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博2000 / 文学 /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

0 0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2020-02-16  兰博2000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什么叫潇洒快意?动不动闷几口劣质的低度数啤酒,有事没事就叼着根烟,脸上带着痞子笑,才不管他明日几何,今生几朝。要这么个说法,那么当下的年轻人都活得潇洒快意。要按照王朔的行事作风来,活成个“流氓”叫潇洒,整天口里带着 句“牛逼”叫快意。树大招风,人高招眼,活得随性高调的,叫放肆,自然引得无数人叫骂批评。就有这么一个人,活成了这么个样儿,他叫王朔。

有教养就是不大惊小怪,我“没教养”

若是按照王朔自己在书中所说“有教养就是不大惊小怪”,那么王朔自小就是个“没教养”的人。1958年,王朔生于南京,几岁的时候就因为父亲的工作原因举家搬到了北京,从此成为一个“京哥儿”,自小就习得北京人身上那股彪、悍、飒的劲儿,腿一着地就跑得没影儿,光往热闹地钻,就不爱学习。

再大一点,就是打架、喝酒、泡妞,圣贤书过眼不过心,倒是找到学校里的那个姑娘最漂亮,成了北京城最坏的孩子。那时候的学识见闻,还不足矣让他成为一个诗意浪漫的作家。看他如此劣迹斑斑,父亲算是彻底对他失去了希望,出来之后将他一脚踢进了部队,本想要么为国战死,要么就当个大官。啥都没捞着,最后变成了个卫生员,干得憋屈。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一次有人打电话来说让他转给谁谁谁,积怨已久,一句“草泥马,我就不转!”差点被揍了一顿。“大丈夫能屈能伸”,他腆着脸给人道歉,最后不了了之。随着阅历不断丰富,视野开阔,王朔想着把自己的精力写下来,没想到要出名。

于是一本《空中小姐》横空出世,自此打开了王朔的创作生涯,先后出版了《浮出水面》、《动物凶猛》,更是引来了无数人大跌眼镜,不想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痞子,竟然写出了如此优秀的作品。虽然作品优秀令人称赞,但是其文笔潦草,乖张的写作风格让人议论纷纷。

《橡皮人》开篇就是一句“一切都是我第一次已经开始……”,既引得无数北京青年高声大喊“牛逼”,也引来无数正派人士口诛笔伐。说他是借着文学口号耍流氓的地痞,是正统文学一锅汤里的老鼠屎。但是王朔一向秉持“目中无人”的行事作风,自然不将那些“正经人”的批判放在眼里,自顾做他的“流氓”。

风口浪尖,胆大包天

接连出版了著作,王朔也算得上是跻身文坛的人,怎么也说是文化人。但是他随性洒脱的性格却是怎么也改不了。直言郭敬明是个小偷,靠抄袭发家,简直不要脸;说张艺谋拍电影不会讲故事,是个装修师;更口出狂言,骂名家余秋雨在文学界不入流,还说写点游记不算作家。总的来说。就是口无遮拦,肆意妄为。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看不惯就骂,看得惯也骂。正是因为这样行事作风,王朔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引来了无数的谩骂和非议。正派人士说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流氓,媒体说他是癫狂的疯子。就连那些局外人看来王朔的事迹也觉得他为人极端,行事张扬。

但是王朔少年时候就有名句,“玩的就是心跳”,他无所谓别人说他什么,更不怕舆论化作枪林弹雨,不惧谣言可谓。他要做的事坚持深藏在流氓面具下的那一点一点真我,保持本心的纯洁,做完完整整的自己。直到如今,王朔的私生活和作品任然还受到众人的争议,直至1958年,王朔出版的一本《橡皮人》让众多学者作家一改往日多王朔的批判和批评。

《橡皮人》不仅是一本文笔出众,写作角度奇特的经典之作,更是一本道出了当时社会出现的在生理、才智、情绪等方面感到枯竭、失去人性化、无成就感的社会现象的文学巨著,作品一出,不仅引起了众多读者的呼应,更是震惊了那些平日说王朔空有其表的文坛学者,也让之前很多主张声讨他的人变得弱势,只是因为批评他的人熄了火。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巴金讲真话,在他100岁还没来及讲真话就走了。我不能到100岁才讲真话,今年我49岁,从今天起,我就讲真话,是我的,我就认账。不是我的,你按不到我头上,按上了我也不在乎”。谁不曾虚与委蛇?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地冠冕堂皇。其实真正错的使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文化人”,坦坦荡荡的才是王朔。

疯子也好,痞子也罢,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藏在心底的那些话,想说些什么就勇敢一点说吧。自成名开始,王朔的为人和行事就一直饱受着争议,作品更是与正统文学格格不入,虽然得到的评判大多是谩骂和诋毁,但是其中不乏一些称赞和高歌。王蒙就曾这样评价过王朔“他和他的伙伴们“玩文学”,恰恰是对横眉立目、据高人上的救世文学的一种反动。

撕破了一些伪崇高的假面……”,不仅是对王朔在文学方面做出的贡献和努力的赞扬,更是对王朔真性情、不做作的的欣赏。就是这样一个高喊我是流氓我怕谁,行事张扬肆意的王朔,一纸笔为刀枪战马,满腹学识为战衣铁蹄,撕开了所谓文化人的崇高。让众人意识到作家也是一般人,有痴恨怨怒,七情六欲。

“流氓有文化”,王朔一篇文章让所有对他的批判都熄了火

前有李白诗风豪迈,嗜酒成瘾。几番空杯对月酒醉人,于是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说的是他不甘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精神,不苟于世的潇洒。今天也有王朔一句“自由是绝对孤独”的感叹,他知道自由的代价是受人诟病,受人谩骂孤立。但是即使是深晓这道理,他还是选择了自由。

浩浩长空万般色,唯有灵魂的自由才是洒脱快意,于是他走出了世俗文化人的框架,挣脱所谓教养的捆绑,冲破繁文缛节的牢笼,追寻真正的自我。我们这些没什么大作为的俗人,在看尽了他人的人生百态之后,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或许因为眼前的迷雾选择口是心非,身后的黑暗选择搬弄是非,进退维谷,陷于两难。

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历经层层迷雾之后,我们是否仍然选择麻木,让生活就这般被罩在迷雾里。又或者选择改变,做自己想做到事,说自己想说的话,坚持自己的本心,坚守住心中的那一方净土,云开雾散,阳光温暖。

文/风吟枪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