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君子好人 / 待分类 / 为何《边城浪子》中傅红雪是反派,到《天...

分享

   

为何《边城浪子》中傅红雪是反派,到《天涯明月刀》却成了正派?

2020-02-17  九州君子...

对于《天涯明月刀》这部小说,羽菱君个人一直认为,是古龙先生当年觉得太对不起自己所创造的傅红雪这个人物,希望能赋予他另外一番人生和使命,以此用作弥补续写出来的一部作品。也是基于古龙先生这样的创作情感,傅红雪这个人物在《边城浪子》和《天涯明月刀》中的角色意义自然不同,可以说前部作品对这个人物撕得比较狠,后一部作品中对这个人物则收得比较紧,但若说相比于《天涯明月刀》,傅红雪在《边城浪子》中的角色定位是反派那也未必准确。

一.《边城浪子》中的傅红雪,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悲剧人物,整一个故事线表现出来的形象,可以说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当年“神刀堂”的堂主,有“神刀无敌”之称的白天羽,曾与魔教教主在天山立约赌技,胜了魔教教主一招,迫使其终身不再入关。为了复仇,后来魔教教主派出大公主花白凤,接近色诱白天羽获得“白家神刀秘笈”,魔教因之在后来创出“神刀斩”和圆月弯刀。但花白凤却在这个过程中,真正的爱上了白天羽,怀上了白天羽的孩子,并甘愿脱离魔教,成为白天羽的外室。白夫人知道了此事,她不愿白天羽会因孩子与花白凤有斩不断的关系,于是在花白凤生下孩子时,便把她的孩子换走,交给了叶平夫妇抚养,这孩子就是后来的叶开,而那个被换给她做儿子的孩子,就是后来的傅红雪。

傅红雪出生的那天,其实是叶开出生的那天,白天羽便被“白云仙子”丁白云与“万马堂”堂主马空群合谋策划,找来“无骨蛇”西门春(萧别离)、“护花剑客”柳东来、“好汉庄”庄主薛斌、“铁手君子”易大经、“桃花娘子”、“神刀”郭威等三十位武林高手联手在落霞山下的梅花庵埋伏。白天羽先受马空群暗算,他们则在庵外开始突击,一直血战到两三里之外,绝境无生的白天羽才力竭而死,这一路上,白天羽那天魔乱舞狂刀杀得到处都有死人的血肉和屍骨,流的血将满地的雪都染红了。因此,花白凤将误以为是她与白天羽的孩子取名“红雪”,要他牢记自己的人生使命,生来就是为了报复父仇而活。

在花白凤的教导和抚养下长大,一生只为了取下背叛白天羽的仇人马空群的头颅而活着,傅红雪失去了别样人生的意义和乐趣。他没有毫无烦恼只有乐趣的童年,更没有父母亲人的关爱,他有的,就只有十八年如一日的在黑暗的小屋里去苦练刀法,并磨练自己的意志和性情,坚定自己复仇的信念和决心。就这样,十八年的苦练,傅红雪虽练就了一双夜眼,练就了一把举世无双的快刀,但也因在黑暗中盘踞得太久,让自己的内心很难再容得下阳光,也让他的感情一直在压抑下难以释放,注定了他的人生难再有爱,注定了他的孤独与痛苦。

在《边城浪子》中,傅红雪与叶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叶开虽然放荡不羁,但他自小在李寻欢的教导下,幽默风趣,懂得自我欣赏,无论什么场合都能保持松弛冷静,富有正义感,充满仁慈博爱之心,完全是代表着人性的光明。他与傅红雪,完全是生命意义呈现的两个极端。

人生的色彩是黑暗的,本质弥漫着悲愤,自懂事以来,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了无生趣,陪伴的只有孤独和仇恨,但最终却发现自己的复仇竟是一场极其方谬的误会,自己肩上的血海深仇根本就不存在,原本的活着的意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这是古龙先生在《边城浪子》中,给傅红雪这个人物所设置的较为悲惨的人生,但他给傅红雪设置的悲惨还不止这一些。除了黑暗的人生,古龙还给了傅红雪一个病态的身躯,不仅是个跛足,还有癫痫之症,这个病他不确定什么时候会病情发作,有可能是说倒下就倒下,这给了他的复仇人生一个巨大的挑战,一个致命的威胁。

古龙笔下不乏身体残缺的角色,比如花满楼的失明、楚留香的鼻子嗅觉不灵、李寻欢的痨病。但是这些人,他们的内心世界起码是光明的,也是有爱的,他们并未因为这些伤残而给他们的人生带来别样的色彩,最起码他们不算悲惨,只有傅红雪不一样。可以说在《边城浪子》中,古龙先生对傅红雪这个人物的设定,是撕得最狠的,他是完全把傅红雪身上或该存有的美好事物,一丝不剩地都完全撕碎了,让读者在傅红雪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彻底的悲剧性人物。傅红雪的悲,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二.作者对傅红雪这个人物注入的情感,注定他在《天涯明月刀》中的角色意义,必然会不同于《边城浪子》。

