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血战日本 / 日军屠刀下的幸存者(口述):鬼子回去搬...

0 0

   

日军屠刀下的幸存者(口述):鬼子回去搬汽油,我钻进高粱地跑了

原创
2020-02-17  图说历史

1932年9月16日,日军为了报复辽东抗日自卫军的袭击,将平顶山村的3000多名百姓,以“照相”的名义驱赶至山下,先是用机枪射杀,又用刺刀挨个刺一遍,以确保没有留下活口。最后,又搬来汽油将尸体焚烧,炸塌山崖将遇难者的遗体掩埋,还一把火将村子烧了个干干净净,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

经此浩劫,平顶山全村仅有不足50人幸存,日本人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四处追杀这些侥幸生还者。他们只好改名换姓、远走他乡,躲过了日本人的追杀,从这些人的口述中,我们可以一窥当时的场景是多么的恐怖!

幸存者方素荣

那一天,我和弟弟正在门口玩,突然来了很多汽车,载着很多头戴铁帽、扛着枪的鬼子。我问爷爷:“那是什么?”父亲感觉情势不对,立即想越墙逃走,日本人“叭”的一枪,把父亲打死了。接着,鬼子说要给我们照相,端着刺刀把我们赶到了山顶,朝我们开枪。

爷爷抱着我,把我护在了身下,等我醒来时亲人都被打死了。我一动不敢动,等天黑鬼子都回去了,一些没死的人喊着:“救命呀!救命呀!”我挣扎着回了家,发现家已经被鬼子烧了,又回到死去的爷爷身边待了一宿。

第二天,我被矿工藏了起来,脖子、胳膊、腰上都是伤口,浑身是血。后来,鬼子又贴布告:“不准收留平顶山村的人,谁敢收全家处死!”姥姥得知我的下落之后,才将我接到家里,为了保命,我就随了姥姥的姓,改姓方。惨案发生前,我家里一共住着8口人,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下图:遇难者遗骸)

幸存者杨占有

1932年中秋节晚上,抗日义勇军烧毁了日本人的“配给店”,还在平顶山西南跟鬼子进行了战斗。第二天,鬼子好几辆汽车载来了很多鬼子兵,端着刺刀赶着村民:“走!走!通通到那边去!”一个60多岁的昌老太太,因为裹小脚走不动,当场就被鬼子刺死了!

到了山上,鬼子说:“你们站好,给你们照相!”接着就开枪了。子弹从我的胳膊穿过去,我抱着4岁的闺女倒下了,眼看着妻子、孩子、嫂子都被打死。她们的尸体压在我身上,我就假装死了。屠杀进行了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鬼子准备走,看到有人还活着,又回来用刺刀把人扎死。

等天快黑了,鬼子都走了。我从尸体堆里挣扎起来,发现妻子的肚子被鬼子剖开了,肠子和七八个月的孩子都流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两个女儿也哭喊着:“妈妈呀!妈妈呀!”

当时,有人躲在屋里不出来,结果全被鬼子烧死了。第二天,鬼子拉来许多朝鲜人,让他们用铁钩子把尸体摞在一起,浇上汽油烧了。我哥哥杨占远、七弟杨占岸受重伤没死,已经爬离死人堆很远,被发现后也被钩了回去烧死了。全家24口人,在这次惨案中被杀了18人,血海深仇终生难忘。(下图:杨占有女儿,幸存者之一杨玉芬)

幸存者莫德胜

当年我才8岁,那天上午9点多,我们一群孩子在平顶山上玩,看到好几辆汽车,里面全是鬼子兵,个个戴着钢盔、枪上着刺刀。我赶紧跑回家,说:“不好了,鬼子来了!”我妈说:“可不要再往外跑了。”

刚过中午,鬼子兵踹开了家门,把我们赶了出去。1点多钟,村民差不多都赶了过来,鬼子端着刺刀把人群往中心压缩。这时,鬼子军刀一举,机枪立刻扫射了过来,人群一排排的倒地,我吓得头发直竖。(下图:指挥这次屠杀的刽子手)

一些没受伤的人准备逃跑,鬼子又进行第二次扫射,这还没完,又挨个拿着刺刀捅。母亲、妹妹被打死了,姥姥、姥爷也死了,我像个木头人一样不知所措。这时有人喊:“没死的快跑吧,鬼子回去搬汽油,一会就回来了!”我看了亲人最后一眼,钻进高粱地逃走了。

这次惨案,平顶山全村400余户几乎被杀绝,幸存者寥寥。让人气愤的是,尽管人证物证俱在,日本人始终不肯承认曾经的罪行,在证据面前百般抵赖,东京法院也数次驳回幸存者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并赔偿的请求。2017年3月14日,“平顶山惨案”最后一位幸存者杨玉芬(杨占有女儿)去世,为遇难者同胞讨还公道的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