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虎父犬子,诗人陆游的儿子居然是一个奸诈小人

 濠水观鱼ogha6c 2020-02-18
陆游

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秋,南宋伟大的爱国诗人陆游忧愤成疾,当年冬十二月廿九日病逝,享年八十五岁。

陆游临终前给儿子们留下绝笔诗作《示儿》,以为遗嘱,诗曰:“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生前,国土沦丧,北方被金人占据,南宋小朝廷躲在江南,偏安一隅,苟延残喘,诗人希望国家有朝一日能收复河山,统一天下,于是嘱咐儿子,等到国家统一的时候,在祭祀自己的时候告诉他。

陆游一共有六个儿子,最小的儿子,即第六子陆子遹,原名子聿,陆游对这个小儿子寄予了厚望,曾写《冬夜读书示子聿》诗:“古来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陆游教导小儿子陆子遹,通过读书学习做人的道理,了解事实真相,要重视亲身实践,表达了对小儿子的殷切期望,陆子遹辜负了父亲的一片苦心。

陆子遹长大后成了陆游最丢脸的儿子,一个刻薄奸诈的小人。

《吹剑录》记载:陆游去世不久,陆子遹被朝廷任命为溧阳县县令,为了能迅速升迁,他不遗余力到处钻营。

有人对陆子遹说:“宰相史弥远有意在临安城郊区建造别墅,倘若陆大人能把这件事给办妥喽,升官发财岂不是指日可待?”

陆子遹大喜,于是入京拜谒史弥远,史弥远原本对一个七品芝麻官没啥兴趣,陆子遹向门人透露,说自己老爹就是前朝的名臣陆游,史弥远这才勉强答应见他一面。

两人闲聊几句,陆子遹几次提到买地的事情,史弥远故意转移话题,无奈之下,陆子遹告辞后找到史府的管家商谈。

管家承认宰相曾路过溧阳县福贤乡,觉得福贤乡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打算将来在此地颐养天年。

管家说:“宰相大人不会亏待百姓,愿意以一亩地十贯钱的价格,在福贤乡购置土地六千亩,希望陆大人帮助促成此事。”

陆子遹喜出望外,虽然事情难办,但只要宰相大人有求于我,将来升迁就有了指望。

杭州城距离溧阳县福贤乡约三百里,算得上黄金地带,史弥远的出价远远低于市价,陆子遹索性下令,称朝廷有旨意,官府要征用土地六千亩,体恤百姓不易,特以每亩五百钱(半贯)作为补偿,限期完成交割。

百姓当然不同意,纷纷到官府控诉,陆子遹把百姓告状视为“刁民闹事”,和县尉率衙役到福贤乡强制执行,抓捕拒交地契的百姓数百人。

这伙人形同强盗,砸毁百姓家中器物,焚烧房屋。

有的人被强灌屎尿,被逼无奈交出地契。陆子遹再次下令,被动上交地契的农户,没有补偿。

这件事儿后来闹大了,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很多官员得知幕后指使竟然是当朝宰相史弥远,无人敢出面伸张正义。

史弥远

少监刘漫塘非常气愤,写诗讽刺陆子遹——“寄语金渊陆大夫,归田相府意何如?加兵杀僇非仁者,纵火焚烧岂义夫。万口衔冤皆怨汝,千金酬价信欺予。放翁自有闲田地,何不归家理故书?”

刘漫塘认为陆子遹做官不仁不义,为巴结权贵,竟然以官兵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给老爹陆游丢人,还不如回家整理父亲的文章。

诗人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太骨感,陆子遹不仅没有丢官,反而升任平江知州,后转任吏部侍郎。这样腐败透顶的朝廷,如何能“北定中原”?

最终半壁江山也没保住,葬送在蒙元铁蹄之下。

元朝初年,著名学者林景曦写诗告祭陆游:“青山一发愁蒙蒙,干戈况满天南东。来孙却见九州同,家祭如何告乃翁?”

陆游的孙子辈看到了“九州同”,可惜的是,“王师”换成了蒙元大军,家祭的时候,如何向祖宗说起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