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桃谷六仙,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谁才是令狐冲的好朋友?

2020-02-17  ww18   |  转藏
   
桃谷六仙,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谁才是令狐冲的好朋友?

元旦以后实在是太冷了,真的把我的抑郁症都冻犯了,所以这篇怼花露水的文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完。

我的主业是抄袭“主业写金庸”的人,所以我今天就决定老老实实地的来抄袭一回。

“主业写金庸的”说了个29回“掌门”,我也来扯一个29回“掌门”。

这一天,令狐冲要接恒山派掌门的位置,方证,冲虚,蓝凤凰,老头子,祖千秋,桃谷六仙啥的都来凑热闹。见性峰上热闹非凡。

突然,丁勉拿了根小旗儿来砸场子,原书中道,

群雄中不少人就跳出来一起怼:

“他恒山派的事,要你嵩山派来多管甚么鸟闲事?”“你奶奶的,快给我滚罢!”“甚么五岳盟主?狗屁盟主,好不要脸。”

——笑傲江湖第二十九章《掌门》

于是,丁勉狗血淋头,灰溜溜地走。

然后,令狐冲给这些起哄的人点了个赞,说:这些兄台,都是在下的朋友。

“主业写金庸的”就说了:

普普通通一句话,却看得人莫名感动。

令狐冲的朋友,有以恩结的,有以义结的,所以有始有终。

擦,被他这么一带,画风几乎成这样:

见性峰上,一张张义愤填膺的面孔,握紧了小拳头,大家齐刷刷挺身而出。

方证,冲虚,祖千秋,老头子,桃谷六仙,不可不戒等等,肩并肩,迈着方步,高喊着友谊万岁,团结一气,打败了格格巫。

于是,左冷禅大吃一惊,他以手掩面,望天泪目,:“我擦!,这一次,失算了。”

没想到,令狐冲的朋友都是真的。

而且都是义气相投,都是恩义相馈,刎颈之交,斩头沥血,死不旋踵。

真有这么回事儿吗?

我觉得这么看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呵呵。

要说清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见性峰上替令狐冲站台的都是什么人。

我认为那天来的人,主要有三类。

首先是方证,冲虚,这两位,他们来见性峰绝对是来搞统战的,想联合令狐冲搞掉左冷禅的,

他们叫声,令狐冲侠,令狐老弟,老弟,就跟喊声左盟主,岳掌门,任教主,东方老妹儿,一个味道,木区别。

俩老狐狸眼里只有权谋,只有博弈,从来没有友谊。

第二类是来搞破坏的,贾布,上官云,他们不仅是心里冒坏水了,后来还真的喷坏水了,还差点把令狐冲,方证,冲虚的胳膊给撇了。谁和他们交朋友,一定是缺心眼儿了。

第三,就是绝大多数,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桃谷六仙,不戒,不可不戒等等这些杂七杂八的人。

客观上说,他们对令狐冲确实很热情,有时热情起来都让人有点受不了。

比如桃谷六仙曾经六个人一块往令狐冲肚子里输真气,把令狐冲弄成了一个四面漏风的压力锅。

祖千秋和老头子和见着令狐冲,一个是就灌酒给他喝,一个一把抓住他,要放他的血给自己女儿喝。

蓝凤凰更是风情万种,无比撩人,一声声令狐大哥,弄得一船人脸红过耳,呼吸粗重,她还玩了sm,放了很多水蛭,在令狐冲身上趴来趴去

她和令狐冲亲亲我我,在他脸上印了个口红印,那个热情,搞得六十多岁岳大爷都快把持不住了。

但是蓝凤凰,包括祖千秋,老头子算是令狐冲一见如故的朋友吗?

黄河船中,令狐冲叫“乖妹子!”时,蓝凤凰忽然刹车了,并说了如下的话:

“你真好。怪不得,怪不得,这个不把天下男子瞧在眼里的人,对你也会这样好。”

——《笑傲江湖》

桃谷六仙,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谁才是令狐冲的好朋友?

这话很好听,并且划了线,表现了公事公办的意思。

别误会,我对你好不是因为你,有一个人家对你好,她交代了,放过风了,要求我对你好。

其实老不死,祖千秋,桃谷六仙,也说过类似的话——

老头子道:“唉,糟蹋了我不死孩儿,那还罢了,却……却太也对不起人家。”

桃谷六仙也一样,我们打赌输了人家,人家就叫我们来抓你(虽然不是一个人家。)

由此可见,他们很对令狐冲好,和令狐冲本人木啥关系。而是得罪不起一个人家

这样你们该懂了,“主业写金庸的”全说错了。

桃谷六仙,不可不戒放下不表。

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五霸岗上的司马大,黄伯流什么的,只是因为圣姑。

圣姑要对令狐冲好,所以他们必须对令狐冲好。

最绝的是,你要是去问圣姑是不是这样,圣姑肯定是拒绝三连:

我没有啊!

我说过一句我喜欢令狐冲吗?

我说过要你们对他好了吗?呵呵。

确实没有。

她只是一个眼神,一个语气,丢出去而已。

真自信,一门艺术啊。

她甚至还说了,我讨厌令狐冲,你们见到令狐冲给我杀了他哈!

一唬不要紧,吓得老头子,祖千秋,计无施,争先恐后的大拍她和令狐冲的马屁:

像令狐公子那样潇洒仁侠的豪杰,也只有圣姑那样美貌的姑娘才配得上。

圣姑于咱们有大恩大德,只要能成就这段姻缘,让她一生满意喜乐,大家就算粉身碎骨,那也死而无悔!

