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7喜 / 推荐书 / 宇宙、生命和万物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0 0

   

宇宙、生命和万物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2020-02-21  长沙7喜

李晓峰

石家庄梧桐分舵

三级拆书家

在茫茫宇宙中,曾经有一个超级文明,他们制造了一台名叫“深思”的超级计算机,让它通过计算来回答一个终极问题——“关于宇宙、生命和万物存在意义的终极答案是什么”?人们期待了750万年后,“深思”终于算出了答案,是“42”!人们懵逼了,疯了一般追问这个答案的含义;终于“深思”也不耐烦了“答案就是42,要想知道为什么,就请先去搞明白真正的终极问题是什么?!”于是人们又开始制造另外一台超级计算机,来搞明白终极问题的含义。



这是著名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贯穿全书的幽默情节。不过请不要一笑了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遇到过这样的终极问题,比如客户会问“如何让员工变得更有激情和活力”;员工会问“怎样能拥有创新的能力”;好朋友会问你“如何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女朋友会问“你一生究竟爱过多少人?”。这些问题都会让你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即使你勉强回答了,他们也不会满意,就象“深思”给出的“42” 那个答案一样。

这些就是终极性问题,细想起来似乎很可笑,但经常会遇到,从本质上来说,大多数问这些问题的人并不是要故意让我们难堪,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什么。而我们也无法象“深思”那样直截了当的让他们自己去先弄明白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因为这些人通常是我们不能得罪的老板、客户、亲人和朋友。那么这些问题该如何回答呢?

其实很简单,两个字:转化。把抽象的问题,转化成可调研的问题。问题一旦变得可调研,就意味着可量化,可执行。— —得到线上课程《跟张驰学市场调研》

我们先来看一个真实的例子。

一家全国大型零售运营商的副总裁问某区域的公司总经理:“公司应当如何进行互联网化转型?”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终极性问题。


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呢?是因为在以天猫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冲击下,再加上经济大环境影响,以前靠点多、面广、客流大等优势生存的传统零售型企业日益为艰,以前的优势现在成了劣势,公司架构、人员工资、租金成本、物流链条、仓储库存、营销模式都成了企业经营中的痛点,这么多的问题要从哪里入手进行回答呢?

方法就是转化。

要把这位副总裁提出的终极问题转化成具体的、可调研、有抓手的问题。然后通过回答这些具体问题来解决这个终极性问题。

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来分析并转化总裁提出的终级问题,这三个维度就是角度、尺度和程度。

一、关注角度

问这个问题的是什么人,是什么角色,天然就关心什么,这些就是他们的主要诉求。— —得到线上课程《跟张驰学市场调研》

问者是什么角度出发来问这个问题的?最直接的就是他处在什么样的角色里。市场是从品牌角度,销售是从渠道角度,开发是从技术角度,财务是从现金流角度。

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所谓的终级问题其实是有具体的角度的,至少在问者自己的心中是觉得这个问题并不假大空。

南宋历史上曾经有这么一个著名的终级问题,在朱仙镇大败之后,兀术日坐愁城,问计“如何打败岳家军?”众将无语,遂有弃城北撤之意。一个太学生听闻后,求见兀术说:“自古以来,未闻权臣在内而大将立功于外也,岳少保祸且不能幸免,何谈立功?”事情果真被太学生不幸言中,随后有了十二道金牌和风波亭的故事。


请大家注意,兀术问的是如何打败岳家军?而太学生答的是“未闻权臣在内大将立功于外也”,表面上这个回答与打仗无关,而事实上却让兀术大感有理,于是“留而静观其变”。众将与太学生的区分就在于,众将只是在想到了军事层面上的问题,而太学生从兀术的角度理解了他的意思,现在是金宋举国之战,政治、经济、军事都是战场,军事上不能取胜,还有政治上的解决手段,实际上兀术早已不报军事上的希望,等待的就是政治上的手段。

