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雅阁 / 书法作品 / 20世纪失踪的名作:赵孟頫《松江宝云寺记》

0 0

   

20世纪失踪的名作:赵孟頫《松江宝云寺记》

2020-02-20  爱雅阁
20世纪失踪的名作:赵孟頫《松江宝云寺记》




松江宝云寺建成于唐大中十三年(859年),位于今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原属松江县)。相传“宝云寺”曾有1048间,梵宇轩昂,绵延数华里,号称“江南名刹之五,华亭之最”。由于饱经自然灾害及战火沧桑,“宝云寺”屡修屡毁。元代重修时住持净月立碑,牟巘撰文,廉密知儿海牙(汉名廉恂)篆额“重修宝云寺记”,碑文《松江宝云寺记》由中国古代大书法家赵孟頫书。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当地人均将此碑称“子昂碑”。光绪版《重修华亭县志》载“咸丰十一年毁于兵”,仅存山门及“子昂碑”。1966年,山门及“子昂碑”均被人为毁坏。碑额及不足原碑十分之一的残碑(共70余字)现存于亭林镇政府内。 
 


松江宝云寺记

赵孟頫所书《松江宝云寺记》有两个版本。 一是墨迹本。赵孟頫书《松江宝云寺记》时年五十有四,正值书法艺术炉火纯青、渐入化境,可称为极品。故有真迹影印多见于各种出版物,也有少量影印单行本在民间流传。其真迹是否已由博物馆收藏还是仍留存民间,目前尚无资料考查。近现代书画家徐宗浩(1880-1957)对赵体有深入研究,模仿其作品可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1928年,徐宗浩根据成氏“物色得之”的影印本“亟付影印,以广其传”。1995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赵孟頫墨迹大观》、1997年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的《书法教程·赵孟頫行书》、2000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赵孟頫书法》、2002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赵孟頫名帖今写示范》等都收录《松江宝云寺记》。


墨迹本上有“项子京家收藏”等39枚收藏章,说明《松江宝云寺记》真迹曾被明大收藏家项元汴(1525-1590,明代人,字子京,号墨林山人、墨林居士、香严居士、退密斋主人等等,浙江嘉兴人)收藏。《松江宝云寺记》也曾被清陕甘总督富呢扬阿(满人,曾任浙江巡抚)收藏。据记载,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八月初一,林则徐应富呢扬阿之邀赴午宴,共同玩赏富氏珍藏的赵孟頫所书《宝云寺碑》真迹。


残本校勘

现在所见的墨迹本并非《松江宝云寺记》全文,有资料说,“该帖充满传奇色彩,曾被当过窗户纸,后被抢救了回来”。徐宗浩在其收藏的影印本中题“晚归陈朝下阙二百二十九字殊为可惜耳”,同时指出“大理大夫”、“集”、“书”等14字“为后人所补,颇失吴兴笔意”。因此,见于各种出版物的赵氏墨迹,存在诸多遗憾。 


对照墨迹和拓本,可知墨迹确为碑刻底本,然破损严重,与“村民糊壁”的情节相合。墨迹比拓本少200余字,有些字明显有补笔痕迹,如首开的“大理”“集”“书”等。

 


由于篆额人残失,重装者甚至生造了一个“并”字,使赵孟頫身兼书写和篆额者。按今存拓片,此碑篆额者实为元初重臣廉希宪第三子廉密知儿海牙,汉名廉恂,英宗时位极人臣。

 

另外,墨迹本上的立碑时间与拓本也不同,书写时为“大德十一年十二月”,至刻碑时已为“至大元年五月”,可见工程因故拖延了五月。除碑拓与墨迹本外,又见坊间翻刻本一种,末款也是至大元年。


另一个版本是碑拓本。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号称“清代校勘第一人”的顾千里(1766~1835)及“清代藏书家”瞿镛(约1800~1864)珍藏的《松江宝云寺记》碑拓。此件或许是现存的最早的拓片。但毕竟石碑历经数百年,损伤很大,拓片中不少文字难以辨认。2005年上海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拍卖晚清时期的拓片,比国图藏品要有更多的文字损失。据说建国前后有不少人碑拓,但拓片不知去向,目前还可见到的唯有一亭林人的拓片照片,但显然增加了石碑风化痕迹。 其实,墨迹本与碑拓本源于同宗。


笔者将残碑照片与墨迹本通过计算机抠图技术进行逐字比照,字形结构及笔画间距完全一致,说明两者出自赵孟頫同一手稿当属无疑。 奇怪的是,墨迹本与碑拓本除了“阙二百二十九字”外,上题款与落款也不一样。墨迹本上题款为“赵孟頫书并篆额”,其中“赵孟頫”、“篆额”为真迹,“书”与“并”疑后人所补,而碑拓本是“赵孟頫书,资德大夫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右丞廉密知儿海牙篆额”,这显然是由于作为窗户纸抢救不完整,而后人又无法补足所致;墨迹本落款是“大德十一年十有二年”,碑拓本为“至大元年五月望日”,两者相距五个月左右,或许是由于上石之前更改年号之故,改书落款。 


