发挥,想要打败敌人,先考虑其行进路线,十里安排一屯兵点,五里设一接应处, 卷起旌旗,尤其要严禁鸣金击鼓,令敌人无所措手足。在峡谷中作战的要诀是:巧妙地设下埋伏,利用勇敢的格斗争取胜利,身轻脚快的士卒应登上高地,敢于拚命的士卒走在最后,排开强弩硬弓向前冲锋,拿着刀剑等短武器的紧接着跟在后面,那一部分不能上前,这一部分就不能退后。水战的要诀是:使用船只最为有利,要让士卒多乘船操练演习,多设旗帜以迷惑敌人,以猛烈的弓箭射击敌人,以短兵器抵御敌人,设置坚固的栅栏来保卫自己,顺流而下追击敌人。夜间作战的要诀是:必须严守机密,或是偷偷派军队袭击,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或是多设火

把,猛击战鼓,扰乱敌人的视听,再迅速地进攻敌人,如此一定能获胜。

上下和睦〔和人第四十三〕

用兵之道,在于人和,和则不劝而自战。若将吏相猜,士卒不服,忠谋不用,群不谤议,谗慝互生,虽有汤武之智而不取胜于匹失,况众人乎。

用兵治军之道,注意将帅士卒内部的和睦。上下和睦,则不用激励而士卒也会主动去作战。如果将领官吏相互猜疑,士卒心中不服,忠诚的谋划不被采纳,部下议论纷纷,谗言恶语交替出现,就是有商汤、周武王的智慧,也不能战胜一般的凡人,便何况是强大的敌军呢?

明察敌情〔察情第四十四〕

夫兵起而静者,恃其险也。迫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众树动者,车来也。尘土卑而广者,从来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半进而半退者, 诱也。

军队行动起来而能安静不躁,依仗的是地势的险要;敢于逼近挑战,是想要让敌人前进;树木晃动,是敌人兵车来了;尘土微微扬起但范围很大,是敌人步兵来了;态度强硬而且攻势猛烈,是要撤退的前奏;一半前进,一半后退,为的是要引诱敌人;士卒拄着手杖行走,是军中闹饥荒了;看到利益却不肯前进,是疲惫不堪了;有群鸟聚集的地方,是没有军队的地方;夜晚大声呼喊,是内心恐惧的表现;军队侵扰百姓, 是将领治军不严;旌旗动摇,是军队阵势散乱了;官吏因事发怒,是厌倦的表现;连续给予奖赏,是处境陷入窘迫;连续施以征罚,是处境趋近困难;前来委婉致谢,是想要获得喘息;礼物丰厚、语言甘美,是要诱我坠入圈套。

身先士卒〔将情第四十五〕

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燃, 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冬不服裘,雨不张盖,与众同也。

将领治军的原则是:军中水井未打出水来,将领不能说口渴;军中的食物未煮熟,将领不能说饿;军中取暖的火未点燃,将领不能说冷;军中的帐篷未撑起来,将领不能说困;夏天不可拿着扇子,下雨不可打伞避雨。这么做为的是要与士卒同甘共苦。

令出必行〔威令第四十六〕

一人之身,百万之众,束肩、歙息、踵足、俯听、莫敢仰视,法制使然也。故令不可轻,势不可逆。

以一人之身,统率百万之众,百万之人尽皆约束其身,低声呼息,叠足而立,不敢向前,俯首贴耳,倾听训令,没有人敢于仰视,这些均是源于法制的要求。如果是上级没有刑罚等措施,士卒部下没有礼仪道德来束缚,就是地位显贵到控有天下,富裕到拥有五湖四海,也不能免于祸患,夏桀、商纣就是明显的例子。一个掉通人而能依靠刑律法令进行奖赏惩罚,群众均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孙武、司马穰苴(春秋末齐国军事家,有《司马穰苴兵法》)即是这一类

的人。所以,刑律法令不能轻易违抗,形势威重无人敢于抗衡。

东夷人〔东夷第四十七〕

东夷之性,薄礼少义,捍急能斗,依山堑海,凭险自固,上下和睦,百姓安乐,未可图也。若上乱下离,则可以行间,间起则隙生,隙生则修文教以来之,固兵甲以击之,其势必克也。

东夷人的性格,轻礼法,不讲义气,勇猛顽强,剽悍善战,凭借着高山湖海等天然的险要地势固守着自己的领地。他们在本族内上下和睦、安居乐业,不可轻易图谋进犯他们。但若是他们上层混乱,下层人心离散,则可以施展离间之计。隔阂一产生,全族的团结就会出现裂痕,此

时我方就应修明政治来招抚他们,或厉兵秣马攻击他们,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是一定可以战胜的。

