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莱克斯rvjznr / 文章 / 治理蝗灾,放鸡好使吗?

分享

   

治理蝗灾,放鸡好使吗?

2020-02-20  阿莱克斯r...

本文转载自博物公众号(ID:bowuzazhi)

不废话,今天解答这次非洲沙漠蝗灾的几个热门问题。
这次非洲蝗灾的蝗虫长啥样?
这么说吧,网上这几天传的那几张吓人的蝗虫,都不是这次蝗灾的蝗虫。
这个,学名是Tropidacris cristata,中文有叫鸡冠花巨蝗、橙斑翅巨蝗、堇色花癞蝗的。南美洲的东西。
这个,学名是Brachystola magna,中文叫西笨蝗、大笨蝗。美国和墨西哥的。
上面这个就更扯了,陈年老谣。
1991年登在美国《世界新闻周刊》头版。这个小报盛产谣言,比如科学家在火星发现了恐龙什么的。其实这只是30年代流行一时的后期拼接照片,常用来做明信片。
下面这个相貌平平无奇的,才是本次的灾星——沙漠蝗Schistocerca gregaria
沙漠蝗在非洲、中东、南亚祸害有年头了,从有农业开始就有成灾记载。但是在中国没有成灾记录,只有1956年昆虫学家蔡邦华记载“沙漠蝗原为旧大陆包括非洲的有名的大害虫,在我国云南亦发生。”
中科院动物所张学忠先生在1974年4月29日在西藏聂拉木的樟木采到1头沙漠蝗。可以说,沙漠蝗在中国基本没有,只是零星地进入西南边境。
《警惕沙漠蝗的猖獗发生》,昆虫知识,2002
在中国闹蝗灾闹成赤地千里的,主要是飞蝗Locusta migratoria的一个亚种:东亚飞蝗。长这样👇,有两种体色,大家应该都见过。
我看谁还说我平时教大家认动植物没用?
你平时不认识,这会儿就会被网上瞎传的图吓得跟什么似的。现在知道了吧,这次非洲蝗灾的蝗虫,长相上并不可怕,个头也是一般大小。
蝗虫吃肉吗?
很多人一看那张西笨蝗吃蛇的图,都害怕了:这蝗灾一来,还不把人都吃了?
首先,蝗虫吃肉是很正常的事。不光西笨蝗,你楼底下随便抓一只蝗虫,养在瓶里,喂它点鱼虾肉、虫子肉,它都吃。受伤的同类它也吃。
但是,蝗虫不是捕食性昆虫,它们要吃也是受伤或死亡的小动物,比如路上被车压扁的动物,就有蝗虫过去吃。那张照片里,西笨蝗吃的就是一条死蛇。
以前闹蝗灾,也没有把欢蹦乱跳的人和家畜吃了的,顶多是“牛马毛皆尽”。这次的沙漠蝗也是这样,吃素为主,不吃人。
能放鸡鸭或人吃沙漠蝗吗?
这两天出现一种论调:沙漠蝗进入中国也没事,我们早就有了绝招:放鸡鸭吃蝗虫,绿色环保,鸡鸭肥了还能卖钱。
新疆哈密的牧鸭治蝗
这种模式主要用于新疆、青海、河北的草原,但是注意,防治的主要是西伯利亚蝗、小翅曲背蝗、雏蝗、戟纹蝗、牧草蝗。它们基本不会像沙漠蝗、东亚飞蝗一样远距离迁飞。而且鸡鸭吃的主要是没长翅的蝗蝻。对付一般的、早期的蝗灾还可以,真要把它们放到漫天飞蝗那种环境,完全是杯水车薪。
那人吃呢?很多人不明白古代蝗灾为什么会饿死人,吃虫不就行了?那你是不知道闹蝗虫的景象是什么样的。
我爸前两天跟我聊了聊他小时候北京对外经贸大学一带的蝗灾,那会儿那一带都是玉米地。远处飞来一片蝗虫,落在一片地里,咔哧咔哧响,过一会儿一起升空,飞向远方。钻田里一看,玉米只剩秆了。就这么会儿功夫,几个月收成没了。再想抓虫,还没有了。这才叫绝望。
古人也会抓蝗虫吃,明朝徐光启《除蝗疏》载:“田间小民不论蝗、蝻,悉将烹食。城市之内用相馈遗,亦有熟而干之,鬻于市者。则数文钱可易一斗,噉食之余家户囷积,以为冬储。质味与干虾无异,其朝晡不充恒食此者,亦至今无恙也。”但真遇到赤地千里的蝗灾怎么办?吃蝗虫只可充一时饥饿,蝗虫走了以后,农作物全没了才是最要命的。对人体能量最重要的是碳水化合物,就是各种谷物。蝗虫蛋白质虽然高,每天三顿饭全是蝗虫,没菜没主食,谁受得了?何况蝗虫来去如风,很难捉到足够的虫供人食用。这就是古代蝗灾饿死人的原因。
清《捕蝗要诀》中的“人穿式”捕蝗法:蝗性迎人,用幼童在围中迎面奔走,则蝗扑人跳跃,悉入坑内。
那位大哥说了,现代不一样了,我们可以把蝗虫抓起来,送给全国人吃。
那你得先派人去抓,还不能伤害其他生物,抓完了还得从边疆运出来,保鲜,加工,物流,这得花多少钱?这么搞,一个蝗虫得卖多少钱?蝗虫又不是多美味的东西,有多少人愿意买?够本儿吗?用这些钱撒化学农药或者生物农药,是不是防治效果更好?