建国以后当地新修地方志、专业志,都收录《松江宝云寺记》碑文,基本上均出自民间流传的碑拓本。由于对拓本辨认及理解的差异,或许是印刷排版之误,诸文不尽一致且有不少欠妥之处,也在情理之中。 今以墨迹本、碑拓本及光绪版《重修华亭县志》“重修寺记略”一文互为补充,并查阅有关史料,对《松江宝云寺记》碑文重加整理,现将全文960字抄录于下。为免歧义,下文中的通假字、异体字等保持原状,不作改动。


松江宝云寺记

前朝奉大夫大理少卿牟巘譔

集贤直学士朝列大夫赵孟頫书

资德大夫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右丞廉密知儿海牙篆额

顾亭林湖在华亭东南三十五里,湖南有顾亭林,顾公野王甞[1]居此,因以为名。具载图志,可覆视也。其地,今为宝云寺,本号法云,在顾亭林市西北。


唐时有大长者吴仁约、杨师厚买地於此,立毗尼精舍,使坚脩[2]二上士入京请院额,继遂赐额为“法云寺”。大中十三年庚辰寺始成,犹未言顾公断碑事。


天福五年,以水潦,迁寺於南,石晋开运元年十二月十日始毕工。寺之徒二人者,同梦金紫一伟丈夫,云是梁朝侍郎,若有所属。然明夕,二人又同梦其至,且告以断碑处。晨起,寻旧寺基,果见片石,水次引縆,出之,已残缺,仅有十四字,曰:“寺南高基,顾野王曾於此脩《舆地志》。”众始骇愕,乃即寺东偏立祠,奉之惟恪。


乌乎!鬼神之情状,盖难言矣!弗烛厥理,往往推之茫昧之域。夫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易·大传》之辞也。自其变者而观之,气有所感,形诸梦寐。如闻音声,如见容貌。而梦,则有安閒自梦者,曰正梦;恐惧而梦者,曰惧梦。二者固不同。彼用物精多,魂魄强,或有依凭,使人恐惧,因为妖厉,非正也。顾公自梁、陈、随[3]、唐、后梁、后唐、石晋,朝代隔绝,死而不亡,发於久幽,无所恐惧而梦,近乎正者也。未可以恠[4]诞疑之,略攷[5]其一二:


西汉有冯野王,列九卿,性刚洁。顾公字希冯,盖慕之也。晚归陈朝,甞撰《舆地志》三十卷。此云脩志,意即其时也。陈宣帝时,除黄门侍郎,此云梁朝不忘梁也。


刘汉甞称天福十二年,以与石晋异。欧阳公非之,此天福五年则唐天福也。皆有关于寺及断碑,因书之,使观者无疑焉。

王金陵介甫,梅宛陵圣俞,甞有诗记顾公遗蹟[6]。歎[7]其穷寒,亦不及断碑事,盖一时蹔[8]游,不暇攷灵鑑[9]等记耳。

宋端拱时,邑人胡彦瑫兴脩其寺。治平甲辰,始改法云为宝云。淳祐戊申,景定庚申,相继营脩。庚申之役最为壮丽。

大元陞[10]升华亭为松江。岁逾老,寺多颓圮。净月师素习台衡教,自霅慈感,侍香来归,寔[11]为住持,再加整葺[12]。辛丑七月,盲风怪雨之厄,罄捐己资,由中徂外,殿堂门庑,大作新之,不烦化施。但见碧瓦、雪脊、朱甍、穹础,甃饰其垣墉,砥平其涂径,翚飞其井亭,横亘其石梁,顿异旧观。而千石巨钟,舂容叩击,声震四远。诸天人,诸菩萨,圆通大士,应真罗汉,与夫灵山一会,俨然未散,亦各欢喜。乃庄严其相,蠲供具以奉之,复期忏以祝之,其愿力所充,有以致此。


丁未腊八日,净月因来求记。夫成之难,继之尤难,后之人尚毋忘前劳,益加持守,将使寺东顾公之香火,相为无穷焉。铭曰:


宇宙中閒[13],万法咸备。此理流通,有一无二。

善教曰佛,妙用曰神。虽若不同,厥理则均。

顾公有祠,宝云是依。发幽著灵,殊涂[14]同归。

顾亭之湖,余润渗漉。宝云之云,奇彩纷郁。

洒为法雨,普霑[15]沙界。法与理贯,无在不在。

至大元年五月望日,前住持释净月立石。住山:妙音;耆旧:师古、处新、行果、文思。


亭林“子昂碑”是元代三大名人合力之作,且是赵孟頫楷书代表作之一,其历史地位及价值毋庸置疑。但当今已毁,仅存残碑,实在可惜。



[1] “尝”异体字。

[2] “修”异体字。

[3] 同“隋”。

[4] “怪”异体字。

[5] “考”异体字。

[6] “迹”异体字。

[7] “叹”异体字。

[8] “暂”异体字。

[9] “监”异体字。

[10] “升”异体字。

[11] “实”异体字。

[12] 原字已废除,现代汉语字典未收录,康熙字典注:同“葺”。

[13] “闲”异体字,也同“间”。

[14] 同“途”

[15] “沾”异体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