南蛮人〔南蛮第四十八〕南蛮多种,性不能教,连合朋党,失意则相攻,居洞依山,或聚或散。西至昆仑,东至洋海,产生奇货,故人贪而勇战,春夏多疾疫,利在疾战,不可久师也。 南蛮的种族分支复杂,性格乖张野蛮,无法教化,平时联合为朋党,意见不合则彼此相互攻伐。他们多半居住山洞之中,凭着山脉的走势或者聚集在一起居住,或者彼此散开居住,向西至昆仑山,向东至汪洋大海,都有他们的足迹。当地多奇珍异宝,因此这些部族多半生性贪婪而勇敢善战。如果对他们用兵,应注意提防春夏时瘟疫的蔓延,征伐要速战速决,不可打持久战。

西戎人〔西戎第四十九〕

西戎之性,勇悍、好利,或城居或野处,米粮少金贝多,故人勇战斗,难败。自碛石以西,诸戎种繁,地广形险,俗负强狠,故人多不臣,当候之以外衅,衅之以内乱,则可破矣。

西戎人的性格,是勇敢、剽悍、贪婪,他们有的于城中居住,有的散处野外,当地米粮贫乏,金玉珠宝丰富,因此人人勇于战斗难以打败他们。自碛石(古地名、今不详)以西,西戎的种族繁盛,土地辽阔, 地势险要,往往自恃本族势力强大,故很少臣服于人。对付西戎,应在外侦察其是否与别族交恶,或者制造他们内部的矛盾混乱,然后才可兴师加以击破。

北狄人〔北狄第五十〕

北狄居无城郭,随逐水草,势利则南侵,势失则北遁,长山广迹足以自卫,饥则捕兽饮乳,寒则寝皮服裘,奔走射猎,以杀为务,未可以道德怀之,未可以兵戎服之。

北狄的领地里没有城郭,跟随水草的变化而移动,形势有利则南下侵略,形势不利则向北逃遁。高山大岭,浩瀚沙漠,足以藏身自卫,饿了便捕食野兽,喝牲畜的乳汁,冷了身穿皮裘,夜间盖皮被。他们为游牧而奔走,长于射猎,好杀成性,因此无法用道德礼义来怀柔他们,兵戎相见也无法使其屈服。汉民族不应与北狄决战,原因三:

(1)汉兵既要投入农耕生产,又要从事武装战斗,既疲劳且怯弱;北狄则习于游牧狩猎,既矫健且武勇,以疲劳去与矫健力拚,拿怯弱去和武勇对决,连五成的胜算也没有。

(2)汉军长于步战,一天可以转战百里;北狄长于骑战,速度是汉军的两倍以上。汉军若要追击北狄,必须身穿战甲、肩负粮食;北狄若是追击汉军,只要轻装疾驰,辎重补给也不成问题。运动速度、后勤作业均居于劣势,汉军不能赖以争胜。

(3)汉军以步兵为主,北狄以骑兵为主,战争以争夺地形的优势为先,因此北狄骑兵机动

作战的优点可以充分发挥,胜负之分无须等到开战即可判明。

综上所述, 汉军只有选择防守边塞一途。防守边塞,必须挑选堪当大任的将领,训练精兵巩固阵营,开垦营田以充兵实,设置前锋斥候监视敌情,如遇北狄国力空虚就立刻施以打击,见其衰败就毫不容情加以覆灭,这样花最少的成本除去敌虏,不必疲敝三军就可解决国防大患,守边之道尽在于此。

执掌兵权〔兵机第一〕

兵权者,是三军之司令,主将之威势。将能执兵之权,操兵之势而临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随所遇而施之。

五大恶人〔逐恶第二〕

军国之弊有五害焉。一曰结党相连,毁赞贤良;二曰侈其衣服,异其冠带;三曰虚夸妖术,诡言神道;四曰专察是非,私以动众;五曰伺候得失,阴结敌人。

鉴识人物〔知人第三〕

知人之道有七焉。间之以是非而观其志;穷之以词辩而观其变;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告之以祸难而观其勇;醉之以酒而观其性;临之以利而观其廉;期之以事而观其信。

将帅之才〔将才第四〕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知其饥寒,察其劳苦,此谓之仁将,……见贤如不及,从谏若顺流,宽而能刚,勇而多计,此谓之大将。

将帅之器〔将器第五〕

将之器,其用大小不同。若乃察其奸,伺其祸,为众所服,此十夫之将,……仁爱洽于下,信义服邻国,上晓天文,中察人事,下识地理,四海之内,视如家室,此天下之将。

将帅之弊〔将弊第六〕

为将之道有八弊焉。一曰贪而无厌;二曰妒贤嫉能;三曰信谗好佞;四曰料彼不自料;五曰犹豫不自决;六曰荒淫于酒色;七曰奸诈而自怯;八曰狡之而不以礼。

将帅信念〔将志第七〕

故善将者,不恃强,不怙势,宠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惊,见利不贪,见美不淫,以身殉国,一意而已。