所以别一有什么成灾了就喊“吃!”中国这么多入侵生物,这么多虫害,哪一种是靠人吃没的?一种都没有。喊吃的人,没一个去灾区吃的,都是过嘴瘾。
另外,沙漠蝗和飞蝗还有一点麻烦:它们分两种形态,数量少的时候,是散居型。拿东亚飞蝗来说,散居型是绿色,大家小时候在草里经常抓到。一旦数量多了,蝗虫散发的聚集信息素会令它们主动聚集,身体互相碰触又会导致其他信息素的挥发,沙漠蝗、非洲飞蝗幼蝗的粪便里也会散发一种信息素:蝗醇(locustol)。这些信息素进入散居型蝗虫体内后,引起内激素的变化,导致它们迅速变成另一种形态:群居型。
学者Simpson发现,把散居型的沙漠蝗放进群居型里1~4个小时,它就开始表现出群居型的特征。而如果把群居型蝗虫长时间单养,它又会变回散居型。
沙漠蝗的散居型(左)和群居型(右)
问题来了,鸡鸭很爱吃散居型蝗虫,一旦变成群居型,就不爱吃了。康乐院士团队发现,飞蝗和沙漠蝗变成群居型之后,会挥发苯乙腈。
康乐团队用大山雀做实验,发现苯乙腈不好闻,鸟闻了就不爱吃。如果鸟非要吃,继续攻击,蝗虫就会迅速把苯乙腈变成氢氰酸,这就不是难闻的问题了,是有毒了,鸟吃了未必会死,但至少会难受。
这次的沙漠蝗,还有咱们中国的飞蝗,都会这样。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它们成灾之后,不会有大量的天敌赶来捕食。所以,鸡鸭对付草原上的土蝗还可以,但面对大量群居型沙漠蝗,未必胜任。
人吃了倒没有中毒的报道,可能烹饪能使它挥发,或者含量太小?不清楚。
不过,我国近年来对苦参碱、印楝素、绿僵菌等生物农药关注较多,使用无人机在牧区喷洒后,发现既可以杀灭蝗虫,又对鸟类等天敌友好。我们且看这次它们能不能发挥作用。
在蝗虫的哪个阶段灭它最好?
中国传统治蝗经验是“捕蝗不如捕蝻(幼蝗),捕蝻不如挖卵”。挖卵就是把蝗虫产卵的河滩、盐碱地耕一遍。但1951年、1952 年,人们发现挖卵后,只能减少蝗虫的数量,不能减少蝗虫的面积,而且耕过的地深浅不一,蝗蝻孵化参差不齐,反而延长了治蝗时间。因此,农业部停止了单纯挖卵的做法。
目前,我们的防治目标是没长翅膀的2~3龄蝗蝻,这时候灭它最好,等它长了翅膀,能迁飞了,那就麻烦了。所以各地治蝗都把“不起飞”作为重点要求。
清《捕蝗要诀》里,对付蝗蝻的方法:蝻子初生,不能飞走,只须用人执笤帚扫入壕内
中国现在为什么没有大蝗灾了?
蝗灾曾是中国三大灾(旱、水、蝗)之一,几千年都无法解决,人民甚至产生了迷信,认为蝗虫是“神虫”,修庙祭祀。徐光启记载:“开元四年,山东大蝗,民祭且拜,坐视食苗,不敢捕。”
那为什么现在没有大蝗灾了?拐点在新中国成立。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使用战争经验对待蝗虫,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当时,农业部植物保护司提出:“治蝗是带有战斗性的群众运动,因此就必须有坚强的领导和严密的组织……为了及时动员、组织力量投入灭蝗战斗,各蝗区县人民政府须于夏蝗发生前成立灭蝗指挥部,由党政领导干部亲自主持,并在区、乡、村建立大队、中队、小队等一系列的灭蝗组织。” 财政经济委员会要求“蝗虫发生在哪里,立即消灭在哪里”,确定了 “打早、打小、打了”的方针。周总理指出:“治蝗工作,要体现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新中国的无限生命力”。
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1.建立责任制和联防机制。1952 年,河北省沧县与山东省南皮县(今属河北省)交界处发生蝗蝻,一度因缺乏协调,致使蝗蝻发展到四五龄,少数羽化。之后,两县建立了联合指挥部,最后扭转了危局。
2.侦查蝗虫。包括查卵、查蝻、查成虫。1953 年 2 月,农业部印发《侦查蝗虫试用办法》,各地成立飞蝗预报组织。1956 年,农业部提出建立群众性病虫情况网,分片召集训练情报员。
3.发动群众。在蝗虫泛滥区开展夺红旗竞赛,向治蝗民工发放生活补助费。
4.推广药械治蝗。在苏联帮助下,使用飞机撒药,另外推广各种药械。这给百姓的震撼是空前的。农民反映:“过去打蝗虫3个月还打不净,今年几天就打完了。”破除了很多人对“神虫”的迷信。