或许正是因为在《边城浪子》中,古龙先生有感于自己对傅红雪这个人物的设定撕裂得太狠了,而自己又太喜欢亲手创作的这个人物,因此,对于傅红雪这个人物,古龙先生产生了抱歉的心里,他认为自己太对不起这个人物了,于是他想通过赋予他另外的一番人生和使命,以此用作弥补,让自己再看待这个人物时内心稍有平衡。就这样,古龙先生才创作了《天涯明月刀》。作家对自己笔下创作的人物,往往都有这种心理,毕竟笔下创作出来的人物角色,都能看作是作者的孩子。

《天涯明月刀》是古龙“小李飞的系列”的第四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与《边城浪子》之间,其实还存在着另一部以叶开为主人翁的《九月鹰飞》。羽菱君一直猜测,从《边城浪子》到《九月鹰飞》,古龙愈是写叶开的光明、大爱和美好,就愈是让他在《边城浪子》中对傅红雪的悲愈耿耿于怀。所以他才会在《九月鹰飞》之后,又重新回去写傅红雪的故事,写这个人物三十七岁以后的人生,足见他对傅红雪的念念不忘。

在《天涯明月刀》中,古龙先生给了傅红雪另一番使命,一番不同于复仇只为正义而搏斗的使命。这里面的傅红雪,不为任何人、任何自私的理由,只为了自身的正义感而起身和公子羽的庞大恶势力周旋、搏斗。最终,在与公子羽派来的各大高手的交战之中,傅红雪逐渐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在决战之际达到了“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密藏”的境界,识破了“公子羽”的真正的身份是燕南飞,解开了自己对于心中的“明月”,旧爱翠浓的感情枷锁,拒绝了做公子羽的替身,并道出的公子羽利欲熏心没有生趣已无法从椅子上站起来同他一战的真相,促进了公子羽的归隐,让江湖重新恢复平静。

这时期的傅红雪不仅那把无敌于天下的快刀还在 ,还有天涯般辽阔的胸襟,更有明月般剔透的心灵,他已褪去了当年那个心中只有仇恨,既冷漠、又挣扎和痛苦的悲愤形象。结合《边城浪子》,他是实现了自我的拯救,然后在拯救他人中最终达到了自我的升华,他终于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意义,书末傅红雪找到了周婷,两人四目相对,一片温馨,更是象征着他的美好结局。

可以说,古龙在在《天涯明月刀》中,对傅红雪这个角色的设定,算是收紧了回来,将之前这个人物身上可能存有但早已被撕碎的美好,又拼凑了起来,给了这个角色添置了一层温暖和光明。这一点,其实在小说刚开始他的笑意中就早有预示,没错,傅红雪居然笑了。

傅红雪笑了,居然笑了。纵然他并没有真的笑出来,可眼睛里的确已有了笑意。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就像是暴雨乌云中突然出现的一抹阳光。《天涯明月刀·第四章》

古龙在《天涯明月刀》中,给傅红雪的待遇,是前三部小说所没有的,不但体现在人物角色意义的转变上,还体现在作者的写作手法上。在这部小说里,古龙开始尝试新的风格,他在小说中渗入了散文诗的句法。这似乎都在暗示着古龙想通过给傅红雪不一样的角色意义,来标志他写作的变革,他希望自己也跟笔下的傅红雪一样,有新的开始。这个写作手法的改变,在当年连载时甚至因不受读者的欣赏,而导致在《中国时报》中途腰斩,之后转至香港的《武侠春秋》才得以继续连载,但古龙先生却像自己坚定要给傅红雪新的人生一样,始终将此作风坚持了下来。

所以说,基于作者的这一番情感,也注定了傅红雪这个人物在《天涯明月刀》中的角色意义,必然会不同于《边城浪子》。不过,若说相比于《天涯明月刀》,傅红雪在《边城浪子》中的角色定位是反派那也未必准确。

《边城浪子》明显是双子交错,相互映衬的格局,傅红雪与叶开就是相互映衬的双子,两个人的人物特征和在生命意义上的呈现,都是两个极端,一动一静,一个拘束,一个开放,一个处在光明,一个活在黑暗。但却不能因叶开表现出来的阳光和大爱,就把他俩的角色定位为一正一反,把心中只有仇恨的傅红雪定义为反派。傅红雪和叶开在小说中的定位,跟《绝代双骄》的小鱼儿和花无缺是一样,我们总不能将人生目标就是杀掉江小鱼的花无缺定位为反派。

总体而言,傅红雪在《天涯明月刀》中的角色意义确实不同于《边城浪子》,这是古龙先生对傅红雪这个人物所注入的特别情感带出的,可以说,古龙先生是通过赋予他新的角色意义和使命,去弥补自己在前作中对他这个人物过分悲惨设定的歉意,也是借此人物的新生预示自己创作的变革,给自己的转型打气。而有些读者将《边城浪子》时的傅红雪,定位成反派在羽菱君个人看来也是不准确的,傅红雪与叶开的角色意义虽然是两个极端,但不存在正反之分,在傅红雪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更应该是造化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坚持原创,杜绝抄袭,我是羽菱君,专注武侠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