上善之将〔将善第八〕

将有五善四欲。五善者,所谓善知敌之形势,善知进退之道,善知国之虚实,善知天时人事,善知山川险阻。四欲者,所谓战欲奇,谋欲密,众欲静,心欲一。

刚柔之将〔将刚第九〕

善将者,其刚不可折,其柔不可卷。故以弱制强,以柔制刚。纯柔纯弱,其势必刚。纯刚纯强,其势必灭。不柔不刚,合道之常。

骄吝之将〔将骄第十〕

将不可骄,骄则失礼,失礼则人离,人离则众叛。将不可吝,吝则赏不行,赏不行则士不致命,不致命则无功,军无功则国虚,国虚则寇实矣。

五强八恶〔将强第十一〕

将有五强八恶。高节可以励俗,孝悌可以扬名,信义可以交友,沉虑可以容众,力行可以建功,此将之五强也。

受命出师〔出师第十二〕

古者国有危难,君简贤能而任之,斋三日入太庙,南面而立,将北面,太师进钺于君,君持钺柄以授将,曰:“从此至军,将军其裁之。”

适才适所〔择材第十三〕

夫师之行也,有报国之士、突阵之士、搴旗之士、争锋之士、飞驰之士、摧锋之士,此六军之善士,各因其能而用之。

顺天知人〔智用第十四〕

为将之道,必顺天、因时、依人,以立胜也。故天作时不作而人作, 是谓逆时;时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谓逆天;天作时作而人不作,是谓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时,亦不逆人也。

不列阵式〔不阵第十五〕

古之善理者不师,善师者不阵,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灭。

将帅诫律〔将诫第十六〕

书曰:“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人力。”故用兵之要务:揽英雄之心,严赏罚之科,总文武之道,操刚柔之术,……将能若此,严号申令而人愿斗,则兵和刃接而人乐死矣。

有备无患〔戒备第十七〕

国之大务,莫先于戒备。若乃失之毫厘,则差若千里,覆军杀将,势不窬息,可不惧哉。

教育训练〔习练第十八〕

军不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故仲尼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又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害群之马〔军蠹第十九〕

夫三军之行,有探候不审,烽火失度,后期犯令,不应时机;阻乱师徒;乍前乍后,不合金鼓;……此九者,三军之蠹,有之必败也。

培养心腹〔腹心第二十〕

善将者,必有博闻多智者为腹心,沉审谨密者为耳目,勇悍善敌者为爪牙。

战争法则〔谨候第廿一〕

败军丧师,未有不因轻敌而致祸者。故师出以律,失律则凶。律有十五焉。一虑;二诘;三勇;四廉;五平;六忍;七宽;八信;九敬;十明;十一谨;十二仁;十三忠;十四分;十五谋。

决胜三机〔机形第廿二〕

以愚克智,命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 一曰事;二曰势;三曰情。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军令如山〔重刑第廿三〕

吴起曰:“鼓鼙金铎所以威耳,旌帜所以威目,禁令刑罚所以威心。” 耳威以声,不可不清;目威以容,不可不明;心威以刑,不可不严。三者不立,士可怠也。

庸帅劣将〔蠹将第廿四〕

善将得有四。示之以进退,故人知禁;诱之以仁义,故人知礼;重之以是非,故人知劝;决之以赏罚,故人知信。禁、礼、劝、信,师之大经也。

因势利导〔审因第廿五〕

因人之势以伐恶,则黄帝不能与争威矣;因人之力以决胜,则汤武不能与争功矣。若能审因而加之威胜,则万夫之雄将可图,四海之英豪受制矣。

天·地·人〔天势第廿六〕

行兵之势有三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善将者,因天之时, 就地之势,依人之利,则所向者无敌,所击者万全矣。

胜兆败征〔胜败第廿七〕

三军悦乐,士卒畏惧,相议以勇斗,相望以威武,相劝以刑赏,此必胜之征也。三军数惊,士卒惰慢,下无礼信,人不畏法,相恐以敌, 相语以利,相嘱以祸福,相惑以妖言,此必败之征也。

充分授权〔假权第廿八〕

将者,人命之所悬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而上不假之以赏罚,亦犹束猿猱之手而责之以胜捷,胶离娄之目而使之辨青黄,不可得也。

视座如子〔哀死第廿九〕

善将者,养人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死者哀而葬之,伤者泣而抚之,饥者舍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礼而禄之,勇者赏而劝之。将能若此,所向必捷矣。