5.根本改变蝗虫滋生地。这是最除根的办法。中国的蝗灾发源地有固定的几个,一般是河湖沿岸的河滩、淤积三角洲、沿海盐碱地。这些地方雨季积水,旱时露出,正适合蝗虫产卵。长出的禾本科杂草又是蝗虫的食物。古人早就观察到了这点,但误以为这些地方有鱼虾产卵,如果水多,就孵出鱼虾。没水,鱼虾卵就化为蝗虫。

清《海错图》里的“蝗虫化虾图”,古人发现水灾时就会多虾,旱灾时就会多蝗,便认为虾和蝗可以互相变化
新中国政府则在查明蝗源地后直接干活儿,要么修水利使蝗区变为水库等环境,要么垦荒使其变为良田,要么在蝗区种植棉花、苜蓿等蝗虫不爱吃的植物。
1977 年10 月 24 日,《人民日报》报道:“危害我国数千年的东亚飞蝗之灾,如今已被我国人民和科学工作者控制住了。我国已经连续十多年没有发生过蝗害。”虽然当时一些措施在生态上不是尽善尽美,但时代所限不能苛求。事实就是:建国后,我们确实有效地控制了蝗灾,至今没有大发生。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小范围的蝗灾一直存在,尤其是新疆、内蒙、青海等牧区。昆虫学家、植保人与它们的斗争从未停止。这次非洲蝗灾能否影响我国,尚待观望。即使风险小,也值得重视!
希望沙漠蝗像以前一样,进不来中国。就算进来了,希望今人也能像我们的前辈一样,“蝗虫发生在哪里,立即消灭在哪里”。

参考资料:
1捕蝗要诀.附除蝻八要.清.钱炘和辑.清同治八年楚北崇文书局刊本
2博乐市夏季草场养鸭治蝗试验效果初报 李荣才
3意大利蝗生态型及生物学特性研究 张洋
4阜南县蝗区实施生态控蝗牧鸭治蝗技术初探 张田卫
5高海拔草原牧鸡_牧鸭生物治蝗试验 李建辉
6国内蝗虫防治研究现状 杨兴凤
7蝗虫化学信息物质研究进展 石旺鹏
8警惕沙漠蝗的猖獗发生 陈永林
9食蜩蝗考 兼论农耕文化生态视角下的先民饮食心态 马健鹰
10我国蝗虫灾害可持续治理成效与展望 任彬元
11我国历史上飞蝗与环境之互动关系 季旭
12新疆草原治蝗措施建议 哈尔肯 霍尤白
13新疆草原治蝗主要问题及措施 徐文
14新疆山地草原牧鸭治蝗试验示范研究 佟玉莲
15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蝗灾应对研究 原畅
16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蝗灾治理及其意义 江满情
17养鸭灭蝗试验效果和经验教训 冯立涛
18在飞蝗两型转变中takeout蛋白功能的研究 于芹
19飞蝗及沙漠蝗信息素概述 李嘉 张龙
20中国草原的蝗害及其生态学治理 陈永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