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千万孤独夜铲雪

0 0

   

千万孤独夜铲雪

2020-02-15  圆角望

在欣赏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美景之际,也是必须花时间和体力去铲雪之时。

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从前听到那首优美的《我爱你,塞北的雪》时,对那飘飘洒洒漫天飞舞的白雪总是怀有一种浪漫的憧憬。及至定居在这算不上加拿大“塞北”的多伦多,才知道那银装素裹仿若仙境的纯白世界,美是美醉了,但烦也是不胜其烦——因为在欣赏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美景之际,也是必须花时间和体力去铲雪之时。否则,那厚厚的积雪堆在门口,不仅寸步难行车轮难转,要是清扫迟了,有路人在人行道上滑倒摔伤,还得吃官司破财——朋友的邻居最近就遇上了麻烦。有人头天晚上在那家邻居车道前的人行道摔伤了,还叫了救护车,第二天其家属带了照相机拍照留证据,摆明了准备到法庭去讨说法。

好在我虽然惧怕寒冷,却从不惧怕出力气。不光是给别人和自己走路方便,也为了看着家门口干净整洁,让自己心情愉悦。每次下雪,只要在家,整条街上几乎总是我第一个先出去铲雪。不仅铲自己车道和人行道的雪,相邻两家邻居的人行道,斜对面公共邮箱那块地儿也都被我义务包下。我喜欢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家门口、车道,包括车道延伸到马路那一两米地都铲得干干净净,舒服畅快。

甚至,有时下了整天整晚的雪,到半夜十一二点突然停了,只要还没上床,我都会出去把雪铲干净,要不然一整晚都睡不好。有一天半夜时分,大雪初停,周围万籁俱寂,整条街上空无一人,只有我单独置身于这白茫茫的天地间,身边唯一作伴的是雪铲铁锹,还有那一声声无比单调的“刮刮”铲雪声。脑海中忽然冒出南宋诗人卢梅坡的两句诗“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街上没有傲雪凌霜的梅花,岂能再无诗词俗了自个?有道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改,于是信手拈来柳宗元的《江雪》,一边手挥雪铲,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须臾改《江雪》成《街雪》,逗自己一乐,苦也甜:

千家人俱眠

万户灯皆灭

孤锹羽服婆

独铲寒街雪

长街漫漫,白雪皑皑,形单影只。大诗人的境界非我能及,但“千万孤独“是我彼时的写照,只不过是自找的,岂不快哉。

我这个近乎自虐的习惯,用现在流行的词叫“铲雪强迫症“。虽常受家人的无情批判,可就是禀性难改。

去年周末的一天清晨,起床后发现又下了一层厚厚的雪。小女儿要去城里加班,叫了优步,为了赶在女儿离开之前把门口及车道扫干净,免得门口的雪被车和脚印压得乱七八糟,我急急忙忙冲出去铲雪,忘了前两天车道有些地方因为低温结了薄冰,结果,随着一铲推出去,脚底下跟着一滑,身体没有任何预兆地朝前狠狠摔了出去。这一跤摔得个四脚朝天眼冒金星痛彻筋骨,挣扎半天都起不来,直到女儿出来发现才把我扶起来,最后还得看医生拍片理疗。但骨裂未愈伤疤没好我就忘了疼,下一场大雪袭来,我忍着痛,跛着脚,照样先把雪铲干净了才罢休。没办法,谁让我是强迫症呢?

话说回来,怪只怪这异国的冬天太寒冷太漫长了,大半年都被冰雪包围着,如果再不把家门口清理干净整洁,即使不出什么路人摔伤的事故,每天踩着残雪碎冰进出家门,心情恐怕会变得郁闷吧!

于是,既能预防忧郁,也是一项简单方便且无本的健身活动,同时还能顺便温习一下古人意境优美的咏雪名句,烦不胜烦,便化为了不厌其烦。


关于我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