这是友谊吗?

明明是强烈的求生欲。

司马大,黄伯流,计无施在五霸岗上把令狐冲宠到不要不要,把岳不群醋到不要不要。简直就是一路爽文风要嗨过头。

第二天,令狐冲还没啜过瘾,故事风格又转起了悬疑风,先是司马大千叮咛万嘱咐:

…倘若有人问起,有那些人在五霸冈上聚会,请公子别提在下的名字,那就感激不尽:

接着是黄伯流,瑟瑟发抖的哀求:若事先问问俺儿媳妇,要不然问问俺孙女儿,也就不会得罪了人家……

最后他哭唧唧的说:公子保重,你良心好,眼前虽然有病,终能治好……

然后,五霸岗上所有人突然跟逃难似的跑了个一干二净:

眼见满地都是酒壶、碗碟,此外帽子、披风、外衣、衣带等四下散置,群豪去得匆匆,连东西也不及收拾。

令狐冲摸不着头脑,只觉得:

“他们走得如此仓促,倒似有什么洪水猛兽突然掩来,非赶快逃走不可。”

可怜他们逃得虽然快,可是好巧不巧半路又撞上圣姑和令狐冲。

这里,金老爷子非常经典的写了一个空镜头,大家只能看到群豪们的表情,完全看不到圣姑的脸。

圣姑至始至终,一个字没说。

就这一下子,故事惊悚风了。

在见性峰上,真正帮助令狐冲的确实是任盈盈,是又夺旗,又变戏法,又收服了贾布和上官云。

如果说见性峰上有人是发自内心要来帮助令狐冲,只有大小姐是来真的。

这种感情,算爱情吧,也没多纯,里面有很浓的交易的成分。

大小姐自己在“积雪”那一回里说过 :

“你率领众人到少林寺来接我,我自然欢喜,你这般大大的胡闹一场,总算是给足了我面子,我……我就算死了,也不枉担了这虚名。”

大小姐在绿竹巷,开导令狐冲,又给他弹琴,还教他吹箫啥的。所以她换来了令狐冲的报答。

对生长在黑木崖上的她来说,也许一切友情,爱情,都是等价交换。

蓝凤凰,老头子,祖千秋对令狐冲的好,就是想换个好好活下去而已,否则五官不全,面目全非,若非全身腐烂,便是自己将脸孔抓得稀烂,太可怕了。

令狐冲虽然接受了圣姑的胁迫式的爱,但说他心里一点反感都没有,那也不对。

比如圣姑向他示爱,话说得优越感十足:

“我暴戾之气当然是有的,不但有,而且相当不少。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发作。”

令狐冲就冷淡地回答:

承你另眼相看,那可多谢了。”

非要把一种权力胁迫下的关系说成什么“恩结”,“义结”。那位专业读金庸的真是不是蠢就是坏。

笑傲江湖中如果真发生过的“恩结”,“义结”的关系。那就是以恩义之名来恐吓,以情义之名来胁迫的。

在“围寺”中,令狐冲率领群雄杀上少林时,就在心里吐槽说:“你们不负了盈盈,我不负了你们。”

他把盈盈放在了最前面,把“你们”放在第二,自己只占第三。

到了见性峰上,他看到群豪有些人非常激动,非常义愤,又蹦又跳地怒斥丁勉时候,他确实说了:

“这些兄台,都是在下的朋友。”

但是,他又补了一句—

“(恒山掌门)做不得便做不得,那又有什么打紧?”。

我觉得,他那一刻烦透了,恨不得撂挑子跑路。

可能,那一刻他最想的就是重返华山,逍遥快乐,和小师妹日日相见。

老头子,蓝凤凰,祖千秋从来就不是令狐冲的好朋友。他们也不是圣姑的好朋友

或许,这伙人最想要做的,是三尸脑神丹的好朋友。

这里我要说大小姐很会操控权力,她简直是把权力操控成了一种魔力。

左冷禅搞迫害,杀了刘正风一家,杀了刘正风小儿子,弄得四方八面喷血浆,也就是让天门道人,岳不群不敢说话,让定逸师太骂了一句“禽兽!”,呼哧出了一掌。

而圣姑呢,她一出手杀了方生三个弟子,一句话叫一群人自抠眼珠子,另一句话把另一群人流放到荒岛。

她干得事明明比左冷禅可怕十倍,残忍十倍,她却能让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之流感到了大恩大德,让令狐冲感受到了爱,感受到了恩情,这算艺术吧?

把坏事变好事,把一首丧歌唱成一首赞歌的,恐惧变成友谊,变成爱,把“一个都不能放过”变成“一刻也不能分割”——

这还不是一种艺术?!!

这境界,比左冷禅不知高到哪里去了,也不知比左冷禅的狠毒到哪里去了。

令狐冲怎么看?娶这样的老婆放心吗?

不清楚,但人一旦胁迫欲上瘾,真是改也难。

所以,新婚燕尔,洞房一过,任盈盈干了啥?

她满足了令狐冲的宿愿,让他重返华山了,不过不是去见小师妹,而是押他去后山,让他去瞧瞧他的好朋友劳德诺。

嘿嘿,小猴子,手拉手我们千秋万载永做夫妻呦,你要是不听话,诺,他就是榜样。

不寒而栗。(完)

桃谷六仙,老头子,祖千秋,蓝凤凰,谁才是令狐冲的好朋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