奇人异士〔三宾第三十〕

词若悬流,奇谋不测,博闻广见,多艺多才,此万夫之望,引为上宾;猛如熊虎,捷若腾猿,刚如铁石,利若龙泉,此一时之雄,引为中宾;多言或中,薄技小才,此常人之能,引为下宾。

举重若轻〔没应第卅一〕

图难于易,为大于细,先动后用,刑于无刑,此用兵之智;师徒已列,戎马交驰,强弩才临,短兵又接,乘威布信,敌人告急,此用兵之能。

掌握地利〔使利第卅二〕

草木丛集,利以游逸;重塞山森,利以不意;前林无隐,利以潜伏。以少击众,利以日暮;以众击寡,利以清晨。强弩长兵,利以捷次;窬渊隔水,风火暗昧,利以搏前擒后。

见机行事〔应机第卅三〕

必生之术,合变之形,在于机也。非智者,孰能见机而作。见机之道,莫先于不意。故猛兽失险,童子持戟以追之;蜂虿发毒,壮士徨而失色。以其祸出不图,变速非虑。

权衡敌我〔揣能第卅四〕

善用兵者,揣其能而料其胜负。主孰圣也,将孰贤也,吏孰能也,粮饷孰丰也,士卒孰练也,军容孰整也,戎马孰逸也,形势孰险也,宾客孰智也,邻国孰惧也,财货孰多也,百姓孰安也。

勇于战斗〔轻战第卅五〕

螫虫之触,负其毒也;战士能勇,倚其备也;是以锋锐甲坚则人轻战。故甲不坚密与肉袒同;射不能中与无矢同;中不能入与无镞同;探候不谨与无目同;将帅不勇与无将同。

地理形势〔地势第卅六〕

地势者,兵之助也,不知战地而求胜者,未之有也。

巧制敌将〔情势第卅七〕

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喜利者,可遗也;

仁而不忍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谋而情缓者,可袭也。

知敌之情〔击势第卅八〕

古之善斗者,必先揣敌情而后图之。凡师老粮绝,百姓愁怨,军令不习,器械不修,计不先设,外援不至,将吏刻剥,赏罚轻懈,营阵失次,战胜失次,战胜而骄,可以攻之。

整肃纪律〔整师第卅九〕

出师行军以整为胜。若赏罚不明,法令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 虽有百万之师,无益于用。

激励士气〔励士第四十〕

用兵之道,尊之以爵,赡之以财,则士无不至;接之以礼,励之以信,则士无不死;蓄恩不倦,法若书一,则士无不服;先之以身,后之以人,则士无不勇;小善必录,小功必赏,则士无不劝。

将帅座右铭〔自勉第四十一〕

圣人则天,贤者法地,智者则古,骄者招毁,妄者稔祸,多语者寡信,自奉者少恩,赏于无功者离,罚加无罪者怨,喜怒不当者灭。

作战要诀〔战道第四十二〕

夫林战之道,划广旌旗,夜多金鼓,利用短兵,巧在设伏,或攻于前,或发于后。丛战之道,利用剑盾,将欲图之,先度其路,十里一场,五里一应,偃戟旌旗,特严金鼓,令贼人无措手足。

上下和睦〔和人第四十三〕

用兵之道,在于人和,和则不劝而自战。若将吏相猜,士卒不服,忠谋不用,群不谤议,谗慝互生,虽有汤武之智而不取胜于匹失,况众人乎。

明察敌情〔察情第四十四〕

夫兵起而静者,恃其险也。迫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众树动者,车来也。尘土卑而广者,从来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半进而半退者, 诱也。

身先士卒〔将情第四十五〕

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燃, 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冬不服裘,雨不张盖,与众同也。

令出必行〔威令第四十六〕

一人之身,百万之众,束肩、歙息、踵足、俯听、莫敢仰视,法制使然也。故令不可轻,势不可逆。

东夷人〔东夷第四十七〕

东夷之性,薄礼少义,捍急能斗,依山堑海,凭险自固,上下和睦,百姓安乐,未可图也。若上乱下离,则可以行间,间起则隙生,隙生则修文教以来之,固兵甲以击之,其势必克也。

西戎人〔西戎第四十九〕

西戎之性,勇悍、好利,或城居或野处,米粮少金贝多,故人勇战斗,难败。自碛石以西,诸戎种繁,地广形险,俗负强狠,故人多不臣,当候之以外衅,衅之以内乱,则可破矣。

北狄人〔北狄第五十〕

北狄居无城郭,随逐水草,势利则南侵,势失则北遁,长山广迹足以自卫,饥则捕兽饮乳,寒则寝皮服裘,奔走射猎,以杀为务,未可以道德怀之,未可以兵戎服之。

诸葛亮《心书》论述为将之道,妙语连珠,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