所以,转换角度是转化终极问题的第一步。

二、关注尺度

看完了部门,再看行业,也就是他们所处的场景,这决定了他们的局限性。— —得到线上课程《跟张驰学市场调研》

同样一个问题,问者当前面临的场景、面临的压力,决定了他打算用多长时间来解决或缓解问题。什么意思呢?同样是市场部,如果他们今年的任务无忧,只是在思考明年的规划,那么他需要的可能是一个打造品牌的方案,这个措施的周期就可以相对长一些。如果他们面临的是今年任务还没有完成,那么他需要的可能就是一个近期产品促销宣传方案,是要在短期内扩大产品知名度,这就成了广告公司如何在传播层面作功课的问题。

在三国演义官渡之战中,许攸向曹操献计的过程中是这样的。

许攸问:军粮还充足么!曹操回答说:够一年之用。许攸笑笑说:未必。曹操改口说:半年。许攸站起身说:“告辞了!” 曹操拦住道:军中机密不敢轻说,将够三个月。”许攸笑了:“人言曹公多诈,果然如此!'曹操附耳密告:“粮已用尽了!可有救急妙策?”于是许攸献出乌巢烧粮之计,官渡之战局势陡转……


许攸为什么坚持要曹操说出现状?原因就是不同阶段需要不同计策,如果军粮够一年之用曹操肯定不会如此冒险地去劫粮,如果够用三个月那么即使去也不必匆忙到连夜出兵,只有在粮已尽的极险危局中曹操才会果断采用许攸的险招。

同样是险招,在三国中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魏延向诸葛亮献出兵出子午谷的险招,最终未被采纳,就是因为局势还没有险恶到这种形势。

时机尺度不同,最后造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三、关注程度

理解完角色和场景还不够,别忘了,所有的商业问题背后都有一个主体,那就是“产品”,哪怕你是服务业,也有产品,服务业的产品就是服务体验。所以除了要理解问者的处境,还要理解产品的处境,也就是把产品放进生命周期中去,是研发阶段?还是新品上市阶段?是销售上升期、平台期还是衰退期。— —得到线上课程《跟张驰学市场调研》

前面两个出发点关注的是问者的位置和面临的形势,现在关注一下问题本身,所有问题都会有一个主体,而这个主体本身也存在不同的阶段。

以产品为例,产品如果在研发期,问者关心的是分析对手和如何完善产品功能;如果在成长期,问者关心的就是如何寻找更大的市场;如果是衰退期,问者关心的是如何挽留已有的客户,这是不同生命周期时要做的不同事情。所以答案也会有所不同。


比如某电视运营商的老板问,有线电视未来该如何发展?这就需要分析一下他口中的有线电视是指什么产品,如果是说传统电视的发展,那已经是无可争议的衰退期,措施重点是如何减少客户的流失;如果他说的要视频业务的发展呢?比如节目的内容运营、平台的互联网化,那就要从产品的研发期或者成长期来提出解决方案。

也许你会问产品有生命周期,那么主体要是人该怎么办呢,比如有人问,请告诉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道理是一样的,我们可以分析一个提问者处在哪一个人生阶段,青年期可以是以事业为主的开拓进取,中年期可以是以家庭为主的和谐幸福,老年期可以是以养生为主的健康平和。

所以我们所说的阶段,对于产品来说就是生命周期,对于个人来说就是成长阶段。

了解了转化的三个方法,现在回到那位副总裁提出的终极问题——“公司如何进行互联网化转型?”看一看那位区域总经理如何转化。

先从角度上转化,这位副总裁分管销售,他关心的是线下客流减少的情况下,通过哪些线上平台带来新客流;再从尺度上分析,当前正值召开2020年工作会之前,他关心的是下一个年度销售渠道要从几个方向进行规划,而不是这一两个月怎么组织促销;从程度上分析,互联网化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正处于成长阶段,他关心的是从几个方面追加渠道投入。


经过这三步我们就把终极的问题转为成了这样的问题——“在未来的一年里,公司应该在哪几个方面加大投入,从而通过线上渠道来弥补零售门店的下滑量?”至于那个区域总经理答案是什么,那就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终级问题已经变成一个有抓手、有思考方向的有效问题。

最后来做一个互动,你在工作、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老板、同事、亲人、朋友问过类似“你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你的人生规划是什么”之类的终级问题?如果有,请你把问题写在互动区,一起来尝试转化一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